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惯会哄人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郑孝扬在宫中陪着秦钰用了膳后,便出了皇宫,直奔大长公主府

  。

  来到大长公主府,守门人一见他来了,恭敬地将他请进回客厅,连忙去禀告大长公主了。

  大长公主早已经得到了郑孝扬随李沐清进京的消息,她怎么也没想到郑孝扬这些日子其实是没在暗牢里关着,而是随着秦铮出去办差了。秦铮是谁?能让他带出去的人,怎么能如表象一样纨绔混账?

  尤其是外面一*的消息传进京,且都是轰动天下的大事儿。荥阳郑氏,绝命李家,青云关王老将军的死……等等,这一连串的事儿,这些时日真是搅动得风云失色。

  郑孝扬在期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还真是不为外人道也。

  像别人打听,也打听不出什么来。

  她前思后想许久,也没想明白,早先在右相府兄代弟娶的那一桩事儿,实在是让她对郑孝扬这混账不看好,她派人喊来金燕,对她问,“你说这郑孝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金燕瞅着她,叹了口气,“娘,这些年,秦铮表哥是怎么回事儿?你可明白?”

  大长公主一怔,“我们在说郑孝扬,与他何干?”

  金燕又叹了口气,“您可有仔细地想想,这郑二公子可与铮表哥有相像的地方?”

  大长公主点头,“都是混账。”

  金燕无奈地道,“可是真如此吗?铮表哥如今在朝中在南秦是什么身份地位?对于南秦江山来说,又有着多大的作用?这些不必女儿说吧!他若是真混账,皇舅舅临终前怎么将地宫令给他不收回?钰表哥与他握手言和,共御外敌,撑起如今内忧外患的南秦江山?”

  大长公主呆了片刻,回过味来,“这倒是。”

  金燕无言地看着大长公主,她娘一辈子,只是皇宫里养大的金丝雀,是名副其实的锦绣公主,在她的心里,江山向来是男人们的事儿,她只做好一个公主该做的就好了。说到底,还是长公主的身份以及公主府这面围墙圈住了她的眼界和思想。

  “这么说郑孝扬也是表面纨绔了?其实是个极有本事的人?”大长公主看着她,“这样说的话,比他那个兄长,郑孝纯要强多了?”

  金燕想起与郑孝扬见那两次面时的情形,刚定下婚约,便被他轻薄了,她心中生起羞恼的情绪,但强行压下,没好气地道,“应该是吧,就算有本事,也不是个好东西,只会欺负人。”

  大长公主一怔。

  金燕自觉失言,她娘好不容易刚对郑孝扬不那么反感了,她这样一说,万一再看他不顺眼,她夹在中间也是作难,便又改了口道,“女儿的意思是,他能得铮表兄青眼相待,得钰表哥器重,就算混账些,也自然比郑孝扬强多了。这些日子,郑孝纯在京中,没看到什么才华和作为。”

  大长公主仔细地看了金燕一眼,轻叹一声,“娘活了这么多年,如今看来,论看人,还是不及你。这样算来,郑孝纯还真不如郑孝扬。京中是个什么地方?优秀的年轻俊杰多了去了,他就算在荥阳郑氏名声甚响,但到了京城,被一众公子的才华品貌也给淹没了,便显得庸碌无为了。”

  “还是没真本事,有真本事的人,便是真金,哪里怕火炼?”金燕道。

  大长公主点头,“说得有理

  。”话落,又道,“听说他昨日歇在了右相府,今日睡得快午时了,进宫见皇上了,不知他见完皇上,是先去郑家在京城的府宅,还是来咱们府宅。”

  金燕看了她娘一眼,说道,“应该是先回郑家府宅吧,毕竟娘您不待见他,他估计怕您再将他赶出去。”

  大长公主瞪眼,“我有那般的凶神恶煞吗?”

  “您忘了您早先是怎么对他的?恨不得吃了他。”金燕看着她道,“当初我拦都拦不住。”

  大长公主嘎嘎嘴,有些后悔,“是我眼拙了,当初也是气疯了,哪里想到他不是那样的人。”话落,她后知后觉地道,“不对,那小子当初是不是下了个套等着我钻?我把他让皇上关进了暗牢,正巧他避开了众人的视线,跟着秦铮出了京城,办事情去了。”

  金燕笑着说,“兴许是这样。”

  大长公主顿时生气道,“这个混账东西,竟敢利用我,他若是来了,看我不……”

  “您如何?”金燕接过她的话。

  大长公主话说到一半,顿时一噎,看着金燕,金燕也看着她,母女二人,对视半响后,大长公主泄气道,“你一心要嫁他,如今看来他还不错,我能将他如何?”金燕顿时乐了,“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心疼女儿,就算他混账,我一心要嫁,您也不会将他如何的。这些日子不是总去钰表哥那里找他讨人吗?”

