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醉翁之意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样深夜,她与秦铮和言宸前后脚地进入雪城,且深夜在雪城故人相见,让人分外感慨。

  但是感慨归感慨,两国之间,各有身份,各为其主,身不由己,谢芳华心中明白得很。

  她心向南秦,如今大势所趋,倾举国之力兴兵,哥哥又是军中主帅,她势必要坚守南秦的立场。而言宸,他的出身和如今在北齐军中的地位,恐怕也势必要坚守自己护国的立场了。

  立场不同,兴许,终究不会手软。无论是她,还是言宸,亦或者是秦铮。

  秦铮伸手握住她的手,紧了紧。

  谢芳华抬头看他,淡淡地笑了笑,云淡风轻地道,“我相识相知的人,只叫言宸,如今的玉言宸,我可以不认识他

  。”

  秦铮伸手摸摸她的头,“乖。”

  谢芳华无奈地瞅着他,打开他的手,嗔道,“从来不知道你还惯会哄人,这些日子算是领教了。”

  秦铮低笑,“那是你以前没发现爷的优点。”

  谢芳华无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缺点一大堆,全天下人都知道,优点都被淹没了,让我怎么发现?”

  秦铮摸着下巴看着她,“也是这个道理,我回头得想想,怎样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我的优点。”

  谢芳华闻言笑着转过头,不再理他。

  老者看着二人说笑,面色有些奇异,偏头看了一眼陈老,见他依旧在想着事情,不知在想什么,他向他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问,“你可见过王意安?”

  陈老抬眼,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见过。”

  “他如何模样?”老者问。

  陈老将见到王意安的情形并没有隐瞒,简略地描述了一遍。

  老者颔首,沉默半响,叹了口气,“不知道天阶山的火海什么时候会休止,已经燃了几十年了。”

  陈老看着他,“天阶山的火海,如何才能休止?”

  “一是有强大的通天之术,灭了火海;二是魅族血脉尽绝,天火自然就息了。”老者道,“可是谁能有强大的通天之术?连当年的紫云道长都做不到,更别提如今了。而魅族血脉尽绝的话……”他说着,看了谢芳华一眼,哀痛地道,“魅族也就灭绝了。”

  陈老闻言不再说话。

  “什么是通天之术?”谢芳华看着老者问。

  老者立即恭谨地道,“是魅族的天术之大成,有通天之能,可移星换位,转天换地。上古之术,从来没有人修成过。哪怕紫云道长天赋聪绝,能逆天改命,但也改不了魅族被天谴的运数。”

  谢芳华闻言不再多问了,紫云道长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世间怕是没人能够做到了。

  “小王妃的魅术修习到哪个阶段了?”老者问。

  谢芳华摇摇头,“我屡次受伤,身体里的魅术只是依靠血脉催生而已,并没有真正修习。说起来,没有什么阶段。”

  老者闻言叹了口气,“小王妃有几个月的身孕了?”

  谢芳华道,“三个多月。”

  老者又看了秦铮一眼,“小王爷和小王妃是有缘人,可惜,天道不遂。”

  秦铮嗤笑,“我便不信什么天道不顺,我只信世间没有什么是破不了的难题,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小王爷有这份自信,想必当初紫云道长也是看中了小王爷这份心境。”老者道。

  秦铮不再言语

  。

  片刻后,有人带着言宸进了这座府邸。

  来到门庭外,言宸顺着帘幕以及里面的灯火,一眼便看到了里面坐着的秦铮和谢芳华。他脚步猛地顿住。秦铮率先打招呼,“言宸兄别来无恙啊。”

  言宸眉目动了动,绕开秦铮,目光落在谢芳华的身上。

  三个多月的身孕,谢芳华的小腹已经有些微微鼓起,她的手放在小腹上,时刻的护着,显然是十分在意腹中的胎儿。

  老者迎到门口,对言宸拱手,“小国舅深夜造访,城主不在城内,失礼了。”

  言宸从谢芳华身上收回视线,拱了拱手,“深夜在下冒昧前来,是多有打扰了。”

  “小国舅客气了,里面请。”老者让开门口。

  言宸抬步走了进来,对秦铮问,“秦铮兄不是带着芳华前往情花谷了吗?如今怎么会在雪城?”

  “没找到谢云澜和齐云雪,只能回来了。”秦铮看着他,坦实地道,“雪城兵之必争,我怕我们若是不来,言宸兄就要将雪城夺去了。”

  言宸抿唇,缓缓落座,“我们之间,到不必说暗话,我的确是为了雪城之兵而来。”

  “恐怕要叫你失望了。”秦铮道,“我决计不会让雪城之兵落于你手。”

  言宸看着他,又扫了一眼谢芳华,慢慢道,“都这般时候了,芳华有孕也有三月有余了吧?秦铮兄决心要雪城,决心理会南秦兵事,可是你们的事儿呢?不分身去做,不要命了吗?”

