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至寒之术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老者脚步一顿。

  秦铮跟在他身后,走了一段路,漫不经心地问,“谢云澜是雪城的城主吧?”

  “絮爷请。”老者头前引路。

  秦铮对老者道,“絮妃累了,而且也不能品酒,就不去了,我去品品云雪公主备的好酒好菜。”

  “是。”青岩垂首,持剑立在门前。

  “看好絮妃。”秦铮吩咐。

  秦铮起身,出了房间,关上房门,喊道,“青岩。”

  外面有雪城的师爷匆匆前来,“絮爷,云雪公主在晴雪阁摆了宴席,请絮爷和絮妃前往赏月品酒。”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陷入了深睡。

  秦铮看着她,每当她费心神想多事情时,就会十分疲惫,必须要入睡。她这样的身体,对于能否坚持到腹中的孩子生下来,他也不是不担心的,可是即便担心,也不愿意违了她的意。她是如此的想要一个孩子,一个他们的孩子。

  秦铮轻轻拍着她,柔柔地哄着,不多时,谢芳华便睡着了。

  谢芳华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

  “好,那我先哄你睡觉。”秦铮说着将谢芳华抱上了床。

  “嗯,有点儿。”谢芳华点头。

  秦铮看着她,“累了?”

  谢芳华又道,“我不想见齐云雪,你定然是有话对她说,或者是有条件跟她谈。你自己去见她吧。”

  秦铮低头吻了吻她额头,“你能这么想最好。”

  谢芳华靠在他怀里,轻声说,“虽然见到这样的云澜哥哥,我心里难受,但他活着,已然是最好的事儿了。如今我只想平安的生下我们的孩子,我们怕是都没有未来之人,想那么多,也是没用。”

  秦铮伸手饼,柔声说,“别想了。”

  谢芳华点头,“嗯,你说得对。”

  秦铮摸摸她的头,“算了,城主是谁又如何?若是今夜王意安不来,明日一早我们便离开。对于谢云澜,你无非是希望他安好,如今他清空了记忆,未尝不是好事儿葛那些前尘过往,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儿好处。”

  “若城主不是云澜哥哥,还能是谁?”谢芳华也愁云不解,“小姑姑说她决计认不错,这么说来,定然不是齐云雪了。”

  “如今他周身弥漫着寒气,若是依照你这样说,倒也吻合。”秦铮道,“城主若是他的话,依照齐云雪所说,他在兰妃救他时就失忆了,怎么会二话不说就借给小姑姑兵马救急?”

  谢芳华曳,“这个不好说,当初,兰妃救云澜哥哥,不知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顿了顿,她揣测道,“焚心之术,就如将自己的心放在烈火上烧,兴许,也只有天下至寒之术,才能克制焚心。若是因此来说,使得云澜哥哥身体落下这种至寒之术,倒也说得通。”

  秦铮转回头,看向谢芳华,对他道,“依照小姑姑所说,你觉得,打伤小姑姑的那个人,会不会是谢云澜?”

  “是,公子。”青岩应声。

  “青岩,派人护送小姑姑一程。”秦铮对外面吩咐。

  “知道了。”王卿媚点头,又嘱咐谢芳华好生养身子,便出了城主府。

  “没事儿了。”秦铮道,“回京后,我娘一定会缠着你问东问西,你就说我们一切安好。”

  “当年,你姑姑谢凤,当年我俩最能说到一块去。”王卿媚笑着道,“你们若是再没别的事儿,我就走了,现在就启程回京。这雪城我待够了。”

  谢芳华看着她,想着她和姑姑性情倒是相当,便笑着说,“姑姑在京城,想必也很闷,小姑姑若是无事儿,就在京城待些日子,你和姑姑定然能聊得来。”

  “知道了,我爱显己得很。玉启言不在身边,我也过得好好的。”王卿媚道,“没准将来,我还能再找个人嫁了。”

