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不准抗旨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回到御书房,见到秦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这是圣旨,不准抗旨。”

  二人无奈,只得折回皇宫。

  “快点儿吧,别磨蹭了,是大事儿。”小泉子连忙催促。

  李沐清和郑孝扬对看一眼,不解。

  二人齐齐回头,小泉子气喘吁吁地说,“皇上请你们再回去一趟。”

  &==小说;李沐清和郑孝扬刚走出皇宫不久,小泉子便骑马追来,大喊,“两位大人留步!”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秦钰沉下脸,吩咐,“快去,难道等着让朕砍你的脑袋?”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果然,片刻后,秦钰停住脚步,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再给朕喊回来。”

  秦钰在御书房里走了两圈,他每走一步,小泉子的心就跟着颤上一颤,想着皇上这一定是在想什么主意呢。这是皇上每做一件事情决定前,习惯这样走动。

  小泉子只能住了嘴。

  “你闭嘴,不准再说一句话。”秦钰摆手。

  小泉子骇然,“皇上,万万不可啊。”

  “不能离开吗?”秦钰摇头,忽然站起身,“我便不信了。”

  小泉子顿时一缩脖子,“皇上,您真不能离开啊。”

  秦钰揉揉眉心,“你什么时候也跟左相、大伯父一样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小泉子一噎,“皇上,您还是安心在京中待着吧,小王爷和小王妃瞒着您,也是怕您失了分寸。毕竟两国开战,您要在京城稳住朝局啊。”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小泉子立即摇头,“您是九五之尊,要坐镇朝中,边境有谢侯爷、王贵将军、裕谦王世子在。另外,燕小侯爷和崔侍郎也带兵去了,虽然途中总是出状况,但依照路程,最晚半个月二十天,也能到了。”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万万不可,小王爷和小王妃不在漠北军营,您去了也见不到。”

  过了片刻,秦钰问,“若是朕去漠北军营,你说,能见到他们吗?”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秦钰摇头。

  小泉子悄悄走到跟前,小声说,“皇上,您若是累了,就回寝殿休息一下吧。这些日子,您一直没曾休息。依奴才看,再这样下去,您快比李大人还要瘦了。”

  御书房静下来后,秦钰坐回了软榻上,闭上眼睛,有些疲惫。

  “好嘞!”郑孝扬连连点头。

  李沐清不反对,“叫上程铭、宋方,也吓吓他们。”

  郑孝扬一拍脑门,“好个屁!”话落,推李沐清,“走,喝酒去,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说不准。”李沐清道。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出了御书房后,李沐清笑了笑,抬步向宫外走去。

  二人出了御书房。

  秦钰扫了李沐清和郑孝扬一眼,似乎也没心情跟二人计较了,对二人摆摆手。

  “不了,我回府,王爷若是知道华丫头有喜了,一准也是高兴,我回去告诉他去。”英亲王妃说着,出了御书房。

  秦钰气虽然消了些,但眉头却拧着,点头,“如今响午了,大伯母留在宫中用午膳吧。”

  “总归是好事儿,这样我就放心些。”英亲王妃道,“京城距离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难得音讯,更是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着他们的消息了。”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也别生气了,他们也是怕你担心。”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我们回京时,他们答应过我们,会平安地带着孩子回来。王妃放心吧。”李沐清道。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这两个孩子,如今不知什么样了,可真让人操心。”

  秦钰闻言作罢。

  郑孝扬又想了想,补充了两句后,痛苦地说,“皇上,真没有了,再让我说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不如打我板子好了。”

  他自认为说的很仔细了,可是说完后,秦钰阴沉沉地盯着他,“再没有了?”

