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两国形势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师爷刚离开秦铮和谢芳华所住的院落不久,回去之后,面对雪城的情形,十分的手足无措。

  雪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等情况,他也看不出言宸对雪城用了什么毒,但能看出这种毒一定不能让其蔓延,否则全城的人都会中毒,雪城就真的濒危成为一座死城了

  。

  雪城在这世间屹立数千年,自然不能在城主不在的情况下,毁在他的手中。

  但是若是将十万兵马给秦铮,却又万万不能。

  他一时间愁云不展。

  侍画依照秦铮的吩咐,来见师爷,将秦铮的话如实传达给了他。

  老者一时不解,问道,“小王爷这是何意?难道他也解不了雪城之危?要借助外力?是何人有本事能解除雪城之危?”

  侍画摇头,“我家小王爷没说,只吩咐让师爷依照他的话做就是了。”

  师爷想了想,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依照秦铮的安排了,点点头,挥手招来人,吩咐了下去。

  侍画折回去禀告秦铮。

  雪城能屹立数千年,自然有它的实力和长处,不出半日,遍布南秦和北齐以及天下各处便得到了雪城全城中毒濒危的消息。

  一时间,天下哗然。

  有消息传出,是北齐小国舅所为,天下人顿时将目光都放去了北齐。

  显而易见,北齐小国舅此举,是要收服雪城。

  南秦朝野上下听闻此事后,文武百官又慌了神,齐齐地聚到了李沐清的府邸。

  李沐清这些日子监国稳固朝局,朝中内外,诸多事情,都压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他又瘦了很多。尤其是自从谢凤回京后,左相见了她一面后,大病不起,七日没上朝,左相肩上的重担一下子又都推到了他的身上,他是忙得焦头烂额。

  右相夫人心疼儿子,急得不行,但也无可奈何,只吩咐厨房日夜给他顿补品补身子。

  程铭、宋方对于粮草军饷督办之事,也不敢懈怠,能帮忙的地方,二话不说。

  自从被谢伊推拒,伤心欲绝,数月颓废不振的八皇子秦倾也终于从府中走了出来,开始入朝,协助李沐清做一些朝事儿。

  几个月的时间似乎让秦倾一下子就长大了,少年的面孔多了成熟和稳重,只是昔日脸上惯常挂着的笑容不见了。

  英亲王、永康侯毕竟是岁数大了,精力不济,有些事情,力不从心。

  朝中刚得到秦钰已经安全到了漠北,并且大举进攻北齐,不仅将失守的阵地夺回来,且又再打渔人关的消息时,朝野上下赞扬皇上威武的振奋还没消退,便传来了雪城濒危受制于北齐小国舅的消息传来,一时间,让众人又提心吊胆起来。

  雪城在南秦和北齐边境屹立数千年,南秦和北齐如今建国才三百年。当年,南秦和北齐打得多么厉害,雪城都安然无恙,最后,南北分庭而治。

  雪城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如今竟然受制于北齐小国舅,一旦雪城受到掣肘,雪城被北齐收服,那么,雪城的兵力也会归于北齐

  。南秦岂能受得住?

  一时间,众人都慌了。

  见到李沐清后,众人都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皇上如今在攻打渔人关,分身乏术,看看李沐清是否有什么好办法,解了雪城之危,不让雪城受制北齐,也算是解南秦之急。

  李沐清看着众人,摇摇头,“俗话说,远水救不了近火,京城距离边境雪城,关山迢递,别说我们不能立即飞去,就算立即飞去,遍布南秦也找不出一人的医毒之术能比肩北齐小国舅。诸位大人,稍安勿躁,静观其变吧。”

  众人闻言都深深叹气。

  “我方才得到消息,秦铮兄和芳华如今在雪城。他们既然在雪城,一定会想办法保雪城无恙的。”李沐清又道。

  众人闻言,顿时大喜,“小王爷和小王妃原来也在雪城?有他们在,我们就放心了。”

  李沐清笑了笑,不再多说。

  有皇上在前线亲临坐镇,攻打渔人关,秦铮和谢芳华在雪城,那么,有这三个人在,着实让人安心。就算北齐有什么掣肘雪城以及阴暗的筹谋,以他们的本事,想必也能应对。

  众人踏实下心后,都撤出了李沐清的府邸。

  李沐清待众人走后,揉揉眉心,叫过来一人问,“左相呢?身子可还未大好?”

  那人摇摇头,“似乎还在病着。”

  “备车,我去左相府看看。”李沐清吩咐。

  “是。”有人立即前去备车。

  李沐清换了一声便衣,坐了马车,前往左相府。

  临街的胭脂楼门前,忠勇侯府的一辆马车停下,谢凤由婢女扶着从车里走下车。

  李沐清恰巧路过,吩咐人停车,下了车与谢芳华见礼。

  谢凤见到李沐清,顿时笑了,“今日李大人清闲?没处理朝事儿?”

