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惊天惊雷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时候,李沐清和橙子那一队人马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行人依旧尾随李沐清之后,带着天绝剑,前往荥阳城奔去。

  众人头。

  李霄见男子折返后,对众人道,“我们跟上李沐清和橙子公公,去荥阳城。”

  那年轻男子上前,李霄对他耳语了两句,那年轻男子头,打马回了绝命李家。

  李霄想了想,对他道,“你不必去了,我另有要事儿吩咐你。”话落,对他招手。

  “既然如此,大伯,我们还去荥阳城吗?”一名年轻男子问。

  李霄听罢,半响方道,“若是真死了,那么……”他抬头,向前方看了一眼,又扭头,看向京城方向,半响后,又看向北齐方向,后面的话,没出口。

  “是。”那人头,“据魅族血液同天地草木而生,如今草木都枯竭了,那王妃本就身子不好,在京城时,都拿药喂着。如今经此大难,还能挺住吗?十有是真死了。”

  李霄一惊,“竟有这事儿?”

  那人又压低声音道,“正是因为那王妃有魅族的血液,非常人可比,消息才确实,怕是真死了。因为,荥阳郑氏府宅内所有草木草木一夜之间都枯竭了。”

  “绝命阵塌陷,人也不一定会死。”李霄道,“据那王妃极其有本事,且有魅族的血液,非常人能及。兴许还在机关暗牢内,毕竟机关暗牢是玄铁铸造,没有天绝剑,如何能破开?不破开,也就不会塌陷,砸不到人。如今,兴许还活着。”

  那人头,“真是确实。”话落,探身上前,贴到李霄马前,压低声音道,“是那人传来的消息,荥阳郑氏会客厅全塌了,夷为了平地。绝命阵塌陷,人还能活吗?王妃怕是真的死了。她的两名婢女,都自刎而死了。如今荥阳城内,都传开了,整个荥阳城,死气沉沉。”

  李霄见李沐清和橙子带着人纵马前走,速度之快,目力难极。他左右看了一眼,又对报信的那人问,“消≠≠≠≠,m.△.co︽m息可真是确实?”

  护卫在二人身后,跟随疾驰而去。

  橙子立即打骂跟上李沐清。

  李沐清回过神,抿唇道,“我不相信芳华会死。”话落,他双腿一夹马腹,“驾”的一声,纵马向前驰去。

  李霄看向李沐清,“李贤侄,如今怎么办?”

  橙子顿时哭了,“皇上,奴才对不起您,没照看好王妃。”

  李沐清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坐在马上,半响不动。

  李霄闻言看向李沐清。

  那人看了李沐清和橙子一眼道,“消息千真万确,是从荥阳城传出来的,是亲眼证实的。”

  李沐清勉强震住心神,看着那禀报之人。

  李霄面上也露出惊异和不敢置信之色,立即道,“这怎么可能?李家的绝命阵可从来不曾塌陷过?”

  橙子脸“刷”地一下子就白了。

  李沐清听到后,当即惊了,险些栽落马下。

  荥阳郑氏的绝命机关阵启动,致使会客厅天塌地陷,王妃死了。

  一行人刚走不远,便有绝命李家的人来禀报了一记惊天的消息。

  李霄没耽搁多长时间,便取回了天绝剑,对绝命李家的人安排一番,便带了几个年轻一辈的子弟,一队护卫,与李沐清和橙子一起出了绝命李家的大门。

  李霄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去后方亲自取天绝剑了。

  李沐清看着他道,“王妃是一定要救出来的,天绝剑能不能管用,就看李世叔是否尽力了。”

  “不过,话我先在前面,这剑能不能劈开玄铁铸造救王妃,还是未知。”李霄道。

  “多谢李世叔,皇上知道,也定然大慰。”李沐清也站起身道谢。

  李霄闻言站起身,脸色虽然难看,但语气却不那么强硬了,开口道,“先祖辈既然出门立户,老夫也不能改了先祖辈其志,以后用不用得到李贤侄,且先放在一边。但这天绝剑,可是我绝命李家先祖的传家至宝,从来不轻易拿出来。今日老夫就看在皇上的面上,拿出此剑,亲自随你去一趟荥阳郑氏救王妃吧。”

  “右相府的荣华已经到头了,能不能再盛一个台阶,还是未知,绝命李家和右相府本就是同根生,李世叔若是这次出手相救王妃,以后绝命李家但有用得到沐清的地方,凡事都好。”李沐清又道。

  李霄忽然冷笑一声,“怪不得李贤侄年纪轻轻,就受皇上看重,被封为丞相司职,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李家子孙有你,何愁不前途无量?”

