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煞费苦心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雪城师爷派出阻拦言宸的人虽然没将言宸拦住,但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言宸比预计行程晚了半日时间回到北齐。

  可是他回到北齐时,渔人关已经在半个时辰前被南秦拿下了。

  看到渔人关换了南秦的旗帜,言宸脸色一瞬间涌上沉涌,他翻身下马,随着他下马,身下的马匹轰然倒地,口吐白沫而死。

  即便跑死了两匹马,可还是晚了一步,渔人关已经变成了南秦的地盘。

  他十分清楚,雪城并没有出兵相助南秦。

  可是南秦还是在秦钰的带兵攻城下,夺下了渔人关。

  依照南秦现有被他所知的兵力,一定做不到。唯一的解释,就是南秦另有援兵。

  他看着渔人关上鲜明的南秦旗帜许久,对身后喊,“来人。”

  “公子。”有人应声出现。

  “我北齐如今是何情形?”言宸沉声问。

  那人道,“太子带兵撤到了玉霞坡。”

  “玉霞坡距离渔人关两百里,我北齐一下子撤退了两百里?”言宸的声音忽然拔高。

  那人立即道,“回公子,太子也是迫于无奈,按理说,太子撤退到渔人关后,做好了万全的筹谋部署,渔人关又谓之天险,易守难攻,太子等小国舅从雪城折回渔人关,抵挡得住南秦皇上的攻势绰绰有余,总不会被他短时间攻下渔人关。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儿,南秦这一次作战,来势汹汹,攻城所用的兵甲,俱是万里挑一的能手,我北齐伤亡惨重的情形下,还是抵抗不过,太子为了保全势力,只能退兵。”

  言宸沉默不语。

  那人继续道,“距离渔人关百里之内,一马平川,没有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为防南秦再乘胜追击,我军士气低落,定然不堪抵挡,太子权衡之下,只能退守到玉霞坡了。”

  言宸沉声道,“去查,南秦到底有什么样的援军?速速来报。”

  “是。”那人立即去了。

  言宸回头看了倒地而死的马匹一眼,又沉沉地看了渔人关一眼,绕道上了山,从山路饶过渔人关,前往玉霞坡。

  秦钰夺下渔人关后,带兵进驻渔人关,立即颁布旨意,昭告军中,任何人,一律不准欺压关中百姓。严守军纪,违者重处。

  告示发出去后,谢墨含依照军令,吩咐下面的人严格执行。

  因为渔人关被攻下的太快,有些百姓们还没回过神来,渔人关就变成了南秦的地盘。

  北齐百姓们有的骇然,有的惊慌,有的哀戚,城中哀嚎一片。

  国破家亡这样的大事儿,本来让百姓们觉得头顶上的天塌了。可是因为秦钰颁布了旨意,让军中从上到下严守军纪,不叨扰百姓,不欺压百姓,这样的旨意在实行了一日后,关中本来因为城破恐慌不已四处逃窜哀嚎一片的百姓渐渐地被安抚了下来。

  他们发现,南秦军纪严明,南秦的皇上说不欺诈百姓,就不欺诈百姓,顿时也觉得没那么可怕了。于是,关中的百姓们虽然小心翼翼,但也依旧照常生活。

  秦钰虽然攻下了渔人关,但也没有因为胜利而产生天大的喜乐,也没大肆地摆酒席庆祝。

  吩咐军中,一切照常修整。

  谢墨含亲自带着人处理城中一切事宜,一日夜的时间,才打点妥当,真正的安置了下来。

  他办完一切事情,前来见秦钰。

  谢墨含因为连日操劳,一身疲惫,十分清瘦。

  秦钰从登基后,日夜处理朝事儿,如今又奔波出京,未曾休息,到平山谷后立即陆续攻城作战,比谢墨含也好不了多少。

  谢墨含给秦钰见礼后,二人对看之下,见到彼此的样子,相视哑然失笑。

  谢墨含道,“近日内,北齐应该不敢再兴兵夺城,皇上暂且安心休息两日吧。”

  “我听小橙子说了秦铮和芳华的事儿,没想到魅族的天阶山便在雪城的身后,实在是出乎意料。他们连天阶山也进不去,身体的血脉天道归顺没有解救之法,如今生命日益流失,指不定哪日便挺不住了。”秦钰道,“我怎么能安心?”

