第六十六章机关陷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是冲荥阳郑氏而来,如今荥阳城内这般情形,定然是他出了事儿了。

  而且,就守门人所说,荥阳郑氏府宅,势必要去一趟。况且,照府衙这个情形,那赵师爷溜走不知去向,事情更是刻不容缓。

  李沐清和谢芳华商议好去荥阳郑氏的府宅后,小橙子、侍画、侍墨也带着人回来了,三人齐齐禀告,这座府宅都搜遍了,没有发现小王爷来过的踪迹。

  李沐清颔首,吩咐道,“将这座府衙封锁死,任何人,不准出入。”

  “是。”有人带着一部分人留了下来。

  谢芳华和李沐清快步出了这座府衙,向荥阳郑氏的府宅而去。

  一行人来到荥阳郑氏的府宅,只见府宅内,灯火一片大亮,府内断断续续有哭声传出。

  来到府门口,小橙子上前,猛地用手叩门。

  有人从角门探出头,见门口外黑压压一群人,当头是谢芳华和李沐清,谢芳华带着斗笠,蒙着面纱,看不清样貌,李沐清俊脸清寒,在二人身后,是一队分辨不出多少人的护卫队。

  那人吓了一跳,连忙道,“你……你们是……什么人?有何贵干?”

  “我们是京城来的人,杂家是皇上跟前侍候的,开门!”小橙子竖起眉,高喝一声。

  那人一惊,听说小橙子是宫里的太监,连忙道,“既是宫里来的人……奴才这就去禀告我家三老爷……”

  话落,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了。

  李沐清见那人向里面跑去之前,“砰”地将角门给关上了,他冷声吩咐,“来人,将门砸开。”

  “是。”有人立即上前。

  连荥阳郑氏的城门都挡不住李沐清和谢芳华带来的人,更何况是荥阳郑氏的府门?

  不多时,府门便被砸开了。

  李沐清吃一堑,长一智,对身后吩咐,“进去之后,将府内所有人,无论是谁,都给我看管起来。再出现府衙之内的事情,是谁没看顾好,唯谁是问。”

  “是!”身后齐齐应了一声。

  李沐清偏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对他点头。

  二人一起进了荥阳郑氏府宅,身后护卫一拥而入,迅速地占领荥阳郑氏府宅各处。

  小橙子进府门后,抓住一个人,“你们荥阳郑氏,如今谁是管事儿的?”

  那人一看涌进来这么多人,这阵势,像是要抄家,顿时吓得腿都软了,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快说,否则杀了你。”小橙子揪紧那人衣领。

  那人立即道,“三……三老爷……”

  “哪个三老爷?”小橙子问。

  “就是三老爷,大老爷在京城……”那人立即道,“大老爷的弟弟……”

  “如今在哪里?带我们去。”小橙子松开他的手,惯力之下,那人跌坐到了地上。

  “在……他的院子里……小人这就带路……”那人连滚带爬起来,踉跄地往里走去带路。

  小橙子看向李沐清和谢芳华。

  二人示意,跟上那人。

  因郑氏这几日接连出事儿,无论是白天还是夜间,大多数人都人心惶惶,夜晚多数人都在有守孝,所以,李沐清吩咐之下,所带的人很快就占领了荥阳郑氏各处,看住了荥阳郑氏内的所有人。

  二人往三老爷的院子走去时,便听到府内各处传来的尖叫恐慌声。

  不多久,来到三老爷的院子内。

  这一处院子,亮着灯,远门已经被人从外面砸开,里面有人已经掌控住了里面的人。

  院子内侍候的丫鬟、小厮让人都胆战心惊地站在院中,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些人是什么人,但是直觉荥阳郑氏又出了大事儿了。

  李沐清和谢芳华走来时,便见有人伸手拖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从里面走出来,那老者无声无息,不反抗,没动静,被拖到了李沐清和谢芳华的近前。

  那人将老者扔在地上,躬身禀告,“李大人,小王妃,这就是荥阳郑氏的三老爷,可是人已经死了。”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见果然那老者已经死了。

  李沐清面色一沉,“你们来时,已经死了?”

  那人垂首,“是,我们来时,他已经死了,属下探他气息,已经全无,死在床上,屋中并无别人。可是他身上还有温度,显然是死去不久。”

  “死去不久?”李沐清眯起眼睛,转头对谢芳华道,“走,我们进他房间看看。”

  谢芳华点头。

  二人一起进了荥阳郑氏三老爷的房间。

  屋中已经掌了灯,一切摆设器具,都归置得极为整齐,看来这位三老爷是整洁之人。

  床上只有一个枕头。

  被褥上有一处凹陷的地方,显然是三老爷躺的地方,那凹陷的两侧有轻微的褶痕。

  李沐清看了一圈,对谢芳华道,“他不是自杀,显然是被人所杀,身侧有褶痕,代表挣扎过。”

