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秦钰兴兵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和言宸定下赌约当晚,谢芳华明晓了秦铮的醉翁之意后,便有了困意,很快睡下了

  。

  秦铮见她睡着后手还一直放在小腹上,目光有些心疼地瞅着她。

  他的华儿,恐怕是这世上最坚韧的女人了。哪怕肩上担了多重的担子,哪怕心里藏了诸多世事纷扰,可是她依然固守着本心的信念,坚韧果敢。

  护住忠勇侯府,护住谢氏,护住南秦江山,护住他们的孩子。

  每一步,她都执着坚毅。

  他爱上她,娶她,是他两世的幸运。

  就算他们没有未来,但为了想要护住她的信念,他也会放手一搏。

  他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眉心,起身离开了床前。

  谢芳华虽然睡着了,但身边人没躺下,她好似心有感应一般地伸手抓住了他要离开的手。

  秦铮脚步一顿,转头。

  谢芳华浓浓困意地问,“你要去哪里?”

  秦铮回转头,凑到她耳边,柔声且低声说,“乖,你先睡,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谢芳华点点头,放开了手。

  秦铮又吻了吻她的唇瓣,出了房门。

  谢芳华听到关门声,但是耐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秦铮走出门外,沉声喊,“青岩。”

  “公子!”青岩应声现身。

  “我去见一个人,你守好她。”秦铮吩咐。

  青岩应是。

  秦铮出了院落,消失了身影。

  这些日子连番赶路,尽管秦铮百般照料,但谢芳华还是被累到了,她一觉睡到第二日响午时分才醒来。

  她醒来后,身边睡着秦铮。

  她刚要动身子,见他和衣而睡,忽然想起他昨日夜在她睡下后似乎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既然和衣而睡,想必困得极了,应该是刚刚睡下不久,她遂不再动,只看着他。

  他眼底有隐约青影,睡着的俊颜清俊无双,只是这些时日,显然清瘦太多,比她从无名山回京见他的时候,瘦了不止一点儿。那时候的秦铮,是何等的炫目华贵,如今的秦铮,沉淀着一种青山之蕴,像是蓄水的湖海,即便睡着,也有一种沉舟破釜的锋利,只不过被压在眉心之下。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比她肩上和心里积压的重量怕是还要重上数倍,使得他即便睡着,也不得安然。

  “小姐?”侍画在外面轻轻喊了一声。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屋内房门关着,窗帘闭着,但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来,显然时候已经不早了。她慢慢地从秦铮的手里撤出手,轻轻地饶过他的身子,下了床,穿戴好衣服,准备走出去,秦铮伸手拽住她的手。

  谢芳华回头看他

  。

  秦铮眼睛没睁开,浓浓地问,“去哪里?”

  “侍画喊我,想必有事儿,你继续睡,我去看看。”谢芳华轻声说。

  秦铮点点头,放下手。

  谢芳华来到门口,打开房门,见侍画已经退离门口远了些,她轻轻关上房门,走过去,压低声音问,“何事儿?”

  “小姐,刚刚得到消息,皇上已经到了平山谷大营了。”侍画小声道。

  “秦钰出京了?”谢芳华一怔。

  侍画点头,“皇上不止出京了,还来两国交战的边境了,如今已经和侯爷汇合了,昨日夜丑时,大举兴兵,不止夺回了漠北军营,且一鼓作气,夺了北齐大营,北齐退军百里,撤到了渔人关,皇上并没就此罢休,如今在攻打渔人关呢。”

  谢芳华闻言想隔壁院落看了一眼,隔壁院落围墙深深,什么也看不到,她道,“也就是说,昨日我们和言宸前后脚进入雪城后,就是差不多那个时候,秦钰就攻打漠北军营了?”

  侍画颔首,“应该是那个时候,刚刚奴婢得到的消息。”

  谢芳华抬眼看了一眼天色,道,“半夜半日时间,南秦军便攻到了北齐的渔人关?秦钰带了援军?”

  侍画点头,“嗯,燕小侯爷和崔侍郎的兵马到了后,皇上便和谢侯爷部署即时兴兵。”

  “援军想必提前到了一日,暗中修整了。否则刚到平山谷便即时兴兵,援军长途跋涉定然极累,怎么能行军百里攻下北齐大营,又追击百里去攻打北齐军撤军之地的渔人关?”

