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飞镖送信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半个时辰后,郑孝扬派人传回来消息,说知道了,他这就来安排,让她放心。又说方圆三百里地之内,无论是天山飞的,还是地上跑的,亦或者是水里游的,只要不是如她一般,会旁门左道的术法,一旦哪里有动静,他都不会放过。

  谢芳华便在房中等消息。

  一盏茶后,管家回来,禀告谢芳华,信已经传出去了。

  管家立即拿着信去了。

  谢芳华颔首。

  管家立即接过去,对谢芳华道,“老奴能最快的时间将这封信传到二公子手中,絮妃放心吧。”

  “对。”谢芳华点头,对管家吩咐道,“你将这封信的消息,给郑孝扬传去,让他来办。”

  侍画立即道,“秀,三百里地内的消息都封锁,绝命李家在东南方向,凤阳城在西北方向,这两个方向,却都是在凤阳城三百里地之内。是否您即便人不去,但可以掌控?”

  谢芳华曳,“在没在那人手中,论断不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人定然一直就在荥阳城内方圆之处,知道绝命李家被秦铮拿下,消息传来后,拿着云澜哥哥的玉佩引我,这短短时间,不可能与凤阳城来往传信的。”话落,她眯起眼睛,“除非,立即往凤阳城传信,让那里的人,子时前,准备等我入局。”

  侍墨眼睛一亮,“秀您是说,云澜公子兴许没在那人手中,不会出事儿?”

  谢芳华心神顿时一醒,“这封信是在绝命李家被秦铮拿下的消息传来荥阳城后,才随后而来的。也就是说,这人不是一早就知道我没死,而是后来方知。换句话说,这玉佩,定然是一早就被人拿在了手里,得到了的。”

  侍画恨恨地怒道,“到底是什么人?絮爷和二公子都将荥阳城三百里地内封锁消息掌控至此了,还有人竟然知道您没死,跑到这里来耍手段,引您出去,太可恨了。”

  三人都看着她,只觉得她人坐在那里,虽然柔弱轻盈,但是身上却笼罩着极重的阴云。

  谢芳械,华又道,“云澜哥哥与我血脉有着渊源,他死,我怕是也不得好。可是,这是我嫁给秦铮前,就决定的事儿,哪怕是死,我也沿铮。即便对云澜哥哥有愧,但也只能这样了。大不了,我和秦铮陪着他一起死也就是了,凤阳城,我自然不会去的。”

  三人点点头。

  谢芳华看向窗外,太阳落山后,夜幕落下,沉沉昏暗,她目光幽幽,似乎透过窗外,看向远方,“我已经和秦铮说好,他去哪里,我去哪里,以后再也不分开。他走时让我等他回来,我就在这里等他,哪里也不去。”

  三人面色顿时一松。

  她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曳,“我没说要去。”

  谢芳华抬眼,看向三人,三人都一脸紧张地看着她,似乎生怕她什么也不顾地冲去凤阳城。

  侍墨也立即道,“秀,您和絮爷好不容易见面了,您若是再出事儿,絮爷和您夫妻一体,也定然承受不住。这背后之人好毒的心思,拿云澜公子来威胁你,显然就是要杀您。您想想,云澜公子对您也是极好的,若是您真是不顾自己,拿自己去换他,他即便被救了,焉能开心?”

  谢芳华依旧不语。

  侍画立即道,“秀,管家说得对,絮爷如今在绝命李家,肯定赶不回来,即便子时之前回来,也赶不去凤阳城,您可千万不能自己去。这送信之人,明显就是个圈套。想要引秀去,趁机杀您。您如今身体这么差,若是谁对付您,你可没有还手之力。而且,咱们身边目前没有护卫,都派去所用了。”

  谢芳华不语。

  管家看着谢芳华,立即道,“絮妃,絮爷如今若是正在绝命李家,距离这里三百里地,凤阳城距离这里两百里地,若是现在给絮爷送信,絮爷也决计赶不回来。絮爷临走时珍重地交代奴才了,让奴才务必照看好您。您如今身子这般虚弱,断然不能自己离开。”

  谢芳华点头。

  “谢氏米粮的云澜公子?”管家一惊。

  谢芳华点头,“这是谢云澜的玉佩。”

  “絮妃,这玉佩”管家看着谢芳华,试探地问,“这玉佩的主人,是不是对您很是重要?否则有人拿这个来威胁您?”

  谢芳华抿唇,不再言语。

  管家立即惭愧地道,“回絮妃,信是钉在府外的门匾上,守门的人听到外面叮地一声的动静,立即打开门去看,便看到了这封信,没看到什么人∠奴赶去时,又派人立即私下去查了,方圆五里,都没什么踪迹,看来送信之人是个武功高手,这飞镖按照门匾上被订的力度,不下在十米之外发的。”

  她一时间大脑虽然轰鸣,但心智却未乱,盯着管家凌厉地问,“这信是哪里来的?送信的人呢?”

