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认祖归宗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长公主盛意拳拳,到最后郑孝扬都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虽然这准岳母对他改变了态度,待他极好了,但他还是不敢贴过来,万一他本性暴露,那么,这以后他娶个媳妇儿,怕是又有重重波折了。

  他只道,“公主厚爱,孝扬十分乐意来公主府,但一是因为我与郡主虽然订立了婚约,但到底还未大婚,未免对郡主声名有所影响,孝扬还是不适合来公主府暂住;二是因为回京前,小王爷和小王妃再三嘱咐,一定让我看顾好李大人,恐他不好好吃药,万一落下心疾的毛病,就麻烦了。基于这两点,孝扬暂时还在住在右相府吧。”

  郑孝扬说话有水平,先将她的女儿摆在前头,大长公主闻言甚是满意,看郑孝扬又顺眼了几分。于是笑着道,“这倒也有道理,行,那我就不强留你住在这里了。不过如今你回京了,可要时常来府里走动。”

  “这是自然。”郑孝扬又赶紧表态,“孝扬自小无母,以后公主便是孝扬的母亲

  。”

  大长公主为这句话又感动了一下,连连道,“好孩子。今晚就留在这里用了晚膳再回右相府吧。”话落,她站起身,“我这就吩咐人去准备晚膳。”话落,也不等郑孝扬有所回答,连忙出了会客厅,奔厨房去了。

  郑孝扬见大长公主走了,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哄这准岳母,原来竟如此简单?

  枉他来公主府前,还提心吊胆了那么一下下。

  金燕在大长公主去了厨房后,便瞪着郑孝扬,冷笑道,“真没想到,你还有把我娘哄的天花乱坠的本事。小看你了。”

  郑孝扬顿时没了形样地嘻嘻一笑,握住她的手,亲了一口,柔声说,“燕儿,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吗?”

  金燕甩开他的手,“你少恶心我。”

  郑孝扬顿时垮下脸,“难道你对我不甚满意?那你告诉我,我要如何做,你才满意?还让公主把我打出去?”

  金燕一噎。

  说实话,郑孝扬在她娘面前,今日表现是极好的。连她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没想到这个混账东西,哄起人来,真是甜到人的心坎里。

  别说是她娘,换个食古不化的老佛爷,他估计也能哄得他让莲花朵朵开。

  她无言半响,看着他泄气道,“满意极了。”

  郑孝扬闻言大乐。

  金燕也被气笑了,瞪了他一眼,既然决心要嫁给他,便也不与他计较这些了,他能把她娘哄高兴,她也省得烦心。便岔过这边的话头,对他问,“铮表哥和芳华如今是个什么情形?芳华的身子怎样了?可还好?他们如今不回京,准备去哪里?打算什么时候回京?”

  郑孝扬看着她道,“你这么关心他们做什么?”

  金燕瞪眼,“我怎么能不关心?若非芳华当初深夜去丽云庵救我,我没准已经死了。”

  郑孝扬闻言立即道,“他们好着呢。”

  “有多好?”金燕立即追问。

  郑孝扬刚想说有喜了,俩人乐的合不拢嘴什么的,但想到秦铮和谢芳华再三警告他不能透出消息,主要是怕英亲王和英亲王妃得到消息后担心,只能道,“好就是好呗,久别重逢,小别胜新婚,甜腻死个人。”

  金燕顿时咳嗽起来,一双美目瞪着他,“你正经些。”

  郑孝扬摊手,“我说的是实话啊。”

  金燕瞪着他。

  郑孝扬无奈,只能又对她正儿八经地道,“小王妃在绝命李家又受了重伤,身子不太好,小王爷搬光了我这些年珍藏的所有奇珍异草好药,都给她了。他们二人打算去漠北,至于什么时候回京嘛,恐怕要等南秦和北齐打完这一仗,江山稳定了,也不见准。”

  金燕闻言道,“你收藏了多少奇珍异草都被铮表哥给搬走了?”

  “一间地库

  。”郑孝扬道,“论斤算的话,怎么也有个千儿八百斤。”

  金燕欷歔,“芳华的伤这般严重吗?”

  郑孝扬见她紧张,便道,“也不太严重,但是谁嫌弃好药多?搬走了慢慢吃。”

  金燕怀疑地看着他,“是不是有性命危险?”

  “如今没有,以后说不准。”郑孝扬想了想道,“不过,他们两个都是命大的人,本事着呢,阎王爷怕是都不敢收的。死不了,会回京的,放心吧。”

  金燕闻言松了一口气,“铮表哥拿了你那么多好药,这才不追究荥阳郑氏通敌卖国了吗?”

  郑孝扬眨眨眼睛,“你知道?”

  金燕看着他,在心里揣摩了一下,还是实诚说道,“知道一点儿,荥阳郑氏这些年,背后的所作所为,有些可恨。”

  郑孝扬笑着看了她一眼,忽然凑近她道,“你当初答应嫁给我,是不是也打的这个打算。”

  金燕纠正道,“我当初是打算嫁给你哥哥,有此打算,不是对你。”

  郑孝扬眼皮翻了翻,轻柔地拍拍她的脸,身子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慢悠悠地道,“我觉得,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金燕看着他,“什么事情?”

