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青云意安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一怔。

  秦铮心中似乎有一股郁气,“怪不得前世他和谢云澜联手救出你。这一世……若非刚刚他与我打架,身上泄露出来的与你一样的气息,我竟真不知他是魅族人了。”

  谢芳华眸光动了动,抬眼看秦铮。

  秦铮冷哼一声,“前一世也就罢了,这一世他在京城待了三年,我却不知他竟然不是王老将军的血脉。”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你与他生什么气?”话落,她忽然笑了,“没想到,隔了一世,他还是这个样子。”

  走了一段路后,秦铮忽然伸手,将谢芳华重新地抱进怀里,有些恼地道,“好好的心情,都被他给破坏了。”

  谢芳华也没说话。

  马车上,秦铮进了车内后,便一言不发地靠着车壁坐着。

  关于秦铮和谢芳华的!

  云柏公再未上前去与秦铮搭话,目送着秦铮、谢芳华的队伍离开,他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是这种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小橙子一摆手,队伍继续前行。

  秦铮看着王意安离开的地方,脸色晦暗难辨,半响,挑开帘幕,钻进了马车,沉声吩咐,“继续赶路。”

  云柏公去看,哪里还有王意安的身影?他转回头,去看秦铮。

  他身边有人惊道,“意安……他……他什么意思?就这样走了?”

  云柏公张了张嘴,好半响,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话落,他上了高坡,不知从哪里拽了一根蔓藤,身轻如燕地顺藤而上,转眼便消失了身影。

  王意安头也不回地道,“我在青云关留了多年,是为父亲,在他身边尽了该尽的孝道。他为我挡了一掌,如今我又在大牢里为他渡灵数日。父亲于我,我于父亲,已经算是扯平了。叔父一直怕我夺权,却不知,权势如云烟,我半丝不喜。从今以后,青云关再无王意安。叔父好自为之。”

  云柏公见他不回青云关,立即喊住他,“意安,你要去哪里?”

  秦铮蹙了蹙眉,但没阻止,也没再说话。

  这一次,走的干脆利落,并不是回青云关,而是去往别的方向。

  话落,他便走了。

  王意安这时忽然顿住脚步,转回头来,正看到帘幕晃荡,他看了一眼,便淡淡地对秦铮道,“对于接任青云关,我本就无意,才纵容了叔父将我关入大牢,由得他执权。你和秦钰在我身上就别起什么心思了。无论是秦家,还是王家,都与我无关。”

  秦铮抬手,将谢芳华挑起的帘幕“啪”地打落。

  少年身姿,秀逸挺拔,青翠淡意如天边浮云。

  谢芳华忽然挑开帘幕去看他,只看到他痛快转身的背影。

  他走的干脆利落。

  “我以为你煞费苦心,闹得天下皆知,就连秦钰也搅进来与你争夺,娶的妻子应该是个不一般的。如今看来,还是个怕见人的。而且,礼数教化到是学得规矩。”王意安忽然无趣地道,“既然这样,不看也罢。”话落,他转身走了。

  秦铮一噎。

  “圣人书训?”王意安本来盯着马车,闻言转头看秦铮,“你不是最看不上这个吗?”。

  秦铮勾了勾嘴角,转身对王意安道,“枉你读圣贤书,知礼仪,懂教化。那些圣人书训到你的肚子里都喂狗了不成?哪有你这样当着人家丈夫的面提出看人家妻子的这等无理要求?”

  谢芳华坐在马车内,本来闭目养神,等着秦铮,知道二人打起来时,也耐心地等着秦铮解决,没想到,却等来了秦铮带来了王意安,说要见她。她愣了一下,虽然不解其意,但她却真不想见王意安,便温柔回道,“夫君,这……不方便吧?”

  来到马车前,秦铮咳嗽了一声,脸色难看地柔声道,“华儿,王家的三公子想见见你。”

  云柏公喊了两声,谁也没理他。

  二人想着马车而去。

  王意安点头。

  秦铮认真地看着他,片刻,忽然住了手,对他沉着脸道,“你随爷来,只准看一眼。多看一眼,挖了你的眼睛。”

  王意安摇头,“没什么原因,就是想看看。”

  “原因!”秦铮冷哼一声。

  王意安瞅着他,“就是想看看。”

  秦铮挑起眉梢,看了一眼,忽然压低声音,对王意安问,“你这么执着地要看着我的小王妃做什么?是不是没安好心?”

  王意安仿佛没听见。

  云柏公琢磨了一下,对着王意安大声训斥道,“意安,你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追出来跟小王爷打架了?”

