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凌厉狠绝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李沐清和小橙子快马加鞭,中途跑死了两匹马,不到午时,已经回到了荥阳城。

  荥阳城外,三万兵甲林立。

  李沐清勒住马缰绳,走近那领军将领,“孙将军,怎么回事儿?”

  那领军将领叫孙阳,见李沐清回来,立即拱手,“回李大人,卑职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只听说在您离开荥阳城走后不久,荥阳郑氏会客厅忽然塌陷了,被夷为了平地。城内传言小王妃死了,她的两名婢女自杀殉主了。”

  “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为何不进城?”李沐清沉着脸问。

  那领军将领道,“李大人,您走时交代了,说来到荥阳城,一切听小王妃身边两名婢女的意思,在卑职带着人刚到城外时,那两名婢女传出话,说城内一切安稳,吩咐我们暂且不得进城。”顿了顿,又道,“而南秦有军规,没有军令调遣吩咐,不得轻易离开属地,卑职是因为您拿着皇上的令牌调遣,才来此地,遵从您的吩咐。城内虽然传言小王妃死了,但卑职没有得到命令,也不敢轻易进城啊。”

  李沐清闻言抿唇看了他一眼,道,“现在,你点三千人马,随我进城,其余人原地待命。”

  “是。”孙阳立即点头。

  三千人马不消片刻便点完,李沐清早已经等不及,先一步和小橙子进了城。

  守城的人都是昨日李沐清和谢芳华在此安排下的人,人人脸上现出肃杀的悲戚之色。

  有一人见李沐清回来,上前见礼。

  李沐清沉声问,“怎么回事儿?”

  那人道,“在下也不是很清楚,从昨日夜进城,一直听从大人吩咐,带着人守在城门,只是昨日在大人走后不久,荥阳郑氏的会客厅轰然塌陷了。天亮之后,就有人传,小王妃死了。”

  “你没有派人去荥阳郑氏府宅查看?”李沐清问。

  那人看了李沐清一眼道,“因荥阳郑氏府宅由咱们的人在,没人来请求应援,属下便没动。今日天亮,城内掀起传言,属下才派人去看了。”话落,他垂下头,“荥阳郑氏府宅的会客厅确实被夷为平地了,小王妃的两名婢女自杀死了,没见到小王妃的尸体。”

  李沐清闻言不再多言,催马冲去了荥阳郑氏府宅。

  小橙子紧随他身后。

  孙阳点了三千兵马,在二人之后,快速地进了城。

  铁骑穿街而过,百姓们惊慌地连忙避让。待李沐清走过,有人认出是右相府的李沐清,如此焦急迟奔而去荥阳郑氏,都想着,难道小王妃死了的事情是真的?

  百姓们这般猜想下,不由得人人脸上现出难过的情绪。

  近一年来,忠勇侯府小姐英亲王府小王妃,名满天下,惊才艳艳,她做了无数的事情,都被人津津乐道,尤其是大婚风波,临安城瘟疫、新皇登基立后,她的传言,这一年来,都没在茶楼酒肆街头巷尾间断过。

  很多百姓们将她供奉成活菩萨,仙女下凡,庇护家人平安。

  可是,她竟然在这荥阳城死了!

  而且还死在荥阳郑氏的绝命机关里。

  有的百姓,不由得怨恨起荥阳郑氏来,好好的世家大族,做什么弄害死人的绝命机关?

  让百姓们不由得想着,难道荥阳郑氏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否则莫名其妙地死了城主、宗堂长者、年轻一辈的俊杰,这么多人?小王妃星夜来荥阳城,却也被害在了郑家的机关里。

  百姓们各有猜测,各说纷谈。

  李沐清纵马来到了荥阳郑氏的府宅,翻身下马,有人立即打开了府宅的大门。

  入眼处,守在荥阳郑氏的侍卫人人脸上哀默悲戚,荥阳郑氏整座府宅,花草树木尽数枯竭,整座府邸,染着浓郁的沉暗萧索苍凉死寂的气息。

  还没入内,便压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李沐清的站在府宅门口,看着里面,脸色越来越苍白,整个人纵马疾驰奔回来的精神劲儿似乎一下子被抽干了,整个人似乎风一吹,就能刮倒。

  “小王妃!”小橙子下了马,哭着向里面跑去。

  李沐清惊醒,身影“嗖”地一下子,奔向里面,比小橙子要快了一倍。

  来到荥阳府宅的会客厅,会客厅果然如他听到的消息一般,整个会客厅被夷为了平地,砖瓦尽碎,梁柱倒塌,砖头瓦块,满目苍夷。

  两具女子的尸体躺在地上,正是侍画和侍墨。

  李沐清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

  小橙子一眼所见后,登时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小橙子身子倒在地上,“砰”地一声响,惊醒了李沐清,李沐清大喝,“来人。”

  “李大人!”有人齐齐上前。

  李沐清眼睛血红地看着面前的情形,咬牙道,“给我挖,挖地三尺,也要将人给我挖出来。听到没有?”