  李沐清笑着说,“谢姑姑无须客气,您是长辈,从父辈上算起来,您喊我一声贤侄就可。”话落,他道,“左相有七日没上朝了,我今日正巧有些空闲,去左相府看望相爷。”

  谢凤闻言眉目稍动,对李沐清道,“李贤侄近七日来,想必朝务加身,十分累乏吧。”

  “还好。”李沐清温和地道。

  谢凤叹了口气,“说起来,也是怪我,我刚回来,受他质问几句,便受不了,恼怒之下,将有些事情告知他了,他一时大受打击,受不住,才病倒了。我却也不能去左相府见他,再化解他心里的疙瘩。毕竟我与他,如今来说,还是要避嫌,最好再无瓜葛,免得伤及他无辜的妻女。”

  李沐清颔首,“谢姑姑考虑得正是。”

  谢凤看着他道,“你如今要去左相府,见到他,不如就替我转一句话,就说,二十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想不开放不下的?若是他想堂而皇之地认轻歌,继承左相府的门庭,不在乎被天下人笑话,我也同意。后世如何评说,我一个女人,都活了一把年纪了,也不是多在乎名声

  。”

  李沐清点头,“我一定将谢姑姑的话原话转达给左相。”

  谢芳华笑了笑,“你快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李沐清闻言也不再耽搁,告辞上了马车,帘幕落下前,她见谢凤进了胭脂楼,从背影看,她一点儿也不像是年近四十的女子。

  若是当初大长公主誓死也不嫁去北齐,那么如今,她应该是和左相相守一辈子的人。

  左相也不必苦了大半生,她如今也不必夹在南秦和北齐之间,舍弃北齐王,回归南秦。再淡然坚毅的女子,心中想必也是极苦的,只不过是不为外人道也罢了。

  他暗暗叹了口气。

  马车来到左相府,门童见李大人来了,连忙进去禀告,不多时,管家匆匆跑来,对李沐清见礼,“李大人,里面请。”

  “相爷身体如何了?”李沐清询问。

  管家摇摇头,“相爷这么多年,都身体硬朗,未曾闹过多大的毛病,如今这突然生病,就如一座大山突然压下来,所谓病来如山倒大概就是这般,再加之,相爷厌恶服药,虽然休息了几日,但这病情一直不见好。”

  李沐清点点头,“带我去见见相爷。”

  管家连连点头,“小姐刚刚过府看望相爷,如今正在相爷处,我这便带您去。”

  李沐清颔首。

  管家头前引路,将李沐清带去了左相所住的院子。

  刚踏入院中,便隐约闻到一股药味,管家快走几步到门口禀告,不多时,卢雪莹从里面走了出来,对李沐清福了福身,“李大人。”

  李沐清含笑对她点头。

  卢雪莹道,“父亲醒着,李大人进去吧。”话落,又轻声道,“父亲不吃药,希望李大人劝慰几句。”

  李沐清颔首,管家挑开帘幕,他缓步进了屋内。

  左相半靠着床头躺着,几日不见,瘦得吓人。

  李沐清见到他,也吓了一跳,见他看来,连忙问,“相爷可还好?”

  左相点点头,沙哑地道,“朝事儿繁忙,你身上的担子重,不必过来看我。”

  李沐清摇摇头,“相爷大病七日,如今至今不见好,沐清听闻你拒绝服药,心里甚是不放心,过来看看。”话落,又补充道,“途经胭脂楼,正巧碰上谢姑姑,受谢姑姑所托,为相爷转一句话。”

  左相顿时目露光芒,“她让你……转什么话给我?”

  李沐清便将谢凤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了左相。

  左相听罢,面色大动,身子震颤,片刻后,猛地咳嗽起来。

  李沐清连忙给他倒了一杯水。

  左相咳罢,挥挥手,不喝水,闭上了眼睛,一时没说话

  。

  李沐清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他道,“谢姑姑说得对,二十年过去了,相爷又何必执着?人生一世,所谓最苦最难的选择,也无非是生离死别。相爷你亲身经历过了生离,这死别,还是算了。你一生引憾无子,谢姑姑当年初到北齐,发现怀有身孕,本能打掉,但她并没有,定然是排除万难,冒着风险,生下了你与她的孩子。这份情,也不枉相爷痴情一生。”

  左相闭着眼睛,睫毛颤了又颤。

  李沐清又道,“谢姑姑心有家国大义,这样的女子,天下熙熙,寻不出几人?但也正因为她是这样的女子,才造就今日的结果。不知道相爷是否相信天命姻缘,沐清是信的。你与谢姑姑的缘兴许没那么深,修得不够。”

  左相依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李沐清又道,“人生在世,最怕的其实就是一个看不开。脚下是万丈深渊,抬头便是碧海青天,朗朗乾坤。相爷仔细想想,谢姑姑不便来左相府,如今拖沐清转达,也是一番苦心。”