  郑孝扬道,“荥阳郑氏这么多年,是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呢,虽然是荥阳郑氏的子孙,但天生反骨,不太支持荥阳郑氏这么做,于是,进了京城后,便找了秦铮,协助他联手,将自己的家族给毁了。也就是成了如今这样倾覆一旦的荥阳郑氏了。”

  金燕虽然隐约猜到,但到底也只是猜,如今听他亲口说,还是讶异了一下,对他问,“寻常人,都是护着家族,你这是为何?”

  “小爷我不是寻常人啊。”郑孝扬道。

  “说正经的。”金燕看着他。

  郑孝扬散漫地笑了一下,语气却认真,“我想要我的家族,光明正大地立在这个世上,如忠勇侯府,英亲王府一样。而不是汲汲营营,背后做些肮脏龌龊事儿,通敌卖国,千载骂名。”

  金燕听罢,着实被他的想法震了一下,半响没言声。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郑孝扬是这样的想法。

  初见他,邋遢得不成样子,当初郑孝纯一心替弟弟顶罪,在那般情况下,她与其说被迫选了郑孝扬,到不如说只有那一条路可以选择了。并不是真的扒了他的表皮慧眼看中他内在,才要嫁给他。

  后来,在青楼,接触之下,发现他深不可测,到是个人物,她也觉得,自己想为钰表哥做些什么,选了他也不错。

  但是如今,一切和她当初的所思所想所打算相差甚远,几乎没用她做什么,荥阳郑氏的一切问题就已经被铮表哥和他一起解决了。

  她如今和他,婚约定下,母亲也不反对了,以后,就是未婚夫妻了。

  比起曾经,喜欢钰表哥,不得他喜欢,她一直处在浑浑噩噩中,如今,她和郑孝扬相处至今,虽然短短几面,但是纠葛甚深,每一步,她都走得清醒至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

  将来她也许不会爱上他,但至少不会反感厌恶他。

  他看着混账,心底却是光明磊落。

  有这样的丈夫,她金燕这一辈子,当该知足。

  这样想罢,她对郑孝扬道,“你值得人敬佩。”

  郑孝扬顿时高高地挑起眉梢,“哦?”

  金燕看着他道,“男儿大丈夫,头顶天,脚立地,行得正,才坐得端。荥阳郑氏有你这样的子孙,是万幸。有朝一日,任谁谈起,都该敬佩你。”

  郑孝扬看着她,道,“别人敬佩不敬佩我,小爷倒不在乎,你呢?你敬佩我吗?”

  金燕点头,“我自然敬佩你。”

  郑孝扬顿时笑开,又轻柔地拍拍她的脸,“我会好好待你的。”

  金燕脸一红,打开他的手,“少动手动脚的。”

  郑孝扬见她红脸,这次是羞红,而不是气红,心中立即畅快了不少。

  他到没想到,他的姻缘是和她这个京城有名的郡主系在一块,不过,如今感觉也不错。

  一个时辰后,大长公主准备好晚膳,郑孝扬便理所当然地留在大长公主府用了晚膳。

  天黑十分,才从大长公主府出来,回了右相府。

  李沐清这一日,处理了很多事情,天黑十分,才闲下来。

  郑孝扬回来,见到他后,吓了一跳,立即问,“按时吃药了吗?”

  李沐清点点头。

  郑孝扬催促他,“快去歇着吧,剩下的还有什么活,你尽管交给我。”

  李沐清摇摇头,“没有了,只待明日弟弟和妹妹回来,看过父亲,后日便下葬了。”

  “没有了?”郑孝扬看着他,“一大堆事情,你今日都处理完了?”

  李沐清点头。

  郑孝扬欷歔,“你拿自己当铁人吗?怎么这么快?”

  李沐清道,“如今,京中朝局已经稳定了下来,粮草兵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皇上对北齐兴兵,准备得也有了火候。右相府的事情,不能太耽误。后日是吉日,也有吉时,如今天也热,还是将父亲早些安置妥当。所有人才能抽出精力,全力对付北齐。”

  郑孝扬拍拍他肩膀,“你这般为朝廷着想,以后让皇上给你指婚个好媳妇儿。”

  李沐清失笑,抬眼看他,“今日去大长公主府看来情形不错?大长公主没难为你?”

  “那是自然,小爷是谁啊。将公主哄高兴满意了,还是容易的

  。”郑孝扬得意地挑挑眉。

  李沐清笑着对他道,“我去后院看看我娘,哄人也不轻松,你去休息吧。皇上也不会准许你悠闲几日的。”

  郑孝扬眨眨眼睛,看着他,“你都累成这副样子了,还要守灵?”

  李沐清摇头,“不守,我去正院看看我娘,也去休息。”

  郑孝扬这才放心,对他说了一句,“早些休息。”话落,便自己去安置的院子休息了。

  第二日,下午,一辆马车由右相府的护卫护送着进了京城。

  正是李沐清派人去接的绿意和紫儿。

  绿意还算镇定,紫儿一直紧紧地攥着绿意的手,十分的紧张。

  绿意宽慰他,“紫儿别怕,哥哥既然接我们回右相府,自然会护着我们的。你不是一直想哥哥吗?如今见到他,该高兴不是吗?”