  谢墨含大惊,“这是怎么回事儿?”

  秦钰知道他一直部署兵事,小橙子与他叙述时,他正忙着安抚城中诸事,便简略地将从小橙子口中听来的关于秦铮和谢芳华近来的事情与他说了一遍。

  谢墨含听罢后,脸白了白,“怎么会这样。”

  秦钰抿唇,“芳华为了腹中的孩子,死活不进天阶山,秦铮也由着他。”

  “芳华一直以来就想要一个孩子,让她带着孩子进天阶山轮回池,以她的性情来说,万万不能的。”谢墨含忧心忡忡,“可是拿她的命和秦铮的命换这个孩子的话,我却万万不能接受。我就这一个妹妹。”

  秦钰道,“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能接受。”

  “那皇上以为怎么办?”谢墨含问。

  秦钰道,“我想了许久,还是觉得,她腹中的孩子,必须打掉。”

  谢墨含面色大变,“这怎么可以?妹妹一定不干。”

  “为今之计,就是别让她知道吧。”秦钰道,“总不能为了孩子,赔进去一生吧。一想到她死,秦铮死,别说你我不能接受,谁能接受?大伯父?大伯母?老侯爷?别说他们,就连李沐清,也是不能接受。”

  谢墨含沉默片刻,也觉得秦钰的想法有理,缓缓道,“若是打掉胎儿,是要用药物,可是妹妹本身就精通医术,打胎之药近不得她的身,就被她知道了。”

  “那就不用打胎之药,另想办法。”秦钰道。

  “皇上可有好的办法?”谢墨含问。

  “我知道一种物事儿,放在有孕的女子身边,闻上几日,就会致使胎儿滑落。再高明的大夫,也察觉不了。”秦钰道。

  谢墨含有些不忍,“这样做,会不会太……”

  “子归,你是想要妹妹,还是不想要妹妹了?难道这个事情,真要由得她吗?我就不明白秦铮了,他是疯了吗?要陪着她一起死?虽然死在一起,可歌可泣,但哪如活着相守百年?我看他也是魔障了。”秦钰沉声道。

  谢墨含咬牙点头,“皇上说得对,我不能失去妹妹。”顿了顿,他道,“兴许,孩子以后还是可以有。”

  秦钰颔首,“她腹中的孩子,也是我的侄儿,我也不忍心,可是什么也比不过她的性命。”

  “那个物事儿呢?”谢墨含问。

  “在这里。”秦钰伸手从一旁的包裹里拿出来,递给谢墨含看,“这是我昨日夜吩咐人找来的。”

  “这个无色无味,皇上定然费了很大的功夫,可谓煞费苦心。”谢墨含看过之后,放下,问,“怎么给她?”

  “让小橙子带回去。”秦钰道,“如今言宸掣肘了雪城,雪城濒危,不知道他和芳华是否化解得了,若是化解得了,兴许他们会在雪城多待些时候,若是化解不了,兴许会尽快找来与我们会和。总之,小橙子待在身边,多靠近她些,就会对她腹中胎儿有所影响。”

  谢墨含闭了闭眼睛,“也只能这样了,若是被妹妹发现,一定不准我们这么做。”

  “若是被她知道,估计会恨死我们,可是顾不得那么多了。”秦钰也叹了口气。

  谢墨含不再言语。

  秦钰喊来小橙子,将物事儿递给他,并未对他说明此物的作用,只说,“你此次快马赶到前线,让朕能及时地调派兵马,你有大功,朕出宫匆忙,没带什么好物事儿,这个就赏给你吧。”

  小橙子连忙叩谢圣恩。

  秦钰看着他,嘱咐道,“此物可辟邪,你最好日夜带在身上,多在芳华身边侍候,以保她平安。”

  “是,皇上,奴才一定好好侍候看顾小王妃。”小橙子连连叩首。

  秦钰摆摆手,“朕派人送你出关,路上不得耽搁,早些回雪城找他们会合,禀告此间事情。就说朕和谢侯爷一切安好,渔人关借助了她给的兵马,未折损多少,朕以后会对这五万兵马善用。让她好生照顾好自己。”

