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哭的伤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收拾妥当,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宫。

  春兰点头。

  “罢了,我先进宫去看看吧,估计太后那里乱作一团了。”英亲王妃道。

  “应该还得几日,在路上呢。”春兰道。

  英亲王妃问,“老侯爷什么时候进京?打听了吗?”。

  “去左相府了。燕小侯爷和崔大人都走了有些日子了,可是据说传回消息,途中接连出状况,总是有人为难,小侯爷气的哇哇叫,找左相商议,看看有什么人背后捣乱。毕竟是援军,这样托着赶不到漠北,对南秦不利。”春兰道,“早上王爷与您说这个事情来着,您想着小王爷和小王妃的事儿,没用心听。”

  “这样的话,就不好办了。”英亲王妃揉揉额头,问,“王爷呢?”

  的。”春兰道。

  英亲王妃摇头,“这个倒不打紧,天下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儿,兄妹异娶异嫁虽然少,也有。只是怜儿喜欢墨含,那墨含喜欢不喜欢怜儿?”

  “兴许是在外待久了,对谢侯爷生起感情了。这几个月,一直是谢侯爷照看郡主。”春兰道,“只是,这……若是谢侯爷和郡主,若是在一起,不太好吧,岂不是乱了。”

  英亲王妃没立即进宫,而是对春兰问,“你说着丫头怎么喜欢上了墨含?”

  小泉子点头,出了英亲王府,回宫禀告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你去告诉皇上,我收拾一下就进宫。”

  “没错,郡主亲口说的。皇上和太后都劝不住,郡主一个劲儿的哭。”小泉子立即道,“皇上派奴才来请您进宫呢。”

  英亲王妃听罢,愣了一下,惊讶道,“怜儿那丫头喜欢谢墨含?”

  小泉子到了英亲王府,英亲王妃正在摆弄花草。他见到英亲王妃,连忙将秦怜回来,以及回来后发生的事情与她相信地复述了一遍。

  太后点点头,想着这事儿还真得赶紧找王嫂进宫来商议商议,她也没办法。连忙吩咐宫女,扶起秦怜,她带着秦怜,出了御书房。

  秦钰看向太后,对她道,“母后先带怜妹妹回宫吧,她也苦累了,让她回宫歇歇。”

  小泉子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你去英亲王府一趟,将大伯母请进宫来。”秦钰吩咐。

  小泉子连忙从外面跑了进来。

  秦钰喊,“小泉子。”

  太后如今也不敢说我就给你做主的话了,她看向秦钰。

  秦怜顿时又哭起来。

  太后看着她,噎了噎,才无奈地道,“他妹妹嫁给了你哥哥,你再嫁他,这……不太好。”

  “等得起。”秦怜道。

  太后又道,“他如今在漠北打仗,这一仗不知道要打多少年,你如今都到了及笄的年龄了,等不起。”

  “我不觉得他闷。”秦怜道。

  “他性子有些闷。”太后又道。

  “他如今被治好了。”秦怜道。

  太后过了半响,才憋出一句话,“这谢侯爷啊,一直以来身体不好。”

  秦怜又难受地趴回了她怀里。

  太后一时无言。

  “我也不知道,反正,很早了。”秦怜道。

  太后愣了,“早就喜欢?又多早?”

  秦怜小声说,“我早就喜欢他。”

  太后还不老,也还不糊涂,自然立即就想到了个中的关系,顿时犯愁,“怜儿啊,你怎么喜欢上谢墨含了?”

  秦怜点点头,“就是他。”

  太后一听愣了,“你是说谢……侯爷?”

  秦怜哭得累了,断断续续抽搭地说,“我喜欢谢墨含,他不喜欢我。他嫌弃我给他添麻烦,不想看见我,让哥哥把我打晕了送回京城来了。”

  小泉子在门外捏了一把汗,想着这事儿太后怕是也难做主吧?更何况,谢侯爷是混账吗?自然不是。

  秦钰抬头看了太后一眼,又继续批阅奏折。

  太后又是心疼,又是无奈,拍着秦怜说,“你跟皇婶说,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到底是哪个混账欺负了你,皇婶给你做主。”

  小泉子早跑出去透气了。

  她哄了片刻,也不见好,去看秦钰,秦钰埋头批阅奏折,她也不好打扰,看向小泉子。

  如今见她回来,竟然哭得这么伤心,这副样子,让她心肝儿都给哭化了。

  太后本来就想她,且从小在她身边长大,又因为英亲王府的关系,虽然各种有些背后对先皇和英亲王妃计较的心思,但从来却不敢怠慢了她,照顾她也是谨慎小心。渐渐的,倒也是真疼她了。如今先皇去了,以前的事儿,一了百了了,她的儿子当了皇上,日理万机,没多少空陪她,后宫空置,又没什么女人,她寻常连个说话的人也难找。这便愈发地想秦怜。

  秦怜一把抱住太后,埋在她怀里,又哭起来。

  太后看着她,心疼坏了,连忙拿出娟帕,给她擦眼泪。

  “皇婶……”秦怜哭着抬起头,这么半天的功夫,她一双眼睛肿成了桃子。

  太后三两步冲了进来,一眼所见,秦怜坐在地上,哭的伤心欲绝。她心疼的不行,连忙走到她身边,蹲下身,“怜儿,你刚回来,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小泉子头前快一步地给她挑开帘子。

  “怎么了?”太后顿时担心起来,推开左右扶着她的宫女,就往御书房疾走。

  “太后,您来的正好,郡主从醒来就哭,皇上和奴才都劝不住。”小泉子立即道。

  “怜儿呢?哀家听说她回来了,等了半天,不见去后宫,我过来看看。”太后见到小泉子,立即问,“我怎么听到了哭声?”