  “那我们怎么办?是去劝架?还是将王意安再拿回大牢?”那人问。

  “自然是真打,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用你说。”云柏公一路追来时,本来有些紧张,如今看到这副情形,顿时松了一口气。

  有人凑近他,小声说,“叔公,依我看,他和小王爷的关系好像极差,竟然动起手来。而且,看样子,是真打。”

  云柏公有些愣地勒住马缰,不解地看着二人,看了片刻,又向左右看了一眼。

  二人打得难解难分。

  云柏公带着人纵马追到时,便看到了这样的王意安和秦铮。

  二人顿时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地过起招来,一个非要过去,一个出手阻止,不让他过去。

  秦铮又出手拦他。

  王意安笑了笑,挥手打开他,抬步走去。

  “不能。”秦铮果断地摇头。

  王意安转头,看着他,“不能看?”

  秦铮伸手拦住他,黑着脸道,“王意安,看我的小王妃,难道不需要跟我恳请吗?”。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我想看看,传言中的忠勇侯府小姐,你的小王妃,是什么样子,让你痴缠到这个地步。”王意安说着,便绕过秦铮,向马车走来。

  秦铮眸光动了一下,“就为这个?看来爷的面子还挺大嘛。”

  王意安看了他一眼,眉目寡淡,连神情都极淡,声音也如他的人一样,静而淡,“听说你带着你的小王妃来了青云关,出来见见你们。”

  秦铮见到他后,恢复一如既往的轻狂张扬,对他挑眉冷笑,“还以为你被自家的大牢关死了,没人救你就出不来了呢。枉费皇祖母三年的教导,给她老人家丢脸。”

  二人在半途中,山坡脚下碰面。

  正在这时,王意安忽然下了山坡。

  秦铮出了车厢后,扬眉打量那面高坡,见那王意安喊了一声后,举目下望。他犹豫了一下,吩咐小橙子、侍画、侍墨等人守好谢芳华,便向那面山坡而去。

  而有些人,相见不如不见,他的生命该绽放在他最该绽放出绚丽的地方,不该浪费给她。

  她的至亲,她所爱的人,还有她腹中的孩子。

  这一刻,她才觉得,自己抛却了前世,不再是一直活在前世的梦中了,而是真真正正,确确实实地重活在了这一世。

  谢芳华眼见帘幕落下,心底有什么压着的一团东西忽然轻轻地散去了,轻得如被风抽走了一般。整个人,蓦地轻松了起来,这是由心底深处,彻底释放的轻松。

  秦铮跳下了车,同时,挥手落下了帘幕。

  谢芳华颔首。

  秦铮张了张嘴,见谢芳华脸色恢复平静,真有不见不识的打算,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怎么能不紧张你?毕竟曾经你睡梦中都喊过他的名字。”话落,他笑着点头,“既然你不想格外生事儿,我也觉得这样最好,那你先在车里待着,我出去见他。”

  谢芳华拦住他的话,对他淡淡地笑了一下,“只是一时间想起了上一世,有些恍惚罢了,你不必紧张。这一世,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最好不过。”话落,她身子向里侧靠去,同时轻声道,“他在喊你呢,又没喊我,你出去见他吧,落下帘幕,这样,他也看不见我了。”

  秦铮吃味地对她道,“你这是什么表情?让爷觉得你对他像是……”

  秦铮搂着她腰的手忽然叩紧,谢芳华才回过神来,移开视线,转头看向秦铮,眼睛从时光的齿轮里拔出来,恢复清明。

  他不是被关进了大牢里吗?

  但是未曾料到,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若非因为王老将军抱病,青云关一团乱向,若非今日来到青云关,秦铮刻意在青云关歇了一日,提到他,她也就觉得,这一世,不再见,不再认识这个人,也是极好的。

