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娘太偏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英亲王妃进宫后,询问了宫人,得知太后将秦怜接回了后宫,便带着春兰前往太后宫。

  到了太后宫,如意迎了出来,给英亲王妃见礼,同时小声说,“郡主好不容易不哭了,但是不吃不喝,厌怏怏的让人看了难受。”

  英亲王妃点点头,进了内殿。

  秦怜正窝在太后怀里,如在外面受了气回家找娘的孩子一样,太后满脸的心疼和无可奈何。

  见英亲王妃来了,秦怜抬头,喊了一声“娘”。

  太后招呼英亲王妃落座,“王嫂,你可来了,这小丫头的眼泪珠子都快将自己泡了。”

  英亲王妃来到近前,坐下,看着秦怜,笑道,“就这么点儿出息?你哥哥可从来没哭过鼻子。”

  秦怜一听,顿时委屈地抽鼻子,看起来又要哭。

  英亲王妃点头,“也有些道理,但你娘我从小到大,可没像你这么没出息地哭得将自己快淹了。我可是女儿家。”

  秦怜顿时又抽搭起来。

  太后连忙又道,“王嫂,哀家让你来劝人的,怎么这又说教上了。你再惹哭了她,你哄啊。”

  “她这样没出息,都是被你惯的。”英亲王妃被气笑了,“这么护着,打不得,骂不得,哪里能出息?难怪在外面受了委屈,跑回来哭鼻子。”

  太后叹了口气,“这小丫头子哭的我都心头疼了,你是来晚了,没见着她哭得伤心难过的样子。”

  “因为谢墨含?”英亲王妃看着秦怜问。

  秦怜想起谢墨含,眼泪珠子又滚了下来。

  “哎呦,快别哭了,我的小祖宗。”太后见她有要哭,实在看不得,赶紧拿帕子。

  英亲王妃好笑,“臭丫头,喜欢就喜欢,他就算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如今哭,他又看不见,你有这哭的本事,怎么不在他跟前使?回我们眼前让我们操神。”

  秦怜闻言哭得更凶了。

  英亲王妃笑看着她,“寻常的男子,确实喜欢我见犹怜的女子,但有些男子,就不喜欢女子哭鼻子。你这哭得嘴斜眼歪的难看样子,若我是谢墨含,也不会喜欢你。”

  秦怜眼泪顿止,看着她娘,“嘴斜眼歪?”

  “你自己去照照镜子,眼睛都红肿得快看不见了。”英亲王妃道。

  秦怜立即从太后怀里窜了出去,走到镜子前,趴在镜子前往里看,这一看,把自己都给吓着了一般,傻呆呆地看着镜子。

  “我没说错吧?你看看你,好好的郡主,以前多娇俏的人儿,外面待了几个月,不注重仪表,不打理自己的容貌。把自己折腾的黑不溜秋,都快让我认不出来了,如今这一哭,更是不堪入目。搁哪个男子,喜欢这样的女子?”

  秦怜顿时捂住脸。

  “墨含这孩子,我看着自然是好的,一个人带着不足北齐一半的兵马顶在漠北,不用说,也知道,极其的辛苦。你喜欢他,娘觉得,眼光不错。”英亲王妃道。

  太后睁大眼睛看着英亲王妃,“王嫂,你这话,是同意了?”

  秦怜也放下捂着的手,看向她娘。

  英亲王妃笑着说,“为什么不同意?喜欢人又没犯错。”

  “可是谢侯爷他是小王妃的哥哥啊。”太后道。

  英亲王妃笑起来,“太后,你迂腐了。虽然说兄妹异娶异嫁这事儿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不关碍血缘,也不算是乱了血统,有什么大碍?世俗的枷锁,倒也不必栓的那么牢实。”

  “那……这若是在一起以后,他们怎么论称呼啊?”太后虽然觉得有道理,但也觉得这事儿不太好。

  “各论各的呗。这倒不是大事儿。”英亲王妃道,“大事儿是谢墨含喜欢不喜欢怜儿,若他也喜欢。我这个当娘的自然不反对。老侯爷十分的开通,想必也不会反对。”

  太后闻言不说话了,看向秦怜。

  秦怜厌怏怏地说,“他不喜欢我。”

  “他亲口对你说的?”英亲王妃问。

  秦怜摇头,“还用他亲口说吗?他日日躲着我,避着我,时不时劝我离开回京,赶我走,嫌弃我麻烦……”

  “你怎么不想想,你身处漠北军营,那是什么地方?打仗的地方。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总是在军营待着,确实不妥。他还要分心照看你,你确实是个麻烦。”英亲王妃道。

  秦怜立即不甘地道,“我不用他照看。”

  英亲王妃的脸顿时板起来,“我们英亲王府和忠勇侯府是什么关系?你在漠北,他如何能不照顾你?你若出了事儿,他如何对我们交代?”

