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撤离天机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天机阁浅水湾后山的暗道,是在建立天机阁时同步修葺的。

  这一条暗道,除了言宸、谢芳华、陈老三人知道,就连轻歌和天机阁的七星都不知道。

  十分之隐秘。

  暗道是从山底下开凿的,连绵着好几个山头。

  一行人刚进暗道,便听到前山传来声响,不用猜也知道,是那些大批的黑衣人到了。

  暗道里每隔十米,放了一颗写指大的夜明珠,勉强照亮,使得暗道没有那么黑暗。

  暗道修葺的不太精致,地面有山石凹凸不平,秦铮紧紧攥着谢芳华的手,心地护着她。

  谢凤由婢女扶着,谢林溪扶着老侯爷。

  行走了大约两三盏茶,老侯爷开口,“华丫头,这条暗道,通向哪里?”

  谢芳华轻声道,“爷爷,通向前山天机阁枫林对岸的枫叶湖。”

  老侯爷挑眉,“那岂不是我们如今正在向前山走?那些人如今就在前山的枫林外吧?”

  “是。”谢芳华点头,“这是唯一出去的路。”

  “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秦铮道,“玉兆天的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们会绕到他们的身后出去。”话落,她问谢芳华,“我们乘船离开?”

  “嗯。”谢芳华点头。

  陈老此时接过话道,“为防天机阁生变,防患于未然,我和言宸公子、主子商量之下,将一线生机定在了枫叶湖。年有人守在枫叶湖,我们出去后,他会乘船载我们离开。”

  “倒真是绝妙。”秦铮道,“任谁也想不到的绝妙。”

  “当初,我的目的是为了防南秦皇室,没想到,到头来,要防的却是北齐。”谢芳华叹息了一声,“世事难料,没想到玉兆天没死。”

  这时,谢凤忽然开口道,“当年,玉家便设下了计谋,玉兆天假死诬陷南秦。同时,他也避开了身份和旁人的视线,这些年,一直暗中在谋划。有时候,连我也不得不佩服玉家的人。比起南秦王家的械,急流勇退,淡出人们的视线和权利的争锋来说,北齐玉家反而变本加厉,人人以完成家族之志为己任,性情坚韧,世所难极。”

  “姑姑可见过玉兆天?”谢芳华问。

  谢凤点头,“见过。”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谢芳华又问。

  谢凤想了想,道,“性情古怪、行为乖戾,诊思细谋,手段厉害。”

  “我一直不明白,北齐玉家,到底有几个国舅?玉兆天和玉兆宴,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谢芳华问。

  谢凤曳,“我也不大清楚,不过,虽然兄弟二人长得极像,但看起来是两个人。玉兆宴待人温和,从来不与人发脾气,在北齐京城人缘甚好。提起玉兆宴,人人都买他三分薄面⊥算太后和玉贵妃为难我,这些年,他见到我,也恭敬有礼。挑不出错来的一个人。”

  谢芳华点点头,不再说话。

  又走了大约两盏茶的时间,听到头顶上方传来惨叫声和清喝声,显然是在破阵。

  众人都默默不言语,脚步落在地面上走路都刻意地放轻了。

  又走了大约两盏茶的时间,头顶地面上方再无动静,远处隐隐听到破阵砍伐的声音。

  谢芳华压低声音道,“前面再走五百米,应该就到出口了。踏出出口,所有人都立即上船,不要喧嚣。”

  有人应声。

  走了五百步,来到出口,陈老推开机关门,刺眼的白日光顿时透了过来。

  陈老回头看了一眼,谢芳华对他点头,他当先引路,先出了暗道。

  秦铮和谢芳华等人随后走出。

  暗道的出口果然是一片湖水,望不到痉,两边是枫叶林,有枫叶落下,飘到湖里,顾名思义,枫叶湖。

  枫叶湖的边上,停着一排船,每个船头,都有渔夫打扮的人在守着。

  陈老扫了一眼船,对其中一名船夫打扮的人摆手,那船夫意会,对其他船夫一摆手,众人颔首,立即掉好了船头,一字排开。

  陈老立即招呼人上船。

  不多时,众人都上了船,船夫解开绳索,船没有一丝声响地离开了岸边,向远处划去。

  秦铮坐在船篷里,回首看了一眼,对谢芳华道,“这样走,放过玉兆天这些人,太便宜他们了。”

  谢芳华没答话。

  陈老对他道,“絮爷放心,不会便宜任何人的,只要我们离开枫叶湖,他们破了机关,进入天机阁,第一时间,天机阁就会爆炸。他们来的这些人,运气好的话,能存活一半人,运气不好的话,都折在这里,也说不定。”

  秦铮闻言“哈”地一声,笑道,“原来还有后招,这个好。”

  陈老看了谢芳华一眼,对他道,“这是当初言宸公子定下的计策,天机阁毁了,也不能便宜别人。更何况,阁里有很多东西,我们离开时都带不走,若是不毁掉,落在别人手里。我们天机阁的人就会被人知道底细,以后就算生活在这世上,怕也是艰难。”