  左相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中情绪涌动,过了片刻,深深地叹了口气,“如今局势紧张,你肩负重担,日夜劳心,还让你这个小辈来劝说我,实在惭愧。”

  “相爷客气了!沐清近日来被诸事压身,自然希望相爷尽快好起来,也好分担一些我身上的担子。”李沐清笑了笑。

  左相点点头,对外喊,“将药端进来。”

  “是,相爷。”外面传来一声惊喜,有人立即端着药碗进了屋。

  左相喝过药,将空碗递给下人,下人下去后,他对李沐清道,“至今我依然不能相信,轻歌原来是我的儿子。”

  “此事秦铮兄、芳华、皇上等人,都具已知晓,千真万确。”李沐清道。

  左相点头,“她到底是没负我,当年,她面临前往北齐出嫁,我却不择手段得到她,空饮恨这么多年,也是我对不起她。”顿了顿,他又道,“她说得对,二十年过去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放不开的人不是她,是我。”

  李沐清不语。

  左相摆摆手,“罢了,诚如你所说,是我与她修的缘分不够,一把年纪了,她即便回南秦了,如今依旧是北齐的皇后,我左相府也是有妻有妾,不是我孤身一人,想如何就如何的。放不开又有什么办法。就这样吧。”

  “相爷能看开最好。”李沐清道。

  “至于她说的轻歌之事,我会仔细地考虑考虑。”左相话落,问李沐清,“我这些日子,浑浑噩噩,如今外面的情形如何了?”

  李沐清将外面的形势简略地说了一遍。

  左相听罢后点点头,“皇上去边境是去对了,我们一直拦着皇上,真是老了。”

  “相爷还是尽快地好起来才是,如今朝中正是用人之际,还是少不了相爷。”李沐清道。

  左相点点头。

  二人又闲话了片刻,李沐清见左相的状态好了很多,起身告辞。

  出了房门,卢雪莹等在门口,见李沐清出来,对他道,“李大人,我送送你

  。”

  李沐清意会,这是卢雪莹有话对他说,他点点头,“多谢。”

  卢雪莹将李沐清送出院落,向府门口走去的这一路上,对李沐清道,“这些日子,爹一句话也不说,谁的话都不听,娘被他赶出去好几次,被他骂的日日以泪洗面。今日李大人来了,是在爹的房间里待的时间最长的人。”

  李沐清笑了笑,“相爷心里的苦,不为人道也。”

  卢雪莹点头,叹息,“是啊,以前我一直不明白爹的苦,如今终于明白了。但为人子女,我虽然体谅爹,但也不希望我娘受到伤害,这些年,我娘也不易。”

  李沐清了然,对卢雪莹隐晦地道,“你大可放心,相爷会看开的。”

  “有李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李大人慢走。”卢雪莹识趣地不再多言多问。

  李沐清颔首,告辞出了左相府。

  第二日,左相病好,上了早朝,李沐清身上的担子顿时轻松了不少。

  所谓,心病还需心药治。

  雪城濒危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但因为李沐清、左相等人把控朝局,朝局依旧安稳无恙。

  相较于南秦国内,北齐国内的氛围更是紧张。

  南秦皇上亲自带兵亲临前线一路攻城,渔人关虽然是北齐天险之地,但南秦士兵此时有皇上坐镇,攻城十分疯狂,着实让北齐朝野上下,提着一颗心,雪城濒危的消息传到北齐,让北齐的诸多人都对此寄予了厚望。

  希望小国舅此举收服雪城,否则北齐危矣。

  北齐王早朝,宣布御驾亲征。

  南秦的皇上都到了边境,北齐的王上也不能再继续待在北齐京城,太子齐言轻较之秦钰,伤势未痊愈的情况下,这么多年,有玉家扶持,顺风顺水,如今一较高下之时,明显不敌秦钰。

  这也是跟二人的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秦钰自小以来,和秦铮斗智斗勇,明争暗斗,多年来,早已经磨练了出来。

  而齐言轻不同,谢云继没回归北齐时,身份没被暴露时,他是北齐王唯一的子嗣,再加之太后、玉贵妃和玉家的大力扶持,他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然也有聪明果敢谋略,但这个皇子相较于秦钰来说,还是太平顺了。

  真到战场上,他不是秦钰的对手。

  渔人关目前虽然没被攻下,但照着秦钰攻城狂猛的势头,还保不住真被他攻下。

  虽然小国舅将雪城目前来手受制于手下,但也难防有变。

  北齐王御驾亲征没遭到多少人的反对,毕竟南秦都打到了渔人关了,若是破了渔人关,就是破了北齐的第一道天险,实在是不容小视。

  当朝决定后,北齐王便点兵,安排朝事,前往渔人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三十章两国形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