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再遇意安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王意安点头,神色寡淡,虽然年纪轻轻,却有着看尽浮云苍生的苍凉,“天要绝魅族,绝的就是你我的传承血脉。我们每踏入魅族土地一寸,身体的血脉就会流失一寸,直到血脉流尽,也就无救而亡了。”

  谢芳华心底一沉,“是因为……我们的血脉?”

  王意安颔首,“他们不是我们,自然能进去。任何人都能进去天阶山,除了你我。”

  “他们进天阶山了?”谢芳华看着王意安,“他们……能进去?”

  王意安点头,“他和齐云雪带着兰长老的骨灰进了天阶山。”

  谢芳华立即问,“意安,你可见过云澜哥哥?或者,你可知道他在哪里?”

  王意安忽然沉默下来。

  谢云澜是他的亲生子?”

  “真是痴情。”王意安冷笑,“便是因为你这样痴情,才感动了紫云道长,为你逆天改命吗?他这个师傅,对你倒是真的厚爱得无人能比。”

  谢芳华心里一紧,刚要摇头,秦铮冷笑,“若是拿我的命换她的命,能让她活着,我也不会换。活便一起活,死便一起死。无论是她拉着我,还是我拉着她。即便黄泉路上,也休想将我们分开。”

  “用你的命换她的,你死了,她就能活。”王意安道。

  秦铮眯起眼睛,“我的命?”

  王意安看着他,面色淡得不能再淡,“你的命。”

  秦铮立即盯着他问,“什么办法?”

  “有。”王意安道。

  秦铮抱着谢芳华的手又紧了紧,对他道,“我便不信,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不死。”

  王意安淡淡道,“进去就是死,明知道是去送死,何必要进去?”

  秦铮挑眉。

  王意安摇头,“没有。”

  秦铮抿唇,脸色缓和了些,“你已经进入天阶山了?”

  “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来,但是这里算是我的根,我在这里,有什么可意外的。”王意安看着秦铮,“对她下禁锢之术,是因为她死了,我的命也到头了。你大可不必多想。重活一世,若是连心都不能自主的话,岂不是白活了?”

  秦铮闻言,脸色更是冷若寒霜,“你当时不声不响地对她下禁锢之术,如今等在这里,就是知道我们会来?”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德慈太后辞世后,我不是依照你的意思,被你赶出京城了吗?”。王意安看着他,“不想我见她,你也如意了,如今抱得美人归,你又冷着这副脸面做什么?她在你怀里,这副样子,性命流失,你却束手无措,你可觉得很有本事?圆满了?”

  秦铮却冷下脸,“在京那三年,我竟不知你不是王家的人?皇祖母待你不薄,她可知道?”

  谢芳华清楚地看见他的嘲讽,想起上一世,再想起这一世,抿唇不再说话。

  王意安似乎笑了一下,眉目唇角有淡淡嘲讽,“这一世的你倒是比上一世聪明许多,没那么天真不通世情了。”

  谢芳华无奈,对他道,“早先在青云关外,我不知你原来不是王老将军的三公子,而是另有身世,我当时避而不见,也是觉得,不该再牵扯你。如今我身体却是没力气,只能对你再失礼了。”

  秦铮抱紧她,“别动。”

  她挣扎着,想从秦铮的怀里站起身。

  秦钰便没有前世的记忆,其余的人,如李沐清、哥哥等人,也都没有前世的记忆。

  比如秦铮。

  比如她。

  比如云澜哥哥!他虽然不是魅族王室继承人,但他是紫云道长和兰妃的儿子,自然有记忆。

  谢芳华从这一句话猜出,他一定是有前世的记忆了。这也不奇怪,他既然是魅族王室继承人的话,与她血脉相通的关系,紫云道长逆天改命,牵动几个人的话,是该有他的记忆。

  王意安淡薄的目光动了动,须臾,淡淡道,“你还记得我,不错。”

  谢芳华轻声喊了一声,“意安?”

  秦铮点头,没说话。

  青岩来到秦铮身后,对他压低声音禀告,“属下到时,王公子也正要赶来,属下便带着王公子一起来了。”

  秦铮宣告完主权,抬起头,一切情绪都消散,平静地看着远处的王意安。

  他便那样静静地看着。

  青山葱翠做背景,那坐在一块大石上的人抱着怀里的人儿,似乎自成一个世界。

  前方的王意安忽然停住脚步,隔着距离,看着二人。

  谢芳华没有力气,只能任他吻了又吻。

  秦铮手上的力道徒然一松,忍不住低头吻她。

  谢芳华腰部传来力量,她伸手扣住了秦铮的手,收回视线,看着她,似乎能感受到他心里的情绪变化,小声说,“不管他是谁,你都是我的丈夫。”

  她搂着谢芳华的手紧了又紧。

  这种不舒服,是不可抗拒的,来自心底的威胁。

  王意安若是魅族王室的继承人,他才是该与怀中的人儿有融入骨血联系的人。从他还没走到近前,她就心有所感地醒来看,猜测得到证实,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他的情绪有些不稳,隐隐压制着什么。

  秦铮收回视线,看着她,“是他。”

  她有些怔然地问,“那是意安?”

