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决心已定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芳华心下一灰。

  秦铮看着王意安,沉声问,“也就是说,你们不进天阶山是死,进天阶山也是死了?”

  “本来可以不死,是你非要死缠着她嫁给你。”王意安道。

  秦铮恼怒,“她是我求师傅逆天改命换回的一世,凭什么我不能死缠着她?就算是死,我也与她死在一处,与旁人无干系,与你更无干系。”

  王意安讽笑,“你怒什么?我说的是事实罢了。就算你求紫云道长逆天改命,那又如何?你有本事与她相守一世?”

  秦铮抿唇无言。

  谢芳华轻轻一叹,“反正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倒也不怕。”

  “你倒是想得开。”王意安淡淡道。

  谢芳华看着他,“天阶山除了当年的紫云道长带着外公进去过,如今云澜哥哥和齐云雪带着兰长老进去过,还有什么人进去过?这么多年,魅族之地,原来就是北齐和南秦交界之处,为何不被外人所知?”

  “兰长老定居在情花谷,情花谷是入天阶山的必经之地。有她在情花谷看着天阶山的入口,这些年,谁还能进去?”王意安摇头,“魅族之地一直不被外界所知,是因为一直隐秘的太好了,世人都知魅族在万里之遥,自然不会想到原来就在北齐和南秦交界处。”

  “原来世人都是被传言误了。”谢芳华感慨,又问,“意安,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办法进去了吗?我们就只能这样等着死?”

  王意安不答她的话,问道,“你很想进天阶山?”

  谢芳华点头,“就算要死,我也想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能活着,谁愿意死去?”话落,她伸手抚摸自己的小腹,“我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想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娶妻生子。”

  王意安眸光微动,看着她,“你怎么知道他是男孩?”

  谢芳华笑了一下,目光因为说起孩子而温柔,“我有一种感觉,他一定是男孩,像秦铮

  。”

  王意安闻言轻轻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天阶山方向,不再言语。

  秦铮心下被触动,低头吻了吻谢芳华眉心,小声说,“都听你的,你说是男孩,他一定就是男孩。像我。”

  谢芳华笑着点点头。

  片刻后,王意安回头看了二人一眼道,“你们倒是很会苦中作乐,既然真的不怕死,那就进天阶山吧。”

  “她每靠近些,身体就会承受不住昏睡不醒。”秦铮抬头看向王意安,“你真的没有办法?”

  王意安挑眉,“你觉得我会有办法?”

  “你这样说,应该是会有办法了。”秦铮看着他,“华儿、我、你,我们三人命运也算是连在一块儿了,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们死,也会拉上你。我师傅推出亲生儿子谢云澜为你挡了多少刀剑,辛苦保你,想必也不希望你死,更不希望魅族再无延续。”

  王意安沉默。

  谢芳华看着他,轻声问,“意安,你真有办法?”

  王意安看着二人,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片刻后,道,“是有一个办法,不过,我也不敢肯定是否能行。若是失败,我们三个人,可能提早就去见阎王了。不,是四个人,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

  谢芳华闻言不由得伸手护住小腹。

  秦铮看着王意安,“什么办法?你不妨说说。”

  “用魅族的禁术封灵术,封住我和她的魅术气息,进入天阶山。”王意安道,“天阶山的天职堂下,有一座轮回池。我和她入轮回池。用轮回池的水洗净我们身上的血脉。从今以后,我们就没有魅族之血,不再是魅族之人。”

  秦铮一怔,“轮回池?那是怎样的?”

  王意安摇头,“我也不知道轮回池是怎样的,紫云道长生前与我见最后一面时,嘱咐过我,兴许这是一个方法。”

  “师傅这是为何?他不是想要延续魅族血脉之根吗?若是如他所说,轮回池的水能洗净你们身上的血脉,从今以后,你们就没有魅族之血了,不再是魅族之人了?他这样做,又有何意义?为的是什么?”秦铮问。

  王意安看着他道,“亏你是他的徒弟,他教了你一身张扬狂妄的本事,却没教你看透人心吗?”

  秦铮沉下脸,“我看透他的心做什么?我这一世,只看透自己的心和华儿的心就够了。”

  王意安闻言轻嗤,“不可救药。”

  秦铮被他这样说,倒也不恼,“那你告诉我,为什么?”

  王意安望天道,“我们没有了魅族之血,也就没有了魅术之灵和之魂,再不是魅族人了,我们会变成普通的人,和这世间千万芸芸众生一样。但是,虽然血脉没了,根还延续着,你怀中的女人生孩子,我也娶妻生子,无论是魅族王室还是圣女一脉,以后在这世上,只要香火不断,就会永久地有后代延续。没有魅族之血而已,又怎么能说没有了魅族之根?”

