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生人勿进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铮和谢芳华商量妥当后,随老者前往重病之人安置之处。

  在距离几米远的距离,秦铮扣住了谢芳华的手,阻止她前进。

  谢芳华只能停步,隔着距离,观望了片刻,道,“印堂发黑,明显是中毒,可是除了印堂发黑之外,其余外貌再看不出来别的异常

  。”

  老者立即道,“除了印堂发黑,还浑身发软,手脚冰冷如冰。开始的时候还能略微走动,如今一日夜过去,连走动也不能了。”

  谢芳华点点头。

  老者看着她希翼地问,“小王妃,你可有办法解毒?”

  谢芳华摇摇头,“这样的毒引发这样的症状,我也是前所未见。贸然用药的话,我怕适得其反。毕竟言宸对我的医术实在太过了解了,他敢这样用毒,自然是笃定我也解不了。”

  老者脸色顿时一灰。

  “不过,看他的样子,再挺一日,还出不了大事儿。”谢芳华道,“再等等吧,若是天黑之前,还没有人来解救,你就对言宸求助,雪城助他,我和秦铮离开雪城。”

  老者看着谢芳华,面容微动。

  谢芳华淡淡一笑,“秦铮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他也不是非雪城之兵不要。”话落,她偏头看秦铮。

  秦铮洒脱地道,“雪城的十万雄兵虽好,威震天下,不过爷还没真正地看在眼里,不要也罢。”话落,他拉着谢芳华折返回了所住的院落。

  老者目送二人离开,一时间,面上情绪分外奇异。

  陈老缓缓走来,对老者道,“小王爷和小王妃都是仁义之人,心怀天下,怜悯百姓。”

  老者转头看向陈老,“所以,这也是你跟随在他们身边的原因?”

  陈老摇摇头,“也不全是,自从出了天阶山后,我大半生都过得浑浑噩噩,自从遇到了小王妃,我才明白什么叫做明白人。她和小王爷都知道自己要什么,活的清楚明白。”顿了顿,他道,“就拿如今的雪城来说,生活在雪城里的你们,可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活的清楚明白?”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老者哼了一声,“天阶山如今还是一片火海,我们活的那么明白做什么?”

  “天阶山就算如今还是一片火海,但也不关我们如何选择自己的活法。”陈老道,“总之,我主意早已经定了,无论将来小王爷和小王妃是死是活,我这后半生都跟着他们了。”

  “如今小王妃有孕三个多月了,孩子生下来,她也离死不远了。你还有什么后半生?”老者又哼了一声。

  “那又如何?比浑浑噩噩过一辈子,如今我能眼看着魅族真正的消亡,也是福气。”陈老道,“我们魅族人,天阶山的火海就如压在心头上的一座大山,这座大山要是真正的消失了,我们可能也就畅快了,活着没有那么累了。”

  老者闻言沉默下来,不再反驳。

  陈老伸手拍拍他肩膀,转身离开了。

  老者看着陈老的背影离开,他与他年岁相仿,如今看陈老反而比他要年轻几岁。兴许这就是人的心境决定的,他这些年在雪城,到底不如他在外轻松。

  秦铮和谢芳华回到了下榻的地方后,谢芳华问秦铮,“你觉得这一日的时间,云澜哥哥和意安会来吗?”

  “说不准

  。”秦铮道。

  谢芳华抿唇,“我有好久没见到云澜哥哥了,不知道他如何可还好。”

  “他既不是魅族王室继承人,兰妃给他解了焚心,他如今身体应该大好,与常人无异了,不再受焚心所苦,想来差不了。”秦铮道。

  “可焚心得解,是因为他娘的命换来的,云澜哥哥想必也不会开心。”谢芳华道。

  “别想这么多了,见不到他,我们便去与秦钰汇合。”秦铮拍拍她。

  “嗯。”谢芳华点点头。

  一日时间在雪城众人的等待中缓缓流过,傍晚时分,有人来报,“云澜公子和云雪公主来雪城了。”

  老者闻言大喜,连忙亲自出城去迎接。

  这个时候,任何一个有声望或者有本事的人来雪城,都能被他当做是救星来了。

  谢芳华听闻谢云澜来了,本来也想出城去迎接,被秦铮给拦下了,拉着她上了城主府所造的观景台。

  这一处观景台,可以说是总览全城风景。

  谢芳华拗不过他,只能随着他上了观景台。

  站在观景台上,果真可以看全城风貌。

  雪城不愧是雪城,多年来,大多收容在南秦、北齐两国不能容身之人在此生活。所以,大多胆子都很大。即便如今雪城濒危,经过师爷的安抚下,城内也没产生太大的恐慌。似乎他们就相信雪城一定会安然无恙一样,丝毫不担心雪城被毁。