  侍画点头。

  谢芳华叹了口气,“言宸应该没想到吧?他来了雪城,齐言轻伤势应该还未痊愈,玉云水不堪大任。秦钰抓的时机刚刚好。运兵如神。这一仗,南秦占了时机。既然秦钰一鼓作气要攻下渔人关,若是渔人关失守,有秦钰坐镇南秦军中,言宸即便夺了雪城十万兵马,也不好再夺回渔人关了。”

  侍画小声说,“小姐这回大可安心养胎了。”

  谢芳华笑了笑,“我虽然不愿言宸受折,但却希望北齐溃败千里。”话落,她对侍画吩咐,“小橙子呢?你去将他喊来。”

  “小橙子在厨房盯着药膳呢。奴婢这就去喊她。”侍画立即去了。

  不多时,小橙子匆匆跑来,身上还系着围裙。

  谢芳华看到他后,对他道,“皇上如今在渔人关,小橙子,你出城一趟,我有要事交代你走一趟渔人关,去见皇上。”

  小橙子立即道,“小王妃,奴才受皇上命令,必须时刻寸步不离地跟着您,上一次,在荥阳城,就因为奴才离开去查暗道,你就出事儿了。奴才再不敢离开了。有什么要事,您另外指派别人吧。”

  “这件事情事关重要,你在皇上身边待得久,是皇上的信任之人。旁人前去,这个时候,怕是都不好进南秦的中军帐,更难靠近秦钰身边。”谢芳华道,“我有一枚重要的物事儿,要交给他。必须你前去。”

  小橙子摇头,“小王爷的隐卫也能去啊,每次小王爷和皇上送信,不都是近身隐卫吗?”

  “那是在南秦皇宫,此一时彼一时,两国兴兵,轻易不能让人近皇上身,以防暗害

  。”谢芳华道,“你放心,如今秦铮在我身边,你只做到我交代的事情后再赶回来我身边就行。雪城距离渔人关,也就两百里,你七日折返,足够了。”

  小橙子见谢芳华坚持,面色凝然,显然是极重要的事情,他无奈地点点头,“好吧。”

  谢芳华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递给他,“这是五万兵马调度令,在距离渔人关三百里地的狼回谷,你亲手交给皇上。”

  小橙子睁大眼睛,“小王妃?这……这是兵马调度令?”

  谢芳华颔首,“你只告诉他,我助他尽快攻打下渔人关。这五万兵马,擅长攻城之术。”

  “是,奴才这就去,一定会将这个令牌送到皇上手中。”小橙子知道此物重要,连忙塞入怀里。

  “侍画,你去调派,随我而来的所有谢氏暗卫,暗中护送小橙子前往渔人关。”谢芳华道。

  侍画应是。

  谢芳华对小橙子摆摆手。

  小橙子连忙去了。

  侍画见小橙子离开,上前一步,小声说,“小姐,您这么多年,费尽心血,养了五万兵马。就这样都交给皇上了?万一以后……”

  谢芳华摆手制止她,轻声说,“我为了要这个孩子,性命都不要了,还在乎区区五万兵马?”话落,她声音更低,仿若呢喃,“我助秦钰夺北齐天下,希望,有朝一日,我和秦铮,若是真的挺不住,不在了,他会善待我们的孩子,让他不受苦,衣食无忧。”

  侍画眼眶顿时红了,“小姐,您和小王爷一定会挺住的,没有爹娘的孩子,太苦了……”

  谢芳华伸手拍拍她肩膀,侍画、侍墨自小都没有爹娘,双亲早失,她也一样。她们都明白没有爹娘的孩子太苦,可是若非实属无奈,命不由已,又怎么会有爹娘狠心扔下自己的孩子?

  她做不到保证自己不死!她如今能做的,也就是护住这个孩子,生下他。还有能做的,就是摧毁北齐多年筹谋夙愿,将南秦的江山推向固若金汤,北齐再不能望其项背。

  哪怕言宸是北齐的小国舅,江山家国面前,她也不会手软。

  不得不说,秦钰来前线正是时机,否则凭她和秦铮,还真是分身乏术。

  “快去吧,传令下去,一定要保护小橙子安全到达渔人关,不得有误。”谢芳华道。

  侍画点头,不再多言,连忙去了。

  谢芳华在院中站了片刻,折回了房间,秦铮依旧在睡着,并没有醒来。

  谢芳华在外间梳洗后,对侍墨问,“隔壁的院落可有动静?可知道言宸在做什么?”

  “从昨日夜到今日午时,隔壁院落都没传出动静,言宸公子从进了隔壁院落,再未出去。”侍墨说着,犹豫道,“也许是出去了,奴婢可能不查,毕竟昨日小王爷离开时,也没动静,今日早上小王爷回来时,奴才才知道

  。”

  谢芳华点点头,道,“言宸既然来雪城,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话落,又道,“兴许,如今他也得到了秦钰带兵亲自攻打渔人关的消息了。”

  侍墨小声问,“要不然奴婢去打探打探言宸公子在做什么?”

  谢芳华摇头,“不用了,他和秦铮的赌局,是男人的事儿,事关雪城,我便不管了。但看他们的吧。雪城之外,我到可以管管。”

  侍墨点头,压低声音,“如今午时已然过了,小王爷显然太累了,小姐您先用午膳吧,不能饿着肚子里的孩子。小王爷醒来再自己用。”

  “嗯。”谢芳华点头,自然不能饿到孩子。

  侍墨立即下去端午膳。

  谢芳华虽然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吃了许多,她明白她虽然怀有身孕,但除去小腹有些隆起之外,其余的地方清瘦太过,甚至不像是三个多月身孕的孕妇。再不妥善将养的话,她真怕自己挺不住到生下他的时候。

  饭后,秦铮依旧在睡着。

  谢芳华想着他昨夜该是有多累,如今这般补觉。

  申时二刻,青岩现身,在窗外喊,“公子。”

  谢芳华抬眼看向窗外,回头看向秦铮,见他醒来,嗓音沙哑地问,“何事?”

