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不必相识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一行人刚踏入城门,有人便着急火燎地来报,“叔公,意安出了天牢,追小王爷和小王妃去了。您看……怎么办?”

  云柏公摆摆手,示意回城。

  那人点头,“还是叔公胸怀宽广。”

  “待把他这些年盘踞在青云关的势力都肃清了,就放他出来,反正,杀了他也没用,反而对不起死去的大哥。谁叫大哥生前最疼他来着。他出来后,若老实规矩,我便留他一命,供他好吃好喝,反正,王家也不缺少米粮养一两个子弟。”云柏公道。

  “如此说了,小王爷没见到他,不对他询问,也合理。小王爷一看就是个眼界高傲之人,眼里轻易容不下人。”那人道,“叔公要管他多久?”

  一行随扈队伍离开青云关,看不见影时,有一人凑近云柏公,对他压低声音道,“看来意安在京城时与小王爷关系不好,否则这小王爷来了这里,不见意安,竟然不曾多问一句。”

  云柏公热情相留,但听闻二人要前往漠北,也知晓北齐大军压境,不好再多留,便送了些珍贵的药材给谢芳华,送二人出了青云关。

  饭后,秦铮和谢芳华启程。

  云柏公问询秦铮和谢芳华昨日睡得可好,二人笑着点头,这一顿饭同样吃得和气。

  早膳间,没有昨日一起用膳的人多,只云柏公和几个看来与他关系亲近的子侄。

  二人梳洗打理妥当,与那人去了大厅。

  这时,有人奉云柏公之命来请二人前去大厅用早膳。

  秦铮颔首。

  谢芳华笑了笑,“既然没性命危险,那便罢了。北齐大军压境,我们不宜多耽搁,赶紧启程吧。这里的事情,不必理会了。”话落,又补充道,“前世,如今想来,犹如镜中花水中月,有些人,不认识,反而最好。有时候,认识了,也是徒惹伤情罢了,不如不识。”

  秦铮摇头,“云柏舅公虽然有些歪心思,但却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况且,如今还在天牢里好好地关着没死掉,证明,有他不能杀的理由。意安回青云关几年了,他在皇祖母身边教导了三年的人,若真是个笨蛋,也丢皇祖母的人,死了也活该。”

  谢芳华看着他,“云柏舅公不会杀他吧?他会不会有性命危险?”

  “嗯。”秦铮点头,看着她,“难道你想救他?”

  谢芳华点头,“这么说来,我们什么也不做,就启程了?”

  “不救!”秦铮摇头,“爷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插手青云关的事务了,更懒得调查他们内部到底怎么个争斗法,这里虽然是王家的枝干,但毕竟也是嫡枝,又毕竟是皇祖母娘家的人,还是让秦钰施为吧。他才是皇帝不是?”秦铮道。

  谢芳华恍然,“那你不救他?”

  “青云关这一支的王家人,虽然子嗣众多,但若说论起才华来,还就属他了。不关起他来,如今的青云关,怎么还能看起来一团乱向,其实是云柏舅公一人做主呢?”秦铮嗤笑一声,“一把年纪了,还争权夺利,贪慕权势,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为何将他关起来?”谢芳华蹙眉。

  秦铮伸手将她拉下床,为她穿戴,同时低声道,“意安看来还是这么笨,竟然在王老将军死的第二日,被云柏舅公关入了青云关的大牢。不过,这样却正好,待咱们离开青云关后,让秦钰直接下一道圣旨算了。”

  谢芳华失笑,“我倒愿意是个臭小子呢,最好别是个姑娘。”

  秦铮只得放开她,盯着她的肚子,有些幽怨地道,“你肚子里的这个,大约是个臭小子,还没出生,便与我做对。”

  谢芳华吃痛,连忙说,“小心伤了孩子。”

  秦铮心中大动,手臂又勒紧。

  谢芳华摇头,“怎么会呢。你对我不知道下了什么蛊惑,除了放不下你,却是谁都可以放下。”

  秦铮伸手将她抱紧,“在你记忆苏醒之初,梦里喊过意安,我当时便觉得,他和谢云澜在你心里,可见都有极重的地位,偏偏我却使劲浑身解术,还让你避之唯恐不及,甚是挫败。我生怕,你醒来后,不是去找谢云澜,就是去找他。撇下我,再不理会了。”

  谢芳华沉默片刻,轻轻地靠在他怀里,“上一世,若说对谁愧疚,一是云澜哥哥,二便是他了。这一世,不见也好。我恢复记忆时,知道有些东西与上一世不一样,彼此不认识,便没再刻意去寻求。这一世,他不认识我,最好不过了。”

  秦铮伸手摸摸她的头,轻声说,“这一世,他只在皇宫待了三年,皇祖母故去后,我便将他打发回青云关了。”话落,他低声说,“这一世,我不想你再见他。”

  谢芳华唇瓣紧紧抿起。

  秦铮点头,“你只知道他是王家的孩子,养在皇祖母身边,却不知道他是王家谁的子嗣。他其实是王老将军的三公子。王老将军镇守青云关,南秦的第二道天险。就算上一世,他代替了你,皇叔识破后,又怎么会杀他?只不过,将他发配去了苦寒之地,一生不得再离开苦寒之地罢了。”

  谢芳华抬眼看他,“没死?”

