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终身为妇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一页

  秦铮闻言挑眉,“叫你师父?”

  谢芳华含笑看着他,理直气壮地说,“所谓,传教授惑解惑也,不是师父是什么?”

  “有一句古语,叫做,一日为师终身为妇。你听过没有?”秦铮说着,从一旁拿过纸笔,在纸上大笔一扫,写了出来。

  谢芳华看着那个大大的“妇”字,几乎笑喷,无语地道,“是这个终身为妇?”

  “你以为呢?”秦铮瞅着她。

  “好吧。”谢芳华笑得眉眼都弯了,“就这个妇吧,甘之如饴。”

  “真乖。”秦铮拽过她,在她唇瓣轻轻啄了一口,又想起了什么,苦下了脸,小声说,“那我以后,是不是不能碰你了?”

  谢芳华眨眨眼睛。

  秦铮难受地道,“如何能忍得?”

  谢芳华又眨眨眼睛。

  秦铮的脸更苦了,“怎么办?”

  谢芳华看着他的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小声说,“前日你那般,也没伤到孩子。嗯……医书上说,一般三个月之后,便没大碍了。可以……嗯,适度而为。”

  秦铮挑眉,“当真?”

  “回头你好好学医书。”谢芳华嗔了他一眼。

  “好。”秦铮点头。

  二人又腻味片刻,谢芳华有些累了,秦铮立即讲过她拖上了床。

  躺在床上,不多时,谢芳华就睡着了。

  看着她的睡颜,秦铮躺在一旁,静静地握着她的手指轻轻搭在手里把玩。

  他们有孩子了呢!

  真的有孩子了呢!

  这么半天了,他依旧觉得回不过神来。

  她这一个月如此的折腾,又是受伤,又是心血枯竭,可是这个孩子竟然完好地待在她身体里,真是不可思议。

  难道这是上天赐给他们的孩子?

  那一日夜晚,在京城,马车围着街道,转了一圈又一圈,他狂热痴缠,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看着她如花娇颜,心都跟着她化进了她的身体里。

  就是那一日,种下的种子。

  他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若是生出来,是像他还是像她?

  他后知后觉地期待心喜起来,从未有一件事情,让他如此的心思百转。

  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啊!

  原来有了孩子,是这样的滋味!

  傍晚时分,谢芳华依旧睡着,没醒来,且睡得十分香甜,嘴角一直隐约带着笑意,她睡着的表情影射着心里因为这个孩子到来让她极其欢喜。

  秦铮去了一趟厨房,交代了一番后,便又赚回来,一直看着谢芳华,看了她半日。觉得怎么也看不够,心情也因为她的欢喜而欢喜起来。每看一会儿,就觉得欢喜随着她心里的欢喜多一分。

  入夜,外面有人前来禀告,“小王爷,皇上的传书到了。”

  秦铮起身,来到窗前,对外伸出手。

  那人将一封书信递给他。

  秦铮展开,只见是三张信笺,都写满了字迹,他轻嗤一声,“从来没见他给爷写这么多的信过。”话落,一张张的信笺看吧,又轻嗤,“真啰嗦。”

  “你在嘀咕什么?”谢芳华醒来,就看见秦铮站在窗前嘀咕,她慢慢地坐起身,轻声问。

  秦铮转回头,“睡醒了?”

  谢芳华点点头,“嗯”了一声,见他手里拿着信笺,猜测道,“秦钰来的信?”

  “天都黒了,眼睛真好使。”秦铮向床前走来。

  谢芳华笑了一下,“你才是眼睛好使,屋里没掌灯就看信。我闻到宫里的墨香了,猜测是他。你早上不是说傍晚时他的信就该来了吗?”

  秦铮来到床前,将信递给她,转身去掌灯。

  谢芳华下了床,秦铮已经掌了灯,她站在灯前,将信看完,失笑,“你说得对,他就是啰嗦。”

  秦铮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没想到,他竟然调轻歌来荥阳城做这一城之主。”谢芳华看罢信后道。

  “轻歌是你的人,瞒不住秦钰。他用人,自然要摸清楚底细。”秦铮道,“而且,郑孝扬是要立足于京城的,而郑孝纯和大老爷、郑公,即便不处置他们,也不会再将他们放回荥阳城来。京中的子弟,大多对于外放都不甚喜,轻歌在京城无根,他文武双全,荥阳城也需要一个有才能之人接下这乱摊子来治理,他外放来荥阳城,最适合也是最好不过。”

  谢芳华点点头,“有道理。”顿了顿,又道,“这么说,不出几日,轻歌就来了?我们就能见到他了。”

  “应该是,秦钰不是说了,尽快让轻歌启程,赶来荥阳城?他若是快马加鞭,后日晚上就能到。”

  谢芳华揉揉眉心,“北齐那边有消息吗?”

