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真是喜脉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止爪,看着他,目光温温柔柔,声音低低浅浅,“秦铮,真的是喜脉呢。”

  秦铮有些恼了,“谢芳华!”

  谢芳华抬眼看秦铮,他清俊的面上鲜少有这样的表情,他整个人也鲜少有这种状态,她看着,看着,忽然乐了起来。

  秦铮等了片刻,终于忍不佐张地开口问,“怎么样?”

  又过了许久,她慢慢地放下手,眼睛盯着桌面没说话。

  谢芳华把脉的表情一如既往。

  秦铮眼睛立即跟着她的手移了过去。

  过了许久,谢芳华又换了另外一只手。

  秦铮却连呼吸都停了,面部表情紧绷,整个身子,似乎被一根神经线串着,系在了一起。

  谢芳华手按在脉搏上的动作极其的稳,就那样的按着,一动不动,面部的表情是她一贯的沉静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就连细微的表情变动都没有。

  秦铮顿时止装,紧张地盯着她。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立即将手从他手中撤出,按在了自己手腕的脉搏上。

  秦铮叹了口气,“虽然我不是太乐意你这时候有喜,但是”

  谢芳华一时有些呆,看着秦铮,半响没做声。

  秦铮握的手,声音尽量放轻,“我问过小橙子,一般葵水向来准时的女子,若是葵水推迟,十有**,就是怀上了。”话落,他抿了抿唇,又道,“虽然你身子骨极差,身上又受伤,不太可能,但你这般倦睡,没胃口,似乎与有喜了极其相符。”

  谢芳华一怔。

  秦铮曳,“我是说,你兴许,真的是有喜了。”

  谢芳华失笑,“我这副身子,我还能不清楚吗?就是累及了,你吃过饭后,我们出去散散步,转一圈,我也许就有胃口了。”话落,她向外看了一眼道,“这天太闷热,怕是晚上要下雨,所以,才让人觉得没胃口,闷的难受。”

  片刻后,秦铮低声道,“要不然,械,你给自己把把脉吧?”

  谢芳华也看着他。

  秦铮皱眉看着她,不吃不动。

  “你还没吃呢,我没胃口大约是今天睡多了,还没活动,你快吃吧。”谢芳华拿起筷子,给他夹菜。

  秦铮慢慢地放下筷子。

  谢芳华端过来,还没放到嘴边,便放下,曳,“不想喝。”

  秦铮眉头愈发地蹙紧,给她盛了一碗鸡汤。

  谢芳华的确是没什么胃口,秦铮每一样菜都给她夹了一筷子,她挑挑拣拣,只吃了几口。

  秦铮吩咐人端来饭菜,拉着谢芳华坐在桌前,给她夹菜。

  谢芳华只能跟着她下床。

  “没胃口也要吃,从见到你,你就总说没胃口。”秦锃着她下床。

  谢芳华靠着他怀里不动,懒洋洋地道,“没胃口。”

  “你这副身子,还是要多歇息两日,天下就这么大,谁能跑得了?跑得了一日,还能跑一年?”秦铮低头吻了她一下,“起吧,该吃午饭了。”

  “是啊。”谢芳华靠近他怀里,“秦钰送我到平阳城时,交代了李沐清,让他一直跟着我们。如今他这副样子,我们总不能丢下他去漠北,本来害得他如此,我就于心不忍了,总要等他醒来。况且还要等秦钰圣旨对荥阳城来安排,只能再等两日了。”

  “你不是给他诊脉了?还要两日。”秦铮看着她。

  “李沐清还没醒吗?”谢芳华又问。

  “兴许。”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攥着娟帕道,“总归是好消息。”顿了顿,又道,“不过不知道云澜哥哥如今又去了哪里?难道是追着背后人去了青云关?”

  “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事儿,应该是有克制之法。”秦铮道。

  “他身上有焚心之毒啊。”谢芳华叹了口气,“这个他压制不来。”

  秦铮伸手揉揉她脑袋,“他是魅族王室之人,早就会魅术,比你的魅术怕是还要厉害。自然是不用你担心他。”

  谢芳华松了一口气,“看来云澜哥哥真是没事儿,这我就放心了。”

  “郑孝扬到凤阳城东隐寺时,追查到了那送信之人,他死了,与他同时死的还有两个和尚。是被人一招毙命,身上据说没什么痕纪死了。”秦铮道,“这字就写在墙上,他见了,临穆来带回来了。”

  “郑孝扬哪里得到的?”谢芳华问。

  “对,是他。”秦铮点头。

  谢芳华坐起身,纳闷地将娟帕展开,当一看,顿时愣住了,“这是云澜哥哥的笔迹。”

  “你看看就知道了。”秦铮道。

  “这个是什么?”谢芳华接过被他攥成了一团的娟帕问。

  “嗯。”秦铮点头。

  谢芳华立即问,“郑孝扬从凤阳城的东隐寺回来了?这么快?”

