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沐清醒来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只见,有两匹马,当先一人是郑孝扬,另外一人是轻歌。

  三人正说着话,一阵马蹄声从远处而来,不多时,冲进了别桩,马不停蹄,又向这处院子而来。三人止了话,齐齐向外看去。

  谢芳华想起他在荥阳郑氏府宅对绝命李家的人发难之事,心下又生感慨。

  李沐清听罢后点点头,淡淡道,“荥阳郑氏出了个郑孝扬,保住了世家门庭,绝命李家不识时务,没有郑孝扬这样的子孙,只能认这样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李沐清又询问了关于绝命李家之事,秦铮将与对荥阳郑氏和绝命李家的处置简略地说了。

  谢芳华忽然觉得好笑,她心里明白,不止是她愧疚,秦铮也是有些许愧疚的,以后在李沐清的面前,他能让的东西,也就让了,比如呈口舌之快。

  秦铮顿时不说话了。

  李沐清闻言随意地摸了摸那两缕雪白的青丝,看着秦铮。

  “便宜你了。”秦铮又轻哼了一声。

  李沐清轻叹,“这个孩子,也是得天道厚爱,那么险的机关,你身体又多经波折受伤。难为他至今平安无恙。定然是个有福之人。”顿了顿,又道,“我做他干爹,有福气了。”

  谢芳华逐一与他说了。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他,反而对谢芳华询问起何时查出有喜,几个月之事来。

  “勉强将就。”秦铮道。

  李沐清挑眉,“那如今够格了?”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若不是因为你如此,你当我孩子的干爹还不够格呢。”

  谢芳华顿时失笑。

  “既然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话,就更不必说了。”李沐清勾起嘴角,扫了秦铮一眼,慢慢地道,“再说下去,你身边的男人该醋了。”

  谢芳华无奈地笑了,“你何必说这些话来宽慰我?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又不是不知道。”

  李沐清摇头,打断她的话,“你对我不必愧疚,论起深重来,这怎么敌得过秦铮兄为你所做之事。我也是为了我们南秦江山,我右相府几代相爷门第。你怎么能死?”

  谢芳华压制着心中的难受,“你虽然如此说,但我心中还是……”

  李沐清听罢后,云淡风轻地伸手碰了碰额前的两缕白发,随意不在乎地笑了笑,“只要你平安,这两缕头发不算什么。自此后,这也算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了。以后走到哪里,不用我拿出代表身份的令牌,有人就会一眼认出我来。也不是坏事儿,省了许多麻烦。”

  秦铮坐在一旁,没做言语。

  踏入内室后,谢芳华将如何从绝命机关出来,又如何为了隐瞒背后之人,设下了棋局,假死之事,逐一说了。即便已经过了多天,她心中依然有愧。

  他侧过身子,请二人进屋。

  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沐清看着谢芳华如花笑颜,似乎如青莲徐徐绽开,他薄唇动了动,好半响,露出温暖的笑意,“你竟然有喜了。”顿了顿,重重地点了点头,“好。”

  谢芳华露出笑意,十分之温暖,将细雨的微凉一下子都驱散了,她对李沐清道,“这个孩子生下来,你做他的干爹吧。”

  李沐清一怔,又转头看向谢芳华。

  秦铮抿了一下嘴角,对他道,“她怀孕了,不能染上凉气,我们里面说。”

  “是啊,你怎么会轻易的死了呢。”李沐清看向秦铮,对他道,“有你在,她自然会无事的啊。”

  谢芳华心下一酸,上前了一步,对他道,“自然不是梦,我怎么会轻易地死了呢。”

  二人来到门口,秦铮撤了伞,李沐清忽然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伸手揉揉眉心,对二人露出笑意,“原来不是梦。”

  李沐清便静静地看着二人走来。

  二人一起走了过去。

  秦铮面色瞬间舒缓了,点了点头。

  谢芳华偏头看他,他清俊的容颜在蒙蒙细雨中,有些许的紧绷,她心有所感,紧紧地回握了一下他的手,对他露出笑意,“人醒来就好,我们过去吧。”

  秦铮似乎感觉到她心里情绪的波动,用力地握了握她的手。

  这厚重甚至是超越了生命。

  谢芳华眼圈涌上湿润,又压下,心中五味陈杂。这个曾经对她说,不做他的哥哥,却要护着她的男子,一路走来,待她极厚重。

  李沐清额前两缕白发,在微风吹过房檐时,如雪一样的白。

  除了滴滴雨声,四周都静静的。

  隔着蒙蒙烟雨,一个站在屋门口,两个人站在院门口的雨伞下。

  李沐清本来看着天空,在二人刚出现在门口时,似有所感,收回视线,向他们看来。

  秦铮也随着她一起停住了脚步。

  谢芳华忽然停住了脚步。

  来到李沐清所住的院落,便见李沐清倚着门框,站在屋门口,微微仰着头看着外面的天空,蒙蒙细雨落下,他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宁静如这天空下的微雨的气息。