  秦铮颔首,“言宸的才华,令人佩服,只是可惜,他是玉家的人。”

  陈老闻言不再说话。

  谢凤道,“我见过小国舅几次,玉家的子孙虽然大多都出彩,但是能如他一般模样的人,还是少有。一年前,我便听说他掌控了玉家大部分的势力。玉家的家主对他颇有些不满。”

  “为何不满?因为掌控了玉家的势力?”谢芳华问。

  谢凤曳,“应该不是,似乎是因为他无意回玉家,另外也是因为救我,让太后和玉贵妃,以及玉家人,都引起了不满。”

  谢芳华抿唇,“言宸生于玉家,也有诸多苦楚。”

  谢凤轻叹,“何人在世,没有些苦楚?外人看我们金尊玉贵,锦衣华服,出入仆从前呼后拥,可是我们的迫不得已和辛苦却比寻常人要多上千倍之多。每个人都没办法疡自己的出身。”

  老侯爷此时哼了一声,“出身是没办法疡,但可以疡自己要走的路。”

  “爹这句话倒是极对。”谢凤顿时笑了。

  “南秦和北齐这一仗打起来,北齐王室和玉家会倾力以赴吧,我们南秦皇室和各府也是。”谢芳华幽幽道,“我只是担心言宸,不知道他如今在哪里,境地如何?”

  “应该是在北齐军营,救齐言轻。”秦铮握紧她的手。

  谢芳华闻言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今日,天气极好,湖面上无风无浪,船行驶得十分的顺畅。

  天机阁和那些黑衣人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船大约行驶了一个时辰,老侯爷问,“华丫头,我们去哪里?”

  谢芳华想了想,道,“爷爷、舅舅、林溪哥哥和姑姑回京城吧k京当时也是迫不得已,为了躲避先皇。如今坐在皇位上的人是秦钰了,他不会再为难忠勇侯府。姑姑也多年没回京城了,想必十分想念。”话落,他看向秦铮,见秦铮点头,她又道,“我和秦铮、陈老,我们想办法去找云澜哥哥和意安。”

  老侯爷点点头,“出来这么多日子,我还真想家了。忠勇侯府不会已经长满了荒草吧?”

  “没有,有人在打扫。”谢芳华道,“您、舅舅、林溪哥哥离开后,没人为难下人,忠勇侯府除了冷寂了点儿,倒没荒芜了。”

  老侯爷望向京城方向,“离开时,我想着,兴许以后都不回去了,没想到,忠勇侯府最终却是和皇室握手言和了。这是南秦皇室之幸,是忠勇侯府和谢氏之幸啊。”

  “多亏了华丫头。”崔允道。

  老侯爷曳,“她一个女儿家家的,占不全所有的功劳,是所有人的努力。”

  “爷爷说得极对。”谢芳华点头。

  “回京后,就会见到左相,你怕不怕?”老侯爷转头问谢凤。凤嗔了老侯爷一眼,“爹,我都一把年纪了,年轻的时候都没怕过他,老了还怕什么?当年,我也不算对不起他。只不过是全了忠孝,没全情分罢了。”

  “你既已决定,就守好本心,别再嵌出什么事儿来。否则,不如不回去。”老侯爷道。

  “您女儿我一把年纪的人了,又不是镇不自己的人,换句话说,鬼门关都死过了一圈,我敢大胆的做出惊世骇俗不顾廉耻之举,为他生下孩子。如今见他,也是坦然。”谢凤道,“无论是他,还是王上,我自认没有对不们。”

  老侯爷点点头,“你个死丫头,这些年虽然没在我身边,但是弄出两个杏,帮你藏着捂着,也担足了心。生怕养歪了,不敢娇生惯养,送出去历练,又怕养死了养残了。如今幸亏都还好。”

  谢凤笑了起来。

  谢芳华看着姑姑,由衷地觉得敬佩。天下再没哪个女子,如姑姑一般勇敢,无论是为情,还是为义,无论是为忠,还是为孝。她都做到了。

  爷爷也让人敬佩,白发人送黑发人,她父母死后,姑姑远嫁,他一个人支撑着忠勇侯府,虽然姑姑在北齐,可以他这个作为父亲的,永远是他的依靠。

  谢凤笑着,笑着,伤感起来,“云继来北齐时,我见到了,只是没久呆。轻歌我至今还未见一面。”

  谢芳华道,“如今轻歌受皇上器重,调任荥阳城。你们回京途经荥阳城,就会见到他。”

  “不知他可怪我。”谢凤道。

  谢芳华看着她,“您也是迫不得已,我想他不会怪您的。”

