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古阵对持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下一页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二人刚站定,便有一人挥剑而来,正是玉兆天,他的身法奇快,一身黑衣,如鬼魅,声音极大,“所有人听我命令,破中门。杀!”

  秦铮和谢芳华走到了青岩身后。

  青岩闻言打起十二分精神,点头。

  “玉兆天不好对付,你怕是应付不过。我们在你身后,若是你应付不过,我们可以出手助你。”秦铮道。

  青岩闻言放下心,“公子,您身上有伤,不宜动武。”

  “还有我。”秦铮道。

  “小王妃?”青岩的剑顿住,惊道,“您怎么进阵来了?”

  青岩见有人来到,刚要出剑,谢芳华已经先他一步道,“是我。”

  谢芳华出奇的镇定,早先在漠北军营闻血即呕,如今进了阵内,却没有半丝想吐的反应。

  血腥味混合着雾气。

  阵外,没有任何动静,但是阵内,却不同,从各个方位传来刀剑的厮杀声。

  阵法是谢芳华自己布置的,再没有人会比她更熟悉迷雾阵,即便里面是浓浓迷雾,面对面的看不见人,但她也能依照自己所布置的方位,准确到了青岩身边。

  谢芳华想着哪里敢扔下你,但没说出来,抽出腰间的袖剑,拉着秦铮,进入了迷雾阵。

  秦铮闻言顿时露出笑意,“这一次你还算乖,没扔下我。”话落,点头。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扣住她的手,“我们一起进阵。”

  “不好说。”秦铮道。

  谢芳华面色冷冷地听着玉兆天的话,想着他料错了,她和秦铮既然要杀他怎么会走?她压低声音对秦铮说,“青岩是不是玉兆天的对手?”

  随着他进去,身后人一窝蜂地涌入了阵中,浓浓迷雾瞬间将他们包裹住了。

  “走!”玉兆天催马,冲进了迷雾中。

  那人立即住了嘴。

  “你若是怕,就在外面等着。”玉兆天眼神冷了冷。

  “国舅爷,三思啊。”一人道。

  玉兆天又道,“所有人,都跟着我,一起进阵。”

  众人都不说话,听着他的命令。

  “你急什么?”玉兆天瞥了他一眼,缓缓道,“这个阵,依我看,没那么精密,无非就是用简单的魅术,引了水雾,来阻挡迷惑我们而已。谢芳华身子一向不好,她能设这个阵,定然已经拼尽了全力。秦铮身上有伤,他们设了这个阵,无非是挡我们不能追他们而已。”

  “国舅,你倒是说句话啊。”那人急道,“可有破阵之法?”

  玉兆天盯着面前的阵,一言不发。

  另一人道,“是啊,国舅,我们的人已经折损了一半,如今折损不起了。早先那二十多人进去,连半丝动静也无,定然是死在阵中了。”

  “既然是十死无生,我们断然不能进去。”一人道。

  那人大惊,“这样说来,我们岂不是被挡在阵外,由得谢芳华逍遥了?”

  玉兆天摇头,“我不知这是什么魅术,但到是想起有这样的一个古阵。叫做九阴九阳阵。据说是传自魅族王室,以魅族王室之人的心血引草木灵气,汇聚成阵。里面有九九八十一关,阴阳为界,犹如鬼门关。进阵之人,十死无生。”

  又一人问,“这是什么魅术?国舅可知道?”

  那人狠厉地道,“可是如今二十多人进去了,里面全然无动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如瞎子一般。总不能就这样等在这里。指不定那二十多人出事儿了。”

  “魅族的术法而已,魅术是妖术吗?若是妖术,你还心心念念要魅族的心法?”玉兆天看向那人。

  “这会不会是妖术?”那人道。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这些人进去后,依旧没传出动静。

  又有十多个人进了阵。

  玉兆天点点头。

  “要不再派几个人进去看看?”那人问玉兆天。

  玉兆天没言语。

  那人等不及了,问道,“怎么回事儿?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他们是不是追下去了?”

  过了足足一盏茶的世家,依旧没动静。

  那十个人进了阵中后,动静便消失了,马蹄声也消失了。

  谢芳华嘴角扯出一丝冷笑,想要魅族心法的,看来是南秦隐山那些没被她和秦铮处理干净的余孽了,和玉兆天合作,背叛南秦皇室,看来也无非是为了魅族的心法。

  有十多个人催马上前,冲进了浓雾里。

  那人闻言倒也听劝,勉强压下心急,对身后挥手。

  玉兆天看了他一眼,“你想要魅族的心法,也不必这么急,小心掉里面,还是让人探探路再说吧。”

  “我去。”那早先说谢芳华作妖的人道。

  他看着前方弥漫的浓浓大雾,道,“谢芳华身体不好,秦铮身上有伤,如今才几日,伤好不了。”话落,他一摆手,“去几个人,前面探探路。”

