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生死与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人世间,九泉下。

  天地结盟,生死与共。

  谢芳华紧紧地靠在秦铮的怀里,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来,打湿了秦铮胸前的衣襟。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算死又有何惧?

  上一世,闭上眼睛之前,她心中一片空茫茫,虽然没有恨,却有怨,怨他不守承诺,怨他只顾着南秦江山,谢氏被灭九族,他却又弃她不理不闻不问,怨他即便她要死了,都没见到他最后一眼。不算含恨九泉,却怨怼无垠。

  这一世,前尘尽解,原来是他求了紫云道长逆天改命,才使得她重生一世,让她能守住她所要的,与他重续前缘。

  爱之深,意之重。

  天下囔囔,浮世浮生,能与他骨血相连,溶血入骨,就算死亦无憾了。

  的心头血向外喷薄的溢出,他的心被涨得满满的。

  她有多少情意,他都尽数收纳。

  她有多少心知,他都尽数体会。

  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人,能如她一般,哪怕前一世,那样惨烈收场,可是今生,依旧义无反顾地爱他。

  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女子,能让他甘愿两世今生与天搏命。

  这天下间,没有谁能阻挡他和她相爱,哪怕天地九泉。

  爱一个人,入骨溶血,便是这般吧。

  连天地都不惧。

  死生在一起,天地弃魂也甘愿。

  郑孝扬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狭小的机关空间内,昏暗的光线下,他能清楚地看到二人每一个表情。玉指环相贴,二人的血涓涓涌出,被玉指环迅速的吸收。玉指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二人的血液灵魂。

  连他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二人喷薄溢出的心头血,快速到极致的流逝的生命。

  两个人的脸,都十分之苍白,连眉目都霜染白了,整个身体,近乎于与白光齐色。

  虚到虚无空洞,弱到弹指既碎。

  郑孝扬看着他们,大气也不敢出,连呼吸似乎都快停了。他生怕他哪怕呼吸一下,那二人就会随时地倒下。

  尊比皇上的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贵比皇后公主的忠勇侯府小姐英亲王府小王妃谢芳华,他们二人,一个生于宗室,皇亲贵戚,富贵滔天。一个生于谢氏,钟鸣鼎食,金玉之命。

  天下所有人,都觉得,他们的命太好,太会投胎,太高于九天,天生富贵,享不尽的洪福荣华。可是谁能知道,天下间,有谁会相信,他们却是被困在这玄铁铸造十死无生的机关斗室里,性命交付于鬼门一线,与天地九泉阎王殿搏命?

  不是生,就是死。

  受心血溢出喷薄万仞割心之苦,受世间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担负着英亲王府、忠勇侯府两府至亲性命,担负者情深意重天地缔亲之圆满与不圆满,担负者南秦的江山天下百姓星河。

  亲眼看着,似乎他也能切身地感受到他们这一博之下的心血撕裂之痛,也能感受到狭小的空间内几欲膨胀的满满的爱意情深,更能感受到天地似乎都为之渺小如云烟,让他连呼吸都困难不能忍受的玄铁铸造的斗室似乎就在云端之上就天之上。

  心中肃然起敬。

  天下怕是再没有人如他们一样了。

  这样的倾天地九泉之爱之情之情深意重。

  他忽然想着,若是他们就这样死了,连天地鬼神怕是都会看不过去的。

  但愿上天能真的厚待他们。

  他从来不信佛,此时此刻,也不由得想双手合十,为他们,也是为自己祈祷。

  他想他们活着,也想自己活着,想着能真的以天地之情,闯过这道鬼门关。想五年、十年、百年的看看,秦铮和谢芳华的命运到底是在何方?这样的集天地华彩出众卓绝的两个人,命总不能就此戛然而止。

  那样,天道何在?南秦的未来何在?

  时间静静的,一刻一刻地过去,谢芳华眼泪似乎怎么也流不干,秦铮的心窝被她烫的如煮沸了的水。

  他实在忍不住,板起她的头,低头对着他朝思暮想的温软唇瓣吻了下去。

  谢芳华这次没推开他,郑孝扬就算在这里,可是死生之间,她也顾不得了,什么脸红,什么羞臊,什么被笑话,什么不合时宜,什么闺训,什么女戒,什么礼数,全然都不管了。

  若是万一,这就是他们的终止之地了呢?

  为何非要持守着规礼不能放肆一些?