  秦铮恍然,“原来是这样

  。”

  “你当他当年为什么答应你请求逆天改命?是为你的深情感动?当年,谢云澜死了,她死了,我也死了。魅族血脉之根自此就绝了。他逆天改命,虽然是因为你,但也是为了魅族之根。”王意安道,“紫云道长用自己的命做赌,逆天改命,偷换了天劫,受到天谴,为的就是给我们一个机会。”顿了顿,他重重地补充道,“活着的机会。”

  秦铮闻言看了一眼上空,浮云悠悠,他道,“当年我求他逆天改命,他答应之后,我便知道不只是因为我,但我不管这些,只要她活着,我们重头来过就好。”顿了顿,他敬佩地道,“也只有师傅,才能想出这个办法,舍自己,为魅族。”

  谢芳华看着王意安,护着小腹问,“意安,若是我们启用封灵之术,进去天阶山,下轮回池。我腹中的孩子,会不会……保不住?”

  王意安摇头,“说不准。”

  谢芳华护在小腹的手一紧。

  王意安道,“毕竟,我也没进过天阶山,没见过轮回池,但是依照紫云道长所说的,轮回池能洗净我们的血液,不知我们能否承受得住,挺得过来,可想而知,你腹中的孩子能否承受得住了。”

  谢芳华脸色一白,“你给我下的禁锢之术,到时候,也保护不了他吗?”

  王意安摇头,“我想保护不了吧,毕竟我们血脉都会被洗净,入了轮回池,一切魅术都会失去效用。到时候禁锢之术就会自发被解开。”

  谢芳华伸手扣住秦铮的手,坚决地摇头,“我不要入轮回池,我要孩子。”

  秦铮沉默不语。

  王意安看着她,“你确定你不进入天阶山,能活多久?能平安地将孩子生下来吗?”

  谢芳华摇头,“我不知道,我会尽力,最起码,我还可以期待,可是如你所说,一入轮回池,就什么都没有了。我都自身难保,怎么可能保护得了腹中的孩子?洗净血脉啊,他也要跟着我一起被洗了,不能活着,怎么办?我可以死,但是我的孩子必须活着,我……不能冒这个根本就没有存活希望的险。”

  王意安抿唇,不再言语。

  秦铮感觉谢芳华情绪波动得离开,握紧她的手,柔声哄道,“你说不进就不进,我听你的,别怕。”

  谢芳华慢慢地镇定下来,对王意安道,“意安,你给我解开禁锢之术吧,我不进天阶山。”

  “你想好了?”王意安看着她,“进天阶山,入轮回池,兴许是我们活着的唯一的机会。若是你不进去,也就是放弃了。”

  谢芳华摇头,“我不进,我要孩子。”

  王意安沉默片刻,道,“也许是天意,紫云道长当初逆天改命时,以自己的命做赌,赌魅族的根延续,可是恐怕也没想到你会怀孕,有了孩子,不想进天阶山轮回池。”话落,他又道,“若是进天阶山,轮回池,有一半的希望,你和他能相守一世。孩子以后还会有。”

  谢芳华断然摇头,“不行,我的身体这么差,我不敢保证,真能活着从轮回池出来的话,我还能不能再有孩子。更何况,我舍不得他,他是我一直期盼的,在我腹中已经两个月了呢,他是一个生命。”

  “哪怕拿你和秦铮的命,你们的一生,换一个孩子,你也甘愿?”王意安道

  。

  谢芳华偏头看秦铮。

  秦铮也看着她。

  谢芳华眼中现出希翼的情绪。

  秦铮伸手抱紧她,“你所想,便是我所想,你的决定,也是我的决定。只要你不与我分开,你做什么,我都赞同。”

  谢芳华伸手也抱住她,笑中带泪,“秦铮,你真好。”

  秦铮笑容蔓开。

  王意安淡淡地看着二人,过了片刻,忽然轻轻一抬手,一缕似微风的风吹来,轻轻拂过谢芳华的心口。须臾,他放下手,淡淡道,“既然你们决定了,便要有对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和负责的勇气。”话落,他转身离开。

  “意安!”谢芳华含住他。

  王意安停住脚步,没回头,也没言声。

  谢芳华知道他刚刚将她的禁锢之术解了,轻声问,“你要去哪里?”

