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云澜踪迹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来到郑孝扬的地下药库,里面琳琅满目,全是珍贵名贵的奇珍异草。

  每一排,每一列,都好好地收藏着,可见都极其珍视。

  秦铮转了一圈,到是没多贪心,只将药方子递给侍墨,对她道,“你会制对吧?”

  侍墨点头,“小姐交给我方法了,奴婢做得来。”

  秦铮颔首,“那好,你就在这里制吧。”然后对管家吩咐,“你来帮她。”

  管家连连应声。

  秦铮出了地库。

  侍墨和管家留了下来。

  秦铮没回院子,径直又去了李沐清所住的院子。

  侍画迎了出来,给他见礼,“小王爷。”

  “让小橙子来接替你照顾他,你去地库帮侍墨制药。”秦铮吩咐侍画。

  侍画看着秦铮,“小王爷,是给小姐制药?”

  秦铮点头。

  侍画连忙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秦铮没立即走,在李沐清安置的屋中坐了下来。

  小橙子接替了侍画,过来照顾李沐清,见秦铮坐在那里,想着什么,眉目时而紧蹙,时而舒展,他试探地问,“小王爷,您有心事儿?”

  秦铮懒懒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小橙子嘻嘻一笑,“奴才虽然是皇上送给小王妃的人,但以后也是您的人了。奴才保证,只要您不准许,一定不给皇上私下多传口舌。”

  秦铮闲闲地道,“少拍马屁,爷问你,女子葵水一般情况下,推迟多少时日?”

  小橙子一怔。

  “嗯?”秦铮看着他,“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宫里的太监们,对这些,不都是必须晓得的事儿?”

  小橙子呆了一会儿,看着秦铮,“小王爷,您是说小王妃?”

  秦铮给了他一个眼神,“不是她还能是谁?”

  小橙子顿时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回道,“一般也就三四日吧,除非特别的情况,两个月来一次的,也是有的,但那是极少数。”

  秦铮眉头凝起,“两个月来一次?”

  小橙子立即道,“这也是针对那等从来葵水后,身子骨就太弱,葵水一直都不规律,一年也就来几次的人,两个月一次,有时候,三个月一次。需要用药调理,才能正常。”

  秦铮又紧皱起眉头。

  小橙子看着他,想着这位爷什么时候这般的纠葛过?做任何事情,从来就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任何事情,也没让他难断过。不过小王妃的事儿,自然是另说了。他小声道,“小王妃葵水迟来几日了?”

  “七日。”秦铮道。

  “小王妃葵水,一直都准时?”小橙子又问。

  秦铮“嗯”了一声,“从我知道她的葵水之日时,就一直准时,没见推迟过。”

  “难道真是怀上了?”小橙子又惊又喜地道,“小王妃就懂医术啊,小王爷,让小王妃自己把把脉不就知道了?”

  秦铮揉眉心,“她睡下了。”

  “这府中好像也有大夫,要不然,奴才去请来,让他给小王妃把把脉?”小橙子看着秦铮,“算起来,若是小王妃怀上,应该是您出京处理荥阳郑氏之事离开的日子吧?若是按照奴才所知,小王妃十有*是怀上了。当然,小王妃接连受伤,也保不住伤得太重了,影响了葵水……”

  秦铮忽然想起,他离京前那日夜晚,马车绕着京城转了好几圈,他缠着她直到她筋疲力竭。

  那日,他实在是太疯狂了。

  至今想起来,依旧刻骨铭心。

  难道真是那日?

  他脸色奇异地来回变幻着。

  小橙子看着秦铮,又建议道,“奴才听说这别桩内住的大夫医术也是极好,虽然不如小王妃,但是这等喜脉,应该是会诊的。”

  “算了。”秦铮摇头。

  小橙子见秦铮对于谢芳华怀孕之事,虽然心中纠葛,但是喜色少,愁色多,联想到谢芳华的身子骨,他也默默地叹了口气。

  寻常夫人,若是怀孕,这都是大喜事儿。

  可是小王妃如今的身子骨太弱,却不见得是喜事儿了。

  秦铮又在李沐清的房间里坐了片刻,便听到有人来报,“二公子回来了。”