  郑孝扬无奈,抱着脑袋想了半天,将他和李沐清回京前,将秦铮、谢芳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记不清楚就想,想到你都记起来为止。”秦钰道。

  郑孝扬挠挠脑袋,“被打板子很丢人啊!可是我记不太清楚了。”

  “你来说吧。”李沐清偏头对郑孝扬道,“我昏迷几日,醒来后,就知道她已经查出怀孕了。”

  秦钰转过身,脸色难看地看着二人,“让朕饶了你们也行,你们要将回京前的事情,原原本本都说出来。若是有一处不仔细,别说被人笑话,就是被人掀了朕的御书房,朕也要先让板子落在你们身上。”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的背影,可见他真是气急了,又道,“若是打了他们,传扬出去,被华丫头知道了,估计会动了胎气……”

  秦钰没言声。

  她笑着对秦钰道,“这两个孩子虽然有心隐瞒,但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他们毕竟是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若是传出去,因为这个打了他们二人,可就是笑话了。有损皇上英明。皇上若是有什么气,跟我一样,都给秦铮和华丫头攒着。待他们回来后,找他们算账。”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李沐清自从右相去世,回京有些日子了,总算养回了几分精神。但他没怎么歇着,人更是瘦得厉害。郑孝扬比李沐清虽然强些,但回京后,皇上有些差事儿都扔给他了,他官位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史官,但身上担着的可不止是一个史官的职务,也给累的瘦了。

  郑孝扬连连点头,“秦铮把我一地库的好药都抢走了,我若不听他的话,就被他白抢了。”

  “王妃说得对,芳华身体不好,怕皇上和您知道了担心她。”李沐清道。

  这时,英亲王妃站起身,走上前,又气又笑地道,“别说打五十大板,就是打一百大板,该瞒的也瞒了。这么大的事儿,若不是秦铮那混小子和芳华那混丫头嘱咐过,估计他们也不会瞒着。”

  郑孝扬拿眼睛斜李沐清,见他没动,他也没动。

  李沐清站着没动。

  小泉子吓了一跳,有人立即从外面走上前,要拉李沐清和郑孝扬。

  “来人,给我拖下去,各打五十大板。”秦钰恼怒地一甩袖子,背过了身去,清喝道。

  郑孝扬立即搭腔,“是啊,皇上,我们有秘密憋在心里,忍的也很辛苦的。”

  李沐清叹了口气,“秦铮和芳华在三警告,让我们要瞒着,不准说出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秦钰又一拍玉案,阴沉沉地问,“都是哑巴吗?话也不会说了?”

  郑孝扬也不说话。

  李沐清不说话。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郑孝扬也点了点头。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秦钰脸色发寒地看着二人,“你们回京时,就已经知道了?”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李沐清神色不动,没说话。

  小泉子想着皇上果然发火了,大气也不敢出,立在门边,为这两位大人祈祷。

  “你们好大的胆子!”秦钰“啪”地一拍玉案,玉案“砰”地一声响,上面堆积如山的奏折哗啦一声被震到了地上。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李沐清眸光动了动,点了点头。

  秦钰看着二人,“你们知道芳华怀孕的事儿?”

  英亲王妃摆摆手。

  二人直起身,又齐齐给英亲王妃见礼。

  二人刚要给秦钰见礼,秦钰从窗前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道,“免了。”

  李沐清微笑着看了郑孝扬一眼,郑孝扬眨眨眼睛,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进来!”秦钰声音有些沉,听声音显然是心情不好。

  二人进了宫,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在门口禀告,“皇上,李大人和郑大人来了。”

  小泉子额头冒汗,这两位大人,当真知道小王妃怀孕的事儿,连皇上也敢瞒,好自为之吧!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李沐清微笑,“的确跟你比不了。”

  言外之意,你是孤家寡人,啥也没有。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李沐清被他骂,倒也不恼,对他道,“一起去!”

  郑孝扬脚步顿住,看着李沐清,好半响,冒出一句“你大爷的”话来。

  李沐清一把将他拽住,“郑大人,你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庙吗?若是你跑了,我见到皇上,就将责难都推到你身上。你可以想象你以后的日子。”

  “还是你自己进宫吧,我突然想起还有很重要的公事没做,我就不去见皇上了。”郑孝扬转头就要走。

  李沐清偏头看他。

  郑孝扬忽然一拍大腿,“我知道皇上要找我们是什么事儿了!”