  这人显然是知道她没死。

  她必须即刻启程,还必须快马加鞭,子时之前,方能赶到。

  凤阳城距离这荥阳城两百里地。

  联想到赵柯的死,云澜哥哥身上的焚心之毒,到底是谁钳制住了他,以他的性命要挟她去?

  她仔细辨认了,的确是他的玉佩无疑?

  因为这玉佩的主人是谢云澜,这玉佩是谢云澜两世都没离开过身的贴身之物。

  可是谢芳华大脑轰地一声。

  只这一句话。

  只见,上面写着,“谢芳华,今日夜子时之前,来凤阳城的东隐寺。若是你届时不来,就等着九泉之下去见这玉佩的主人的吧。”

  这一看,脸色比管家的脸色还难看。

  谢芳华看到那块玉佩,一怔,立即伸手拿过来,仔细看了一眼,又立即去看向那封信。

  管家曳,将一枚飞镖和一块玉佩,以及飞镖上订着的信递给谢芳华,“没有署名,不知是什么人来的信。还有这块玉佩。信是给您的。”

  “什么信?秦铮传回来的信?”谢芳华立即问。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管家又匆匆跑来,脸色十分之不好看,“絮妃,有一封信给您的。”

  管家颔首,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我知道了,派人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管家曳,“除了这个,还有刚刚我家二公子派人传回话来问您是否安好,老奴回话了,说您一切安好。再没别的了。”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谢芳华又问。

  他没嵌绝命李家的九族,一起株连,对绝命李家来说就是轻的。

  秦铮如何会不怒不对绝命李家狠?

  秦铮和郑孝扬掉入绝命机关,若没有她后来掉进去,得绝线生机,他们三人得以出来的话,没有那一线生机,他们三人都会死在里面。

  他一定是查到了绝命李家和荥阳郑氏一样,是北齐的暗桩?

  只有秦铮,才能借秦钰的皇权和命令,一举斩杀拿下绝命李家。秦钰在南秦京城,被郑孝扬封锁三百里地内的消息,不可能传回京城,如今怕是都没得到,怎么可能下命令?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地道,“看来这是秦铮的手笔,他目前应该在绝命李家。”

  管家一得到消息,立马前来禀报谢芳华知晓。

  百姓们齐齐骇然。

  这一则消息,可谓是在絮妃被绝命机关害死,李沐清怒极痛极之下出手拿下了绝命李家的家主和绝命李家的人外,又一则震动悚然的惊闻。

  除了绝命李家的嫡系,还有旁钟孙,一律不曾幸免。

  女子,一律收押,是流放,还是发卖青楼,等待疵。

  男子,无论年少和年长,当即,斩立决。

  绝命李家被皇上下旨,带着官兵抄了,男女老少,一共四百三十二口。

  太阳落下山去,秦铮还没回来,外面却传出来了一记震惊方圆百里的消息。

  这一等,便等到了傍晚时分。

  她回收不将二人赶去休息,二人死活不去,说等絮爷回来,她无奈,只能任由了她们。

  侍画、侍墨一直在旁边陪着她。

  不多时,饭菜端来,谢芳华没什么胃口地吃了两口,便放下筷子,窝去了榻上。

  管家见她没什么吩咐,点点头,连忙去了。

  谢芳华抬眼看了一眼天色,又犹豫踌躇片刻,最终,还是曳,摆摆手,“算了,时间还早,如今怕正是关键的时候,小不忍则乱大谋。”话落,吩咐道,“将饭菜端来吧。”

  管家看着她,“絮妃请吩咐。”

  半响,她听音有些起伏情绪地道,“李沐清何等聪明。”顿了顿,又叹了口气道,“怕是再聪明的人,也是当局者迷。”话落,又对管家道,“你派人去给他传个信吧。”

  既然是情形十分不好,难道是没看破侍画、侍墨的替身,真以为她死在了机关下?

  那机关何等的深,被摧毁成何等的样子,迈入地下怕是数十米,他带着人,要挖多久?

  谢芳华闻言一阵沉默,想着既然是李沐清动手拿下了绝命李家的人,那么,他是否已经查出绝命李家当真是与荥阳郑氏勾肩搭背出卖南秦?所以才出手拿下?是看破了侍画、侍墨假扮?还是根本就以为她死了,所以带着人挖绝命李家布置的机关?

  管家道,“听说李大人十分不好,亲手在挖机关,双手都是血。”

  谢芳华点点头,“李沐清情形可好?”