  她闭上眼睛,尽管被心血外溢使得心脉疼得力气微薄,但依旧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支撑着,抱住他,依在他怀里,任他吻着。

  这个吻,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吻。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

  可是,即便这样的吻比以前的吻欠差了无数狂热焦灼,但却是让两个人觉得,心魂授予,魂体合一了一般。

  郑孝扬刚要偏头避开不看,可刚转了一半的头,忽然睁大眼睛,只见两人交握的食指玉指环的玉面镶嵌的灵石顿时溢出数道彩色霞光。

  一时间,霞光照亮了整个机关斗室,刺得郑孝扬的眼睛都疼了,几乎睁不开。

  但他依旧想看清,拼力地睁大眼睛。

  就在他睁大眼睛的同时,那霞光忽然罩住了秦铮和谢芳华头顶,一瞬间,将二人包裹住。

  包裹住也不过是一瞬间,霞光骤然从透顶消失,两道红色的光芒,分成两道,进了秦铮和谢芳华的心口。

  消失不见。

  事情发生得太快,不过眨眼之间。

  郑孝扬眼睛疼到极致,瞳仁放大,实在受不住,不受控制地闭了一下,刚闭上,他立即又睁大。只见秦铮和谢芳华两个人,身子一软,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郑孝扬大惊,挪动僵硬的腿,立即踉跄地跑了过去。

  只见秦铮和谢芳华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两人手交握之处,玉指环暗淡无光,冰冰冷冷。

  他大惊,立即蹲下身,对二人喊,“小王爷、小王妃。”

  二人一动不动。

  郑孝扬立即去探二人的鼻息,手放到秦铮鼻息处,什么也没感觉到,他面色大变,身子颤了颤,又去探谢芳华鼻息,与秦铮的一样,半丝不闻。

  他脸色顿时惨淡一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们真的死了?

  真的死了?

  就这样死了?

  尊贵天下的英亲王府铮小王爷,才华滟滟的忠勇侯府小姐英亲王府小王妃,就这样死了?

  他不相信!

  不能相信!

  也不敢相信!

  他们怎么能死?

  南秦江山多少人对之寄予厚望?家族至亲多少人对之担之重之?他们的性命何等的重值?

  他呆呆地坐在那里,脑中乱七八糟地想着,眼神空洞而空盲。

  他们这样死了,那他呢?

  过了许久,他回过神,抬头看了一眼四处封闭的玄铁铸造的牢笼,他忽然抽出腰间的剑,横着架在自己的脖颈上,咬牙道,“与你们相识一场,今日能陪你们一起死,也是与有荣焉,小爷也算活够本了。”

  话落,猛地横剑自刎。

  他手刚动,地上忽然抬起一只手臂,弹开他握住剑柄的手,长剑蓦然被打落在地,发出“咣”当一声重响。

  他一怔,立即去看,见那只手来自秦铮。

  不知何时,秦铮已经睁开了眼睛,同时,谢芳华也睁开了眼睛。

  他顿时大喜,“你……你们没死?”

  秦铮拉着谢芳华坐起身,看着郑孝扬,“爷还没活够,死什么?”顿了顿,瞥着他挑眉道,“没看出来,你对爷竟如此忠心,甘愿陪着自刎而死。”

  郑孝扬大约是太惊喜,也没理会秦铮说什么,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了两圈,看着二人激动地道,“你们竟然没死,真的没死。”

  秦铮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他。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她转头看向秦铮。

  秦铮对她一笑,拉着她起身,“别理这个傻子。”

  郑孝扬这次彻底的清醒了,顿时不干了,嚷道,“喂,秦铮,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小爷差点儿以为你们死了自杀啊,你们没死,怎么那么半天没声没息的不吱一声?”

  “你该感谢我们幸好醒来的及时,才没让你去见阎王爷。”秦铮扫了他一眼道,“短暂性闭息而已,你都看不出来,还好意思问我的良心?”

  郑孝扬一噎,好半响,才道,“当时是……”他瞪了秦铮一眼,觉得人家没死,他就自杀,很没面子,恼道,“被你们吓死了,哪里还想到那些。”

  秦铮见他要恼,忽然勾唇一笑,“你放心,你自杀这没面子的事儿,爷保证不说出去。”

  郑孝扬立即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失笑,“我也不说出去。”

  郑孝扬嘎嘎嘴,别扭的扭开头,挠挠脑袋,嘟囔道,“我确实太蠢了,你们最好忘了。”

  秦铮不再理他,拉着谢芳华走到早先她落进这里砸到郑孝扬身上的那面墙壁前,伸手敲敲墙壁的衣角,偏头看她,“这里是锁关?刚刚我们以心头血为引,启动灵识时,可感觉到了薄弱的地方细微的震动?是来自这里吗?”。

  郑孝扬立即走过来,看着二人,“找到出口了?”