  秦钰好似也松了一口气,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想见太后,他示意小泉子去请人。小泉子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出去。

  小泉子大喜,立即看向秦钰。

  “太后驾到!”外面传来一声高喊。

  他不停地拿眼睛去看皇上,皇上批阅奏折都蹙着眉,可见也是拿她这个哭没办法。

  这谢侯爷身份自然没的说,可他是小王妃的亲哥哥啊!

  金枝玉叶,想要谁不行?怎么偏偏喜欢上了谢侯爷?

  秦怜又哭了好半响,小泉子拿出好几块帕子都被她给打湿了,想着郡主这眼泪怎么这么多?难道这么多年没哭的眼泪都攒到今日了?想想郡主,也实在可怜。

  秦钰见起身,走回玉案前继续批阅奏折。

  小泉子连忙接过帕子。

  秦钰拿她没办法,将帕子递给小泉子,“你来帮郡主擦眼泪。”

  秦怜顿了一会儿,想起什么,又哭了起来,“就算是我哥哥,也是他让我哥哥这样做的。他讨厌我,不喜欢我,赶我走,如今终于把我赶回来了……”

  “不是。”秦钰摇头,“好了,不哭了啊。”

  秦怜哭声一停,“是我哥哥?不是谢墨含?”

  秦钰无奈地看着她,终于明白秦铮为什么将这小丫头强行送回来了,他这个亲哥哥不管,倒是推给他来管这个小麻烦了。他道,“不是子归派人将你送回来的,而是秦铮吩咐隐卫,将你送回来的。”

  秦怜眼泪又流在她娟帕上,转眼就将娟帕给打湿了。

  他见她的眼泪没有息止的打算,掏出娟帕,给她擦泪,哄她,“好了,不哭了。”

  秦钰本来想等她哭够了,但到底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堂兄妹,不是亲兄妹,却胜似亲兄妹。秦怜这小丫头,从小就粘他,但也不会让人讨厌的那种粘人,而是十分有分寸。更何况,她一直以来,到底是个坚强的。虽然出身英亲王府,但是在宫里长大,十分不易。

  小泉子从来没见过郡主哭成这样,就算以前挨了小王爷两句训,被小王爷欺负了,气得哭鼻子,也没这么看着肝肠寸断。看来真是喜欢谢侯爷喜欢极了。

  秦怜哭的难受极了,眼泪珠子就跟不要钱似的,噼里啪啦往下掉。

  小泉子吓了一跳,郡主坐在地上也就罢了,皇上怎么也坐在地上了,连忙跑去拿垫子。

  秦钰干脆也坐在地上,看着她,等她哭够了。

  秦怜顿时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秦钰看着秦怜,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沉默片刻,说道,“你这样委屈,看来子归不喜欢你了?”

  人家忠勇侯府这一代,就两个嫡系的独苗,不能都被英亲王府给占了吧。

  这事儿虽然在天下百姓间不稀奇,但是一般的富贵门楣世家大族,还是少有的。尤其是以诗礼传家钟鸣鼎食的谢氏。

  怪不得小王爷送她回来……

  怪不得谢侯爷不理她,避着她,躲着她,觉得她麻烦……

  哎呦,这是怎样一笔乱账!

  郡主的亲哥哥娶了谢侯爷的亲妹妹,如今郡主又喜欢谢侯爷,若谢侯爷也娶郡主的话,岂不是小王爷的亲妹妹又嫁给了小王妃的亲哥哥?

  可是,小王爷娶了小王妃,郡主若是喜欢谢侯爷,那岂不是……岂不是乱了套了。

  小泉子顿时傻眼了,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这句才是重点,原来……郡主喜欢谢侯爷了。

  秦怜吸吸鼻子,哭得可怜地道,“他不喜欢我……”

  秦钰微笑,“还有呢?”

  小泉子无语,郡主这算是什么委屈啊?怪不得说皇上也做不了主,这个皇上还真没法做主。

  秦怜闻言又停了哭,看着他,委屈地说,“他不理我,不让我在漠北待着,总是避着我,觉得我是他的麻烦,赶我回来……”

  秦钰微笑,“你不说,我怎么给你做主?兴许,我能做得了主呢!你知道,如今我是皇上,子归要听我的,他不听我的,就是抗旨不尊。”

  小泉子顿时睁大眼睛,这南秦还有皇上做不了主的事儿?