  秦铮听罢后,对小橙子摆手,“去请他到这里来。”

  小橙子立即去了。

  不多时,郑孝扬一身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走进来,小橙子挑开门帘,他探身走进来,一眼便看到了悠闲地坐在椅子前喝茶的秦铮,翻了个白眼,“你可真会享福,累死小爷了。”

  话落,来到近前,夺过秦铮手里的茶,也不管热不热,一口气喝了。

  喝完后,觉得不解渴,又拿起茶壶,仰脖对着嘴灌了起来。

  秦铮看着他,没立即说话,待郑孝扬喝饱,放下茶壶,用袖子抹抹嘴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才道,“回来的倒挺快。”

  郑孝扬瞧着她,见他神色隐隐笼着愁绪,扬眉,“你怎么这副样子?你的小王妃身子骨还不好?”

  秦铮“嗯”了一声,“不是太好。”

  “我府中有好药啊,随便用。”郑孝扬大手一挥。

  秦铮忽然笑了一下,“我已经在用了,你的地库,以后归我了。”

  郑孝扬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忽然咬牙道,“你还真不客气。”

  “这天下间,除了你这里好药全点儿,连皇宫都没什么好药了,客气也不能当药吃。”秦铮道。

  郑孝扬轻哼了一声,“要我的地库也行,不过你可要补偿我。”

  “你这回立了大功,以后,皇上对你自然会器重。我能补偿给你什么。”秦铮闲散地道。

  “那不一样。皇上给的是皇上给的,你给的是你给的。这天下谁人不知道你秦铮若是应了一件事情,天雷轰顶也难不住你。”郑孝扬道,“荥阳郑氏如今已然是西山薄日了。但我还是要这太阳立即就从东方升起来,不想等这一夜几十年的时间。只靠皇上给的,哪里够快?我这一辈子,用上几十年,自己估计也不会强大到跻身京城的贵裔圈子中心,能让荥阳郑氏鼎立于京中贵裔圈子,成为高门府邸之一,不下些功夫怎么行?”

  “你是要我帮你建府?”秦铮问。

  “没错,小王爷真聪明。”郑孝扬翘起二郎腿,看着秦铮道,“荥阳郑氏府宅毁了,那个家,我以后也不回去了,封死算了。京城如今各大府邸,没有荥阳郑氏的跻身之处,皇上给我封个府邸,顶多是以示器重。论中意,怕是比较难,不如小王爷就送我一座府宅。我的要求不多,就在忠勇侯府边上,或者是英亲王府边上,都行。”

  秦铮嗤笑,“你这要求还不高?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的位置是南秦京城的核心之地,周边林立各大世家高门府邸,哪再有地方腾给你?”

  “正因为难,没有,我这不才找你吗?”郑孝扬看着他,“我那一地库的药,遍布天下,都难找到,价值连城,还不值一座府邸?”

  秦铮伸手敲了敲桌面,漫不经心地道,“到京城去,你就不该再称作荥阳郑氏了。”

  郑孝扬挑眉,“荥阳郑氏毁了,就是毁了,置之死地而后生,从里到外都得换,名字自然也就换了。”

  秦铮点点头,“你想改写荥阳郑氏的历史,使得荥阳郑氏光明正大地立于京城各大府邸之中。这背后,无论你付出多少,世人却不见得理解。若是知道你亲手毁了荥阳郑氏,传言也会落下诟病。你如今在京中,还是关在暗牢里的。背后立多少功,却不能拿到明面上给你封功。”

  郑孝扬不言语,点了点头。

  “你要一座比邻忠勇侯府和英亲王府的府邸不难,但还是要皇上赐封,以后你在京城立稳脚跟才光明正大。”秦铮看着他,想了想道,“你总归是要娶金燕的吧?”