  谢芳华颔首,沿着这屋子四周走了一圈,来到一处画前,是一副人像画,她轻轻敲了敲画壁,里面发出空响,她凝眉细看了那副画片刻,在那人像的眼睛上轻轻一按,一扇门,顿时缓缓地打开了。里面,是一间内室。

  谢芳华抬步刚要里走,李沐清一把拽住她,回头对小橙子示意,“你来。”

  小橙子点头,立即进了暗室里。

  李沐清将谢芳华拽出来,对她道,“我知道你担心秦铮兄,但目前急不得,千万别出差错。你我先保证自身安危,再想办法探查明白荥阳城内的事情。”

  谢芳华也知道自己心急了。但是她总有一种感觉,秦铮是真的出事儿了,从遇到那吹锁魂萧的人开始,她就觉得,这种感觉随着到荥阳诚内后更明显了,在府衙时,她心提着,到如今荥阳郑氏,她的心几乎要揪起来。

  她与他已经血脉相连,这种感觉越是强烈,证明他是真的出事儿了。

  听罢李沐清的话,她勉强定住心神,“你说得有理。”话落,她对侍画、侍墨吩咐,“你们也与小橙子一道进去,小心仔细一些,别出事儿。”

  “是。”二人立即走了进去。

  李沐清道,“先给三老爷验尸,看看他是如何死的。”

  谢芳华颔首。

  来到三老爷面前,谢芳华仔细检查一番,对李沐清道,“是內腹被震碎,显然是有武功高手,用了内力,震碎心脉而死。所以,才会小有挣扎。”

  “能查出是什么功夫吗?”李沐清问。

  谢芳华摇头,“查不出来,就是普通掌力,但因为用了十成,而这位三老爷好像是不通武功,所以,一个武功高手,用十成功力,杀一个普通人,这普通人自然是没法活命的。”

  李沐清沉声道,“也就是说,查不出来是什么人害的了。”

  谢芳华摇头,“也未必。”话落,她来到门口,对一人吩咐,“就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盘问一番,寻常三老爷和什么人交好,这两日,三老爷都做了什么?早先,有什么人来过,谁听到了什么动静?都问清楚。”

  “是。”有人立即去了。

  李沐清站在谢芳华身旁,看了一眼天色,“还有两个时辰,这天就要亮了,太亮后,更好查一些。如今三更半夜,到底是束手束脚。”

  谢芳华的心咚咚地跳了两声,摇头,“不,一定要在天亮前找到秦铮,查出他到底在荥阳城内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是说……天亮后,他就更危险了?”李沐清问。

  谢芳华伸手摸住心口,对李沐清道,“我隐隐有一种感觉,若是不尽快找到他,他怕是会有性命之忧。他一定是出事儿了,此事当是无能无力。”

  李沐清一怔,“兴许你是许久未见他了,你本身又受了重伤,看到荥阳城这般境地,太着急了,才有此感。”

  谢芳华坚决地摇头,“不是。”

  李沐清见她十分肯定,眉目也笼上忧色,思忖片刻道,“若是调这荥阳最近的兵甲,大肆在荥阳城内外查找,可来得及?”

  谢芳华摇头,“距离荥阳城最近的兵,也就是五十里地外的南西郡,有三万人马,可是派人前去调兵,再领兵折返回来,怕是也根本不够时间。另外,若是秦铮被困住了,或者,被谁为难住了,肯定不是靠兵甲能解决的,寻常士兵,对他不熟识,调来怕也是无用,找不到人。”

  李沐清闻言抿唇,“那该如何办?”

  谢芳华手抓紧衣袖一角,对李沐清道,“我动用魅术,他与我早已经容骨入血,我兴许能用这个办法,尽快找到他。”

  “不行。”李沐清立即反对,白着脸道,“你的身子都成什么样子了?哪里还能再手重压?更哪里禁得住如此折腾?”

  谢芳华看着李沐清,小声说,“可是若是秦铮出事儿,我一样活不了。”

  李沐清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放软了口气,温声宽慰,“你先别急,他可是秦铮,天下谁人能奈何得了他?不是还有两个时辰天亮吗?再等等。”

  谢芳华摇头,“我总感觉心慌,不立即找到他,我心就不踏实。”顿了顿,她道,“更何况,你我来荥阳城内也有一个时辰了吧?在这城中,一片死寂,别说没发现他的踪迹,可发现他隐卫护卫的人的踪迹了?”

