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以毒还毒

作者:西子情 书名:京门风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秦钰伸手,将他架在脖子上的剑撤走,对他道,“今夜发生如此变动,大火烧红了夜空,齐言轻不可能不被惊动,定然现身查看。□番茄◇小说网  w`w``w-.-c`o`m我若是扮做北齐士兵,靠近他,一举可成。”顿了顿,他道,“尤其是这味药,实在太好,只闻气味就可,比药丸和刺杀他简单得多。”

  谢墨含一时噎住。

  “你不适合。”秦钰道,“论行军打仗,你擅长,但论背后的刺杀和阴谋诡计,你太君子了。若是李沐清在这里,我到觉得他可以去,如今嘛,只能我去。”

  “不行,皇上这太危险。”谢墨含道,“要去也是我去,我的功夫也不次于皇上。”

  秦钰看着他,“我也不是这般没有准备的孤身前去,你我商议一番,今日夜晚,我们出兵一次,偷袭玉霞坡。如今正是秋季,若是纵火烧山,你想齐言轻将大营安插在虽然避着风向平坦的地方,但也耐不住北齐士兵看到红了半边天,想到万一大火少来的惧怕,军心定然会因此散乱。我便趁机潜入军营。”

  谢墨含紧抿着唇,“相信是一回事儿,你若是去涉险,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他大多时候,都是寻常你我之称,如今被气笑,又改回了朕。

  秦钰看着他,被气笑,“子归,你这般视死如归,死命拦着,是不相信朕能安全返回渔人关?”

  谢墨含立即抽出刀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若是皇上执意而为,臣现在就自刎谢罪。”

  “我不会出事儿。”秦钰摆手,制止他。

  “不行,臣决计不能同意。”谢墨含坚决地道,“皇上一人,身系南秦江山,身系千万子民,你若是出事,那我们……”

  “正因为如此,才要我去。”秦钰道,“他和言宸都想不到我会去玉霞坡。”

  “那也不可。”谢墨含摇头,“您是皇上,自当坐镇渔人关,要去也是我去。如今齐言轻虽然将大军撤退到玉霞坡,但经过几番对战,他应该是极为谨慎小心,对自己的营帐周围,应该都布置了重兵。番茄小說網w`w-w`.`尤其是言宸如今也在玉霞坡。”

  “你难道也如京城那一帮子老臣一般,对朕说什么万金之躯,不可轻易涉险吗?”秦钰轻叱一声,“北齐内地在我被发配到漠北时,去过,甚是熟悉。你放心吧。”

  谢墨含大惊,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皇上,万万不可。”

  秦钰闻言将瓶子收入怀中,对谢墨含道,“我亲自前去玉霞坡。”

  “应该是。”谢墨含道,“外公给我后,我一直随身妥善收着,未曾打开过。”

  “这么神奇?这么说,这味药应该是气味之药了?”秦钰问。

  谢墨含道,“外公交代了,这个药,只要放在想要给下药之人的鼻间闻上一闻,那人便会中毒。切不可轻易打开,更不能自己去闻。”

  秦钰挑眉。

  一个黑色的小瓶子装着,秦钰刚要拧开盖,谢墨含立即阻止他。

  “我一直随身带着。”谢墨含伸手入怀,小心谨慎地拿了出来,递给秦钰。

  过了片刻,秦钰问,“药在哪里?”

  谢墨含一时沉默下来。

  “可惜,芳华为了孩子,死活不去天阶山。”秦钰揉揉眉心。

  谢墨含摇头,担忧地道,“外公一直没消息传来,当年,他陪紫云道长去过魅族,凭记忆再去的地方,不知道是否就是如今被秦铮和芳华查知的天阶山。”

  “听说催老前辈是去给芳华寻破解之法了,不知如今在哪里,可寻到了。”秦钰道。

  “外公是出家人,当时也有不忍,谨慎告知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谢墨含道,“他又说,他掐算了星云图,天下局势难料,谢氏的未来更难料。”

  秦钰闻言沉默片刻,道,“当初的局势,确实是水深火热,也难怪催老前辈为了谢氏对父皇做如此打算。”

  谢墨含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道,“因为当初先皇一心要置谢氏和忠勇侯府于死地,皇室和谢氏如走冰丝,局势紧张,外公说,若是有个万一之时,让我给先皇用上。◇  番茄小△說網w`w`先皇一旦中毒,那么,皇室一切的谋划,都会崩塌,到时候,天子有恙,还如何顾及得再铲除谢氏?谢氏也能有缓和余地,以谋活路。”

  “因为什么?”秦钰问。

  “我也未曾听闻。”谢墨含道,“外公说是紫云道长生前研制的,他留了一味。当初,之所以给我,也是因为……”

  “逆鳞?”秦钰挑眉,“未曾听闻。”

  “外公回京城,给我解毒时,留下了一味毒药。”谢墨含道,“我当时问过他,他说此毒名为逆鳞。”

  “你我都不懂医术,芳华的医毒之术都不如言宸,他的医毒之术,可谓是绝顶了。上哪里去找让言宸也犯难的毒呢?”秦钰道,“难道子归能找到一种连言宸也破解不了的毒?”