  至少她未听闻。

  她从漠北无名山回京,到至今,京城半丝关于他的话题都不曾出现过。

  王意安在京城三年,可是却还是与上一世一样,他离开京城,京城似乎就忘了他。想必,这一世,也是静到了极致的一个人。

  到底是因她改变,还是因秦铮改变,都没那么重要了。

  斗转两世,有些东西,与上一世一样,有些东西,却全然不一样了。

  那时,闭上眼睛之前,她似乎能理解了,王意安兴许对她也是有那一份心的。

  她的情,早给了秦铮,心也早就定给了他。

  她心有秦铮,即便云澜哥哥性命垂危,即便要搭上自己的命,她也不愿与他相好,全这一世的情。

  人一旦爱了,就连生命,都会变得轻若云烟。

  爱他的所有。

  她喜欢秦铮,爱秦铮,爱他的张扬不羁,年少轻狂,爱他的骄傲自满、狂妄无人……

  在寻水涧的那些日子里,她依旧还想不明白,到死时,她却有些想明白了。

  但就是这样的他,反而在谢氏被倾覆时,用自己的命,来换了她的。

  她前世,是个不怎么喜静的人,和这么一个静到极致的人待着,她也有负担。

  寻常出宫这一段路途,她和王意安没什么可交谈的,静默地走完一段路,临到宫门,上了忠勇侯府的马车,与他作别后,她反而会大松一口气。

  有时候,德慈太后与她闲谈完了,便想起他来,笑着让他送她出宫。

  他太过静淡,以至于,时常被人所忘。

  前世,她养在深闺,能与她见面的男子,无非是谢氏的族中子弟以及宫中的子弟,时常,德慈太后会请她进宫,大多时候,与德慈太后闲聊话谈时,便有一人安静地坐在一旁听着。

  她看着王意安,一时有些怔忡,前世有些事情,也随着见到他,滚滚而来。

  有些债,是拿什么东西都还不了的。

  有些时候,她不想自己再背负人命债。

  想起前一世那些事情时,当然也想起过这个名字,但不过须臾之间,她就会庆幸,这一世,忠勇侯府不会被诛九族灭门,王意安也不再京城,不认不识,再好不过。

  被封存着。

  她记不起时,他也在那里。

  这烙印埋在心海深渊。

  两世,这么多年,当初那个静到极致的少年,到底在谢芳华的心里烙上了烙印。

  这便是谢芳华所知道的前世的事情,若非秦铮今日提起,她竟不知道,前世,他是没死的。

  皇帝震怒,传言,下令将他拖出去斩了。

  他协助谢云澜,代死顶替,暗中在皇权和隐卫的天罗地网中,将谢芳华偷梁换柱救了出去。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上一世,他却做了一件轰动了皇室、宗室以及王家的大事儿。

  意安,意安,意在平安。

  这就是王意安。

  他在京城的时候,若不是内宫里的人有时候刻意的提起,就连朝野上下,京城内外,甚至连王家,都会忘了有他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是个极其有才华有天分的人。

  他人虽然静到了极致,但却对于功课,丝毫不会疏忽落下,甚至比别人都做得好。

  二人的任何事情,他都不参与,也在二人的争斗中,毫发无伤。

  尽管,秦铮和秦钰你争我斗,你抢我夺,你谋我算,不可开交。说起来,他算是夹在二人中间的人,可是,偏偏,他有本事把自己成为排除二人之外的存在。

  可是他却有本事安静到别人忽视他的存在。

  尽管,他是王家唯一一个送进宫的孩子,尽管他的身份除了较秦铮和秦钰差些外,在德慈太后身边是一样的被宠爱和对待。

  时光之轴拉回上一世,这位养在德慈太后身边的王家的小公子,自小就被王家送进了宫,他是一个极其安静的孩子,安静到,无论多少人,一群人,或者两个人,若他不出声,就能让人忽视他不存在的地步。

  王意安。

  正是意安。

  她睁开眼睛,循声望去,虽然距离有些远,虽然隔了一世的时光,但高坡上的那个人影,还是被谢芳华一眼就认出了。

  将昏昏欲睡的谢芳华给震醒了。

  这一高喊声有些急,从高坡上传来,十分之清越响亮。

  走了大约三盏茶的功夫,从左侧方,一处高坡上,传来一声高喊,“秦铮。”

  秦铮因被满足,十分之清爽,一大早起来,就春风拂面,见到人都带着三分笑意。如今他自然不困倦,不疲乏,拥着谢芳华,就着好春光,挑着帘幕,欣赏沿途的风景。

  因着早上一番情动,谢芳华为了满足秦铮,着实累了够呛,上了马车后不久,她便靠在秦铮的怀里昏昏欲睡。

  云柏公招手,有人牵来马匹,他翻身上马,带着人向秦铮和谢芳华追去。

  那人点头。

  云柏公冷哼一声,“我便不信小王爷和小王妃急着要去漠北,有这等闲工夫给他做主。”话落,他转回身,看着秦铮和谢芳华离开的方向道,“走,我们追上去看看。”

  那人踌躇,“虽然如此说,但万一他真不管不顾了,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的话,小王爷和小王妃为他做主。叔公,您怎么办?”

  云柏公闻言恼怒,“他讨什么公道?若不是大哥替他挡了一掌,怎么会死?他引来贼人进我青云关。大哥身兼重职,替他死了,他还有脸去讨公道?我将他关进天牢,就是为了让他反省一番。”

  “难道是想让小王爷和小王妃给他讨回公道?”早先跟在云柏公身边的那人猜测。

  “他这是要做什么?”云柏公惊异之下,不解地皱眉。

  那人摇摇头,“侄子也不知,天牢那边传来消息,说他出了天牢,从后关门抄近路,去追小王爷和小王妃了。”

  云柏公大惊,一把抓住那人,立即问,“他是怎么出的天牢?”

  意安竟然出了天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零一章青云意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