  秦怜无言辩驳,顿了一会儿,委屈地说,“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不是这样的啊……”

  “怎样?”英亲王妃看着她。

  秦怜扁嘴,“他是看出我喜欢他,故意躲着我避着我,生怕我沾染他一样,跟照顾我的事儿不能相提并论。”

  英亲王妃闻言气笑了,“你能这样明白,说明脑子还没坏掉。”话落,她摆摆手,“行了,喜欢和不喜欢的事儿,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说明白说清楚的。他如今在漠北打仗,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等他回来,再说这事儿,到时候,他若是能接受你,娘就给你做主,若是断然拒绝不接受你。你也就别想了,再换个人喜欢吧。”

  “哪儿又您说的这么简单。”秦怜似乎无语地看着英亲王妃,幽幽地说,“他这一仗,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呢。”

  “你管他打到什么时候?他不回来,在漠北军营,也没别的女人,抢不走他。你等着就是了。没准等着等着你就不喜欢他了呢。那样更好。”英亲王妃道。

  “您把女儿当什么了?喜欢了哪儿能等等就不喜欢了?”秦怜不满。

  “既然等多久,都喜欢,那就拿出等的时间来,等他回京城,你想办法收拾了他,让他接受你,也喜欢你,那才叫本事。不是娘说你,哭鼻子可真丢人。”英亲王妃,嫌弃地道,“谢伊那姑娘都比你强。她喜欢皇上,皇上对她无意,她发誓就等着了。从华丫头走后,忠勇侯府在京城没什么人了,庶务就一直丢着。她和明夫人商量,明夫人同意之后,他就自己搬去了忠勇侯府,将谢氏的庶务全部都接管了。自己撑起了整个谢氏的庶务。比你可强多了。”

  秦怜眨巴眨巴眼睛,吸了吸鼻子,道,“整个谢氏的庶务……谢伊……这么厉害啊。”

  “你以为呢?我看啊,这京中的一众小姐,连燕岚、金燕都算着,如今也不及谢伊那小丫头这份坚韧劲儿。不声不响的,不见她怎么闹腾,也不进宫来缠着皇上,知道两国打仗,谢氏和皇室联手,她是个识大体,顾大局的,稳住了谢氏内局,不出乱子,就是不给南秦添麻烦。只是可惜,我就你哥哥一个儿子,再有一个儿子的话,皇上不喜欢啊,我就想法给二儿子讨家去。”

  秦怜顿时没话了。

  太后叹了口气,“谢伊那姑娘,确实不错,我看着也有几分喜欢。只是皇上无意。况且,如今一心和北齐打仗,更没那心思儿女私情了。”

  “是啊,如今是什么时候?不是儿女私情的时候。”英亲王妃看着秦怜,“你在漠北,在军机重地,和谢墨含谈私情,本就地点不对,时候也不对。你若是喜欢她,安心等着他回京吧。别哭鼻子了。传出去让人笑话。”

  秦怜点点头,人也有了些精神,对被强行打晕送回来没那么多怨言和委屈了。

  太后看着秦怜,对英亲王妃道,“还是王嫂厉害,哀家确实不如王嫂,这小丫头一哭,我就慌神了。”

  英亲王妃笑着道,“你是疼她宠着她惯着她。”话落,催促秦怜,“还不快去梳洗梳洗。”

  秦怜立即去了。

  英亲王妃和太后聊起了家常。

  不多时,秦怜回来,眼睛用冰袋敷了,但因为早先哭的太厉害了,还是有些红肿,不过可怜见的,到没那么不堪入目了。

  英亲王妃对她招手,“你过来,娘问你,你哥哥受伤可严重?你嫂子身体可还好?”

  秦怜想了想,不忿地道,“哥哥看来伤的不太重,还是跟以前一样,对我没好脸色。”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你看他除了对华丫头外,对谁有过好脸色?就是那德行。”

  “正是。”太后也笑道。

  秦怜闻言气平顺了些,又道,“嫂子怀孕了,当然没那么好了。”

  “什么?”英亲王妃腾地站了起来。

  太后也惊讶地看着秦怜。

  秦怜奇怪地看着二人,“你们……不知道?”

  “你说你嫂子怀孕了?这是真的?”英亲王妃一把拽住秦怜的胳膊,紧紧地盯着她。

  秦怜点头,“是啊。”

  “怜儿,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英亲王妃道。

  秦怜摇头,“我没有乱说,嫂子就是怀孕了,快两个月了。”

  “哎呦,秦铮这混账东西,一声不吭,连往京城来个信也不。都两个月了,这口风瞒得这么紧实,我是半点儿也没听到风声。”英亲王妃见秦怜说的肯定,顿时气得大骂。

  太后顿时笑了,“王嫂,小王妃有喜这是好事儿啊。估计是怕你担心,才没来信。”

  英亲王妃当然是惊喜的,连忙对秦怜问,“你嫂子怎样?可孕吐?孕吐的可厉害?可有受不住?你哥哥可有好好地照顾你嫂子了?”

  秦怜顿时吃味,“娘,我不在你身边长大,果然就跟不是亲生的似的。提起哥哥嫂子,你眼睛都放光。偏心!”