  谢芳华似有所感一般,再次醒来,视线看向走来的王意安。

  一身天青色的衣衫,素雅淡薄,如浮云飘来,这一片平静的山峦林木似乎因为他的到来,发出轻轻的颤意。如山风拂过,弯了枝头。

  众人都看着他慢慢走来。

  不过想想他的身份,若他才是真正的魅族王室继承人,既然在这里,也不奇怪了。

  侍画、侍墨、小橙子等人也惊得睁大了眼睛,想着真的是那位在青云关给小王妃不声不响地下了禁锢之术的王意安。他竟然在这里?

  陈老大惊,腾地站起身,看着由远及近的人。

  当那个人走近,秦铮眯起眼睛,眸光迸发出凉意,凉凉地挑眉,“王意安?”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青岩回来了,身后跟来一个人。

  侍画、侍墨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小姐挺不住。

  陈老忧心忡忡地看着二人。

  秦铮抱着她,眉头拧成一字,心疼地看着她,他总觉得时间每过一点儿,怀里的人儿又轻一点儿。

  谢芳华早先醒来与秦铮说了那几句话后,又昏昏沉沉地睡了去。

  空气极其的清新。

  虽然已经到深秋,但是这里青山葱翠,像是过夏季,四周不是奇峰就是怪石,依次林立。

  几个人寻到一块大石上坐下。

  秦铮闻言点了点头,停住了脚步。

  陈老随着秦铮走了一段路后,喊住他,“小王爷,先别走了,我看主子既然醒来了,短时间内,不再往前走,应该无碍。我们先在这里等等。我总觉得那座山上那个人影不是一般人。”

  秦铮抱着她大步往回折返。

  谢芳华无奈,只能点了点头。

  谢芳华还要再说什么,秦铮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她唇上,柔声说,“乖,听话。”

  “我们可以先折回去,想到办法再来。”秦铮道,“如今你这样,我手术无策。”

  谢芳华看着他,坚持地道,“相信我,若前方那座山真的是天阶山,真的是魅族之地。我们就必须前去,只有到了那里,兴许,才能解开谜团,破解了我身体的……我们若是就这样走了。以后只能等死了。”

  秦铮摇头,“我不能拿你的命做赌。”

  “你我夫妻一体,你看你不是没事儿吗?”。谢芳华伸手揪住他身前的衣服,虚弱地道,“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要不了命,就是没力气罢了。你听我的,向前走。”

  秦铮皱眉,断然道,“不行,你身体心血在流失,再往前走,你会没命的。”

  谢芳华费力地道,“别回去,继续向前走。”

  秦铮一怔,“什么别走?”

  谢芳华眼皮睁不开,只能眯成一条缝,气虚地道,“别走。”

  秦铮停住脚步,低头看她,惊喜道,“你醒了?”

  他走出不远,谢芳华在他怀里忽然轻声喊了一声,“秦铮。”

  秦铮抱着谢芳华却不再原地等候,而是原路折回。

  “是。”青岩一挥手,两人跟他一起去了。

  秦铮盯着那个人影看了片刻,忽然对青岩道,“放信号,让那个人看到我们。”话落,又改口道,“不必了,你带着两个人过去。”

  “不知那人是谁。”陈老道,“太远了,看不清。”

  秦铮顺着陈老的视线看去,远处一座山上,隐约有一个黑影,他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陈老伸手一指,“你看,那座山头上是不是有一个人?”

  秦铮停住脚步,看着陈老,“何事儿?”

  秦铮刚走几步,陈老忽然道,“小王爷且慢。”

  侍画、侍墨等立即跟上他。

  秦铮伸手抱起谢芳华,就要原路返回。

  陈老看了一眼四周,叹了口气,“小王妃这样,只能折回去了。”

  秦铮断然道,“我们立即折回去。”

  陈老又看向谢芳华,“当年之所以十大长老合力送天职堂的人离开,也是因为魅族不能再居住。我因为身体不具备修习魅术,所以,没像小王妃一样承受不住。小王爷你等寻常人,因为身体没有魅术,自然无碍。可是小王妃不同,她是圣女一脉的继承人,越是靠近天阶山,体内的心血越是流失。”