  “命自然要,但是国也不能丢。”秦铮散漫地道,“一心二用的事儿,我以前做了不少,如今虽然关乎性命,但做做也不妨碍。”

  “这样说来,秦铮兄的意思是让我无功而返了?”言宸问。

  “那你还想如何?真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动了雪城不成?”秦铮挑眉。

  “你先我一步来,看来在雪城是早有筹谋了,我想要在你眼皮子底下动雪城,看来不易了。”言宸也挑眉。

  “不是不易,是根本就动不了。”秦铮道。

  言宸摇头,“秦铮兄未免太自信了。雪城之于你,是早有筹谋,之于我,未必没有计较。我想要在你眼皮子底下动雪城虽然不易,但也未必不能成事。你这样轻松地打发我,让我无功而返,恐怕不太可能。”

  “那你要如何?”秦铮看着他,“想试一把?”

  “总不能被你不战而屈人之兵。”言宸道。

  “那好啊,你想试,我便陪你一试,也无妨。”秦铮勾唇一笑,“不若我们就做个赌局,我赌你动不了雪城,你若是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动得了雪城,那我也就没脸面再待在雪城了,立马滚蛋。”

  “换而言之,我若是动不了雪城,我滚蛋。”言宸道。

  “没错。”秦铮点头,挑眉,“赌不赌?”

  言宸颔首,“赌

  。”

  “三日为限如何?”秦铮看着他,“如若你时间不充沛,可以再往后推迟。”

  “不用,三日就三日。”言宸道。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秦铮站起身,对老者道,“师爷若是能联络上你们城主,还是尽早给他传信吧。别到时候他回来,雪城已经毁了。我们的赌局之下,对雪城可不会留情。”

  老者看着二人,都是不好惹的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秦铮伸手拉起谢芳华,对老者道,“劳烦给个院子,安置我们住下。”话落,他补充,“小国舅想必也需要一间院子。”

  老者点点头,想了一下,便吩咐人带着秦铮和谢芳华、言宸分别前往安置的院落。

  老者没有将秦铮和言宸的院落分别安置在远处,而是相邻的两个院子,风景清幽。

  路上,谢芳华终究是忍不住问言宸,“言宸,你为北齐,能做到什么地步?”

  言宸脚步微顿,看了她一眼,便平静地道,“我也不知道,本心而为,本意而为,能做到什么地步,便是什么地步。”

  “好一个本心而为,本意而为。”秦铮笑了一声,“当日,你沿途拦阻我回南秦京城,我拉上了齐云雪。倒也不算是真正的较量,如今我们就各凭本事,若是你真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夺了雪城,我便心服口服,自此不再干涉雪城之事。如若你夺不到,雪城的兵马,你便别再打主意了。想要护住北齐,另想谋算吧。”

  “好。”言宸点头。

  “那我便等着看你如何施为了。”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院子。

  言宸停住脚步,目送二人进了安置的内院,面色寂寂。

  进了内院,沐浴之后,谢芳华全无困意,站在窗前,看着窗外。

  今夜星空无云,黑漆漆一片,但雪城各处的灯火却明亮如昼。

  谢芳华想象不出这一座坚固繁华的古城,亘古便屹立在这片土地上,就连北齐、南秦,甚至是前朝,都未能撼动分毫,在言宸和秦铮的手下,如何能翻天覆地。

  秦铮从身后将谢芳华抱在怀里,柔声问,“在想什么?”

  谢芳华将身子靠近他怀里,轻声说,“在这世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坚守的信念。我有,你有,言宸有,很多人都有,这雪城屹立数千年,更有它存在的信念。我在想着,雪城城主,若是得知你和言宸赌约之事,不知是否会立即赶回来。城主总不能任雪城落于旁人之手而不管。毕竟雪城一直以来不是浪得虚名,是真有实力立于两国之间。”

  秦铮压低声音,“我就是要逼他现身。”

  谢芳华一怔,“原来你与言宸的赌约,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为了雪城的城主?”

  秦铮下巴搁在谢芳华的肩膀上,半眯起眼睛,看着窗外道,“我们可以不要雪城之兵,但也不能让北齐得到。雪城既然多年来立世之道不参与外争,那么,不如一直就延续下去。若是没有所求,我便放过雪城又如何?若是有所求,那么,另当别论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二十七章醉翁之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