  秦铮摇头,“上一世,他没死。”

  谢芳华一怔过后,点了点头,“我记得,上一世,他养在太皇太后身边,后来……”她抿唇,“忠勇侯府灭门时,他代替我死了。当初若非是他易容代替了我,云澜哥哥怎么会顺畅地将我救了出去呢。”话落,又低声说,“这一世,却没见过他。”

  秦铮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她。

  谢芳华一怔。

  秦铮看了她一眼,问,“你还记得意安吗?”。

  谢芳华蹙眉,不高兴地说,“你什么时候起喜欢吊着我胃口了?话说一半让人太难受。”

  秦铮利落地穿戴妥当,又拿过衣服,帮谢芳华穿戴,不再接话。

  “嗯?”谢芳华看着他。

  秦铮松开她,伸手去拿衣服,披在了身上,“我又改主意了。”

  谢芳华好笑,伸手推他,“日日被你当孩子哄了。”话落,不再腻歪,问道,“你昨日不是说今日有让我费精力的事情吗?”。

  秦铮低头吻了她一记,柔声说,“乖”。

  谢芳华露出笑意,腻在他怀里,“我那时看时,就想着,除了青楼,还会有哪个女子不知羞去做这等事儿。如今我竟成了那不知羞的人了。”

  秦铮脸又红了红,慢慢地点了点头。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小声说,“舒服吗?”。

  “敢!”秦铮瞪眼。

  谢芳华眨眨眼睛,“不用在你身上,难道用去别人的身上?”

  秦铮顿时被气笑,伸手点她的头,“感情你过目不忘看来的东西,用到爷的身上了。”

  “你忘了醉香楼了吗?我是它的主人。”谢芳华扬起脖子,一本正经地道,“再说,我博览群书,敏而好学,有新鲜的东西,摆在那里,好奇之下,自然要看上一看。”话落,她又咳嗽了一声,“我过目不忘,看过之后,自然……就忘不了了。”

  秦铮顿时竖起眉头,瞪着她,“你怎么会学了这个?”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见他实在求知若渴,便凑近他耳边,小声说,“青楼里的春宫图和市井话本子里学的。”

  秦铮哼了一声,“什么春宫图爷没见过?你这种,哪里有?”

  谢芳华不服气,“我怎么就胡扯了?”

  秦铮伸手敲她脑袋,“胡扯。”

  谢芳华抬眼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的魅惑醉人,想到他早先被她折磨的样子,实在惑人,气顿时消了,笑着嗔了他一眼,“春宫图里学的。”

  秦铮失笑,“你连恩将仇报都用到我身上了?真是好样的。”话落,他住了手,执着地问,“那你告诉我,你怎么会这些手段?”

  谢芳华受不住,气恼地打开他,“伤了孩子,我是见你辛苦,你却对我恩将仇报。”

  秦铮又低头去吻她,手又动了起来。

  谢芳华轻哼一声。

  秦铮伸手缠绕了她耳边一缕青丝纠缠,柔声说,“告诉我,你从哪里学的这些?”

  谢芳华依旧不理她。

  秦铮伸手将她拽进怀里,抱住,“生气了?”

  谢芳华转过身去,气得不理她。

  秦铮扬了扬眉,笑得温柔,“这回扯平了。”

  谢芳华浑身是汗,瞪着一双眉目羞恼地喘息地看着秦铮。

  直到谢芳华求饶,秦铮才放开她。

  衣衫尽解,不着寸缕,除了没到那一步,全身被印上了梅花烙印。

  他的束缚刚解开,便伸手一把将谢芳华拽进了怀里,低头吻住了她,惩罚似的吻使得她几乎要窒息,喘不过气来。

  谢芳华眨眨眼睛,轻轻一挥手,秦铮身上的束缚顿时解了。

  秦铮被气笑,睁开眼睛,扬眉看着她,“既然手都酸疼了,还不放开我?我帮你揉揉。”

  谢芳华吓了一跳,顿时放开了他,瞪着他,“你惯会威胁人,我是舍不得你忍得辛苦,才出此下策,手都酸麻的疼了,你倒好,不但不喜欢,反而还怨我恨我了?没良心。”

  秦铮蓦地又闭上了眼睛,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别仗着你有喜了,便欺负人没够。你若是把我给欺负的狠了,我虽然如今奈何不了你,但都会给你记着。”

  谢芳华去轻吻他的眼睛,小声说,“秦铮,你知道你多美吗?”。

  秦铮瞪着他。

  谢芳华看着他的样子,心中笑意蔓开,这一刻,忽然觉得通身舒畅,以往,没有怀孕前,每次都是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又活来死去,如今也让他尝一尝这种滋味。她娇柔地摇头,“就不一边去。”

  这一回,秦铮受不住地身子颤了颤,睁开眼睛,羞恼道,“你……一边去。”

  谢芳华又移开唇瓣,轻咬他的耳朵,手无意识地在他胸前勾画。

  秦铮依旧没吭声。

  谢芳华轻轻靠近身子,去吻他的唇,柔声问,“不理我了?”