  大长公主闻言剜了她一眼,“说起这个,我就气,皇上死活不放人,我还以为他又有了什么心思。没想到是交不出人来。”

  “您还指着他能有什么心思呢。”金燕笑了笑,“如今我倒觉得,这样挺好,我没有因为他不喜欢我,不娶我,而因爱生恨,变成李如碧那般的下场。郑孝扬也是个有趣的人,这一辈子,女儿还能待在京城,在看到他的地方看着他成为千古帝王,一世伟业,我便知足了。”

  “你呀。”大长公主点她脑门,“幸好是想开了,娘以前一直怕你想不开。你后来想开了,又担心你自己作践自己。如今郑孝扬既然是个好的,娘就无论如何也不为难他了。等先皇一周年后,就为你们办了喜事儿,我也能彻底放下这心。”

  金燕点点头。

  母女二人正说着话,外面有人来禀告,“大公主,郡主,郑二公子来了。”

  大长公主一愣,立即问,“他是从皇宫里出来后直接来了这里?”

  “应该是吧。早先您让小的打听时,他还是在皇宫的,刚刚来到。”那人道。

  大长公主转头看向金燕,“这么说,他没先去郑家的府宅?”

  “应该是。”金燕点头,“否则便不会这么快来了。”大长公主顿时满意地道,“这孩子到还像话,没因为怕我便不来了。”话落,她走到镜子前整理仪容,对金燕道,“你快去换身衣服和妆容,我们去见他。”

  金燕无言地看着她道,“娘,我这好好的,整理什么仪容?换什么衣服?这衣服是今日新换的呢。”

  “你这是在家里寻常穿的衣服,怎么能见人?”大长公主嗔怪地催促,“快去。”

  金燕摇头,“他邋遢的样子我都看过,我如今好好的,干干净净,还怕他看?娘,您就别多此一举了

  。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什么叫多此一举?你这孩子到底懂不懂?你既然铁心要嫁给他,俗话说,上赶的不是买卖。你这一脸贴过去,他呢?他是否真对你贴过来了?你要抓住他,就要抓牢些才是。”大长公主不满地看着金燕,见她不动,教训道,“还不快去!”

  金燕翻了个白眼,无语半响,才道,“娘,您是不是发热了?”

  “我好好的呢,你少咒我。”大长公主挥手赶她,“快去!别让我跟你急。”

  金燕依旧站着不动。

  大长公主从镜前转回头来,对她横眉怒目。

  金燕在她的目光下,到底败下阵来,无力地道,“好,我这就去,您慢慢打扮吧。”话落,她转身出了房门。

  大长公主见她去了,才收了表情,对镜整理仪容,对身边的人问,“嬷嬷,你说我这次去见郑二公子,是庄重些,让他对我敬畏好些,还是该慈祥些,既往不咎好些?”

  嬷嬷想了想,笑着道,“您是长辈,无论是庄重,还是慈祥,都无碍。他在您面前,也不敢造次。”

  “月前,我对他没鼻子没脸地训怒了一场,他不会记恨我吧?”大长公主担心地问。

  嬷嬷摇头,“这郑二公子看起来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记恨您的,若他记恨您,郡主也不依不是?”

  大长公主点点头。

  金燕出了大长公主所在的正院,自然没按照她娘所说去换什么衣服整理什么仪容,而是径直向会客厅去了。

  来到会客厅,见郑孝扬翘着二郎腿,正在喝茶。

  她隔着珠帘看着他,这厮竟然有一种风流倜傥俊美秀逸的感觉,任她见惯了京城里多少俊秀的年轻的公子,也不影响他的出挑。

  比之上次见,他虽然还是那一副欠揍的神情,但到底又有些不一样了,真是活脱脱的醒目。

  郑孝扬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门口,如今见她来了,顿时乐了,放下茶盏,笑吟吟地看着她,“郡主自己来了呢,公主怎么没来?难道公主不想见我,郡主却对我思之如狂?”

  金燕本来升起的情绪和顺眼被他一下子都给打光了,她一手挑开帘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倒是悠闲自在,怡然自得,不过我提醒你,别太得意忘形,我娘稍后就来,若是看到你这副欠揍的样子,小心将你轰出去。”

  郑孝扬顿时瞪大眼睛,看着她道,“不会吧?我进京后,听说公主几次三番去找皇上要我出来。这显然是认可我这个女婿了啊。难道还没认可?”

  金燕哼了一声,“认可是一回事儿,讨她喜欢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你这副样子,你确定你能讨她喜欢?”

  郑孝扬咳嗽了一声,立马放下了翘着的二郎腿,规规矩矩坐好,端正姿态,看着她问,“这样如何?”

  金燕又哼了一声。

  郑孝扬遂站起身,对她拱手一礼,一本正经地道,“小生这厢给郡主见礼了

  。”

  金燕后退一步,险些被他给寒住,挥挥手,“你拿着这个用来哄我娘吧。”

  “我只问你这样对公主管用吗?”郑孝扬问。

  金燕不想点头,但也不想让她娘厌恶郑孝扬,好不容易架起来的桥梁,若是断了,遭殃的可是她。于是,她勉强地点头,“我娘喜欢像李沐清那样彬彬有礼、翩翩风采、温润温和、行事稳重、待人笑意款款的人。你看着办吧。”

  郑孝扬顿时翻白眼,“既然你娘这么喜欢李沐清,怎么不招他做女婿?”