  李沐清闻言眉目沉了沉,“他兴许不再荥阳城,另有要事儿了。”

  “不会。”谢芳华肯定地摇头,“他一定就在荥阳城。”

  “你先别急,再稍等一下,小橙子和侍画、侍墨进去有一会儿了,看看他们能发现什么。”李沐清道,“另外咱们的人已经将荥阳郑氏掌控了,先将荥阳郑氏彻底地翻查一遍,若是还找不到踪迹,你……你再动用魅术。”

  谢芳华知道这时候李沐清定然不允,点了点头,“好吧。”

  李沐清见她安静下来,听他的劝,微微松了一口气,转头看护卫对荥阳郑氏的人盘查的结果。

  片刻后,有人来到近前禀告,“回李大人,三老爷寻常与人为善,和谁相处得都不远不近。这两日,荥阳郑氏出了事儿,接连死人,都是三老爷操持后事,打点灵堂安排之事,今日,府衙的赵师爷来过,不过,没站脚,是过府看看,在灵堂上了几炷香就回府衙了。在外当值的仆从,说未听到早先三老爷屋中的动静,三老爷这两日实在太累了,受不住,天黑后,就回屋睡下了。”

  李沐清听罢,对那人问,“赵师爷今日都过府看了哪里?除了灵堂,还有哪里?”

  那人立即道,“属下问了,只来过灵堂。”

  “灵堂在哪里?”李沐清问。

  “据说在会客厅前搭建的灵堂。”那人道。

  李沐清摆摆手,吩咐道,“带几个人,去灵堂查看一番。”

  “是。”那人退了下去。

  这时,侍画从密室里出来,对谢芳华道,“小姐,密室里,有暗道,而且不是一条,是两条,两条暗道都很长,不知道通向哪里,小橙子和侍墨一人一条查下去了,奴婢怕您和李大人等急了,便上来知会您一声。”

  谢芳华眯起眼睛,“有暗道?”

  侍画点头。

  谢芳华想了想,对李沐清道,“先让小橙子和侍墨查着吧,你我先去郑氏的灵堂看看。”

  李沐清颔首。

  二人一起出了三老爷的院子,向前面的会客厅处搭建的灵堂走去。

  来府这么片刻的功夫,大约府中的人已经适应了突然闯入府中的人,惊慌尖叫声已经听不见了。府中静悄悄的,除了有许多人按照李沐清的吩咐四处查找蛛丝马迹外,再没别的其余的动静。

  二人来到前面,只见果然搭建了一排灵堂。

  有人见二人前来,上前禀告,“李大人,小王妃,这里都查过了,没发现任何异常,棺木也都打开看了。”

  谢芳华见果然棺木的盖子都齐齐打开了,上百人围着这一排灵堂检查,她也围着灵堂走了一圈,没发现什么。

  李沐清也跟在谢芳华身后,看了片刻,也没发现什么。

  二人驻足,一时无声。

  “小姐,小王爷一定吉人自有天相的。”侍画见谢芳华脸色发白,轻声宽慰道。

  谢芳华咬唇,“他啊,将上天给的两辈子的眷顾怕是都用完了。”

  侍画闻言,看向李沐清。

  李沐清又看了一眼天色,对谢芳华道,“先去会客厅歇一歇吧,若是一会儿所有人还都查不到他的下落,你也好有力气动用魅术。”

  谢芳华点头。

  二人一起绕过灵堂,进了会客厅。

  荥阳郑氏的会客厅,极其的气派宽敞,不亚于英亲王府、忠勇侯府这等高门府邸。

  谢芳华走进来后,四周看了一眼,这里四处都被动过,显然都有人早先查过了,她随意地坐在了主坐上。

  侍画见她坐下,小声说,“小姐,奴婢给您和李大人去弄些水来喝罢,这一夜,都没进水,小姐您的唇都干了。”

  谢芳华“嗯”了一声。

  侍画转身向外走。

  她刚迈步,谢芳华忽然惊呼一声,她猛地转头,只看见谢芳华衣袂一角,她所坐的地方,塌陷出一个无底洞,她整个人掉了下去。

  她大惊,立即飞身去抓她。

  李沐清本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见此也惊了,比侍画快一步地伸出手去抓谢芳华。

  可是,他们的动作即便快、速度,在谢芳华掉下去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最快的动作出手,可是,也仅仅拽住了她一片衣角。

  锦绣绸缎被撕裂,只听到一声咔地声响,她人已经掉了下去。

  椅子在第一时间恢复原状,就跟刚刚这里从没坐下一个人一般。

  李沐清和侍画一起来到椅子前,伸手去拍椅子,那只椅子纹丝不动,李沐清伸手去劈椅子,他用了十成功力,可这只椅子依旧纹丝不动。

  侍画也动手,与李沐清一起,可是这只椅子依旧稳稳地坐在那里。

  二人劈了几下,眼见无用,便围着椅子触摸,从椅子背,到腿脚,知道摸了几遍,也没找到机关暗道。

  侍画顿时急得哭了,“李大人,怎么办?”

  李沐清脸色惨白,好半响,才勉强稳住心急,对侍画道,“这椅子的机关,应该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别处被触动了。我们要立即找到机关被触动的地方,下去救她。”

  ------题外话------

  亲爱的们,端午节快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六十六章机关陷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