  秦铮闭着眼睛,没吭声。

  谢芳华擦干净了手腕,脸色已经红得如天边的火烧云,布满云霞,躺在他身边,小声说,“可满足了?”

  骤雨初歇,那被捆着的人全身汗水淋漓,容颜如浸了美酒一般甘醇清冽,周身暖香处处。

  半个时辰后,一切的动静停止。

  暗香浮动,雨露盈满,醉人的梅花盛开,铺洒了一室蛊惑春色。

  ……

  后面的话自然又被谢芳华吞入了口中。

  谢芳华这一把火点得太烈,以至于,她的唇刚离开他的唇瓣,他便气息不稳地恼道,“谢芳华,你……你……哪里学来的这种……这种……”

  因被捆着,他却无能无力。

  不多时,果然如谢芳华所料,秦铮整个人都如烧着了一般,浑身燥热难耐。

  谢芳华另一只手立即捂住了他的眼睛。

  秦铮蓦然睁大了眼睛。

  谢芳华叹了一口气,不满地嘀咕,“我是为了你好,怕你届时受不了,普通的丝带绳子可捆不住你,只能动用此法了。你放心,这么点儿魅术,如九牛一毛,伤不到我……”话落,她伸出手,去解秦铮的里衣纽扣,手在他身上游走了一圈,便放在了他大腿根处。

  秦铮依旧瞪着她。

  谢芳华轻轻诱哄,“乖,闭上眼睛。”

  秦铮未说完的话语顿时卡在了喉里,只睁大眼睛,十分恼怒地瞪着他。

  他恼怒指控的话音未落,谢芳华已经俯身,吻住了他。

  秦铮一怔,立即睁开眼睛,怒道,“谢芳华,你竟然敢动用魅术,你……唔……”

  谢芳华刚要抽腰带,忽然想起了什么,手腕轻轻一抬,顿时一缕青烟如丝线一般地缠绕住了秦铮的手腕和脚腕。

  秦铮无奈,又闭上眼睛,将双手递给她,“好吧,你来捆吧。”

  谢芳华绷起脸,“那你听不听话,让不让我捆上?”

  秦铮顿时又睁开眼睛,对她好气又好笑地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谢芳华看着他,想了想,又说,“闭上眼睛好像不够,为了防止你不听话,我要将你的手脚捆上。”

  秦铮闻言只得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执着地说,“你闭上眼睛,否则,我不给你用哪种方法。”

  秦铮盯着她看。

  谢芳华摇摇头,脸微红,“你闭上眼睛。”

  秦铮呼吸一窒,伸手将她的纤腰叩紧,凑近她,轻若呢喃,“什么方法,你先告诉我。”

  谢芳华对他眨眨眼睛,小声说,“就是前日马车里所说的话。”

  秦铮一时跟不上她的思路,“试什么?”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伸手搂住他脖子,与他鼻息相对,“秦铮,有一种方法,你要不要试试。”

  他不由得轻笑,刚睡醒的嗓音低哑,“怎么?真在想去哪里找永驻容颜的药?”

  一眼望处,是一双痴痴地看着他出神的妙目。

  不知过了多久,秦铮忽然睁开了眼睛。

  窗外有些许清晨的微光照进来,透过帷幔,他眉目轮廓俊美如画,真是怎么看这么好看。

  她不忍打扰他,便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她睁开眼睛后,见秦铮依旧在她身边睡着,且十分纯熟。

  第二日,清早,谢芳华便醒了。

  秦铮目光溢满温柔,轻轻吐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似乎察觉出他上床,谢芳华的身子无意识地转了回来,窝进了他的怀里,继续睡去。

  他在窗前站了片刻,转身走回床边,挑开帷幔,上了床榻。

  秦铮看着窗外,夜色浓郁,整个青云关十分静寂,静到几乎无一丝杂陈喧闹。

  小橙子想说什么,但又觉出秦铮语气不明,似乎不想再说,他转身走了。

  秦铮“嗯”了一声。

  小橙子点头,转身走了两步,又折回门口,小声说,“这三公子是否就是曾经在太皇太后身边教养了三年的意安公子?”

  秦铮沉默半响,对他挥手,“你去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继续赶路。”

  小橙子看着他。

  秦铮摇头,“不必了。”

  小橙子点头,小声试探地问,“小王爷,要不然奴才再去试试查明原因?”

  “云柏舅公?”秦铮眸光现出一丝锋利。

  “是王云柏。”小橙子道。

  “谁将他关进大牢的?”秦铮又问。

  “王老将军暴病身亡后的第二日,据说三公子便被关进大牢了。”小橙子道。

  秦铮眯起眼睛,“关了几日了?”

  小橙子摇头,“奴才打探不出来,也没敢大张旗鼓打探,怕闹出太大的动静,惊动了青云关内的人。”

  秦铮“哦?”了一声,挑眉,“为何?”

  不多时,小橙子回来,小声对秦铮禀告,“回小王爷,王老将军的三公子如今被关在青云关的大牢里。”

  小橙子应了一声,按照秦铮的吩咐,前去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章不必相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