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不爱与爱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两封信写罢,他喊喂养鹰鸟之人,绑在了两只鹰鸟腿上,两只鹰鸟一起向荥阳城飞去。番茄小说网  .>

  按照英亲王妃所叙述,前因后果,逐一清楚地写到了纸上,同时,又复写一份,传给秦铮。

  这是秦钰有史以来,写的最长的一封信。

  回到皇宫后,秦钰提笔,给李沐清写了一封信。

  秦钰应声,出了右相府,回了皇宫。

  英亲王妃点头,“你快去吧,尽快传信给李沐清。如今虽然已经快到中秋了,但天气还是极为炎热,耽搁不得。”

  秦钰从天空收回视线,对她道,“大伯母,你暂且先留在右相府吧,小泉子也留下。但他毕竟行事还欠稳妥。稍后,传出消息,大伯父、永康侯等人便会过来。”

  英亲王妃拍拍他肩膀,摇摇头,“你没做错,你做了身为一个皇上该做的事情。右相也做了身为一个臣子,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他认为这样死得其所,便是心满意足了。皇上不必自责。若你不如此做,若李沐清徇私护亲,他该失望了。”

  秦钰点头,“朕这便回宫去写一封信,鹰鸟传给他,快的话,今日深夜,就能收到。”话落,他叹了口气,望天道,“没想到,右相是因为这样。”顿了顿,又道,“大伯母,朕是否做错了。”

  这时,英亲王妃从里面走出来,对秦钰道,“荥阳城距离这里不算近,李沐清那边,皇上给他亲笔去信吧。希望他能挺得住。”

  “是!”小泉子垂首。

  秦钰在会客厅门口,站了半响,对小泉子吩咐,“你留在这里,帮助右相府,安置右相后事。”顿了顿,又吩咐,“传朕旨意,右相追封相国公,按王公之礼,准备一应葬品礼仪,等待李沐清回京后安葬。◇番茄小说网○◇`q`”

  小泉子立即跟了出来。

  秦钰抿唇,看了死去的右相和哭得伤心至极的右相夫人一眼,抬步出了会客厅。

  英亲王妃不忍间,慢慢地转开了头,用娟帕又擦了擦眼泪。

  她哭倒在地,撕心裂肺。

  她一瞬间,泪如泉涌,哭道,“李延你好狠的心,你就这样一走百了,我们的儿子呢?你就不管了?你扔下给我……沐清他……他身体一向好好的,竟然……竟然落下了心疾……你喜欢她娘,你做成了想做的事儿,随她去了,你的儿子喜欢她,为她落下了心疾……那我呢?我呢?”

  秦钰慢慢地放开了她的手。

  右相夫人见秦钰没有半丝说笑的意思,手中的杯片顿时脱手,摔在了地上。

  秦钰颔首,“没错,心疾,几日前,他以为,芳华死了,大悲之下,落下了心疾。芳华用医术救他,但十年之内,也不能大喜大悲,否则,这心疾将追随一生。痛彻心扉,绞痛如刀割。”

  右相夫人身子猛地颤了颤,无神的眼睛聚焦,偏头看向秦钰,“心疾?”

  秦钰又道,“右相已去,李沐清几日前,落下了心疾之症,往后十年,不能轻易动大怒,不能大喜大悲。您若是也随右相走,不保重身体。那么,您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呢?您就不为他考量了?”

  右相夫人顿时激灵了一下子。

  旁边伸出一只手,秦钰声音温凉,“夫人想想李沐清,他若是一日之间,死了父母,这一辈,会如何?怕是会毁了。”

  英亲王妃大惊,“你做什么?”立即上前来拦她。

  她想着,腾地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酒杯,还有剩余的残余酒液,她仰脖,倒入嘴里,觉得不够,便一把磕碎了被子,拿着半截杯片向脖子上划去。○  番茄小说网  `.>

  她怎么办?