  玉兆天话落,所有声音都一寂。

  谢芳华想起在南秦时的恩怨,得到秦铮的确认,眼底冷了冷。

  “是他。”秦铮点头。

  谢芳华无声地说,“这是不是玉兆天?”她没听过玉兆天的声音。

  “行了,都别争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

  秦铮脸色冷沉,透过浓雾,听着这些人说话,眼底尽是不屑。

  谢芳华偏头看秦铮。

  你一言我一语,有人冷静,有人话语阴森,却没有听到熟悉的声音。

  ……

  “还是要小心为上,谢芳华心狠手辣,指不定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我们的人在天机阁已经折了一半了,却连她的影子都没见到,如今不能再折了。”一人道。

  又一人道,“我们要抓的就是作妖之人,定然是谢芳华,还怕了她不成?”

  “是啊,国舅,怕是有人在作妖。”一人又道。

  其中一人说,“国舅,今日是晴天,这里起这么大的雾,很奇怪。”

  当先一人勒住马缰,其余人也勒住马缰驻足。

  隔着大雾,对面不见人。

  这时,大批的人马已经来到,卷起一地烟尘。

  谢芳华点点头,就着他的手,乖乖地吃了。

  “你身体里既然有禁锢之术,这点儿药吃了也伤害不到他。”秦铮道。

  谢芳华踌躇,“是要三分毒,我没……”

  秦铮接过瓶子,倒出三粒,递给谢芳华。

  侍画立即走上前,拿出一个玉瓶,“小王爷,药在这里。”

  秦铮握住她的手,对身后问,“她的药呢?”

  谢芳华的手冰凉,脸色有些白,看着他难看的脸,对他柔声说,“以这小小的代价,换玉兆天和他带来的这些人的性命,也是值了。咱们身边就带了这些隐卫,不能全部都折在今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是触动了心血。”秦铮沉着脸看着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谢芳华退后了一步,收了手,对秦铮说,“你看,我毫发未伤吧?”

  不过须臾之间,水雾便漫过了谢芳华所布置的阵,顿时,浓浓大雾罩起,青岩和近二百隐卫全部都消失了身影。看不到了。

  谢芳华见人都站好,她挥手,从掌心飘出一缕轻线,射向河边的水中,须臾,不见她作何动作,河面上由她那一缕丝线的入水点霎时升起雾来。不多时,雾从河边漫了过来。

  “是。”青岩一挥手,隐卫们立即按照谢芳华所说,站去了方位。

  谢芳华指挥着她们将这些东西按照方位摆好,之后,她挥手,对青岩吩咐,“这八个方位,每个方位,站去二十人。另外中间的方位,你亲自带三十人站去中间。只要有人进来,杀。”

  青岩此时已经带着人带回了九块巨石,有人已经砍好了九根端木。

  顾不得与他再说,她将九根染了她鲜血的断钗摆放在九个位置,八个方位和一个中位。

  “知道了。”谢芳华点头。

  秦铮伸出的手又撤了回来,沉着脸看着她,警告说,“你刚刚答应过我的,若是伤了自己,我给你好看。”

  “你乖乖站在那里,别动。”谢芳华低喝了一句。

  秦铮紧张地盯着她,看她咬破手指,流出血,忍不住想要阻止她。

  谢芳华拔掉头上的发钗,伸手劈成九段,又咬破中指,将血在每段发钗滴了一滴。

  找端木容易,巨石就难些,要去两旁山上,不过幸好还有时间,前方的人马听着距离还有两里地左右。

  青岩应声,立即去了。

  谢芳华连忙吩咐青岩,“劈九根断木,再挪九块巨石。”

  “你要干什么?让青岩来。”秦铮立即阻止。

  谢芳华翻身下马,抽出袖剑。

  二人说话间,已经这回了三里地,回到了船舶靠岸时所在的地方。

  “好吧。”秦铮困难地点头。

  “稍后,你在一旁看着我,我一定不会乱来。而且时间有限,也由不得我乱来。我记得前方我们停船之处草木茂盛,且有水源,正适合我布阵,事半功倍。”谢芳华话落,见秦铮还是不说话,不太赞同,她柔声说,“我听到前方马蹄声了,别再想了。”

  秦铮抿唇。

  “你若是没有受伤,我若是身体很好,我们自然不怕他,不用想借外力,可是如今不同往日。你不能再伤上加伤了。”谢芳华道,“你相信我。”

  “那也不行。”秦铮摇头,“我们这样拦住他,虽然人数有些差距,但也未必怕了他。”

  谢芳华摇头,“你放心,我可以将古阵稍作改动,定然不会伤了自己和孩子。”

  “这个阵我知道,据说是传自魅族王室,用心血引草木灵气,汇聚成阵。里面有九九八十一关,阴阳为界,犹如鬼门关。”秦铮道,“这样说来,极其损耗心血。”

  “为何不行?”谢芳华回头看他。

  秦铮摇头,“不行。”

  谢芳华点头。

  “你说的是九阳九阴阵?古老的阵法?传自魅族?”秦铮蹙眉。

  “上一次,娘出京追我,我布置了迷雾阵,打算这一次也给玉兆天用一用。”谢芳华道,“就算对他起不到大的作用,但我们也能趁机杀了他。”

  秦铮低声问,“你可有对付玉兆天的对策?”