  谢墨含点头,“正是,依照秦铮被外界所传的脾性,输了此局,他不甘心也是正常。但是从雪城,从齐云雪那里找不回来,便从齐言轻身上找也一样,给北齐王和言宸出个难题。也附和如今渔人关抵抗的紧张形势。”

  “你是说……以毒还毒?”秦钰看着他。

  “用毒呢?”谢墨含道,“秦铮和芳华在雪城,因为言宸的毒,输了一局。如今,秦铮和芳华掩盖雪城和北齐的耳目,命人易容,外面的人不靠近,也看不出他们是易容,更不知如今不在渔人关。就算齐云雪聪明,心有疑惑,那么,我们就借此打消她的疑惑。”

  “如今玉霞坡距离渔人关两百里地,用什么办法?上一次,有秦铮的刺杀在前,这一次,怕是不能轻易再用上次的筹谋。”秦钰道。

  “齐言轻的伤差不多痊愈了吧!再让他性命垂危一次,那么,北齐王和言宸,自然不会弃他不管,为了救他,想必顾不上立即出兵。”谢墨含道。

  “说说看。”秦钰道。番茄小□说▽网☆  >

  谢墨含道,“刚刚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只是,太过于阴险。”

  秦钰又道,“这两日,合计一番,看看如何拖住北齐王和雪城,暂且不出兵。”

  谢墨含颔首。

  秦钰想了片刻,摆手,“渔人关如今的一举一动,都在北齐和雪城的视线中,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一旦有动静,就会被北齐察觉到意图。既然第三批粮草还能支撑三个月,就暂且等等谢伊和武卫将军的消息,他们兴许真能谋到北齐内地的粮草,也说不定。”

  谢墨含点头,“皇上说得有理。”顿了顿,问,“既然是这样,我们是否还要再另派人前往北齐弄粮草?”

  秦钰摇头,“他们既然打定主意是要深入北齐内地,不见得来渔人关,若非你的书信,朕也没得到丝毫她出京前往北齐筹备粮草的消息,既然隐秘功夫做得如此好,想必不会来渔人关惹人耳目。”

  “不知道他们是否来渔人关。”谢墨含又道。

  秦钰闻言不再言语。

  谢墨含叹了口气,“她虽然没有武功,也从未踏出京城,但见识却不是个短浅的。爷爷没回京城前,芳华又离京的那段时日,忠勇侯府和谢氏的庶务,都是她在打理。且我听林溪书信中的意思,本来他打算与他一起来边境,说她死活不让,非要自己出京。最后还是舅舅说他在边境待了多年,对北齐的内地也熟悉,才同意舅舅跟她一起。”

  “她没有武功,且是个从未踏出京城的女儿家,老侯爷和六房的明夫人怎么由得她乱来?”秦铮道。

  谢墨含道,“林溪信中说谢伊主意已定,爷爷和六婶母都没反对,早已经在爷爷回京的三日后,启程了。算算时间,跟你出京前后脚。如今快到边境了。我即便如今写信回去阻止,也是无用了。这小丫头有些时候跟芳华一样,十分的倔强,认准一件事情,非做不可。”

  秦钰皱眉,“她一个女孩子,还是算了。番茄△小说□网○`.`”

  谢墨含点头,“信中还提到,谢伊前往北齐,暗中筹备粮草军饷。”

  秦钰脸色沉凝,“北齐如今除了我们攻到的渔人关,其余地方,一时半会儿,怕是很难找到突破口。”顿了顿,他道,“不过,从北齐入手夺粮草,也不是不可行。”

  谢墨含颔首,“所以,除了要想办法拖延外,我们还要想再想办法筹备粮草军饷。”顿了顿,他道,“昨日收到林溪的传书,这些日子,信中谈到,他和谢伊为了筹备第三批粮草军饷,各种办法都用尽了。除了谢氏,就连岭南裕谦王那里的粮草都拿出来了,南秦的其它地方也已经是最大限度地被程铭和宋方给搜刮殆尽了。我们再想筹备第四批粮草,南秦是再拿不出来了,只能从北齐入手了。”

  秦钰抿唇,“但即便是怕打拖延战,如今这半个月的拖延也至关重要。北齐王出京,亲赴战场,雪城出兵,前后夹击,我们不拖延的话,恐怕抵不住两方的攻城,就算抵得住,也是个鱼死网破的下场。”

  “自从南秦和北齐打第一仗,开战起,从京城运送到漠北的粮草,已经运送了两批。”谢墨含道,“我南秦军饷粮草一直以来未曾储备,是即需即储,北齐显然十分清楚,是以,齐言轻即便大败,慌忙撤出渔人关前,也一把火烧了粮库,未曾留给我们。依照我的算计,哪怕有谢氏倾尽全力,也只能再支持一批。而一批粮草也顶多能坚持三个月。”谢墨含道,“我们最怕打的就是拖延战。一旦拖延,粮草军需不足,就是大害。”