  谢凤叹了口气,“虽然说我没对不起左相和王上,但却对不起这两个孩子,没在我膝下养大≡了不少苦。”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老侯爷鼻子哼哼一声,“担这些心做什么,你给了他们生命,孩子都不是奸恶之徒,就算有些嗔怪,但也该是感恩。”顿了顿,又道,“轻歌那孩子你放心,心里明白着呢。他在京城待了多久?竟然没找左相透露一丝一毫,真是压得啄性,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轻歌说他也去过北齐,远远的见过您。”谢芳华道,“他跟随我去的漠北,在我身边多年,我却也没发现他的身份,若不是为了纠察事情,查到他和言宸,去信问他,我还不知道。”话落,她瞪了老侯爷一眼,“爷爷瞒得才叫严实。”

  “他这身份,轻易外泄不得,少一个人知道,也是为他好,更是为你姑姑好。”老侯爷胡子翘了翘,“我有什么办法。”

  谢芳华想想也是,对谢凤道,“姑姑放心好了,他知道您回南秦了,我问他是否给您梢话。他说自己见了你有什么话自然会说,用不到我传话。”

  谢凤笑了起来,对老侯爷说,“爹,咱们出了这片枫叶湖,就立即动身启程吧,别耽搁了。我想见那孩子了。”

  “行。”老侯爷点头。

  几人就此说定,便打住了话。

  这一片湖虽然不大,但出去后,便与一条河相连,顺流直下。

  大约又行驶了两个时辰,陈老道,“主子,前面溪水畔靠岸就好,那里有两条路。昨日我掐算了一番,咱们若是要寻人,应该去西北方向。便不能再东南走了。而老侯爷回京,要走东南⊥在这里分开就可。”

  谢芳华闻言看向秦铮。

  秦铮点头。

  陈老示意船舶靠岸,不多时,几艘船停下。

  谢芳华扫了一眼众人,对陈老道,“摘迅人与我们一起往西北,其余的天机阁众人,护送爷爷和姑姑、舅舅、林溪哥哥回京吧。”

  陈老点头,当即点了几人,其余人交给了谢林溪。

  谢芳华对谢林溪道,“林溪哥哥,我和哥哥不在京城,爷爷老了,忠勇侯府以后就靠你打理了,你多费些心。”

  “芳华妹妹放心吧。”谢林溪颔首,担忧地看着她嘱咐,“你也要仔细身体,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我们在京城等着你们回京。”

  谢芳华笑着点头,“会的。”

  “铮杏,华丫头这死丫头有些时候,只要她认准一件事情,就是个倔脾气,倔起来,十头驴都拉不回来,你看着她些。若是她不听话,你就只管修理她。”老侯爷对秦铮道。

  秦铮扬唇,“爷爷放心,我会好好的看着她。”

  “在北齐时,听闻因为你们的事情,闹得南秦沸沸扬扬,我就觉得,你们这俩孩子,比我们那一代时候还能闹腾,但因为能闹腾,才错不了姻缘情分。”谢凤对秦铮道,“世间一切事物,都讲求因果缘法,魅族血脉天道规训,总能想到办法的,只要你们坚忍不懈。”

  “多谢姑姑。”秦铮颔首。

  “走吧。”老侯爷摆手。

  一行人在此处分别∠侯爷等人回南秦京城,秦铮和谢芳华、陈老等人转向西北。

  先送走了老侯爷,谢芳华对陈老问,“你说掐算?如何算法?”

  “是魅族的追踪术,但因为没有引子,所以,老朽以观星象,看魅族星云,只能辨出大概方向,不能确定具体位置。大概方向就是在西北。”陈老道。

  “什么是引子?”谢芳华问。

  陈老道,“若是主子想找王意安,因他与你气息相同,真是魅族王室之人的话,你们血脉共通。通过你的血为引,应该能查到他的下落。”

  “我想先见见云澜哥哥呢,可有办法?”谢芳华想先见谢云澜。

  陈老犹豫了一下,“这个怕是要难些,毕竟他与您不是血脉相同。”顿了顿,她又道,“但是以您的身份,若是启动心法追踪术,以我们魅族魅术的通天之能,以心血为引,也不是不能查到他的落脚地。只是”

  “只是什么?”秦铮接过话。

  “虽然主子身体有禁锢之术,但是主子身子状态极差,怕是启动不了追踪术,就算启动了,恐怕冲破了禁锢之术,伤及腹中胎儿。”陈老道,“老朽还是不建议主子启用找云澜公子。”

  “这个不行。”秦铮立即否决了。

  谢芳华伸手摸摸小腹,也觉得不能拿腹中的孩子冒险,便问,“可还有别的办法找云澜哥哥吗?”

  “别的办法”陈老想了想道,“数日前,听说兰长老为了救他而死《长老这些年,一直居宗情花谷。她一直很喜欢情花,死后应该也是希望葬在情花谷。所以”

  “我们可以去情花谷碰碰运气。”谢芳华接过话道。

  陈老点点头。

  题外话

  明天有更新!

  明天有更新!

  明天有更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章撤离天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