  那她呢?

  怎么能就这样的死了?

  可是,夫妻二十多年,他怎么能就这样的死了?

  不记得了!

  还是从她亲手用自认为悄无声息的手段杀死她的庶子时?

  是从谢英、崔玉婉死后?

  从何时起,他眉目对着她时,不再温润温情,而是淡淡的默默的,看着她。

  曾经……

  曾经,他对她也提笔作画作诗过。

  曾经,他对她也备感关怀过。

  曾经,他对她也温柔含笑过。

  她怔怔地坐着,脑中无数的过往场景逐一显现在脑海中。

  可见,这心已经淡如水。

  她就在这相府后院,与她生活了多年的丈夫,喝毒酒自尽,不是别人逼的,而是他一心想死,可见已然全无念想。连派人喊她来,交代几句话,都不曾。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日,他会这样的死去,连见她最后一面,与她告别,都不曾想。

  一晃这么多年。

  他放手后院,任她施为。

  她便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一双儿女身上,父亲真真正正相敬如宾了。

  那一日,她彻底地明白了,活人争不过死人,他心里的那个女子是崔玉婉,她无论多久,都争不过。他一生都不可能忘掉她,不但忘不掉,还会记得更深。

  她大怒之下,给他扔了,同时扔掉的,还有她多年来的心中期待。

  也就是在那时,他大醉三日,后来又写了那样一首诗。☆□番茄小☆○△说网  w`w`

  新婚之初,她也期待过,他待她,也是敬重,夫妻和睦。本来她以为,总有一日,她会将崔玉婉在他的心里拔出来,可是,几年后,崔玉婉和谢英竟然死了。

  她慢慢地点了点头,心想,石头也能捂热的。

  大婚之日,他挑开她的盖头,洞房花烛夜,对她坦诚说,“既是我的妻子,我会给你作为一个妻子应有的尊重。无论何时,你都会是我的夫人。”

  恰逢那时,父亲得先太皇器重,七皇子登基,需要臂力,李延为七皇子看重,走先太皇路线,迂回周折下,这门亲事儿还是成了。

  父亲无奈之下,寻人说项。

  父母便与他说了他与博陵崔氏女、忠勇侯府世子之间纠葛之事,但她心意已定,那时,崔玉婉已经与谢英定了婚期,他此生无望了,为何不能嫁他?

  她说若不嫁他,便终身不嫁了。

  父母自是不愿。

  她回府后,便改了择婿的人选,与父母提了。

  文雅公子,翩翩风采,一众公子中甚是出众,甚至连一向比他名声高的七皇子和忠勇侯府世子,站在他们身边,他丝毫不逊色。

  至今仍记忆犹新。

  怎样形容当时她看到李延的感觉?

  本来她择中了一人,父母也甚是满意,准备择人说项时,不巧,去玉女河时,遇到了李延。

  她的出身,自然由得她父母宠她,可以自己选个中意的夫君。

  那时,她只是听到了李延传出来的名声,没见过他的人,但她知道父母不会害他,便也就作罢。从名单里逐一的打听,哪家的公子品貌端正,有前途,是托付终身的人选。▽◇番茄☆小说☆网  w-w`w`.`

  她娘说,“李延虽好,但不是良人之选。”

  后来他爹说,“李延不行。”

  他爹娘一怔。

  “那李延呢?他也未婚,怎么没有他?”她笑着问。

  他爹娘笑着点头,“是啊,难道你挑花眼了?不知该怎么选了?”