  “你个死丫头,吃什么醋?你有你皇婶操心,你哥哥又是个混账的东西,我能不多操心他些吗?再说你嫂子身体不好,她怀孕了,我又不在身边,能放心吗?”。英亲王妃扬手给了她一巴掌,“快说。”

  秦怜嘎嘎嘴,说道,“嫂子那天到军营,正赶上和北齐打仗,血腥味大,她受不住,吐了个昏天暗地。哥哥紧张死了,脸都白了,样子十分吓人,就跟吐的人是他一样。”

  “后来呢?”英亲王妃紧张地问。

  “后来就好了啊,不吐了,士兵伤亡挺多的,我就去跟着军中的大夫一起给士兵包扎伤口了。夜间又打了一仗,哥哥只身夜闯北齐军营,重伤了齐言轻,谢墨含部署打败了北齐军,我们大获全胜。”秦怜道,“哥哥和嫂子没在军营停留,第二日,我本来要去看哥哥的伤势,却正好赶上他们要离开。”

  “然后呢?”英亲王妃问。

  秦怜生气地道,“还有什么然后啊!哥哥问我跟不跟他和嫂子走,我不想走,然后,谢墨含劝说让我走,我对他发了脾气,回到军帐后,就被人敲晕送回来了。”

  她说着,有些后悔,早知道被送回来京城,还不如跟着哥哥嫂子走了。

  英亲王妃没从秦怜口中再探听到更多的细节,有些失望,但知道谢芳华怀孕,还是心里止不住地高兴。但也着急,“秦铮这个小混账,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等他回来后,没准你就能看到大孙子了,还哪里会想着收拾他?”太后笑了起来,宽慰英亲王妃,“王嫂,这是好事儿。你就别着急了,在京城安心等着抱孙子吧。”

  “华丫头身体不好,我虽然口口声声说抱孙子,心里也想着抱孙子,可这抱孙子哪儿又那么容易。”英亲王妃坐不住了,“我去问问皇上,这个臭小子估计也早就知道了,只是瞒着我,不告诉我。”

  话落,她立即出了太后宫。

  秦怜喊了一声“娘”,她脚步都没停,头也没回地挥挥手,“你既然回来了,就安心在京城里待着,别再往外面跑了,外面兵荒马乱的。另外,好好拾掇拾掇你的模样,否则出去别说是我生的。”

  秦怜气得噎住,出去不说是她生的,别人就不知道了吗?

  有这样的娘吗?

  心眼也偏的太不像话了!

  太后见秦怜又委屈的不行,笑着拉过她的手,“不说她生的就不说,就说是我生的。看外面谁敢说什么!谁若是乱嚼舌头根子,哀家拔了谁的舌头。”

  秦怜顿时破涕为笑,扑过去抱住太后撒娇,“还是皇婶最好最好最好了。”

  太后一时间高兴得心花怒放,点她鼻子,“不哭鼻子了?”

  秦怜哼哼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完蛋了,钰哥哥一定笑话死我了,我竟然在他的御书房哭的那么丢人。”

  太后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他敢笑话你,哀家也饶不了他。”

  秦怜嘟起嘴。

  太后拍拍她,“你想必很饿了,来人,快将饭菜端来。”

  如意连忙笑着下去吩咐了。

  不多时,有人端来饭菜,秦怜哭够了,的确是饿了,一阵狼吞虎咽,把太后和一众宫女嬷嬷看的目瞪口呆。

  太后心疼地摸着她脑袋道,“可怜见的,这是给饿成了什么样?漠北却粮食吗?”。

  秦怜吃够了,用帕子擦擦嘴,摇头,“不缺粮食。”

  “那你这……吃相也太吓人了些。”太后看着她道。

  秦怜咳嗽了一声,这才发现,的确是将众人都给吓住了,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在军营,都是糙老爷们,我天天看着他们这样吃,也跟着学会了。以后我注意些。”

  “你一个女儿家,怎么跟粗老爷们一起吃?这谢墨含照顾你,也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照顾的,就算不喜欢你,也不该对你不管不问吧。”太后不满地道。

  秦怜扁扁嘴,“这到不怪他。我和军医们学包扎,伤员太多的时候,就和众人一起,匆匆吃一口。毕竟耽搁时间,等着救治的伤员就会有危险。”

  “哎呦,真是苦了你这孩子了。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太后更是心疼。

  秦怜摇头,“不苦呢,军中的人都很喜欢我,我这个郡主没给您丢人呢。有人还敬佩地对我说,郡主在宫中长大,却一点儿也不娇气。是女中好汉。”

  太后闻言大乐,“这倒是好话,可是女儿家就要娇气些,才有女儿家的样子嘛。”

  秦怜又对她吐吐舌头。

  “都快成野丫头了。”太后拍了她一巴掌,自然比英亲王府拍的轻,“咱们娘俩去床上说,被你哭的我都累了。”

  秦怜点点头,拉着太后起身,二人去床上说贴心话了。

  如意松了一口气,带着人收拾下杯盘狼藉,退出了殿外,想着郡主一回来,这宫里就没那么冷清了,有人给太后做伴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六章娘太偏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