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天地之灵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怪不得魅族不容于天,这万物被毁,生灵被催,天地岂能容?这时悖逆天道之事。

  这时,他总算是明白了那古籍上所说的两句话的意思,能开天地生机,长生不老天地灵气于一己之身,万物被毁,人之长存。

  郑孝扬看着他,是啊,知道又如何?总不能不救人。

  “知道又如何。”秦铮淡淡道。

  郑孝扬呆怔惊骇了半响,收回视线,看向秦铮,对他骇然地道,“你你早就知道是这般?”

  她们惊然了片刻,收回视线,一起去看谢芳华,本都是灵透之人,顿时明白了。应该就是这聚灵石的原因。是聚灵石吸走了这院中树木植物的精气。

  有的树木,只干枯了一半,但却以眼睛能看得见的速度,一尺一尺地干枯。

  她们犹记得,早先,来荥阳郑氏之时,花草树木都是葱葱郁郁的,十分茂盛。

  只见,触目所及之处,荥阳郑氏府郇草树木尽然干枯而死。

  侍画、侍墨也立即去看,这一看,顿时怔住了。

  秦铮慢慢地转过头,顺着郑孝扬的视线看去,目光顿了顿,眼底现出黑色,片刻后,他抿唇,收回视线,一言未发。

  郑孝扬在地上坐了片刻,觉得有力气些,人也轻松了,慢悠悠地站起身,他刚站稳,顿时大惊失色,“你们快看!”

  侍画、侍墨也盯着谢芳华,不搭话。

  秦铮没理他,只看着谢芳华。

  郑孝扬大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抹抹头上的汗,道,“这一夜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以前白活了一样。世所罕见,死而无憾啊。”

  侍画、侍墨惊喜地看着聚灵石伞出的光芒笼罩谢芳华,小声高兴地说,“秀有救了,太好了。”

  他一时住了口,失了声。

  什么也不如性命重要。

  郑孝扬一噎,抬眼看秦铮,见他面上没半丝能救谢芳华的兴奋,又见谢芳华被淡淡的光芒笼罩,脸色依旧苍白,躺在地上,无声无息,他也不禁地去想魅族血脉真的好吗?不见得吧。

  “好吗?”秦铮淡漠地道,“你若是觉得好,不如都给你。”

  郑孝扬感慨,“魅族的血脉可真是好啊。”

  秦铮含糊地道,“大约是吧。”

  “有用!”郑孝扬大喜,“原来是这样用。”话落,他看着秦铮,“是不是也就是说你以后也有魅族的血液了?”

  秦铮恍然,她将心血都渡给了他,她自然没有了。他抿紧唇瓣,伸手戮破自己的手中,血顿时滴到了聚灵石上,聚灵石顿时光芒大盛,瞬间,将谢芳华包裹。

  “她心血枯竭了,哪里还有血生出来。”郑孝扬道。

  可是他放过去后,谢芳华的手指没有血液流出,聚灵石更是一动不动。

  秦铮点头,执起谢芳华的手,戮破她的手指,将聚灵石靠近她的手指。

  “絮爷,既然有用,就快些救秀吧,再晚了,奴婢们怕秀挺不住了。”侍画立即道。

  秦铮抿了一下唇,半响道,“有用。”

  “它有用吗?”郑孝扬立即问。

  秦铮点头,“知道。”

  “你知道它?”郑孝扬问。

  秦铮看到递过来的聚灵石,顿时一怔,道,“原来你所说的宝贝是它。”

  “喏,在这里。”郑孝扬立即将手中的聚灵石递给了秦铮。

  谢芳华的手轻轻软软,整个人似乎在他抬手间就要飞出去,他立即紧紧地握的手,看了一眼,对郑孝扬道,“你的宝贝呢?”

  秦铮闻言腾地从地上坐了起来,立即去握谢芳华的手。

  郑孝扬见秦铮醒来,长吐一口气,立即对他道,“你醒来就好,快,快起来救她,她为了救你,将心血都渡还给了你,所有的补心血药物都给你吃了,看样子,如今是心血枯竭了,再不救她,有性命危险。”

  侍画、侍墨大喜,“絮爷醒了。”

  秦铮本来死闭着双目,顿时睁开了眼睛。

  这一句话,当真是管用。

  郑孝扬发急,手下用大了力度,“你再不醒来,你媳妇儿可就要死了。”

  秦铮一动不动。

  “他这副样子,怎么醒来?”郑孝扬伸手去探谢芳华鼻息,气息微弱到只剩微薄,就算他们不懂医术的人,都能看出来,再不救她,她怕是就会没命。他着急下,伸手去推秦铮,“喂,快醒醒。”

  “是不是只要秀醒着,才能吞得下去?”侍画问。

  郑孝扬叹了口气,“是啊,若是能吞的下去,我早就吞了长生不老了,还会留到现在?本来以为她是有魅族的血脉,有用处,能吞得下去,看来也不行。”

  “可是根本吞不下去。”侍画道。

  郑孝扬曳,“我看的那本古籍是一页残本,对于这个聚灵石,只提了两句,此宝物能开天地生机,吞服可长生不老。”

  侍画道,“二公子,古籍上还说了什么?”