  “是,奴才一定谨记。”小橙子连连点头。

  秦钰对他摆手,让他启程。

  小橙子随身宝贝地佩戴好那枚物事儿,给秦钰行了礼,退出了将军府。

  小橙子走后,谢墨含又深深地叹了几口气,“皇上连小橙子也瞒着,是怕他泄露吧。”

  “那两个人都是人精。我若是告知小橙子这个物事儿的用处,他一定会吓破胆,定然会露出马脚,让他不知道才好。”秦钰揉揉眉心。

  谢墨含也深觉有理,点了点头。

  第二日,秦钰夺取了渔人关的消息传遍了天下。

  南秦百姓欢呼,京城文武百官大喜。

  北齐王刚带兵出北齐京城不远,得到消息后,又惊又怒。

  南秦竟然在雪城受掣肘,没有雪城援军的情况下,短短时间,就夺下了渔人关?这简直是……难以想象!

  南秦到底背后留有什么后招?竟然攻破了渔人关?

  要知道,渔人关可是北齐的第一道天险之地,还是在太子齐言轻坐镇的情况下,连连败北。齐言轻虽然自小顺风顺水,但该学的东西,丝毫没落下,再加之天赋极高,所以,北齐王对他还是寄予了厚望。

  按理说,他即便重伤未愈,也该坚持些时日,容他赶到渔人关才是。

  可是竟然在一日夜的时间,就被秦钰攻下了渔人关,他退兵两百里,到了玉霞坡。

  并且伤亡惨重。

  难道南秦除了雪城外,还有奇兵?

  否则不可能攻下渔人关。

  北齐王虽然又惊又怒,但到底是坐拥北齐江山二十多年的王上,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对身边人吩咐,“来人,去查,南秦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夺下的渔人关。”

  “是。”有人立即去了。

  北齐王派走人后,下令吩咐连夜兼程。

  北齐朝野上下也是一片哗然,惊得无以复加,尤其是玉家人。

  玉家筹谋部署了多年,暗中做了多少事儿,按理说,南秦比北齐差的不是一丁半点儿,可是这短短时间交战,北齐便败北到了如此地步,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北齐边境大营和渔人关接连失守,使得北齐臣民人心惶惶。

  北齐丞相和北齐太后未免事态发展,影响朝局,连忙出面安抚下了朝众。

  雪城自然也得到了秦钰大获全胜的消息,谢芳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秦钰果然是秦钰,不负所望。”

  秦铮轻哼,“你那五万兵马,怕是以一敌百,若是他拿不下渔人关,才是废物。”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好兵也要遇良将才是,秦钰知之善用,才大获全胜。”

  秦铮扁嘴,伸手抱住她,不高兴地道,“若是爷攻打渔人关,定然比他要快些攻下。”

  谢芳华低笑,伸手也抱住他,“是啊,我家夫君最厉害了,皇上自然不及。”

  秦铮伸手点她额头,看着她娇笑的容颜,心下大慰,“不愧是我媳妇儿,深得我心。”

  谢芳华看着他傲娇的模样,一时间分外无语。

  二人正说笑着,外面雪城的师爷匆匆而来,在门外急道,“小王爷、小王妃,如今都过去一日夜了,小王爷所说的救雪城之人还没出现。如今已经有人卧床不起了,染病的人越来越多。这可如何是好。还请小王爷施以援手。”

  秦铮看了一眼天色,“急什么?该来的人总会来的。”

  “可是雪城的百姓已经有人挺不住了啊。”老者道,“雪城多年来,庇护城中所有人。小老儿就怕救的人来了,可是也有人死了啊。”

  秦铮偏头看谢芳华。

  谢芳华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将重病的人抬来,我给他们看看。”

  “不行。”秦铮立即道,“传染了你怎么办?你如今有孕在身。”

  “要不然不用抬来了,你我前往看看,远远看一眼,我的医术虽然不比言宸的医术精通,但兴许也能看出来几分。”芳华道,“就算救不了人,也想个法子,暂且压制住。总归是人命,此事因你和言宸的赌局而起,殃及了无辜,不能置之不理。”

  秦铮闻言颔首,“好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三十一章煞费苦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