  “可是夫人呢?姐姐,你不是说,夫人很厉害吗?不喜欢我们吗?”紫儿问。

  绿意小声说,“夫人是厉害些,但有哥哥在,应该不会不容我们。”话落,她又道,“不喜欢我们没关系,若是我们在右相府待不下去,大不了在回平阳城就是了。”

  紫儿点点头,“姐姐,我会乖乖听话,不给你和哥哥惹麻烦的。”

  “嗯,紫儿乖。”绿意拍拍他的头。

  她当年被哥哥救出右相府,那时也还十多岁的年纪,如今一别右相府,也有多年了。她本来以为这一辈子,都回不去右相府了,再也不会是右相府的小姐了,却没想到,哥哥能将他们光明正大的接回去,而且还重新给了他们光明正大的小姐和二公子的身份。

  时隔多年,她几乎已经不记得夫人长什么样子了。

  但她的威严,她还是记着的。说不害怕是假的,但她却更多的相信,哥哥能护着他们。

  这几日,右相府的公子李沐清为了英亲王府小王妃之死,白了霜发的言论,在天下各处传开了。她听说时,觉得哥哥着实让人心疼。

  她离开右相府这么多年,说真的,没受什么苦,每隔半年,他都会去看她和紫儿。

  他就是他们姐弟的依靠。

  因为没受什么苦,得了哥哥的关爱,所以,她对于当年夫人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如今对于哥哥的亲娘,也生不起恨意。她只是想着,回到右相府,她要看好紫儿,别给哥哥惹麻烦,他白了霜发,如今父亲又去了,他定然是极苦的。

  马车进了城后,直奔右相府。

  来到右相府门口,李沐清已经等在了那里。

  绿意拉着紫儿下了车,看到李沐清,他两侧的白发如雪一般,她愣了一下,霎时红了眼眶,喊了一声,“哥哥。”

  紫儿早已经扑进了李沐清的怀里,喊道,“哥哥,紫儿想你。”

  李沐清露出微笑,面容温暖,摸摸紫儿的头,含笑道,“又长高了不少

  。”话落,对绿意道,“妹妹也越发出挑了。”

  绿意走上前来,话语有些哽,“前几日听说哥哥因为……如今见了,竟真是……”

  李沐清笑着摇头,“无大碍,这是小事儿。”话落,对她道,“娘如今在后院的祠堂等着,你们如今回来了,若是不累,就与我先去灵堂看一眼,然后,再一起过去寻娘,她昨日便与我说了,要将你们过继到她的名下,入李家的族谱。”

  绿意震惊道,“哥哥,夫人他……”

  李沐清温暖地笑笑,“以后你们也要与我一起喊娘了。她对以前甚是愧疚,如今你们回来了,就是回家了,且放心在右相府住着,有什么需要,就对娘说,或者对我说,也是一样。”

  绿意一时说不出话来。

  紫儿年纪虽小,却是听明白了,拽着李沐清的手,仰着脸说,“哥哥,夫人是喜欢我们吗?”

  “对,喜欢你们。”李沐清笑着说,“以后要喊娘。”

  紫儿顿时欢喜,小声说,“哥哥,以后右相府真是紫儿和姐姐的家了吗?”

  李沐清摸摸他的头,“真的是你和姐姐的家了,就是自己的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以淘气吗?”紫儿又问。

  李沐清点头,“可以。”

  “那……我会给哥哥惹麻烦吗?”紫儿又问。

  李沐清笑着道,“惹了麻烦也不怕,有哥哥在的。”

  紫儿顿时抱住李沐清的哥哥,想说什么,虽然又想起了什么,小声说,“哥哥,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父亲了?百姓们都说他是个极好极好极好的人。”

  李沐清面上又染上沉痛,道,“还能看一眼,我这便带你们过去看父亲,他虽然再也不会醒来了,但你们也要记住他的样子。他当不上极好极好极好的人,但是个值得敬佩和尊敬的人。”

  紫儿懂事地点点头。

  李沐清便带着姐弟二人来到灵堂前,打开棺木,见右相。

  右相依旧一如那日李沐清回来所见,姿容定格在那一刻。

  绿意依稀有些印象,跪下磕头,同时忍不住落泪。

  紫儿到底是右相的骨肉,所谓父子血缘,他看到右相时,也哭了。

  一时间,姐弟二人的哭声,使得李沐清的眼眶也跟着又泛起沉痛的酸意。

  待二人哭罢,李沐清便带着姐弟二人去了祠堂,右相夫人按照李沐清所说,等在那里。见了姐弟二人,慈爱和气地叙了两句话,便依照过继的礼仪,将二人过继到了她的名下,又拿出族谱,给二人入了族谱。

  事情很顺利,姐弟二人从进京到入了右相府子嗣族谱,前后不足半个时辰。

  自此后,右相府真真正正地又多了二小姐和二公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九十七章认祖归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