  秦怜忽地停了哭,抬起脸,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然后,又埋头苦了起来,瓮声瓮气地道,“你也做不了主……”

  秦铮看了秦怜片刻,隐隐约约猜出了些眉目,他站起身,离开玉案,来到秦怜面前,蹲下身,温声问,“他怎么欺负你了?你与钰哥哥说,我给你做主。”

  小泉子不知道该怎么劝,不停地拿眼睛扫秦钰。

  哭的那叫一个让人听着跟她一起委屈难受。

  秦怜哭了一会儿,越哭越觉得委屈的不行,干脆坐到地上,大哭了起来。

  秦钰看着蹲在地上的秦怜,品味着她的话沉思。

  小泉子听着不太对味,按理说,是小王爷派人将郡主强行送回来的,碍不着谢侯爷的事儿。可是这郡主醒来,口口声声要找谢侯爷算账?没小王爷什么事儿,这……他看向秦钰。

  “他在打仗,这一仗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呢。就算老侯爷回来有什么用?”秦怜说着,似乎委屈顶到胸口,受不住地捂住脸,蹲到地上,哭了起来,“死谢墨含,他欺负人,把我这样送回京,看不见我,他指不定怎么觉得轻松呢……”

  小泉子摇头,赔笑说,“怎么会呢,谢侯爷家在京城,忠勇侯府的老侯爷马上就要回京了,谢侯爷以后自然会回来的。”

  “等他回京城?”秦怜竖起眉头,忽然委屈地道,“他若是永远不回京城呢?我岂不是见不到他了?”

  小泉子是有武功的人,下盘比较稳,秦怜自然推不动,他连忙道,“漠北距离京城关山迢递,快马加鞭日夜不停地赶路都要十多日,你对谢侯爷有什么不满,待他回京城后,您再找他。”

  秦怜伸手推他,怒气冲冲地道,“我要找谢墨含算账去。”

  小泉子立即上前,拦住她,笑呵呵地道,“郡主息怒,您今日刚刚被人送回来,怎么能再去漠北?您都晒黑了,连奴才都险些认不出。太后和王妃都想你想得紧,如今太后在后殿伸长脖子等着您呢,你可不能再走了啊。”

  秦钰使了个颜色。

  秦怜又气又怒,腾地下了榻,“我找他去!”,话落,就要往外走。

  秦钰挑眉。

  “谢墨含?”秦怜忽然恼怒地一拍床板,不等秦钰回答,就愤恨地道,“谢墨含不是人,他不想看见我,就派人将我稀里糊涂地弄回来吗?他当我是什么!我在漠北军营待着,他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他让我听话,我就哪里都不去,我什么都听他的了,一点儿麻烦也不敢给他惹,他还不满意?如今就这样把我送回来了?我碍着他什么了?”

  秦钰瞅着她,没说话。

  秦怜看着他,“谁送我回来的?”

  “被人送回来的。”秦钰道。

  秦怜不敢置信,“我不是在漠北吗?怎么回京了?我……怎么回来的?”

  “这是御书房,你回京了。”秦钰道。

  “你……你……”秦怜看着他,瞳仁放大,半响后,又看看自己,又看看御书房,又使劲地掐了自己一把,“咝”地一声,十分疼,她惊讶地问,“我……这是……我怎么在这里?”

  “是我。”秦钰点头。

  秦怜忽地坐起身,睁大眼睛,“钰哥哥?”

  秦钰伏在案上批阅奏折,听到细微的动静,偏头看过来,温声问,“醒了?”

  睁开眼睛,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愣愣地看着四周。

  刚放在榻上,她就醒了。

  半个时辰后,将洗吧干净换洗一新,总算有了几分昔日模样的秦怜带来回来。

  小泉子点头,退了下去。

  “送我这里来。”秦钰道。

  小泉子应声,命人将秦怜带了下去,问,“皇上,洗吧完了之后呢?是送去太后的宫里还是……”

  她看了片刻,对小泉子吩咐,“将她带下去,安排人,给她洗吧洗吧。”

  秦钰蹙眉看着秦怜,几个月不见,小丫头被漠北的风沙吹的又黑又瘦,若不是那张脸,真让人认不出来她是在皇宫里养大金娇玉贵的郡主。

  秦钰见问不出什么来,摆摆手,来人退出了御书房。

  来人摇头,“属下送郡主回京时,只知道小王爷和小王妃要去天机阁,再不知道了。”

  “之后呢?”秦钰问。

  来人道,“去了天机阁。”

  “秦铮呢?他去了哪里?”秦钰又问。

  来人点点头,“是依照小王爷的吩咐,将郡主敲晕了,送回京城的。至于原因,皇上待郡主醒来,问郡主就是。属下也不知,奉命行事。”

  秦钰蹙眉,看着送来的人,“为何将她弄昏迷?她做了什么?不愿意回京城?”

  使她昏睡的药物?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五章哭的伤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