  侍墨立即住了嘴。

  郑孝扬曳,“那可不行,砸坏了,就毁了,还能有什么用处?”

  “可是秀吞不进去,是不是要砸开?”侍墨道。

  郑孝扬挠挠头,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说,“古籍上说,这个是要吞的。”

  “那怎么办?”侍画、侍墨升起来的希望顿时破灭了,红着眼睛看着郑孝扬。

  郑孝扬将聚灵石放在谢芳华唇边,往里面推了一下,石头比她的唇瓣大,根本进不去,他又用了些力,她轻薄的唇瓣顿时被磨破了皮,他一吓,顿时住了手,“看来不行。”

  侍画立即去掰谢芳华的嘴。

  郑孝扬点点头,“你们掰开她的嘴。”

  “既然是魅族之物,当然不能以稠来论之,秀也许真有用处。”侍墨道,“二公子,快让秀吞进去吧。”

  “那就试试?”侍画踌躇地道。

  “这是魅族之物,我偶然得的。”郑孝扬眉头皱紧,“她吞下去,应该行吧?我在古籍上看过,说是要吞的。”

  侍画看了一眼秦铮,试探地问,“二公子,这是什么?”

  郑孝扬曳,“我也不知道,刚刚你们看见了,她救絮爷,就是给他吞了东西,不过那个小,这个大了些。”

  侍画、侍墨一怔,立即说,“二公子,这是石头人能吞吗?”

  郑孝扬心地将那块石头拿出来,看着谢芳华,对着她的嘴比划了一下,皱起眉头,小声说,“这该不能吞下吧?”

  二人隐约辨认出,那三个字叫“聚灵石”。

  二人立即住了嘴,抬眼看去,只见锦盒里放着一块携头,这块携头的形状十分奇特,四面有凸起的地方像是长了头角。中间写了三个古字。

  话落,他打开锦盒。

  郑孝扬看了二人一眼,扁嘴,“要你们报什么恩?”

  “那快些救吧,您若是救了我家秀,您的大恩,奴婢们下辈子结草衔环来报。”二人齐齐道。

  郑孝扬来到谢芳华面前,拿着锦盒对二人点点头,凝重地道,“这宝物应该能救。”

  “郑二公子?”侍画、侍墨见到郑孝扬大喜,齐齐问,“您可有什么药能救我家秀?”

  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郑孝扬一身是汗地奔了回来,手里拿了一个锦盒,来到近前,对护卫们摆摆手,护卫们自然地让开。

  护卫们沉默地将谢芳华和秦铮围了一圈,生怕此时他们昏迷不醒,这般情形,再有人对他们不利发生意外。他们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意外了。

  荥阳郑氏整座会客厅轰塌,声响太大,将这座府宅的所有人都吓坏了,所有人都惊骇不已。

  侍画也怕她一旦挪动谢芳华,她更受不住,点了点头。

  侍墨脱下外衣,给谢芳华裹在身上,对侍画道,“我们在这里等等吧,还是别挪动秀了。”

  侍画眼睛一亮,“难道郑二公子有办法救秀?”

  侍墨立即道,“刚刚郑二公子离开时,说让我们看好絮爷和絮妃,在这里等着。”

  侍画见喊不醒秦铮,只能作罢,对侍墨道,“如今天还没亮,但是找个时辰正是天色最凉寒的时候,我们先找个地方,别让秀再受了寒加重身子的伤势。”

  她喊了两遍,秦铮一动不动,不过脸色渐渐地由苍白透明转为有了丝血色。

  侍画一时也没有主张,轻轻放下谢芳华,红着眼睛去推秦铮,“絮爷,快醒醒。”

  “怎么能不急,所有的药都喂给絮爷了,秀这样子再拿什么救?”侍墨哭道。

  侍画伸手去探谢芳华鼻息,之后,安定下来,“先别急,秀还有气息。”

  “怎么办啊?”侍墨顿时哭了。

  谢芳华,她一动不动,身子十分的轻,似乎她们一松手,她就能被风刮走。

  侍画、侍墨抬头去看郑孝扬,刚要喊,见他已经不见了踪影,只能赶紧又看向谢芳华。

  郑孝扬转头看了谢芳华一眼,放下秦铮,对侍画、侍墨道,“你们在这里,看好他们,我去去就来。”话落,他身子一闪,“嗖”地没了踪影。

  侍画、侍墨上前,惊骇地接住了她的身子。

  谢芳华第一时间将那团红光球似的珠子推进了秦铮的嘴里,红光球脱离她手心后,她身子一软,眼前一黑,顿时昏厥了过去。

  二人刚要听命动手,郑孝扬立即上前一步,掰开了秦铮的嘴。

  “快些!”谢芳华轻喝。

  侍画、侍墨看着她几乎濒临衰弱,一时间心底升起害怕,又忍不住地喊了一声,“秀。”

  须臾之间,谢芳华手中的那团小的红光球凝结成手指腹那么大的珠子,她才虚弱地开口,对侍画、侍墨吩咐,“掰开秦铮的嘴。”