  “你是说青岩?”秦铮问。

  “嗯。”谢芳华点头。

  “没有。”秦铮摇头,“不过我估计快了,再等等。”

  谢芳华靠在秦铮怀里,“我饿了。”

  秦铮轻轻点她额头,对外喊,“来人,将饭菜端进来。”

  “是。”有人立即应声去了。

  秦铮柔声说,“等着,这就喂饱你们。”

  谢芳华轻笑,用手去轻轻摸小腹,忽然说,“怎么这一日都不见侍画、侍墨?”

  “在地库里给你制药呢。”秦铮想起来,对她问,“就是你在宫里制药的方子,如今怀孕了,还能用吗?”

  “郑孝扬的地库?”谢芳华问。

  “嗯,给我了。”秦铮点头。

  谢芳华讶异地挑眉,“据说他的地库收集了无数奇珍异草,舍得给你?”话落,又问,“是你霸道地强抢的?”

  “他要求在忠勇侯府或者英亲王府边上要一座府宅。”秦铮道,“用这个换的。”

  谢芳华失笑,“原来是这样。他倒是会要。他的地库无数奇珍异草价值连城,但是忠勇侯府或者英亲王府边上的地段府宅,也不遑多让。他也不算是吃亏。”

  “精明的人能让自己吃亏?”秦铮轻哼一声,“说他做什么。”

  “他不是回来了吗?怎么没见人?”谢芳华问。

  “回荥阳郑氏府宅收尸安葬了。”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不再说郑孝扬,而是回秦铮早先的话,低声道,“那个药方子,是补心血的,都是名贵的好药,对身体没什么危害,若是侍画、侍墨制出来,我三日服一次,应该没什么问题。”顿了顿,又道,“这一个多月,我吃过的药太多了,希望他能健康。”

  “你把脉了不是吗?孩子是健康的,不是吗?”秦铮低声问。

  “如今还诊不出来,只能知道胎体正常。”谢芳华道。

  “多久能诊出来?”秦铮又问。

  “总也要再过两个月。”谢芳华见秦铮有些担忧紧张,她笑着握住他的手,柔声说,“不过我直觉,他是很健康的,别担心。”

  “嗯。”秦铮将她环抱在怀里,吻了吻她的脸。

  有人将饭菜端进来,一一摆在桌案上。

  谢芳华坐下,大约是心情好的原因,胃口也好,秦铮喂她一口她吃一口。

  饭后,秦铮落下筷子,对她好笑,“今日午时你没胃口,不想吃饭,将我吓着了。晚上却又胃口大开,这么能吃。”

  “据说有喜之后,很多事情,都总是变的,你要先适应。”谢芳华笑道。

  秦铮点点头,“据说十月怀胎,甚是辛苦,我适应不怕,就怕你辛苦。”

  “有你在身边,不辛苦。”谢芳华摇头。

  秦铮宠溺地看着他,笑容蔓开。

  谢芳华问,“还没给秦钰回信吧?”

  “这就给他回。”秦铮拿过笔墨信笺,大笔一挥,简短地回了一封信,喊了人来,送走了。

  “青云关王老将军去了,这件事情秦钰知道了吧?信里没提,派什么人接手青云关呢?”谢芳华问。

  “我去信时提了,青云关是南秦的第二道天险屏障,不能仓促定下接任的总兵,先让它乱一乱再说。”秦铮道。

  谢芳华不解,“让它乱一乱?”