  谢芳华道,“小姑父治小姑姑心脉并的药方子,小姑姑坚持一直用着,再有月余,估计就会清除了。虽然还剩下丝薄的寒气,但一定不可大意。”

  秦铮点点头。

  “反正,后来我就养病了,再没见到城主。”王卿媚道,“雪城多年来,固若金汤,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里生活的人虽然鱼龙混杂,但在雪城内,都十分规矩。外面的事儿,随便打听,但若是城主府的事儿,谁也打听不出来。那个师爷的嘴就跟个闷葫芦似的,更不会说。”

  秦铮闻言皱眉思索,不再言语。

  “掌风自带寒毒,有两种,一种是本身中寒毒,所以,掌风也带有寒毒。一种是,本身修习至寒之术的功法,也会带有寒毒之气。”谢芳华道。

  秦铮眯起眼睛。

  “兴许是玉兆天。”谢芳华道,“不过这么多年,一直没查出来。我在无名山学了医术后,便一直给哥哥用药,稳着他的病,后来外公也是费了许多心力,才给他解了。这事儿你知道的』过,我倒是没想到,小姑姑心脉处的症状竟然和哥哥当年相似。”

  “这么说,当年你哥哥被落下弱寒之症的病根,是玉家人动的手了?”秦铮道。

  “玉启言是精通些医术药理,据说是玉家祖传的。”王卿媚道。

  “哥哥的并,也不是天生落下的,也是当年父母离开后,被人所害,落下的。”谢芳华道,“后来还是外公给哥哥寻到了方法,救好了。小姑夫短短时间,能将小姑姑心脉的伤清除得所剩丝毫,看来,真是本事极大了。”

  “寒气?和当初子归兄落下的病根差不多?”秦铮挑眉。

  “这么多年,除去家国横在我们面前,其余的时候,他对我确实是极好的。”王卿媚道。

  谢芳华给她把脉,片刻后,对秦铮道,“小姑姑的心脉处,有丝丝寒气,跟当初哥哥所落下的病根差不多』过比哥哥要轻很多,看来小姑夫没少费力气治伤。”

  “好吧。”王卿媚闻言将手递给她。

  “你给我看看。”谢芳华解释,“若是极重的伤,再喂好药,也要养两个月,如今刚一个多月,总会有些病根还未清除。我看看是什么掌风。”

  “玉启言给我喂了不少好药,如今早好了。”王卿媚摆手。

  谢芳华上前一步,伸出手,“小姑姑,我给你把把脉。”

  秦铮闻言偏头看谢芳华。

  “是啊,我也觉得太痛快了。当时给我弄愣了,他答应后,只让我滚,再有下次,就要了我的命。我这么多年都没受过伤,当时都疼死了,只要目的达到,不滚才是傻子。”王卿媚说着,捂啄口,“如今想起来还觉得有些疼呢。”

  “二话不说,便将兵借给你了?”秦铮挑眉。

  “没有,我被打了一掌,都打吐血了,也没看到样貌。倒是听到他的声音了,问我做什么,我说借兵救急。”王卿媚道,“他也没问救什么急,二话不说,便将兵借给我了。”

  “所以,你肯定是个年轻的男子?”秦铮问,“可看到他的样貌了?”

  王卿媚翻了个白眼,“你小姑姑可能没有别的本事,但是这识人的本事,可是被玉启言那混蛋给练就的。他时常易容,今日易容成男人,明日易容成女人,贪玩成性,还总是拿我开涮。我若是连男女都辨不清,岂能跟他混这么多年?”