  “不敢。”李沐清摇头,“沐清实话实话,虽然绝命李家远离京城多少代,但是京城内外的事儿,想必李世叔都十分清楚知晓,皇上对王妃是如何看重,自然不必沐清细。更何况,除了皇上,还有英亲王府呢?还有忠勇侯府呢?虽然老侯爷外出云游了,但忠勇侯还在,谢侯爷还在。”

  “你威胁我?”李霄看着李沐清。

  李沐清看着他,不紧不慢地又道,“皇上对王妃甚是看重,王妃出京时,皇上亲送到平阳城,嘱咐沐清,定要看顾好王妃,不准有所闪失。沐清有负皇上所托,若是王妃出事儿,沐清万死不足惜,但是若是皇上知道,因为绝命李家在荥阳郑氏的机关,而使得王妃陷入绝阵,定然会雷霆大怒,若是再知道绝命李家明明能救,反而见死不救,怕是诛九族也不为过。李世叔可想好了,绝命李家这些代来,繁衍得也算是大族了,族亲枝叶可是众多,李世叔也不想绝命李家就此绝后吧?”

  李霄脸蓦地一沉。

  “绝命李家,有一把天绝剑。据能劈开绝命机关,是至宝。”李沐清道,“李世叔别告诉沐清,那把宝剑绝命李家没有?”

  李霄挑眉看着李沐清,“听李贤侄这话的意思是,我能救,而不救王妃了?”

  李沐清看着李霄,尽量让自己不太显急切,道,“机关死阵,既然是人造的,我却不相信真十死无生,李世叔与外人听,这番话,外人兴许会信,但我也出身李家,虽然绝命李家早多少代已经出来自立门户,但是李家的根骨总不能挖除,我们还是宗亲。对于先祖辈的事情,沐清也知道一些。对于绝命李家的绝命阵,沐清也有所了解,所以,绝命机关不是全然没有解的,只看李世叔愿不愿意付出代价救上一救了。”

  绝命李家的家主李霄,与右相李延年纪相仿,听闻此事后,惊了一跳,对二人道,“绝命李家之所以多少代来以绝命机关著称,被天下人给了个外号,正是因为阵法十死无生。一旦机关启动,设机关的人,也不能施救。虽然荥阳郑氏的机关是绝命李家设的,但我等也没办法解开。”

  李沐清和橙子道明来意,请绝命李家速速赶去荥阳郑氏,救谢芳华。

  橙子亮出皇命后,果然绝命李家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

  不论是曾经多少年前,绝命李家和右相府李家有什么冤仇,可以不买李沐清的账,但是,不能不买当今天子的账吧?

  这是南秦的地盘,南秦如今的天子是秦钰。

  李沐清带了一队护卫,闻到绝命李家家主闭门不见的话,吩咐橙子,抬出了秦钰的皇命。

  李家人听李沐清来了,拒而不见。

  李沐清和橙子昨日深夜,披星戴月赶路,与黎明时分,来到了绝命李家。

  巳时,绝命李家的地界已经收到了消息。

  这一则惊天的消息不胫而走,不知怎地就流出了荥阳城,沿着荥阳城向外一地扩散。

  许多人都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死了?

  铮王爷爱重至宝的王妃,忠勇侯府这一代唯一的嫡出女儿。

  为了救临安城的百姓,不惜以重伤拿得黑紫草,救了十几万百姓的女子。

  那样惊才艳艳的人儿!

  荥阳郑氏有消息机关之事,延续了三百年,荥阳城内的人都隐约地知道。可是谁也没想到,荥阳郑氏的机关,竟然害死了忠勇侯府的姐英亲王府的王妃。

  这样的消息,如风一般地悄无声息地刮遍了整个荥阳城,听到的人都不敢置信,大为惊骇。

  王妃的两名婢女,在王妃死后,恼恨地自杀谢罪了!

  王妃死了!

  又据,李大人恼怒,带着人连夜便去了三百里地外的绝命李家,李大人刚走后不久,荥阳郑氏的会客厅天塌地陷,机关轰鸣,会客厅被夷为了平地,片瓦无存。

  又据,李大人和王妃从府衙出来后,又去了荥阳郑氏,可是到了荥阳郑氏后,在郑家的会客厅,王妃便中了荥阳郑氏布置的绝命机关,掉了进去。

  据昨日右相府丞相司职李沐清大人和英亲王府王妃带着人来了荥阳城,是奉皇命,来彻查荥阳城近日来发生的大事儿。荥阳府衙的赵师爷不尊皇命,不认李大人和王妃,拒开城门,李大人和王妃恼怒,带着人攻进了荥阳城,去了府衙,府衙的赵师爷却跑了,不知踪影。

  一直到响午,城内都没什么动静,但却不知是谁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这个消息是如此的惊悚,以至于刚透出,便很快地在荥阳城内传开了。

  整个城内,从清晨起,便弥漫着一股沉暗压抑的气息。

  百姓们窥探不到里面是何情形,但也知道,昨日夜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大事儿了,不由得人人紧张,恐慌起来。