  管家道,“方圆百里,都渐渐传开了絮妃死的消息,不少百姓们都十分痛心。其余的,老奴倒是再没发现有什么动静,百里内,除了絮妃死的消息外,都甚是平静。”

  “除了荥阳城内,外面有什么消息?”谢芳华又问。

  管家曳,“没有消息。”

  谢芳华凝眉沉思,想了片刻,又道,“秦铮和郑孝扬有消息传来吗?”

  “是,绝命李家来的所有人都拿下了。”管家道。

  谢芳华一怔,“李沐清拿下了绝命李家的人?”

  管家立即回话,“如今整个荥阳城内流传着絮妃死了的消息,百姓们似乎都信了,右相府的李沐清大人从绝命李家折返回了荥阳城,据说是气怒之下,拿下了绝命李家的家主李霄和跟随李霄而来荥阳城的人,如今带着人在挖绝命机关呢。”

  “午饭不急,我先问你,如今外面是什么情况?”谢芳华问道。

  不多时,管家随着侍画走进来,连忙给谢芳华见礼,“絮妃,午饭已经做好了,就等着您醒来呢,老奴这就吩咐人给您端来。”

  侍画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这别桩的管家呢?去喊他来。”谢芳华出了房门,站在门口,懒洋洋地靠着门框,看着院外,这里一片安静。

  二人又曳,“奴婢二人守着秀,没去打探,暗卫们都留在荥阳城了,没人传消息。”

  “如今外面是个什么情形?”谢芳华又问。

  二人曳,“絮爷从走后,一直没回来,也没传信回来。”

  谢芳华叹了口气,看来昨日的事情是将她们吓坏了。她问,“秦铮还没回来?”

  二人曳,“不守着秀,奴婢二人不放心。”

  谢芳华看着二人,俩人眼圈下都是青影,气色十分差,她不忍地道,“你们两个守着我做什么?怎么不回房里去睡?”

  谢芳华刚打开房门,侍画、侍墨靠在外间的榻上歇着,没敢睡觉,稍有动静,二人立即醒过来,齐齐下了塌,看着她问,“秀,您醒了?”

  快到立秋了,夏季的最后一个尾巴,像是要把热量全部地倒出来。午后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火一般地烤。

  谢芳华睡醒一觉后,已经是午后,她恢复了些精神,起了床,走出屋外。

  都想着,果然是红颜薄命。

  有的百姓们在家中自发地吊唁。

  从最初谣言传言怀疑真假的消息,到渐渐地,百姓们都相信了,一时间,整个荥阳城,死一般地沉寂。

  百姓们不由得相信,忠勇侯府秀英亲王府絮妃看来是真的死了。

  从李沐清回到荥阳城,进了荥阳郑氏府宅,府宅的大门一直开着,外面有好奇的百姓们围麓,向里面张望,见到里面的情形,都又惊又骇。

  小橙子狠命地挖了起来。

  李沐清手中的剑脱手,身子晃了一下,勉强站稳。

  小橙子终于醒过来,见李沐清饮倒,但还遗牙挖,他从地上爬起来,跑上前,一把夺过李沐清手中的天绝剑,“李大人,我来挖。”

  从地皮到地下十米,就如挖了一个天井深坑,可是,依旧看不见机关暗道的底。

  李沐清的双手已经被宝剑的剑柄磨出血泡,护卫们的双手也磨成了血痕,火热的阳光能把人烤化,荥阳郑氏会客厅绝命机关所建之处,已经被挖下十米有余。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火热地照下,不知不觉,已近午时。

  可是李沐清不停手,依旧往下挖,护卫们也不停住,都跟着他一起挖。

  若是这般情况,里面的人怎么可能不死?怕是不止死,早被砸成烂泥了。

  别说是谢芳华一介柔弱的女子,就算是金桐铁器打造的铁人,也搁不住如此轰塌砸陷。

  护卫们围在李沐清的周围,越往下挖,越是心凉,里面,碰不到玄铁铸造的完整的柱墙,全是碎块和碎屑,堆积着,一直埋入地下。

  天绝交愧是宝剑,砍挖之处,玄铁碎石鹃。

  李沐清弯身,捡起地上的李霄扔下的天绝剑,亲自走上前,挥着天绝剑地砍挖机关之处。

  一番血腥风波后,荥阳郑氏整座府宅陷入一片死寂中。

  李霄和绝命李家的人即便再恼极恨极,也拿李沐清全无办法,只能受他钳制,任李霄和绝命李家的人谁也没想到,李沐清竟然这般蓦然狠诀地对他们出手。

  护卫们顿时押了李霄和跟随他来荥阳郑氏的绝命李家的人下去严加看管了。

  李沐清不再看李霄,收起宝剑,对着护卫们摆摆手。

  <>推荐以下热门小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七十六章飞镖送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