  “言宸公子刚刚离开了雪城,像是折返北齐了。”青岩道,“是否拦住他?”

  谢芳华一怔,言宸离开雪城折返北齐了?三日赌局还没到。

  秦铮推开被子,慢慢地坐起身,目光落在窗前坐着的谢芳华身上,问,“几时了?”

  “申时二刻了。”谢芳华道。

  “午时你吃饭了吗?”秦铮又问。

  “吃过了。”谢芳华道。

  秦铮点点头,下了床,来到窗前,对青岩道,“不必拦,让他离开。”

  “是。”青岩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谢芳华看着秦铮,对他问,“你可知道秦钰来前线了?如今坐镇南秦军中?”

  秦铮颔首,“知道,前两日收到了他的传信。”

  “什么时候?你怎么没告诉我?”谢芳华问。

  “那时你睡着了。你醒来我便忘了说。”秦铮道。

  谢芳华扁嘴,他是忘了说吗?根本就没打算说吧?她轻轻哼了一声。

  秦铮伸手抱住她,即便有孕三月多,可身子依旧纤细,他道,“他来两国边境,分属应当,他是南秦的皇上,坐着那把椅子,就该为他的江山出力。”

  “昨夜丑时,他和哥哥汇合做了部署,大举兴兵,不止夺回了漠北军营,且一鼓作气,夺了北齐大营,北齐退军百里,撤到了渔人关,他不善罢甘休,如今正在攻打渔人关

  。”谢芳华道。

  “渔人关不好打,不亚于平山谷。”秦铮看了一眼天色,“如今言宸折回去了,定然是收到消息了。他这个时候走,快马加鞭,明日午时前,也该回到青云关了。有他在,秦钰短时间内夺不下青云关。”

  “我将在岭南深山老林埋藏训练的五万兵马于早先从京城出发时就调到了距离边境三百里的狼回谷。两个时辰前,我已经安排小橙子带着调度令送去给秦钰了。”谢芳华道,“那五万兵马善于攻城,且军中网络了很多奇能异士,擅长江湖机关巧取之术的能者大有人在。若是小橙子脚程快,先言宸一步到达的话,秦钰定然不会错过时机,立即兴兵,定然能赶在言宸离开之前,拿下渔人关。”

  “指着小橙子快言宸那一步,起不到作用,看来,还是要拦他一拦,不能让他顺利地赶回渔人关。”秦铮眯起眼睛,对外喊,“侍画。”

  “小王爷。”侍画在门外应声。

  “你去告诉雪城的师爷,就说昨夜言宸公子做了什么事情,他若是不知晓,就不该放他出雪城。”秦铮对外道。

  侍画连忙应声,立即去了。

  谢芳华回头看秦铮,“你昨夜出去做了什么?言宸做了什么?”

  “以他的长处,攻我的短处。”秦铮看着她,“你猜他做了什么?”

  谢芳华细思,言宸的长处?言宸可以说是文武双全,才华满腹,武功机关,无一不精通。但这些,秦铮也不差他。唯一秦铮不擅长的就是医术,这也是言宸的长处,言宸对医术十分精通。

  她想到此,低声问,“你是说医术?”

  “医毒本一家。”秦铮道。

  “毒?”谢芳华一惊,“言宸用毒术制约你?”

  “不是制约我,是制约雪城。”秦铮淡淡道,“还有什么办法不用费一兵一卒就能倾覆雪城的?毒药好比瘟疫,若是用好了,可以让全城瓦解。言宸他医术冠绝,手里若是能有谁都解不了的毒药,也不是不可能。”

  谢芳华一时沉默,她的医术也的确没有言宸的医术精通,秦铮说得对,医毒本一家。

  “虽然用毒自古为正派人士所不齿,但家国天下面前,顾不得那么多也没什么不对。”秦铮道,“我倒是敬佩他,真是破釜沉舟而来。”

  谢芳华依旧沉默。言宸对雪城用毒,为北齐能做到如此地步,她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了。也的确能以他医毒之术的长处来对付秦铮的短处,才有胜算,否则别的,就以秦铮在雪城安插了这么久的势力来说,论谋略势力,三日的时间,他确实胜不了秦铮。

  “本来我想多陪他耍耍,没想到秦钰到边境正是时机。若是渔人关失守……”秦铮哼哼两声,“落在秦钰的手里后,北齐就别想夺回来,任他齐言轻有天大的本事,任言宸有多能耐,任北齐再有什么能人,也休想从秦钰的手里夺回来了。”

  谢芳华看着他,“北齐除了齐言轻、言宸外,也没什么有本事的人了吧?”

  秦铮摇头,别有深意地一笑,“也不见得,心向北齐的能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二十八章秦钰兴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