  金燕剜了他一眼,“招不起。”

  郑孝扬顿时挠头,嘟囔了一句。

  金燕偏头看他,“你说什么?”

  郑孝扬立即上前一步,伸手将她拽进了怀里,凑近她耳边,小声说,“我说,我想你了。这些日子,你可想我?”

  金燕吓了一跳,被他拽进怀里,身上顿时沾染了他的气息,清爽干净,她脸腾地就红了,羞恼道,“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不放,你还没告诉我呢。”郑孝扬无赖地圈着她。

  金燕恼道,“这里是公主府,你少乱来,我娘马上就来了。”

  “这不是还没来吗?你快说,你说了我就放开你。”郑孝扬道。

  金燕又气又急又羞又恼,瞪着他,见他打定主意她不说他就不松手,只恨恨道,“不想,想你做什么!”

  郑孝扬手臂收紧,“你说谎。”

  “我用得着说谎吗?”金燕没好气地道。

  “你既然不想我,我伤心了,伤心之下,哪里还怕公主看见?”郑孝扬不满地道。言外之意,就是,不松手了。

  金燕一时无语,气息不顺,半响,才小声道,“想你好了吧?快放开。”

  “态度不好,这是想的样子吗?”郑孝扬依旧不放手。

  “你要怎样?”金燕怒瞪着她。

  “也不怎么样,想听你好好说。”郑孝扬看着她。

  金燕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说道,“想你了。”

  郑孝扬满意,低头在她脸颊吻了一口,放开她,“真乖。这是奖励。”

  金燕脸上腾地如着了火一般,伸手就去打他。

  郑孝扬抬手轻松地攥住她的手,扬眉笑吟吟地看着她被气得羞红的要烧着了的脸,如火烧云一般,霎时明媚。她本就很美,美貌的名声在京城天下都是有名。这样一来,更是夺目。他不忍再逗她,笑着说,“我听到脚步声了,很多人过来,你娘想必来了,别闹了。”

  到底是谁在闹?

  金燕气得甩开他的手,扭头不理他

  。没见过这样无赖的人。

  郑孝扬见她显然被气够呛,勾勾唇角,笑看了她一眼,托着下巴想了一下,便施施然地向会客厅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金燕见他竟然走了,立即问。

  郑孝扬没答话。

  金燕立即追着他出了房门,见他走得急,在门口处,她一把拽住他的袖子,“你干什么去?”

  郑孝扬回头宠溺地看了她一眼,摸摸她的头,柔声说,“我去迎迎公主而已,你别急,我不走就是了。”

  金燕一愣。

  郑孝扬对她说罢后,转回身,看着前方已经来到的大长公主,彬彬有礼地见礼,“孝扬来给公主赔罪了。”

  大长公主刚来到会客厅门口,恰巧就撞上了这么一幕,在她的眼里,那一双小儿女,男儿俊,女儿美,都俱是出众,十分夺目,让人见了,谁都会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她心里提着的心,还有数日前对郑孝扬看不惯的姿态,顿时都一扫而飞了,暗想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睛。这郑孝扬明明摆摆就是一个出彩的少年公子,比他哥哥郑孝纯,强的可不是一倍两倍的事儿。

  尤其是如今,见女儿这般急急地拽着他,他回转头,温柔宠溺地哄她,她怎么看这么暖心。

  对郑孝扬这个女婿霎时就满意极了。

  她的满意,当时就藏不住地露了出来,笑着摆摆手,“自家人,赔什么罪?”

  “公主您不怪孝扬,是您的肚量大。”郑孝扬拉住已经愣在原地的金燕的手,侧过身子,让开门口,笑得温雅和气,态度谦逊恭敬,“您里面请。”

  大长公主笑着点头,提着裙摆,进了会客厅。

  金燕回过神来,狠狠地拧了郑孝扬一把。

  郑孝扬“咝”地一声,抽了一口冷气,低头瞅了她一眼,又向里面刚走进去的背影看了一眼,笑得温柔不掩饰地道,“都说了我再不走了,燕儿你就别气了,好不好?”

  金燕一时跟不上他的思路。

  郑孝扬拉着她又重新进了会客厅。

  这一番来公主府,大长公主对他的态度那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二人言谈十分相投。

  大长公主看郑孝扬,从谈吐到举止,无一不满意。说到最后,已经是一口一个你这孩子,一口一个孝扬,最后聊了一个时辰,又干脆说道,“你如今住在右相府?不太方便吧?不如就来公主府住下吧。”

  金燕在一旁听着,已经破显无力了,她觉得,以后怕是郑孝扬在她娘面前会比她还得脸。

  ------题外话------

  明天礼拜日有更新!

  明天礼拜日有更新!

  明天礼拜日有更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六章惯会哄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