  谢芳华的目光转了一圈,定向了城门口。

  城主府距离城门还是有些远,勉强看到师爷匆匆前往城门口的身影,城门打开,两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她一眼便认出那身穿玉青色锦袍的身影是谢云澜,另一个身穿一身红衣的女子是齐云雪。

  距离得远,二人面容表情等具都看不清。

  只见师爷对二人见礼,甚为恭敬,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二人与师爷闲谈两句,便进了城内,并没有来城主府,而是去了早先秦铮和谢芳华所去的那重症病人安置处。

  只见到了那处后,谢云澜和齐云雪都靠近了那一处待了片刻,与师爷说了句什么,师爷有些丧气地带着二人向城主府走来。

  “看来他们也解不了。”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

  “再等一晚上,若是王意安不来,咱们便离开雪城。”秦铮又道。

  谢芳华颔首,若是意安不来,她和秦铮在雪城待着也没什么必要了。她反手拉秦铮,“不去城门口接云澜哥哥,我们去府门口接总行吧?”

  秦铮颔首,不再有意见。

  二人下了观景台,前往府门口

  。

  来到府门口时,恰巧老者引着谢云澜和齐云雪来到。

  “云澜哥哥!”谢芳华甩开秦铮,快步迎上前。

  谢云澜见她朝他走来,身子侧开一步,手中的剑横在身前,冷声道,“请止步。”

  谢芳华一怔,停住了脚步,看着谢云澜。

  这才发现,谢云澜周身上下弥漫着清冷的气息,这种气息,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冰冷得看起来不近人情。尤其是一双眼睛,分外地冰冷,看着她的表情,十分的陌生,一把剑横在胸前,昭示着生人勿进。

  她一时间呆住,又呐呐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

  谢云澜冷眼看着她,并没有言语。

  这时,秦铮上前,伸手扣住了谢芳华的手。

  秦铮的手温暖,他的气息同样温暖,阻隔住了对面来的冷气,他看着谢云澜,淡淡道,“云澜兄这是不认识人了?”

  谢云澜眸光冰冷,转头对老者道,“城主府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吗?”

  老者连忙垂首,“回……公子,这是南秦英亲王府的小王爷和小王妃,是公子您的旧识。”

  “我的旧识?”谢云澜冷眼皱眉。

  老者点头。

  谢云澜偏头看齐云雪。

  齐云雪上前一步,伸手将他的剑收回剑销,温声说,“哥哥不记得就算了,你那些年生活在谢氏米粮,这位小王妃是谢氏忠勇侯府的小姐,后来嫁给了英亲王府小王爷,若是论谢氏来说,你们是同宗族的亲戚,如今你前尘尽了,娘临终前的话是让你我兄妹好好活着,只记得这个就好了,其余的,都是烦扰之事,不记得也罢,就不要去想了。”

  谢云澜点点头。

  齐云雪又对老者道,“哥哥和我奔波回来,累了,你先带哥哥去休息。”

  “是。”老者看了谢云澜一眼,头前带路,“公子请。”

  谢云澜跟在他身后,侧身饶过秦铮和谢芳华,进了城主府。

  谢芳华回头,只见谢云澜的背影春寒料峭,周身依旧是淡淡的寒气,将四周吹来的风似乎都冻结了。她一时间不能消化从齐云雪口中得到的讯息。

  云澜哥哥……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连秦铮和她也不认识了?

  “云雪公主和以前在南秦时所见有些不同,难道是天阶山里的火养人?”秦铮看着齐云雪挑眉。

  “小王爷这是说的哪里话?天阶山火海一片,别说是人,一只畜生都见不着,哪里养什么人。”齐云雪上下打量秦铮,又看向谢芳华,笑容魅惑,“倒是小王妃滋养得极好,腹中的胎儿怕是有三个月之多了吧。”

  谢芳华听到二人说话,回转头,看向齐云雪

  。

  比起谢云澜的冷,齐云雪就像是一团火,看着她艳红的衣裙,就像是天边的火烧云。

  秦铮颔首,“是有三个多月了,以后怕是还要蒙你多关照。”

  “我能照顾小王妃什么?小王爷在说笑话吧!”齐云雪笑着挑眉。

  “我是不是在说笑话,云雪公主是聪明人。”秦铮道,“月前,在南秦时,云雪公主都做了什么?虽然隐晦,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查不出来的事儿。”

  齐云雪闻言忽然笑了起来,“我一直知道小王爷本事大,没想到嘴皮子功夫也厉害。”话落,她又笑道,“既然小王爷这么看得清楚,怎么还敢待在雪城?要知道,这雪城,可不是你的地盘。”

  “雪城是谁的地盘,在我看来,没多大干系。要看的是,谁能让雪城活,谁能让雪城死。”秦铮笑了一声,“云雪公主也是劳累奔波,看起来没多大精神,不如也快去休息吧。今夜想必月光极好,若是公主休息好了,可以和公主对月品酒。”

  “小王爷当着小王妃的面,就邀我一个女子对月品酒,会不会太风流了?”齐云雪眼波流转,忽然间媚色横生。

  “她也一起。”秦铮道。

  齐云雪闻言看向谢芳华,“小王妃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被我哥哥吓到了?”