  犹记得,那一年,她韶华年纪,父母择选亲事儿,在亲事儿的名单上,没见到他的名字,她便开玩笑地对爹娘问,“你们确定这一份名单里,都是京中大好的未婚男儿?”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他给了她右相夫人尊贵的身份,后院任意施为,谋害他的子嗣,这些,他都知道,这些年,只不过是任由她罢了。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尤其是英亲王妃将右相对她、对李沐清、对李如碧,对这三人的交代都有了。

  右相夫人听罢后,呆呆整整地看着右相,一时间,像是失了魂魄。

  这么多的事实,堆积在一块,都借她之口说了出来。

  右相说,何为忠奸?他不算忠臣,忠的不是帝王皇室,忠的是心之所想,也是事实。

  右相说他不是为了南秦皇室帝王,是为了谢英和崔玉婉,敬佩那二人大义,也是事实。

  右相说他一生喜欢崔玉婉,对于右相夫人来说,她既然知道,也不怕再对她说,这是事实。

  她觉得,人都死了,有些事情,有些话,隐瞒的话,反而对他不公。

  话语虽然简略,但叙事却分明,将右相这些年的心里所想,将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将这些年的打算和求死之心,丝毫没隐瞒,一并说了。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怎么会?他怎么会一心求死?”右相夫人的眼圈都红了,盯着英亲王妃,明显情绪激动,“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他明明说要带着我告老还乡的。”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秦钰不说话。

  “他早先还好好的,为什么?”右相夫人闻言,身子晃了晃,看向面前摆着的酒,和李延喝完扔倒在那里的酒杯,眼前发黑,颤声对秦钰问,“皇上,是您赐给了他毒酒?他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何如此?”

  英亲王妃抹了眼角的眼泪,对她道,“李延去了,夫人请保重。”

  她摇晃了半天,转头看向秦钰和英亲王妃。

  右相自然不能回答她了。

  她来到右相身边,一把推开管家,抱住右相,惊骇得嗓音都变样了,“你这是怎么了?”

  这时,右相夫人听到前方的动静,匆匆赶了来,刚要给秦钰请安,便看到了右相,顿时惊得将手里的帕子扔了,扑了过去,“相爷……”

  那边,管家已经哭成一通。

  秦钰抿唇,不再说话,对跪着的太医摆摆手。

  “老臣听说后,便赶紧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太医沉痛地道。

  小泉子立即道,“管家不知道永康侯夫人要生,先跑去了太医院,扑了个空,才转去了永康侯府。”

  太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道,“回皇上,所有太医,都在永康侯府,永康侯夫人要生了。”

  “朕从皇宫都来了,你为何来这么晚?”秦钰问太医。

  管家闻言抬起头,见已经死在桌案前的右相,顿时骇然地爬到他身边,“相爷,相爷……”

  太医大惊。

  秦钰摆摆手,“来晚了,右相已经去了。”

  管家随他身后冲进来,也“噗通”地跪在了地上。

  太医拎着药箱,气喘吁吁跑来,满头大汗,冲进屋后,连忙跪下,“老臣给皇上请安!”

  秦钰松开右相手臂,转身看向外面。

  小泉子也高喊,“皇上,太医来了!”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秦钰手臂紧紧地扣住右相胳膊,薄唇紧紧地抿起,一双眸子也现出沉痛之色。

  右相不再回答,已经没了气息。

  英亲王妃心下哀痛,喊了一声,“李延?”

  秦钰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右相?”

  他说完最后一个尾音,手臂垂下,身子瘫倒在了桌案上。

  右相摇摇头,“老臣累了,早就有此心……”他说着,气力渐渐不支,本来还想说什么,便长话短说道,“老臣此生,有子沐清,是我之幸。万望皇上……以后善待……唯吾所愿……”

  秦钰抿唇看着他,“朕准大伯母之请来你府上,便是不想你如此,既然大伯母说你为了南秦江山,朕也不是昏君,你何必如此?”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有人应声,飞奔而去了。

  秦钰怒道,“来人,去请太医!”

  英亲王妃摇头。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英亲王妃见他来了,大喜,立即急急地道,“皇上,你来了正好,快,救右相,他喝了那杯毒酒。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南秦江山……”

  秦钰来到后,脚步匆匆地冲进了会客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二章不爱与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