  百姓们紧接着又发现,荥阳郑氏府宅也被与城门和府衙宅邸一样的守卫给封锁了。

  百姓们又很快地发现,荥阳城府衙被与城门同样的守卫给封锁了。

  城门外,三万兵甲候在那里,并没有进城,如一根根岿然的石桩,满面肃杀,屹立不动。

  荥阳城虽然各个街道店铺门面都没什么异常,但城门上的守卫却与寻常不同,府衙的守卫们全部被替换下,守卫城门的是清一色锦衣的护卫,各个面目肃然冷色,一看就令人生畏。

  荥阳城的百姓们昨日未被惊动,今日醒来后,都察觉出了不对劲。

  外面的天色已然亮了,清晨阳光照下,晴空日朗,一片晴好。

  更何况,这里虽然是郑孝扬的地盘,但也难以保证万一,毕竟如今隐卫都另有安排了,没带在身边,王爷又去办事儿了,她们一定要看好姐。

  侍画、侍墨知道秦铮离开了,便立即来到谢芳华屋外的画堂守着,昨日夜,她突然掉下绝命机关阵,她们吓死了,若是姐真的死了,她们就算百死也难辞其咎,枉费了谢侯爷的培养。

  秦铮头,出了别桩。

  “是,王爷,我家二公子已经调派了人手,专门守在这里,您若是有什么事情,只管放心去处理吧,这里交给老奴。”管家连忙恭敬地道。

  秦铮出了院落门口,对一直守在外面,没敢离开,等着吩咐的管家道,“王妃在休息,守好这里,不准出差错,否则唯你是问。”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不过,不知道她睡醒后,他是否会已经回来了。

  闭上眼睛,放心地想着,有秦铮在真好,她可以不用管了。

  又在浴桶中待了片刻,谢芳华起身,裹了衣裙,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上了床,软软地躺在了床上。

  这样一想,她脸顿时又红了,暗骂自己一句,什么时候,她也学了轻荡风流的女子了?

  连她都有些难受了。

  这样忍着,他……不难受吗?

  谢芳华听着他关上房门后,在门口长长吐了一口气,才大步向外走去,顿时泄气地软下身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谢芳华还没答话,秦铮就冲出了房门,将房门从外面紧紧地给她关上了。

  秦铮忽然转身,向外走去,克制地打断她的话,“你好生休息,回来我检查你是否休息好了。我去看看郑孝扬那个笨蛋是否能应付得过来。”

  谢芳华一时无语,半响,才压着呼吸,“我……我感觉好多了,你……”

  秦铮呼吸一窒,强忍放下手,有些恼地道,“不知道你自己的身子不好吗?还这般引我。”

  他在门口站了两盏茶那么久,久到,谢芳华忍不住轻声开口,似嗔似恼,“你到底要站多久?想化成雕像吗?到底要不要进来?”

  时间一儿的过去,沙漏沙沙流着细沙。

  这面屏风十分的轻薄,里面的画影透出来,隐约朦胧,让他的火腾腾地往上窜,直烧到他四肢百骸,攥着屏风一角的手都有些抖了。恨不得,就什么也不顾的冲进去,将她抱在怀里,压在身下,好好地疼爱。

  很想,很想。

  现在就想。

  可是他却又如此的想要她。

  秦铮来到屏风前,停住脚步,伸手去触摸屏风,拇指和食指攥住一角,想拉开,却又用不上力,想抬步,心里又做着天人交战克制着自己,他怕自己进去,便控制不住,要将里面那个人儿吃拆入腹。

  浴桶内水雾漫漫,将她苍白清透的脸染上了些许晕红,整个人埋在浴桶里,似乎被热气蒸得有些坐不住。

  听到他慢慢地放下筷子,慢慢地起身,慢慢地挪开椅子,慢慢地向屏风走来,她呼吸一下子就轻了。

  即便外面时局紧张,南秦内部依旧暗潮处处,背后人诸多算计筹谋,天下熙熙攘攘不平,肩上担子的重担太重,性命又太轻,可是她心里这一刻却偏偏感觉,那些都不算什么,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够幸福了。

  这一世,明明是他逆天改命,抓住了她,可是她偏偏觉得,像是她抓牢了他一样。

  她爱了两世,丢不下,舍不弃,放不开,死生甘愿的人啊!

  这个人啊!

  秦铮!

  秦铮!

  秦铮!

  她嘴角露出些许笑意。

  她闭上眼睛,将头枕在浴桶边沿,感受到屏风后秦铮幽幽透过屏风看过来的目光,虽然隔着屏风,但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浓烈,似乎里面的热度要将屏风穿透。

  谢芳华进了浴桶后,将身子全部浸入水中,顿时将四肢百骸紧绷的神经都放松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四章惊天惊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