  小泉子咳嗽了两声,“奴才也是不敢得罪两位大人啊,这不是怕更惹皇上不高兴吗?皇上若是发了火,奴才可是要掉脑袋的。”

  李沐清失笑,“不是你不如我聪明,而是你在京时日短,还不了解皇上和这位小泉子公公。皇上定然是发火了,否则,小泉子公公不会连半点儿消息都不敢对你我透露。”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不聪明了?我承认,论弯弯绕绕,是没李大人多。”

  小泉子嘴角抽了抽,“李大人好聪明。”

  李沐清了然,“看来是关于秦铮兄和芳华的事情要问我们了?”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王妃进宫了?”李沐清又问。

  小泉子点头,“回李大人,郡主是今日早上回宫的,如今在太后宫里呢。”

  李沐清道,“怜郡主是不是回京了?”

  郑孝扬瞪眼,小泉子今日这么不好说话呢,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他偏头看向李沐清。

  小泉子摇头,“二公子,您进了宫,见了皇上后,就知道了。”

  路上,郑孝扬问小泉子,“皇上急急忙忙地找我们,什么事儿啊?”

  半个时辰后,小泉子气喘吁吁地带着李沐清和郑孝扬进了皇宫。

  不知如今状况如何?

  连血腥味都受不住,更何况其它?

  她的身体那么差,怎么能受得住有孕?想必十分的辛苦,这漫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能挺得过来吗?

  这么说是秦铮离开京城的时候?

  两个月了?

  她怀孕了?

  秦钰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天边云卷云舒,但他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

  英亲王妃点点头,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等着,直到现在,她的心情还不能平静。

  秦钰又揉揉眉心,再没什么心情批阅奏折,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坐吧,等他们来了,问问他们就是了。”

  英亲王妃闻言板起脸,“若是他们知道,这瞒得也太严实了。”

  秦钰哼了一声,“他们才回京多少日子?月前,是一直与秦铮和芳华在一起的。以芳华的医术,不足月时,就能查出来了。他们定然知道。”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是。”小泉子撒丫子向外跑去。

  “不必找她了。”秦钰挥手,“就找李沐清和郑孝扬,无论他们在做什么,让他们立即进宫来见我。”

  小泉子看着秦钰,试探地问,“那怜郡主……”

  秦钰忽然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给朕找来。”

  “所以说他们瞒得严实,若是怜儿丫头不回来的话,我还不知道呢。”英亲王妃道。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可不是吗?”英亲王妃点头。

  秦钰揉揉眉心,沉思片刻,“怜妹妹说她怀孕两个月了?”

  “没想到秦铮这个混账连你也瞒着。还有华丫头,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给我们捎句话回来?”英亲王妃有些生气,“这两个孩子,真是不像话。”

  秦钰听罢,眉头紧紧地皱起。

  英亲王妃对秦钰道,“不用问她了,这事儿千真万确,我已经问过她了,再问她也问不出什么来。”话落,她将从秦怜嘴里得到的消息对秦钰说了一遍。

  小泉子回头看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立即喊住他,“站住。”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秦钰闻言立即道,“小泉子,去把秦怜给朕喊来。”

  “秦怜那丫头啊!”英亲王妃道,“我问她华丫头身体怎样?她说她有身孕了,她回来的时候,都快两个月了。”

  秦钰回过神,盯着她问,“您听说谁的?”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的样子不像是知道,她顿时纳闷,“你真不知道?”

  秦钰彻底愣住了。

  英亲王妃若不是顾忌他是皇上,早一巴掌对着他脑袋打去了,瞪着他,“若不是有人说,我能来问你吗?华丫头和铮小子都大婚多久了?怀孕了有什么稀奇?”

  秦钰的笔“吧嗒”一下子掉到了玉案上,他腾地站起身,看着英亲王妃,“大伯母,这话您是哪里听来的?她……怎么会怀孕了?”

  小泉子吓的一哆嗦,叫皇上臭小子,也就王妃胆子大,如今敢这么叫。

  “臭小子,你少跟我装蒜!别告诉我华丫头怀孕了,你不知道?”英亲王妃竖起眉头。

  秦钰一怔,抬头看向英亲王妃,“怀孕?”

  英亲王妃扒拉开小泉子,冲进去后,几步走到秦钰桌前,对伏在玉案上的秦钰气喘吁吁地问,“华丫头怀孕,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了?”

  “王妃?您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小泉子连忙迎上前问。

  英亲王妃来到,有人进去通秉,她等不及,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秦钰依旧在批阅奏折。

  英亲王妃从太后宫里出来,脚都没站,匆匆跑去了御书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一十七章不准抗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