  “是。”众人齐齐垂首。

  孙阳慢了李沐清一步地进了城来到荥阳郑氏府宅,见此,立即白着脸吩咐人对着荥阳郑氏府宅塌陷轰倒的会客厅挖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砖头瓦块被铲走,地皮都被铲了三尺,越往下挖,越是心惊,因玄铁铸造的板墙,已经碎成了砖块般大小,正所谓,天塌地陷,地下陷进去不止九尺,怕是有九十九尺。

  李沐清眼睛通红,俊颜半丝血色全无,死死地盯着眼前,眼睛一眨不眨,神色让看到他的人都心惊胆战,骇然不敢出声。

  李霄带着人进了荥阳城,来到荥阳郑氏府宅内,便看到了里面草木尽数枯竭的情形,虽然已经知道这里的情形,但当亲眼看到,还是给惊住了。

  花草树木,一切葱郁盈然夏季勃勃生机的植物,都枯死了。

  就如外面是夏季,这里已经在过着严冬了。

  整个荥阳郑氏府宅,死寂得可怕,就如地狱。

  绝命李家跟随而来的人也如李霄一样,露出惊骇之色,这等情形,怕是千百年都难见一回。试想,一颗参天翠柏,却从根底部到枝丫都是枯死,明明该是翠绿的颜色,却尽数枯黑。

  昔日,高门府邸,大家鼎盛,繁荣的荥阳郑氏,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如地狱来的锁魂魔鬼,将这里所有人的魂魄都吸走了。

  李霄来过荥阳郑氏数次,但也不如这一日心惊。

  绝命李家的不少人也来过荥阳郑氏,向来绝命李家的人都是在荥阳郑氏被奉为座上之宾。出入奴仆侍婢簇拥,这座府宅内,让外人羡慕。

  荥阳郑氏,虽然不比京城各大世家门第勋贵府邸,但是在荥阳,却是地地道道的大族之家。

  如今这副样子,谁也没想到。

  即便……

  李霄脸色不停地变幻,许久后,他才微微颤着脚步,向里面走去。

  尽管来过数次,但这一次,他却有些胆颤,对里面似乎有一种隐隐恐惧,隐隐骇意。

  绝命李家的子弟,也如他一般,挪动脚步都有些僵硬地往里面走。

  来到郑氏府宅前的会客厅,入眼处,便是李沐清红着眼睛整个人骇然地露着可怕的表情,又是怒,又是哀,又是痛,还隐约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意。

  虽然他的目光是对着众人挖的会客厅的机关,但任谁见了,都有些骇然。

  李霄在距离李沐清四五步远的距离停住脚步,对李沐清道,“李贤侄,机关破坏成这个样子,恐怕里面的人十有*……”

  “她是谢芳华,不会死的。”李沐清猛地转过头,眼睛红如血地看着李霄。

  李霄受不住他眼中一瞬间喷发而来的神色,勉强忍不住不后退,语气和缓地道,“绝命李家布置的机关,这等情形,我等怕是回天无力了……”

  李沐清死死地盯着他,沉冷地问,“荥阳郑氏和绝命李家关系真是非比寻常啊,枉我聪明一世,竟然糊涂一时,怎么就没想明白呢。”

  李霄一怔,“你什么意思?”

  李沐清腰间的宝剑忽然出销,快若闪电地刺向李霄。

  他出剑的速度太快,身影太快,剑法太快,招式太快,总之,一切都是一个快字。

  李霄惊骇,反应过来时,李沐清的宝剑已经刺破了他的肩胛骨,他被刺中,踉跄地后退数步,勉强站稳。

  他刚站稳,李沐清紧随而至,宝剑随着他身子欺进李霄,手腕一转,宝剑快速地抽出,瞬间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李霄连拔出宝剑的机会都没有,他自诩也是有些功夫的,而且自诩功夫不低,可是竟然没有在李沐清的手中过得上一招半式,且就这般被他刺破肩胛骨,更是这般连剑都没拔出就被他的宝剑架住了脖子。他心中大骇之下,又惊又怒,大喝道,“李沐清,你这是在做什么?”

  绝命李家的人反应过来,齐齐抽出宝剑要上前。

  暗卫更快一步地上前,顿时对李沐清前后左右竖起了保护网,将他护在了圈内。

  绝命李家的人持剑上前,可是看着蜂拥而上将李沐清护起来的暗卫,这些暗卫,人人面无表情,手中的剑泛着凌厉冷寒的光芒,整个荥阳郑氏府宅都是李沐清的人,而他们绝命李家虽然带来了一对护卫,但也寥寥无几。

  任谁也没想到,李沐清竟然突然对李霄出手,且毫不留情。

  绝命李家的人提着剑,都惊骇紧张地看着李沐清,却不敢上前硬救人。他们心中清楚,只要一上前,这些护卫就会将他们斩杀,他们几个人,虽然武功不错,但也不是这么多护卫的对手。

