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葵水迟了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南秦国土内总有肃清的一日,南秦江山总有安稳的一日。

  秦铮相信,谢芳华也相信。

  三百年繁衍的南秦江山,有秦皇室子孙兢兢业业的努力,也有谢氏子孙忠心耿耿的付出。

  这江山,坐的是秦家人,但是谢氏人也一样有半壁天下。

  这江山,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倒。除非是秦氏子孙和谢氏子孙灭绝了。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荥阳郑氏府宅,不再多逗留,上了马车,又出了荥阳城。

  走出城外,隐约还能听得百姓们的议论声,除了谢芳华活着外,都在担忧,这荥阳郑氏如今已然凋零到了这般地步,未来谁来接管这荥阳城。

  谢芳华在车内低声问秦铮,“你给秦钰传书了吗?对于荥阳城,如何安排?”

  “昨日传了,今日一早他应该收到了。他快回信的话,今日夜就能收到。”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如今荥阳郑氏和绝命李家都处置了,京中的郑孝纯和郑公、大老爷呢?秦钰如何处置?”

  “这一次,能快速地铲除荥阳郑氏的所有暗桩,以及揪出绝命李家,郑孝扬居功至伟。大老爷和郑孝纯毕竟是郑孝扬的父兄。秦钰看在郑孝扬的面子上,应该不会杀他们。想必是先派人看管起来,待郑孝扬回京后,再做处置。”秦铮想了想道。

  谢芳华颔首,“荥阳郑氏别的人死几个倒也罢了,但大老爷和郑孝纯……郑孝扬自然是想保住他们的。郑孝扬其实心底很软,但愿大老爷和郑孝纯能看得开,目光放远,别辜负了郑孝扬一番心。”

  “这就不是你我操心的事儿了。”秦铮伸手弹她额头,“你这操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谢芳华趁机抓住他手指,将身子依偎进他怀里,“秦铮,待李沐清醒来后,咱们去漠北吧。”

  秦铮低头看她,点了点头,“我也正有此意。”

  “我有好久没见哥哥了。”谢芳华道,“不知道他如今好不好?”顿了顿,又道,“我也想爷爷、舅舅了。”

  秦铮低头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唇角,“你将爷爷藏得倒好,这些日子很多人找他,都找不到。”

  “爷爷年纪大了,我不想他再呕心沥血劳心劳力掺和两国之争这些糟心的事儿。他一生都未曾享福。将谢氏由明处转到暗处,将忠勇侯府不再成为人人盯着的眼中钉肉中刺,让爷爷以云游名义隐退,是我从无名山回京时,就做好的打算。”谢芳华低声道,“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背后有人筹谋推波助澜步步紧逼,才使得皇室和谢氏导致前世那般下场,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保住谢氏,若是皇室太过分,那么,就反了又如何?后来却发现不是这么简单,便也就顺势而为了。”

  “好一个顺势而为呢。”秦铮轻轻抬手,描绘着她的眉眼,“这天下再也找不出一个谢芳华,不但使得皇室和谢氏握手言和,共同对外,还使得南秦江山濒临危难的局势板正到能与北齐平起而坐且还有一战的士气。救算是你姑姑,当年也做不到。这么多年,也只是北齐王的皇后。”

  谢芳华伸手敲他,“就你会夸我,姑姑能让南秦安平了这么多年,我和哥哥长大,能支撑起谢氏,何等不易。她也做到了寻常女子不能做到之事。你拿我跟姑姑比什么?算起来,我也没做什么。你又不是摆设,秦钰又不是摆设。”

  秦铮低笑,点点她额头,“千百载后世,你的名字定然能流传千古,你的事迹也会被史官记下。兴许,比我夸你的还要多。”

  谢芳华失笑,“我还能流传千古?难道不是说我红颜祸水?”

  “爷看哪个史官敢这样记。”秦铮顿时板起脸。

  谢芳华道,“郑孝扬敢。”

  秦铮一噎,“他这样人,秦钰怎么会只让他做一个史官?”