  谢芳华闻言问,“云澜哥哥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很简单。”齐云雪道,“他身中的焚心之术,若非我娘用了毕生术法和性命救了他,他挺不过焚心毒发就会死掉,后来,我娘为了救他,死了,他的一切也随着我娘的死被清空。连自己是谁,还是我告诉他的。自此,谁也不记得了,只有我这一个亲人了。”

  谢芳华一时沉默。

  齐云雪看着她道,“如今的他,除了我外,六亲不认。所以,我提醒小王妃,还是莫要缠着他去认亲,免得他出手无情,伤了你腹中的胎儿。毕竟,你宁愿连命也不要,想要的孩子,最怕出现意外了,不是吗?”

  谢芳华抿唇。

  齐云雪转头对秦铮道,“待我梳洗一番,再与小王爷赏月品酒。”话落,她向里面走去。

  谢芳华转头,看着齐云雪的背影,一团火焰一般,随着她进入,城主府的花草树木似乎都热了起来,跟被火烤了一样。

  本来以为见到云澜哥哥,会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儿,可是竟然没想到,是这样。

  云澜哥哥的一切都清空?也就是说,他如白纸一样,什么也不记得了?

  连上一世的事情,也不记得了吗?

  那么陌生的眼神,他从来不会对她出现。两世都不曾在他眼中看到过。

  她一时间分外难受。

  “难受什么?比起死了,他至少活着。”秦铮扣住她的手,拉着她进了内院。

  谢芳华跟着他往里面走,低声说,“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看到这样的云澜哥哥,我心里还是好难受

  。不知道他这几个月经历了什么样的事儿,才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记得曾经他还在东隐寺给我留言,说他很好,让我别担心。可是如今才多久,他竟然如此状况。”

  秦铮伸手揉揉她的头,以示宽慰。

  谢芳华不再说话,只觉得心里难受得不行,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回到二人所住的院中,秦铮将谢芳华抱回床上,拥着她低声说,“谢云澜和齐云雪,他们其中一人,定然是雪城的城主。”

  谢芳华抬眼看他。

  秦铮道,“雪城的师爷对他们如此的恭敬,这就是彰显着不同寻常的身份。你、我、言宸,我们三人在南秦北齐的地位如何?可是也没见他对谁恭敬到俯首帖耳的地步。”

  谢芳华仔细回想师爷对二人的态度,点了点头,“那你说谁是雪城的城主?齐云雪吗?”

  “何以见得是齐云雪?”秦铮挑眉。

  “云澜哥哥记忆全失,一片空白,他自小生长在谢氏米粮,对雪城未曾多接触,就算通过兰妃拿性命救了他,但以他如今的情形,不太适合雪城的城主吧。”谢芳华犹豫地道。

  “不见得。”秦铮摇头,“你别忘了,他是我师傅和兰妃的儿子,而齐云雪,她是兰妃和北齐王的儿子。论身份,他们二人谁对雪城更接近?数千年的古城,也是讲究血脉的吧。”

  谢芳华闻言看着他,“这么说,是云澜哥哥了?”

  “他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你大约没仔细听。”秦铮道,“城主府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吗?”话落,道,“这样的口气,俨然是以主人自居。”

  “可是不对啊。”谢芳华道。

  “哪里不对?”秦铮问。

  “早先,雪城借了一万兵马给你,你因此重伤了齐言轻,那时,我们见到初迟时,初迟便说,兰妃为了救云澜哥哥死了。若是照这个推断的话,那时,云澜哥哥记忆就被清空了。他若是雪城的城主,不记得我们,也不会借我们兵马才是。我们来时,师爷也说了,城主走时吩咐,我们来这里,不见。”谢芳华道,“所以,正因为此事,我才觉得,云澜哥哥不是城主。”

  “这就要仔细地想想了。”秦铮道。

  “来雪城后,你那日夜晚,出去见了谁?可见了玉启言和王卿媚?”谢芳华问。

  秦铮摇头,“我见了安排在雪城的几支暗卫首领,未见小姑姑和小姑夫。”

  “他们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还在雪城吗?我们是不是该见见他们。”

  “我现在便召他们来见见。”秦铮道。

  “这里是城主府,如今云澜哥哥和齐云雪在,若是这样召他们来,会不会不太好?”谢芳华问。

  “没有什么不好,谢云澜先不说,单说齐云雪,她是聪明人。”秦铮话落,对窗外道,“青岩,去喊小姑姑和小姑夫来见我。”

  “是,公子。”青岩应声,立即去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三十二章生人勿进》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