  荥阳郑氏府宅内,除了弥漫着杀气,还弥漫着血腥之气。

  李沐清面色森然地看着李霄,对上他又惊又怒又是骇然的脸,一字一句地道,“荥阳郑氏暗中投靠北齐,绝命李家既然和荥阳郑氏关系非比寻常,想来,也是北齐的走狗了。我着急救小王妃,却是给疏忽了,若是南秦忠心耿耿的子民,当听说小王妃在荥阳郑氏出事儿时,自然第一时间不推辞便前来荥阳郑氏了,何须我抬出皇权来压人?昨日夜的事情,今早才传开,可是绝命李家竟然在巳时就收到了消息,如此之快,荥阳郑氏显然与李家背后是串通一气的。或者说,不是荥阳郑氏,而是背后另有祸乱之人。”

  “你胡言乱语什么?”李霄暴怒,“什么荥阳郑氏暗中投靠北齐?什么我绝命李家也和荥阳郑氏一般?简直一派胡言,这是诬蔑。”

  “我一派胡言?我诬蔑?”李沐清脸色冷寒地冷笑。

  “就是一派胡言,就是诬蔑。”李霄道,“我何曾推辞不救小王妃了?只是因为去我绝命李家请人的是你。是你右相府的李沐清,绝命李家和右相府昔日先祖的仇怨,你突然而来拜访,我知道是真是假?知道你有没有安好心?我自然不能与你随意来这里。”

  李沐清眯起眼睛,盯着李霄道,“这些解释,如今你与我说没用,待见到皇上,你在他面前去说吧。”话落,他清喝一声,“将李霄和绝命李家这些人全部给我拿下,收押起来,严加看管,不容有丝毫差池。”

  “是!”护卫们一拥上前。

  李霄脖子上架着李沐清的剑,稍有动作,锋利透着寒芒的宝剑便会割断他脖子,他又急又怒又恨,但却不敢再乱动反抗,只能任护卫卸了他兵器,将他拿下,他怒极质问道,“李沐清,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好人,我绝命李家的人可是受你所请,奉了皇命来这里救人的。如今人还没救,你却将我们拿下,是何道理?你这右相府丞相司直就是这样诬陷草菅人命的?”

  李沐清看着他,一身血气地道,“到底是不是冤枉你,你可以到皇上跟前去说,刑部彻查,大理寺三堂会审。你绝命李家若是无罪,没有与荥阳郑氏和北齐勾结,皇上自然不会冤枉好人。我李沐清届时自刎以谢圣恩。”

  “你……”李霄死死地瞪着他。

  李沐清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又道,“你若是有罪,若是绝命李家当真和荥阳郑氏和北齐暗中勾结,通敌卖国,那么,绝命李家的九族就等着被诛吧。”

  李霄眼睛几乎血红,“李沐清,你也是李家的子孙,绝命李家和右相府李家虽然数百年不来往,但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你说的。你如今要想借此杀我绝命李家?断李家根基吗?”

  “在我李沐清的心里,先国后家。”李沐清冷然地看着他,“通敌卖国之罪,罪不可恕,其罪当诛。我为国之大义,何惧断李家根基?李家子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当断必断。”

  李霄狠厉地道,“你是为了国之大义?笑死天下人了!你是为了谢芳华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右相府的李公子,也喜欢谢芳华。当初险些娶她。如今就是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杀族亲,灭族亲,断族根。李氏的先祖九泉之下,也不会放过你的。”

  李沐清忽然笑了,全无血色的脸笑容很轻,眉目却充满戾气,凑近李霄,低声说,“李世叔,你说对了,我要杀你,杀绝命李家满门,让皇上诛绝命李家九族,就是为了谢芳华,就是因为这荥阳郑氏的机关是绝命李家布置的。若没有绝命李家的机关,她定不会出事儿。我恨不得掉下机关的人是我,恨不得代她,我恨不得要杀掉所有人。即便,如今我没有你绝命李家通敌卖国的证据,但我就是要拿下你,交给皇上,交给刑部,交给大理寺,三堂会审,那又如何?”

  李霄被噎住,看着近乎疯狂的李沐清,这哪里还是传言中那个右相府清贵门楣出来的温润如玉兰的温和公子?这分明就是一个魔鬼。

  他想着,他低估李沐清了!

  他活了大半辈子,以为李沐清和他爹李延一样,无论什么时候,也都是和事老儿,狡诈若狐,滑不留手,即便心中再怒的事儿,他面上也不轻易动怒。

  今日,他的儿子,李沐清,在绝命李家,如此谦逊温和,一口一个李世叔叫着他,有求于人,态度不谦卑,但却倨傲以皇权作伐慢慢施威,一如右相李延行事。

  可是,他错了,他不是李延,他是李沐清。

  他竟然如此果断狠绝对他出手,狠厉非常而且不按常理出牌,这样疯狂,与传言大相径庭。让他措手不及,无反手余地。

  今日,真是栽到了他的手里!<;"></;">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五章凌厉狠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