  谢芳华偏头看了郑孝扬一眼,回道,“天下间,再精妙的机关,也有死穴。寻常机关,有生门,也有死门,而这处机关,只有死门,没有生门,也就是有进无出,十死无生。可是,死门也是门不是吗?”。

  郑孝扬不解,看向秦铮。

  秦铮点头,“不错,死门也是门。”

  谢芳华抬头看向头顶,伸手向上一指,“你们、我,都是从那处死门掉下来的,我们就打开死门再出去。”

  郑孝扬抬眼去看,那铜墙铁壁连丝缝隙都不露,他皱眉道,“早先我和小王爷将这四壁都试了,尤其是试了头顶上,玄铁重达三层。我们手中的上等的绝世名剑都砍不动。”话落,他偏头看向秦铮指的墙壁之处,伸手瞧瞧,“到还没有这一处看起来薄弱。”

  “看起来薄弱的地方,才是误区。”谢芳华摇摇头,对二人道,“你们没去过无名山,没待过无名山的炼狱。所以,对机关之术,虽然通透,但却不彻底跟解。这里,应该比无名山的炼狱缔造,死生之间,先死后生。当该是上面。”

  “可是上面……打得开吗?”。郑孝扬问。

  “早先打不开,如今定然打开。”谢芳华伸手晃了晃食指上的玉指环,又抬起秦铮的手,与他的手放在一起,看着两枚套在手指上的玉指环,对秦铮道,“你能坚持半个时辰吗?”。

  “能。”秦铮点头。

  郑孝扬这才发现,秦铮的脸比受伤后关进这玄铁机关斗室谢芳华出现之前更加惨白了,几乎接近透明。他立即问,“能坚持半个时辰是什么意思?”

  谢芳华抿了抿唇,道,“刚刚,他的心头血都通过这玉指环度给了我。紫云道长所说的启动这两枚玉指环,折损心头血,却折损的不是我的,而是他的。我大约是因为本身流有魅族血脉的关心,所以,心头血骤然被玉指环吸走流失后,凝聚了他的心头血,却又折回了我体内,将我所受的魅术创伤竟然养全了,而他却心血濒临枯竭,若不是我发现后,及时强行制止,他就没命了,因为强行终止,才进入了短暂闭息。我们必须半个时辰之内出去,我必须给他立即渡回去。”

  郑孝扬想着刚刚秦铮醒来,对他又是嘲笑又是撇眼,他以为两个人安然无事,没想到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虽然不知道心头血耗尽是什么滋味,但知道定然极其痛苦,可是他一声不吭,跟没事儿人一样,不由更让他敬佩,立即点头,“小王妃如今伤势全好了?那快些吧。”

  谢芳华颔首,伸手扣紧秦铮的手,又对郑孝扬道,“你抓紧秦铮的另一只手,待我摧毁上面的三层玄铁死门时,你们随我一起闯出去。”

  郑孝扬见识了早先二人心意相通时玉指环发生的罕见之事,此时对于谢芳华肯定能摧毁这玄铁囚牢,自然不怀疑,立即上前一步,抓住秦铮的手。

  秦铮不情愿地嫌恶地看了他的手一眼。

  郑孝扬翻白眼,“小爷比你还有洁癖呢,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没答话。

  谢芳华嘱咐郑孝扬,“一定要抓紧他的手,到时候我动作定然极快,就是在玄铁的死门劈开后转瞬之间,必须冲出去,我下来时,真切地体会了,外面是长洞甬道,我们也要打破外面的通道,也就是千钧一发。一旦你松了手,那么,千金玄铁石板砸下,你就会被彻底埋入地下,砸成肉泥,再也出不去了。”

  郑孝扬立即重重地点头,“放心吧,我将他手拽断了,都不松开。”

  谢芳华颔首,将秦铮的手扣得紧紧的,手心凝聚一团青气,青气从手心出来,泛着青光,如青锋宝剑,这青光看着十分之刺眼炫目凌厉,与早先刺得郑孝扬眼睛睁不开的华彩之光相差无几。

  郑孝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一直知道魅族之人逆天生长,魅术天生,血脉永固,却从没看过动用这般魅术之人,不由得睁大眼睛。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郑孝扬一惊,不止握着秦铮的手,另一只手臂瞬间抱住了秦铮的腰。

  就在谢芳华声音未落,千钧一发之际,她手心凝聚的青峰之剑光瞬间刺破了上面玄铁铸造的板牢,“咔”地一声巨响,生生地被劈开,同一时间,谢芳华拽着秦铮与郑孝扬飞身冲起。

  “咔咔”数声震天动地的巨响,“轰轰”数声震耳欲聋如天雷轰顶的震动,坚固的牢笼斗室从第一次撕裂后,紧接着,成板块撞轰然碎裂,然后,真如谢芳华所料,从头顶上悉数砸下来。

  强大的破力和冲力,汹涌而下,如天被轰塌。

  谢芳华以光剑一般的速度,冲破之时,带着秦铮和郑孝扬冲了出去。

  郑孝扬感觉身体被谢芳华急速的冲力拉伸,他首先想着,不知道秦铮受不受得住?这般冲力连他都受不住?又想着,魅族之术果然逆天,怪不得被天所不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章生死与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