  “是啊。”郑孝扬点头。

  “这就好办了。”秦铮道,“既然如此,荥阳郑氏多年的卖国之举,就不要泄露出去,对千古之后,也就不定罪为通敌卖国了,只说是北齐祸乱南秦,绝命李家害的荥阳郑氏,绝命李家才是大罪。反正人都被我杀了。”

  郑孝扬看着他,点头,“如此我更乐意,免得影响我想让郑氏光明正大立于世的发展。”

  “荥阳郑氏遭此大难,皇上对荥阳郑氏府宅被毁也甚是惋惜。”秦铮道,“再加之你要娶金燕,多年来,金燕痴情皇上,众人皆知,皇上虽然不喜金燕,但是对她大婚送上大礼补偿,也是应该。你们大婚之前,因这两件事儿,皇上为你和金燕特选一座极其气派的府宅赐给你们,也不框外,也无人会说什么。”

  “这些面子的事儿,倒都是好办,什么名声和功劳,对外的,说不说,论不论功,小爷也不在乎。铲除自己家的暗桩暗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我也不想要这个功。”郑孝扬摆摆手,“只是这府宅,从哪里来?我就要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左右。”

  秦铮道,“新旧更替,总有人要退出朝局,退出京城,回乡高老。”

  郑孝扬看着他,“我记得,忠勇侯府旁边和英亲王府旁边,都没有告老的人选吧?”

  “你既然非要这个,就不必管了。”秦铮道。

  郑孝扬顿时乐了,对秦铮拱手,“既然如此,就仰仗小王爷了。”

  秦铮不再看他,对小橙子道,“去再沏一壶茶来。”话落,补充,“把这茶具洗干净了。”

  “是,小王爷。”小橙子立即拿着茶具下去了。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这是明显的嫌弃他。不过为了有能鼎立于京城的气派的新府宅,被他嫌弃也就嫌弃了,又少不了一块肉。

  不多时,小橙子又沏来了一壶新茶。

  秦铮喝了一口,对郑孝扬问,“你回来的时候,那边如今是个什么情形?”

  “你是说青云关?”郑孝扬问。

  “嗯。”秦铮点头。

  “据说是乱作一团。”郑孝扬感慨道,“可惜了王老将军,未能安享晚年,却这样死了。”

  “你一路追到凤阳城的东隐寺,除了那送信之人死了,可还发现了别的什么线索?”秦铮看着他。

  郑孝扬也端起茶来,这回慢慢地喝了一口,“你还别说,还真有一件事儿。”

  秦铮看着他。

  郑孝扬压低声音道,“那人是被人杀的,除了死了送信的那人,还有两个和尚。三人死在一起,一间房里,似乎被人一招毙命,而在墙壁上,有一行草书,写着,告诉芳华,我很好。”

  秦铮眯起眼睛,“什么草书?”

  郑孝扬伸手入怀,掏出一块娟帕,递给秦铮,“我已经临摹下来了,就是这样的草书,你看吧。”

  秦铮接过来,看了一眼,抿唇不再言语。

  “是谢云澜的笔迹?”郑孝扬看着秦铮。

  秦铮颔首,放下娟帕,“没错,正是他。”

  郑孝扬欷歔,“那三人看来是他杀的,一朝毙命,身上没什么伤痕,难道是魅术杀人?那他为何不等我去了再走?而是避而不见,留下这草书?”

  “这就不得而知了。”秦铮半响道,“他很好就好,她就放心了。”

  郑孝扬嘎嘎嘴,“哎,情啊爱啊,有一个就好,多了的都是债。幸好本小爷这些年立身清正,没招惹什么桃花。以后就只对我娘子好就行了。我这般样子,也没什么人惦记我,金燕也没什么人惦记她。实在是大好良缘啊。”

  秦铮扫了他一眼,伸手又拿起那临摹的帕子,站起身,对他道,“给你两日假,回府去收尸入葬吧,再搁下去,那些人都臭烂了。”话落,向外走去,在到门口时,补充道,“顺便把绝命李家那些人的尸也安置了。”

  话落,人走出了院外,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题外话------

  要出一趟远门,大约一个礼拜,没办法带电脑,我使出浑身解数,提前赶出了四天的存稿。礼拜一到礼拜四,虽然少了点儿,但是保证是让你们开心哒暖暖哒。所以,这周后面的三天,没有更新哒。提前跟大家说一下,下礼拜一我回来后,正常更新。京门风月进入后期的完结收尾期,大约还有两个来月应该就会完结了。我也进入了疲惫期,趁着这一趟远门,好好放松一下。谢谢亲爱的们谅解,大家在家里要乖乖的哦,么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一章云澜踪迹》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