  谢芳华想了想,“也对。”

  “除了他,再没人敢了吧。”秦铮道。

  谢芳华无语地看着他,“千百年后的事儿了,你想这些做什么,就算是红颜祸水,我那时候早化成灰了,听也听不见,谁在乎那些后记传记中的名声?”

  “糊涂的史官,自然见识浅薄,只看到风花雪月的表面。大智的史官,自然能看透这片山河背后,你的关联。”秦铮说着,自己也乐了,“是啊,爷想这些做什么?流芳千古从来都是一句屁话。你我能活一辈子,白首齐眉,也就知足了。”

  谢芳华也笑了起来。

  二人回到了郑孝扬所在的别桩,这短短的路途,谢芳华还是有些累。

  秦铮将她抱下车,抱着进了屋,将她放在床上,柔声说,“你累了,睡一会儿吧,午饭我喊你。”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倚在床头,见她闭上了眼睛,伸手轻轻拍她。

  谢芳华眯了一会儿,小声说,“你这样像是哄孩子。”

  秦铮轻笑,没说话。

  谢芳华嘟囔道,“若是有个孩子,就好了。”

  “睡吧。”秦铮手上的动作轻了些。

  谢芳华又躺了一会儿,脑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拿开秦铮的手,腾地坐起身。

  秦铮一怔,看着她,“怎么了?”

  谢芳华怔愣地看着秦铮,呐呐道,“我忘了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很严重?”秦铮不由得紧张起来。

  谢芳华点点头,好半响,才说,“我这个月的……葵水……好像没来。”

  秦铮一惊,眸光顿时睁大,看着她,见她懵懵怔怔,他低头,掰着手指一算,对她道,“你葵水应该在七日之前来,没来吗?”

  “没有。”谢芳华摇头。

  秦铮瞅着她,神色有些奇异,看着她的小腹,“难道是……”

  谢芳华忽然泄气地又躺回了床上,无力地摇头,“怎么可能?不可能是怀了,在京城府里就受了一次的伤,前两日又在绝命机关里那般折腾,怎么能留得住孩子?兴许这个月太折腾了,葵水会晚些来。”

  秦铮闻言也觉得有道理,紧绷起来的神经也松了,面上的奇异神色也攸地褪去,松了一口气道,“是啊,怎么可能,吓死我了。”

  谢芳华看着他,有些好气,又好笑,“我怀孕,至于吓死你吗?”

  秦铮伸手揉揉眉心,“你如今是个什么身子,自己不清楚吗?怎么能怀孕?没有最好。”

  谢芳华顿时不太高兴,垂下眼睫毛,小声说,“我倒是希望有,我这副身体,这个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好,更不知道能活多久?我们夫妻一体,生死都不在乎,但是爹和娘呢?爷爷和哥哥呢?若是有个孩子,总好过些,当年,爹娘虽然去了,但是留下了我和哥哥,就是爷爷支撑的念想。”

  秦铮抿了抿唇,“王府内还有秦浩,父王绝不了后。至于娘,只能怪她命不好吧,生我这么个儿子。爷爷还有一个孙子,子归兄定然孝顺他。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尽力活着,能活多久是多久,活不过坎,也就罢了。想那些许多,也是无用。”

  谢芳华不言声。

  秦铮顺势躺下,伸手紧攥住她的手,“别不高兴了,你有聚灵石,一时半会儿,我们俩还没不了小命。”

  谢芳华抬起脸,小声说,“你说得对,但是我……一直想要个孩子。”

  秦铮无奈地看着她,摸摸她的头,“若是有缘分,孩子自然会来的。”话落,又拍拍她,“睡吧。”

  谢芳华闭上眼睛,又过半响,轻声说,“秦铮,若是有了孩子,你会是一个好父亲吧。”

  “自然。”秦铮点头。

  谢芳华不再多说。

  秦铮继续拍着她,目光看着她,温柔沉静。

  片刻后,谢芳华睡着了。

  秦铮慢慢地放下手,又在床头倚了片刻,坐起身,放下帷幔,走出了房门。

  他站着门口,看着院外,许久没动。

  侍墨忍不住过来小声问,“小王爷,小姐睡下了吗?您有什么吩咐?”