  “你只看一眼,怎么肯定是个年轻的男子?”秦铮问。

  “就是那时候。我收到你的消息,背着玉启言,闯到了城主府,当时据说城主在闭关,闯入者死。我哪里顾得上那些,不顾阻拦,闯到了城主闭关处。刚看了他一眼,就被掌风给打了出去。”王卿媚道,“我自诩武功不错,这么些年,为了躲避王家和玉家的人,更是练就了不错的轻功。虽然打不过,但躲闪跑路总不至于被人打。可是他一掌打来,我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就那么被打出去了。”

  “你说的一个多月前,可是我对雪城借了一万兵马时?”秦铮问。

  “来了大半年,我只有在一个多月以前,见过一次城主,城主虽然带着面具,但我也敢肯定,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哪里是什么疯子?”王卿媚道。

  谢芳华忍不纂笑,但想起谢云澜,她笑意刚露出,便又立即消失于无形了。

  秦铮闻言一时无语。

  王卿媚闻言道,“说起这个,我就觉得,传言都是骗人的,早先,没来雪城之前,我听闻雪城的城主是个疯子,男女通吃,吓的我啊,生怕城主把玉启言给抓去吃了。”

  秦铮颔首,“自然为了雪城之事,我想问问你,来雪城够久了,对雪城可了解几分?比如,谁是雪城的城主?你可见过?”

  王卿媚扬眉,“那你喊我来,难道不是为了雪城之事?”

  “雪城之兵不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秦铮道。

  王卿媚看着他,“如今雪城如此情形,你们都无破解之法,看来言宸要得手了。他得手的话,雪城就会助北齐。你如今还有心情笑,想必有应对之法了。”

  秦铮闻言失笑,“这样倒也不是不可以。”

  王卿媚眨眨眼睛,“对啊,有本事玉启言就放弃北齐家国,来王家夺回去他儿子,否则啊,我就将玉灼的姓氏改了,自此叫王灼。”

  “你要想明白,你回王家别人不会奈你何,但玉灼到底是玉启言的子嗣,根是玉家的根。”秦铮道,“难道你还真带着他回王家?”

  “你是怕王家看我不孝这么多年,一朝回去,对我动家法吧?”王卿媚笑了起来,摆摆手,“这个你放心,王家若真都是迂腐之辈,早就天南海北地对我下通缉令,不容我了。更何况,当年你皇祖母,我姑姑,干涉过此事,让王家由得我去吧,如今我回去,他们也不会奈我何。”

  秦铮看着她,“你若是要回南秦,不必先回王家,先去英亲王府吧,玉灼应该也想你了。”

  王卿媚顿时笑了,“有什么看不开的?两国交战,谢凤贵为北齐王后,说回南秦就回南秦了,我和玉启言至今连个官媒文书都没有,一拍两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秦铮看着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希望小姑姑的心里真能如你的话一样看得开。”

  “正是这个理,所以,我也不怪他。”王卿媚无所谓地道,“我们这多年,消磨在一起,也是够了。如今他回他的家,我就回我的家,以后,也各不相欠。”

  秦铮一副不意外的表情,颔首,“他总归是出生在玉家,无论在外面漂泊多少年,也是玉家的人。换做是你,南秦若是被北齐攻破城关,你也会返回王家。”

  王卿媚笑着道,“在英亲王府我自然放心,否则当初也不会将他交给秦铮这个臭杏了。”话落,她对秦铮道,“南秦皇上举兵短短时间攻下了渔人关,你小姑夫急了,将我扔下了,回玉家救急去了。”

  谢芳华知道她说的是玉灼,立即道,“玉灼如今在英亲王府,一切安好,小姑姑放心吧。”

  王卿媚点头,口中道,“我也想我家的那个杏了。”

  谢芳华曳,“大约是我的体质太差了,胎气还没显露,过些日子再看看。”

  “听说你医术极好啊u么会查不出来?”王卿媚问。

  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姑姑”,曳,“查了,不过没查出来,还不知道是男胎还是女胎。”

  王卿媚没答话,进了屋后,来到谢芳华身边,拉着她的手对着她的小腹左看右看,一边看一边问,“可查了?是男胎还是女胎?”

  秦铮看着她挑眉,“小姑姑就自己来了?小姑夫呢?”

  王卿媚还是早先在平阳城时,谢芳华所见时的样子,风情万种。

  半个时辰后,王卿媚来了,玉启言并没有来。

  青岩依照秦铮的吩咐,去喊玉启言和王卿媚。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三十三章至寒之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