  “这个你就不必管了。”王意安道。

  谢芳华咬唇,看着他孤傲的背影,想说什么,终究是觉得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用。他们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可是她却因为腹中的孩子,自己自私地做了决定。也没给他自己决定命运的机会,也枉顾紫云道长拿命赌的这一世,但是她真的做不到放弃这个孩子。

  她挣扎半响,轻声道,“谢谢你。”

  “不必了!”王意安话落,身影走远。

  他离开的方向是北方,并不是天阶山的方向。不多时,便没了踪影。

  秦铮收回视线,抱紧她,柔声问,“我们现在就回去。”

  谢芳华也收回视线,肯定地点头,“回去。”

  秦铮抬头看向陈老。

  陈老叹息,“既然主子已经做了决定,那我们便回去吧。”

  谢芳华看着陈老,又看了一眼王意安离开的方向,对他道,“陈老,你既然能进入天阶山,若是想去,便去吧。你毕竟不比我。”

  陈老摇头,“若不是碰见主子,我几乎已经忘了自己是魅族人了。以后主子在哪,我就在哪里。我虽然一把老骨头了,但是关键时候,兴许还能帮上些忙。”

  谢芳华点点头,不再多说。

  秦铮抱着谢芳华站起身,再不耽搁,原路返回。

  陈老、侍画、侍墨、小橙子、青岩带着一众隐卫,跟在二人身后折回。

  谢芳华下的决心很大,秦铮走的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和拖泥带水。

  原路折回,走了一天路程后,远离天阶山,谢芳华精神恢复了几分,已经不用秦铮背着,可以自己走路了

  。

  夜间,在一处山峦处歇息,谢芳华手摸着小腹望着天阶山的方向,天幕暗沉,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她就那样的望着。

  秦铮从后面环抱住她,将头放在她的肩上,与他一起摸着小腹,轻声问,“在看什么?想什么?”

  谢芳华轻声道,“我在想,云澜哥哥和齐云雪如今就在天阶山内。情花谷研制出来的那些兵器,到底会用在什么地方?魅族的境地既然就在北齐和南秦交界之处,为何一直不被世人发现?即便隐藏得好,保护得好,但这么久远,也很难做到。”

  秦铮闻言眯起眼睛,“我们折回去后,去一趟雪城吧。”

  谢芳华回头看他,“去雪城?”

  “嗯。”秦铮点头,“你没发现魅族坐落的方位吗?是在雪城身后。”

  谢芳华一惊,看着秦铮,“你是说……雪城与魅族有关联?”

  秦铮颔首,“为何多少代多少年来,一直无人发现魅族其实就在北齐和南秦的边境?兰妃离开北齐皇宫带着齐云雪定居情花谷也不过是这十几年的事儿。那么以前那些年呢?没有她看守的魅族,为何没被人发现就在两国边境?世人都知魅族神秘,万里之遥。可是却不知,就在北齐和南秦的不远处。相对于魅族的神秘,那么雪城呢?雪城虽然也神秘,但一直都在世人的视线内,是一个会被人忽视,却又从来没有被忽视的存在。”

  谢芳华点头,“当初我从无名山出来,在北齐和南秦的交界处,言宸指着一处城池对我说,那就是雪城,里面有十万雄兵。城主虽然是恶魔,但是却养了一支强军。十万兵马可抵三十万。我若是要的话,晚些回京城,去一趟雪城。我当时因为太想家了,也没想南秦的江山,自然也就不会在意雪城的兵马,于是,就回了京城。雪城的确是十分显然,就屹立在两国边境,堂而皇之,凡是走过边境之人,都能看到它的存在。”

  秦铮颔首,“不错,它从不藏着,一直在世人面前,这才是最好的屏风,是魅族胜地的屏风。”话落,他道,“小姑姑和小姑夫去了魅族,凭借二人的能耐,确实使得城主对二人甚是礼遇,在雪城可以调动兵马。以前,我便想着,雪城的城主不见也罢,如今嘛,自然要去会会了。”

  谢芳华点头,“若是诚如你所说,雪城和魅族有联系,是魅族所在地的屏障的话,我们的确是该去一趟雪城。”顿了顿,她忽然道,“若是雪城和魅族有关的话,那兰长老,也就是齐云雪的娘,也与雪城有关了?”

  秦铮眯起眼睛,“说不准。”

  “雪城兵强马壮,十万雄兵能抵三十万,不是空穴来风。世人尽知,那是否我们可以猜测,情花谷研制的那些武器,其实是投用到雪城了?”谢芳华又道。

  秦铮凝眉,“若是投用到雪城,雪城想做什么?”

  “前些日子,你向雪城请兵,雪城给你派了一万兵马,北齐大败。”谢芳华道,“若是雪城真与魅族有关的话,凭小姑姑和小姑夫,能请得动雪城兵马?你想想,小姑夫玉启言,他可是玉家的人,是北齐的人,可以说,他与言宸身份相当呢。言宸尚且对北齐有护国之情,玉启言难道就没有?如此猜测的话,那一万兵马之事,兴许不是二人的意思。那么,如此说来,雪城为何派出一万兵马,帮你对付北齐?”

  秦铮叩紧她的手,目光涌动,片刻后道,“我们去了雪城之后就知道答案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二十三章决心已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