  秦铮看了侍墨一眼,想了想,抬步向院中走去,示意她跟上来。

  侍墨立即跟上秦铮,走离房门远了些,偷偷打量他的神色,想着小王爷到底有什么事儿。

  秦铮走远了些,站定,对侍墨问,“芳华的葵水什么时候来,你们可否记得准日子?”

  侍墨一怔,想了想,立即道,“小姐的葵水应该在七日前来。”

  秦铮点头,“这就对了,我记着也是这个日子。”

  侍墨一惊,紧张地看着秦铮,“小王爷的意思是小姐她……怀上了?”

  秦铮抿唇,“一般时候,女子葵水,是不是有提前的,也有推后几日的?”

  侍墨点点头,“是这样,若是太累了,折腾住了,或者是伤到了,总会提前或者晚些。”

  秦铮揉揉眉心,“既然这样,罢了,兴许她如今正是这样。”

  侍墨看着秦铮,又向屋内看了一眼,小声说,“小姐没给自己把脉吗?小姐的医术,一探便知。”

  秦铮摇头,“没有,她觉得不可能,睡下了。”

  侍墨想想,也觉得不可能,小声说,“小姐在咱们王府中被金玉兰伤的那次极重,一直在宫中养了数日的伤,吃了无数的好药。前两日,在绝命李家,又伤成了那样,若是有孩子,胎气也早就散了,留不住。应是她身体太疲累,因为伤势的原因,葵水推迟了。”

  秦铮点头,放下手,对她问,“她准备的药都给我用了,如今身上是不是没药了?”

  侍墨颔首,“当时小王爷您危及性命,小姐也顾不得了,只想着救您了,在宫中制的所有的补心血的药,都给您用了。还有那只以前养在裕谦王小孙子体内的小虫子,也让小姐用术法化开了,给您服下了。您才好了。”

  “怪不得将我身上的伤治得痊愈了。”秦铮心绪起伏了片刻,又问,“当初她在宫中制药的方子,如今你可有?”

  “有,小姐当初没力气,都是吩咐奴婢和侍画来做的。”侍墨道,“我一直随身带着,只是可惜,需要的那些药,全都是名贵的好药,京中都没了,出京后,一直赶路,没来得及去搜找。”

  “你现在就将方子给我。”秦铮道。

  侍墨立即拿出一张方子,递给秦铮。

  秦铮看了一眼,道,“去将管家喊来。”

  侍墨眼睛一亮,“听说郑二公子自幼喜好收集奇珍异草,名贵之物,小王爷您的意思是……”

  秦铮点点头,对她摆摆手。

  侍墨立即去了。

  不多时,管家匆匆来到,对秦铮见礼,“小王爷,您找老奴,有何吩咐?”

  秦铮将手中的方子递给他,“你看看,郑孝扬一直以来,收集的奇珍异草里,这些药材,可都有吧?”

  管家接过,看了一眼,点点头,“我家二公子的地库里,有这些。只是……”

  “他的地库,以后就送给我了。”秦铮又伸手拿过药方子,对管家道,“你带路,我过去看看。”话落,又对侍墨道,“你跟来。”

  管家顿时苦下了脸,“小王爷,您要我家二公子的地库,还是等二公子回来吧。”

  “芳华救了他一命,他该知恩图报不是?这方子是给她制作药材的,不用等了。”秦铮摆摆手,“待他回来后,若是不满,只管找我。”

  管家听闻是给小王妃用,想着二公子应该会愿意,哪怕心里心疼,点点头,头前带路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章葵水迟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