  谢芳华无奈,只得被他罩在伞下,跟着他一起前往李沐清的住处。

  秦铮却随手接过来,撑在她头顶,只道,“走吧。”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摇头,“不用打了吧。”

  秦铮和谢芳华刚踏出房门,侍画便递过来两把伞。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蒙蒙细雨,小橙子没撑伞,衣服上也只落了点点印记。

  二人起身,简单地梳洗,穿戴妥当,出了房门。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慢慢地坐起身,对她道,“我们梳洗一下,现在就过去。”

  谢芳华转头看向秦铮。

  “是,刚刚醒来。”小橙子立即回话。

  谢芳华立即睁开了眼睛,腾地坐起了身,急声问,“你说李沐清醒了?”

  第二日,天色刚亮,小橙子便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禀告,“小王爷、小王妃,李大人醒了。”

  秦铮勾起嘴角,笑容蔓开,偏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记,之后,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似有所感,身子向他怀里靠了靠,将头埋进他的臂弯里,继续熟睡。

  他坐了许久,站起身,走到床前,挑开帷幔,里面的人儿睡的极熟,他轻轻地脱了外衣,慢慢地不弄出动静地躺在了她的身边,将她抱在了怀里。

  他没有道理比他们差。

  他爱的女人,是这样的坚强,他的孩子,是这样的坚强。

  秦铮坐在窗前,看着她,透过帷幔,他目光温柔,几乎要滴出水来。

  她睡的很快,几乎是身体刚躺去床上,便睡着了。

  谢芳华一时无语,又有些好笑,但想着如今已经知道有了孩子,而且这副身子这么差,确实该顾忌克制不该再折腾了。便点点头,将帷幔放下,身子转向里侧,睡了。

  秦铮揉揉眉心,有点儿痛苦地道,“我怕我现在随你上床后乱来,还是你先睡吧,你睡着了,我自然就克制不想乱来了。”

  谢芳华不解。

  秦铮放下茶盏,对她道,“你先睡,你睡着了,我再睡。”

  “那还不快上床睡。”谢芳华催他。

  秦铮道,“困。”

  沐浴后,谢芳华上了床,见秦铮坐在桌前,喝着茶,没打算上床的样子,不由喊他,“你不困吗?”

  回到房间后,秦铮吩咐人抬来温水沐浴。

  谢芳华偏头看了他一眼,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

  大约待了半个时辰,秦铮还是忍不住开口,“回房吧,仔细染了寒气。”

  两个人不说话,默默地看着天空,夜风静静,有些许清凉,不如白日里的燥热。

  只要这样想着,就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他们的孩子。

  把他从小没从英亲王那里得到的东西,都会悉数的给他的儿子。

  他相信,秦铮也会如她一样的。

  她会陪着他,教导他,他可以和他的父亲一样的任性张扬轻狂,这个小生命是这样的来之不易,她会好好的保护他,珍惜他,疼爱他。

  不要像父母一样,丢下她和哥哥,要和秦铮一起,看着他成长,娶妻,生子。

  无论如何,她要活着。

  这个孩子的到来,让她对未来生起憧憬和希望以及斗志。

  以前的时候,她看天,从来都是为了观看星象风云,上一世,她觉得,上天对她不公。如今却觉得上天对她实在太过厚爱,她心里全部都是对上天的感激。

  谢芳华笑着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抬头去看天上的星星。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搂着她腰的手一点儿也没放松。

  秦铮闻言点头,“那好吧,我试着不紧张。”

  谢芳华握住他的手,“我自己会小心的,会把他平安生下来的,你不要太紧张,看着你紧张,我也跟着你紧张。”

  秦铮也无奈,小声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想着你肚子里如今有了孩子,就不由得紧张。爹娘都在京城,爷爷、子归兄都不在身边。你又是这副身子骨,我心里没底。”

  谢芳华无奈地看着她,小声说,“你用不着这么谨慎,如今月份这么浅,你就这样的紧张,以后呢?”

  秦铮自然陪着她,小心翼翼地带着她上了房顶,手一直揽着她的腰,分外小心谨慎。

  谢芳华下午大睡了一觉,晚上自然睡不着了,拉着秦铮,一起上房顶上看星星。

  当日夜,秦铮的书信送往了京城。他自然没对秦钰提谢芳华怀孕之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八十五章沐清醒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