  秦铮点头,“王老将军这一支王家的人,都是能文善武善兵法谋略,秉承王老将军治家之风。所谓,虎父无犬子,子侄亦然。先乱一乱,看看他们自己有人能震住青云关的局势吗?若是没人镇得住,朝廷再派人。若是有人镇得住,青云关还用王家的人。”

  “你的意思是趁机考验一下王家的人?”谢芳华问。

  “嗯。”秦铮点头。

  “这样也好。”谢芳华道。

  二人正说着话,侍画、侍墨、小橙子从外面跑进院子,三人跑得急促,动静十分大。

  二人向外看去。

  不多时,三人来到近前,冲进了外堂,来到外间屋门口,隔着帘幕,侍画、侍墨几乎同时开口,“小姐,您有喜了?”

  谢芳华一怔。

  秦铮失笑,“进来吧。”

  侍画、侍墨、小橙子三人立即进了屋。

  秦铮见三人脸上都带着半喜半忧之色,笑道,“爷没外露消息,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奴婢二人刚刚从地库出来,去厨房取吃的,听厨房的厨娘说下午小王爷特意去厨房交代了一番,避开了对胎儿不好的食材。奴婢们就猜到小姐一定是诊了脉,真的有喜了。”侍画道。

  谢芳华轻笑。

  秦铮也微笑,“倒是聪明。”话落,他道,“赏。”

  侍画、侍墨、小橙子三人见二人眉眼含笑,看起来也十分欢喜,顿时忧色褪去,也跟着欢喜起来,齐齐道,“多谢小王爷赏。”

  秦铮转头问谢芳华,“你说,赏他们什么呢?”

  谢芳华好笑地道,“侍画、侍墨到了该嫁人的年纪,就赏给他们一个好夫婿吧。至于小橙子……”

  她话音未落,小橙子立即上前一步,笑嘻嘻地道,“奴才以后就做小王爷和小王妃的管家。您二人走到哪儿带我到哪儿,以后小少爷出生,奴才给他骑着玩。奴才就知足了。”

  秦铮顿时挑眉,“你怎么知道是个小少爷?”

  小橙子眨眨眼睛,看向谢芳华,“难道不是小少爷吗?”

  谢芳华也顿时笑了,瞥了秦铮一眼,心情极好地道,“定然是个小少爷,就允了你了。”

  “多谢小王爷、小王妃的赏。”小橙子欢喜地谢恩。

  侍画、侍墨脸色发红,齐齐摇头,“奴婢们才不要什么夫婿,这个赏不算。”

  谢芳华还没说话,秦铮挑了挑眉,大手一挥,“从爷的身边给你们选两个人给你们。若是你们连爷身边的人都看不上,送出家做姑子去算了。”

  侍画、侍墨一噎。

  谢芳华忍不住伸手捶秦铮,“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话落,她对侍画、侍墨道,“你们不愿要这个,那你们想要什么赏?只管说来。”

  侍画、侍墨偷眼看了秦铮一眼,垂下头,小声说,“奴婢们也不是不愿,只是舍不得小姐。”顿了顿,又细若蚊蝇地道,“只要能跟在小姐身边一辈子,侍候小姐和小王爷,不发配出去,若是……小王爷身边的人,奴婢们也是愿意的。”话落,又小声道,“除了这个,奴婢们跟在小姐身边,什么都不缺的。”

  谢芳华好笑地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应该是还没吃饭,快去吃饭吧。”

  侍画、侍墨脸红地退了出去,羞得都没敢再抬头。

  小橙子确是最高兴的那个,嘻嘻笑着说,“奴才在宫里的时候,在针线房,可学了一手好针线呢。以后没事儿的时候,奴才就给小少爷做小衣服。”话落,也跑了出去。

  谢芳华失笑。

  秦铮伸手拉住她的手,“你刚刚捶我那一下好疼,揉揉。”

  “好,给你揉揉。”谢芳华轻轻给他揉按了两下,挑着眉梢,笑意吟吟地看着他,“还疼吗?”

  “腰不疼了。”秦铮摇头,伸手将她拽到怀里,凑近她耳边,小声说,“可是,今晚上心怕是要疼一晚上了。长夜漫漫,你在身边,如何忍得啊。”

  谢芳华轻笑,仰起脸,看着他,“那……分房睡?”

  秦铮果断地摇头,“不要。”

  第四天的存稿,也是这个礼拜最后一天的存稿。不明白情况的亲,可能没看到前面的题外话,往前翻三章,去看题外话。下礼拜一见亲爱的们,么么么么(* ̄3)(e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四章终身为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