  侍画、侍墨担心快要溢出嗓子眼,但不敢言声再打扰她。这时候,二人也算明了,絮妃一定是在救絮爷,虽然不知道絮爷出了什么事儿,但看这样子,一定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儿。

  她骤然发力,那青光球顿时变成了血红色,就如刚刚进去那个小虫子的血一般的颜色,随着青光球变色,她的脸在红色的光芒之映射下,看起来比秦铮的脸还要苍白透明。

  谢芳华不言语,摊开手心,一团微弱的淡淡的青光,稀薄的凝聚在手心。她抿着唇,灵活地用十指缠绕青光,不多时,青光又渐渐地聚拢,之后,在她手中形成了一个小的青光球。

  侍画、侍墨二人面色齐齐大变,担心地喊,“秀!”

  谢芳华伸出手,咬破手指,那虫子欢快地来到谢芳华指尖,“嗖”地顺着血液流出的缝隙,钻进了她身体里。

  “是。”二人连忙打开行囊,一直随身带着的那只小虫子取了出来,递给谢芳华。

  “快点儿。”谢芳华催促。

  二人一怔,“秀?”

  所有的药都给秦铮喂了下去后,谢芳华又虚弱地道,“再去将从裕谦王酗子身上取出来的那只虫盅却。”

  二人立即上前,将所有的瓶子都打开,将药丸倒出,一粒粒地都塞进了秦铮的嘴里。

  谢芳华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点头,“对,都服下,快。”

  “絮爷怎么了?”二人一看秦铮,大惊,立即将谢芳华早先离京前准备的所有药都拿了出来,不确定地问,“秀,都给絮爷服下?”

  谢芳华看了二人一眼,点点头,立即说,“快将我准备所有的补心血的药都拿出来给秦铮服下。”

  侍画、侍墨冲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三人,以为看花了眼,二人齐齐闭上眼睛,再睁开,这才确定是自家秀,不止自家秀出来了,还带了铮絮爷和郑二公子,二人大喜,立即跑了过来,“秀!”

  惊喜更大于惊骇。

  不过比惊骇更惊人的是突然看到了秦铮、谢芳华、郑孝扬三人。

  这么偌大一座荥阳郑氏的会客厅,竟然塌了。

  所有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都惊骇不已。

  这时,自从李沐清离开后,一直守在这里的侍画、侍墨以及留下来的所有护卫听到这里的轰天动地的动静都齐齐奔来。

  “他怎么了?挺不住了?”郑孝扬立即问。

  这一把脉之下,她本就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刷白。

  谢芳华勉强站稳,立即伸手去给秦铮把脉。

  郑孝扬见二人如此,大惊,惊醒过来,上前一步,伸手拖棕铮,又扶谆芳华。

  谢芳华面色一变,喊了一声“秦铮”,立即伸手去接他,可是她竟然连接她的力气也没有了,手软得如棉花,随着他一起向地上倒去。

  秦铮此时也正偏头看向她,脸白得近乎透明,见她偏过头来,对她一笑,刚要说什么,身子一软,轰然向地上倒去。

  她转头看向秦铮。

  这也是上天眷顾了!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就是如此吧!

  谢芳华冷漠地看了一眼,暗暗松了一口气,苍天不负,他们还是出来了。

  声响震天动地。

  谢芳华转头去看,荥阳郑氏的会客厅砖头瓦块廊株门墙都齐齐轰塌。

  三人刚冲出门外,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整座房子在三人身后轰然倒塌。

  谢芳华脚尖站稳之后,一看是已经回到了荥阳郑氏的会客厅,他们出来的地方,她掉下时所坐的那张椅子已经粉碎,地面塌陷了下去,地下不停地传来晃动的声响,她不敢多留,立即拉着秦铮和郑孝扬冲出了会客厅。

  这爆炸声似连番惊雷砸下,又死地陷天塌。

  三人脚刚站到地面,底下便传来“轰轰轰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就在最后一时间,她猛地一咬牙,手掌全力地向上一拍,头顶顿时传来天雷乍响,蓦然洒出一个漏洞,白日青天的光亮,她咬唇带着二人冲上了地面。

  冲破最后一层铜墙铁壁时,谢芳华的手中的光芒骤然的黯淡了下去。

  快到几近光速,快到郑孝扬的所有念想不过是一念之间。

  怪不得秦铮喜欢她,秦钰喜欢他,其余还有多少人对她倾慕?

  那些年的无名山地狱,她是怎样练出来的,可想而知。

  这样的破釜沉舟杀天地之锋芒,不是任何人都能有决然的凌厉之势破解这样的绝命阵。

  郑孝扬先是担心秦铮,后被魅族之术所震撼,最后却是敬佩谢芳华了。

  丝毫不犹豫,丝毫不手软。

  就像是从十八层地狱冲上来,利藉破层层关卡玄铁,带有破九天的利刃之势。

  只有谢芳华手中的青光,刺眼而炫目。

  四周黑漆漆的,地下不停地轰塌震动,如天雷击顶。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一章天地之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