  秦铮抿唇。

  陈老道,“魅族的圣地,天阶山,是天地间一块与别处不同之地。是魅术繁衍生息之地,也是天劫天谴之地。当年,十大长老合力挽救魅族血脉,可是后来,除了主子外公口中所说的紫云道长又回了一趟魅族后,再无人踏入魅族境地之内。”

  秦铮看着他。

  陈老看向前方,云山层层,连连雾霭,一眼望不到尽头,他声音有些轻颤,“我想……那座山,应该就是天阶山。”

  “怎么会这样?”秦铮虽然已经猜到不好,但也没想到这么严重的地步,脸顿时变了。

  “像是被掏空了精气,內腹虚无,且还有精气像是从体内源源不断外泄的情境。若是这样下去,不到那座山,怕是……”陈老有些说不下去了,“怕是命就休矣了。”

  “像是什么?”秦铮盯着她问。

  片刻后,他有些惊骇地道,“小王妃体内虚空,像是……”

  陈老点点头,伸手给谢芳华把脉。

  “那是因为什么?你可知道原因?”秦铮看向陈老,“陈老会医术药理吧?”

  陈老点头,“我也发现了,小王妃怕不是因为累。”

  秦铮点头,“在情花谷时,她还好好的,可是自从我们上了路,她一日的精神不如一日,前两日还能与我们说话,如今却是一日都在昏昏沉沉地睡。而我和青岩这两日都背着她,按理说,她不该累到如此才是。”

  陈老看向秦铮,又看了一眼在他怀里昏昏沉睡的谢芳华,凝重地道,“小王爷是说小王妃今日一整日都在昏睡?”

  走了三日后,秦铮却觉出不对劲了,趁着歇息的功夫,对面色越来越凝重的陈老道,“陈老,你发现一件事情没有?”

  接下来,按照秦铮的安排,他和青岩,每日一人半日背着谢芳华赶路。

  谢芳华只能不再说话。

  谢芳华刚要摇头,秦铮却道,“好,就这么定了。”

  青岩这时在后方现身道,“公子,一日匀出半日的路程来,属下背小王妃。”

  “你才要听话。”谢芳华道,“都是山路,全程背着我走的话,你是铁人也吃不消。”

  秦铮皱眉,“听话。”

  “那怎么行?你也是很累的。”谢芳华摇头,打起精神,“我能坚持住。”

  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伸手摸摸她的脸,道,“我的伤势基本痊愈了,我全程背着你。”

  侍画点点头。

  谢芳华摇摇头,苦笑道,“虽然这个孩子在我身体里不长,但因为他,我却是真真正正地娇气了。再有五日,还是能坚持到的。”

  虽然这几日,一日有三分之一的路程都是靠秦铮背着,可是谢芳华还是有些疲惫。

  “再走五日,小姐受得住吗?”。侍画担忧地看着谢芳华。

  陈老点头。

  侍画松了一口气,“那我们如今走了五日了。”

  陈老蹙眉,看向西北天空,“再走几日看看,我在情花谷望着那座山时,按星云时差推算了一下,应该有十日的路程。”

  “可是怎么还没到?”侍画问,“如今前方还是山,根本就看不到那座山,像是一眼望不到尽头,我们何时才能走到?”

  陈老摇头,肯定地道,“方向一定没错。”

  侍画小声问,“在情花谷时,那座山看着虽远,但也像是这么远,是不是我们走错了?”

  山势连绵,一行人白日走路,夜晚住在山里,一连走了几日,都没有到天阶山。

  兰妃若是魅族长老的话,她居住在情花谷,遥望天阶山,也不是没有可能。

  兴许那就是天阶山!

  她和秦铮都有一枚月牙形的事物,秦铮的那枚是法佛寺失火,普云大师拿出来的无忘的信物。她那枚是娘亲交给王妃保管留下的。而从情花谷里看那座山,就是一枚月牙。

  谢芳华趴在秦铮的背上,看着天边的浮云,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兴许外公的话真是不对,魅族并没有在遥远的万里之遥,而就在前方。

  秦铮的伤势还没彻底的痊愈,但是怕谢芳华累着,有难走的地方还是执着地背着她上山。

  直线而走,尽是绵绵山峦,有的山有山路,有的山根本就没有路,人迹罕至。

  但秦铮、谢芳华、陈老都不是寻常人,都有着对事物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出了情花谷后,一行人便摸着路线的方向,一直向前走。

  从情花谷看那座山,只看到一点点的剪影,出了情花谷,就看不到那座山了。

  第二日一早,秦铮和谢芳华便离开了情花谷,沿着从情花谷所看到的那座山的路线,前往陈老一直看的那座山。

  这一夜,情花谷除了秦铮和谢芳华等人外,再没出现别人,平安无事。

  当日夜,秦铮和谢芳华便歇在了情花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二十二章再遇意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