  秦铮坐起身,想要伸手去摸他,发觉手里还攥着郑孝扬给的那块娟帕,便顺手递给了谢芳华,“你看看这个,郑孝扬带回来的。”

  谢芳华曳,“不饿,见你睡着,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睡的,就没喊你。”

  “怎么不喊醒我?饿了吗?”秦铮问。

  “有一会儿了。”谢芳华轻声道。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秦锱醒来,睁开眼睛,便见谢芳华看着他,他眨了眨眼睛,倦意懒懒地问,“什么时候醒的?”

  谢芳华醒来时,已经过了响午,她睁开眼睛,见秦铮躺在一旁,在睡着,她不敢乱动,怕弄醒他,便静静地看着他,静静地躺着。

  本来是想等着她醒来,却不知不觉睡着了。

  秦铮回到了院子,谢芳华还没醒来,他便倚在床头,闭目养神。

  他如今能保阳郑氏那些老弱妇孺,能保住根基,已然尽了最大的力气。

  都是同族同宗之人,他心里不太好受,但是比起绝命李家被诛满门,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他心里清楚,即便他不协同配合秦铮和他合作,秦铮也有办帆荥阳郑氏的暗桩都除去,只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他看了片刻,便带着人去处理那些尸首了。

  不过,李沐清在这里对绝命李家的家主和那些人下狠手,倒是令人又添欷歔。

  想起在这里九死一生,如今李沐清把它挖成了这样,竟然觉得畅快。又觉得,绝命李家毁了真好,全族被诛杀都不为过。这等祸害人的机关之术,还是绝了比较好,绝命李家真该杀。

  他踱步来到早先的会客厅前,站在土堆石碓上往下看,那个大坑,是如此的大,他一边看着,又一边唏嘘。

  郑孝扬哪里管别人议论什么,纵马直奔到郑氏府宅,进了府邸,虽然那日亲眼看到谢芳华当时如何让这一府邸的草木便成全部枯竭的,但如今再看,还是觉得后背发凉,心底发冷。

  一时间,众人又换了一种想法,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如今,见到郑孝扬后,又觉得不对,若是荥阳郑氏真有通敌卖国的大罪,那为何没有皇上下旨也如抄绝命李家府刍样对其抄家?还是郑二公子不可能不牵连吧!

  百姓们猜测着,本来早先因为绝命李家被皇上定下了通敌卖国之罪下旨抄家,也认定了和绝命李家联系来往密切的荥阳郑氏也怕是有通敌之罪,荥阳郑氏出了大事儿,死了那么多人,惊动了李大人和絮妃来荥阳城,都是与此有关。

  他这样急匆匆地回来,是因为知道荥阳郑氏出事儿了?

  难道是皇上将他放出来了?

  如今怎么回了荥阳城?

  不是因为逛青楼惹怒了大长公主,被御史台联合弹劾,被皇上关入暗牢了吗?

  郑二公子不是在京城吗?

  百姓们见到郑二公子带着人飞奔进了城,直奔荥阳郑氏府宅,众人都惊讶得睁大眼睛。

  郑孝扬堂而皇之地进了荥阳城。

  他手里有秦铮给的令牌,荥阳城的守卫自然立即对他放行。

  郑孝扬出了院落,出了府,带着一队人马,去了荥阳城。

  小橙子点点头。

  “嗯,自然。”郑孝扬站起身,“你好生照顾他吧,爷就是个劳碌命,还要回府去收拾烂摊子。顺便看看,府宅里被挖了多大的坑。”

  小橙子抽了一下嘴角,“二公子眼光不错,金燕郡主是极好的。”

  郑孝扬又欷歔,“可惜他有那么一个妹妹,实在是拿不出手,否则但分可爱一点儿,也不至于落得个去尼姑庵的下场,携当初也不至于手狠,兴许做他妹夫了。”

  小橙子看了他一眼,“郑二公子说得对,李大人真是令人佩服,那样的绝命机关,李大人亲手挖了多久扒是,奴才当时手都哆嗦的不行,挖不动,他却又快又稳,挖的有劲儿,手都是血泡,都不在乎。”

  郑孝扬欷歔,“用情可真深啊,佩服。”

  小橙子叹了口气道,“听说絮妃被死在了荥阳郑氏府宅的绝命机关下,李大人带着人挖了一日府宅的绝命机关,越挖心越凉,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生了白发了。”

  他对小橙子问,“这真是李沐清吗?他怎么生了白发了?”

  李沐清躺在床上,气色已经被养回了些,没那么苍白了,但是鬓前的两缕白发,却是醒目。

  秦铮走后,郑孝扬又灌了两杯水,没立即走,而是看向床上的李沐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二章真是喜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