  “听说北齐王早就出京了,想必不日便会到达玉霞坡与齐言轻汇合。以北齐王的脾性,应该会立即出兵。”秦钰道,“我们要想一个策略,暂时拖住北齐和雪城,都无法出兵。为他们争取时间。”

  谢墨含颔首,“倒也是。不过希望他们不会这么快联合出兵,否则,没等秦铮和芳华赶到落霞山,我们在渔人关就受到前后夹击的话,实属不妙。”

  秦钰摇头,“言宸为了北齐能扬长避短,以医毒之术来赢秦铮,区区婚书,又怎么会拿不出?更何况,他和齐云雪本来就是自小订立的婚约,这些年,齐云雪和玉家关系甚密。”

  “我听闻,北齐传出消息,言宸解了雪城之危后,送去了盟书,齐云雪没签,则是找言宸要婚书。言宸还没给雪城回信。也许这其中会有变。”谢墨含道,“没有婚书,齐云雪不见得帮北齐。”

  秦钰点头,“不错。”

  “他们从雪城,避开齐云雪的眼线和北齐的视线,走深山之涧,最快也要半个月到落霞山吧?”谢墨含道。

  “连面都见不到,不任由他们去又有什么办法?”秦钰无奈地揉揉眉心,“时也命也运也。”

  谢墨含一时沉默。片刻后道,“皇上不能这样想,从小橙子走后,我这心下便一直不安。如今小橙子连他们的面都没见到,回来了,我这心反而安稳了。他们有他们的选择,我们有我们的使命。任由他们去吧。”

  秦钰沉沉地哼声,“若是他们都没了命,就算我们夺了这江山,又有什么意思?”

  谢墨含接过信,看罢后,叹了口气,“没想到齐云雪是将南秦搅得翻天覆地的背后之人,这样说来,如今雪城出兵相助北齐,是铁定的了。”顿了顿,又道,“秦铮兄和芳华深入北齐内地,虽然是一步险棋,但也却是一步奇招。”

  秦钰将信递给他,“你自己看。”

  “秦铮和妹妹看来是没来这里,他们又去了哪里?”谢墨含问。

  秦钰心中有些闷,“若是那两个人跟你一样规矩就好了。”

  “虽然在外,一切从简,但皇上毕竟是皇上,君臣之别的礼数也不能废了。”谢墨含道。

  秦钰摆手,“说你多少次了,在外就不必多礼了。”

  小泉子立即迎了出去,谢墨含进了房间,他在各人面上扫了一眼,蹙眉,给秦钰见礼。

  “请他进来。”秦钰道。

  不多时,外面有人禀告,“皇上,谢侯爷来了。”

  秦铮没说话,小橙子走了出去。

  他立即将那枚物事儿解了下来,“奴才觉得也是,现在就去扔掉。”

  小橙子吓了一跳,但想想也是,若不是路上出了好几次状况,他一定早就赶在小王爷和小王妃离开之前与他们汇合了,如今倒好,被他们给扔下了。

  “回头将它丢了,什么辟邪之物,是丧气之物才对。”秦钰沉声道。

  小橙子见皇上看来,立即道,“这枚物事儿,奴才一直佩戴着。”

  秦钰看了他腰间佩戴着的物事儿一眼,沉下脸。

  小橙子立即道,“回皇上,属下紧赶慢赶地赶路,也到了雪城百里外了,可还是没赶上,就差那么一点儿,小王爷和小王妃偷天换日地离开队伍,偷偷走了。奴才虽然识破了易容术,但也不知他们的下落,也不敢声张,只能随队伍回来见皇上了。”

  秦钰左右看了一眼,见除了易容的那四人外,小橙子苦着脸,垂头丧气,小泉子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他立即问,“小橙子?你怎么没跟着去?”

  依然无人应声。

  秦钰有些恼,“他自己一个人去也就罢了,深山之涧的路何其难走?怎么将芳华也带上了?”

  无人应声。

  秦钰接过密函,打开,看罢,眉头蹙起,“他的胆子可真大。”

  另外一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信,“这是小王爷留的信函,吩咐属下面呈皇上,皇上看过后,就知晓了。”

  其中一人道,“回皇上,小王爷和小王妃另有安排。”

  “怎么回事儿?”秦钰沉声问。

  进了将军府,关上府门,关了房间的门,易容成秦铮和谢芳华、侍画、侍墨的人以及没易容如假包换的小橙子立即给秦钰见礼。

  他知道这里必定有古怪,便压下了情绪,请二人入府。

  秦铮和谢芳华下了马车后,第一眼,秦钰就看出了不对,他对秦铮和谢芳华极为熟悉,再高明的易容术,也隐瞒不了他。不止他们易了容,侍候在身边的侍画、侍墨也易了容、但一脸苦瓜样的小橙子确是没易容的。

  渔人关内,秦钰早就得到消息,知道秦铮和谢芳华来了,不顾皇上九五之尊的身份,亲自出了将军府迎接。

  齐云雪想不透秦铮的打算,便吩咐下去,让人继续盯着渔人关内的情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京门风月》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京门风月第一百三十六章以毒还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京门风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京门风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