  谢芳华轻轻了哼了一声。

  秦铮一时也笑弯了眉目,“好,看你心情,我随时恭候。”

  谢芳华想起那一次,脸顿时红了,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这个也要看我心情。”

  秦铮忽然凑近她,低头在她耳边道,“不过闺阁床笫之间可以除外。”

  谢芳华点头,“好。”

  “嗯,我是该检讨自己。是我不对,下次我不这样了,但没经过我允许,你也不能再利用这个破东西捆我。”秦铮道。

  “你扔下我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处理的毛病也不好。”谢芳华虽然有些气,但此时也消了。

  秦铮低头哄她,“好了,别生气了,我都气消了,你也不该生气了。你动不动就捆绑我这个毛病,的确不好。”

  谢芳华一时无语。

  秦铮哼了一声,“我总不能同自己的媳妇儿真生气吧?”

  谢芳华闻言顿时被气笑了,“你这气消的可真够快。”

  “气消了。”秦铮道。

  谢芳华心里有气,恼怒,“你不是对我生气吗?还上我的马做什么?”

  秦铮刚走即便,便见谢芳华骑马而来,侧身而过,马要超过他,他飞身而起,上了马,将她抱在了怀里。

  谢芳华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驾”了一声,身下的马匹立即向原路折回去。

  那人立即将马匹给了她。

  谢芳华还坐在车上,见秦铮气冲冲而去,她皱了皱眉,也跳下了车,对一旁一人说,“将马给我。”

  青岩看了谢芳华一眼,立即应“是”。

  秦铮能动了之后,恼怒地跳下车,不理她,沉着脸对青岩吩咐,“走。折回去。”

  谢芳华闻言放开了秦铮。

  陈老这时开口,“主子和小王爷既然彼此都不放心,不妨一起去。”

  秦铮一噎。

  谢芳华吓了一跳,顿时委屈,“那你将我扔在这里,自己去我就能放心吗?”

  秦铮眼睛冒火,“你敢自己去试试,我现在就自断经脉。”

  “你的伤势刚刚愈合,不能乱动,你放心,对付玉兆天,我有办法,不会伤到自己,我向你保证。”谢芳华道。

  秦铮刚要反驳,谢芳华忽然挥手,一缕丝线将他缠住,他顿时不能动弹了,顿时恼怒,“谢芳华,你这是干什么?”

  青岩看向秦铮。

  “不行,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要去也是我去。”谢芳华断然道,“青岩,你随我去。”

  “够了。”秦铮偏头看向谢芳华,“你等在这里,我折回去迎迎玉兆天。”

  “三百隐卫。”青岩道。

  秦铮又问青岩,“我们有多少人?”

  “是。”青岩一摆手,有人立即去了。

  秦铮点头,眼睛眯了眯,冷笑,“那我们就会会玉兆天,他有命追来,我看他是否还有命活着回去。”话落,他对青岩命令,“派人立刻前去抹平爷爷他们离开的踪迹。”

  谢芳华转向秦铮,“万一这一次不是冲着我们而来,反而是冲着姑姑呢?我们不能再这里等着他们追来,不能让他们去追杀爷爷和姑姑。”

  “不足五里。”青岩道。

  “看来如陈老所料,只折损了他一半人。这么快就追来,可见是发现了我们离开的路径。”谢芳华道,“如今他们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人不少,应该有千人的半数之多。”青岩道。

  “有多少人?”秦铮问。

  “既然追来,应该是没有。”青岩道,“属下察觉是他的气息踪迹。”

  秦铮“哦”了一声,挑开帘子,挑眉,“天机阁的机关爆炸没杀死他?”

  二人刚上了马车不久,青岩禀告,“公子,玉兆天带着一批人,像是追来了。”

  走了大约三里地左右,陈老派人安排的马车等在山路处,秦铮和谢芳华上了马车。

  一行人向雪城以北的方向而去。

  陈老点点头。

  “那就先去情花谷。”秦铮道。

  陈老摇摇头,“情花谷坐落在雪城之北的山环内,既不属于南秦,也不属于北齐。”

  秦铮对陈老问,“情花谷可在北齐境内?”

  谢芳华看向秦铮。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一章古阵对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