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信号波(中)

作者:减肥专家 书名:星辰之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5月5日,晚间8时许,阪城的夜幕,仿佛女神垂落的裙摆,今夜不再有神秘禁欲的气息,而是涂染上眩目的烟花,每一次摆荡,都是百千冷光暖色,流转变幻,美不胜收。

  不过今夜最灼眼的,在下而不在上,在水而不在天。

  北山湖南岸,浮水临堤,搭建起了豪阔华丽的舞台,高亢的电吉他尖音,裹在数以万计的粉丝、市民、游客的呼啸声里,压过漫天烟火的低鸣,宣告阪城音乐节正式拉开大幕。

  堤岸上,阪城警方如临大敌,上千人支起人墙,严防死守,避免狂热粉丝激动之下造成踩踏,乃至栽下湖去。

  岸上如此,此时在主舞台两侧及后方,也围满了大大小小的游船,船上也是人头涌涌,相较于岸上,热烈的氛围丝毫不逊色。

  “四面台,八方客,我为先……光芒万丈呀!”

  山溪乐队的旋律吉他手汪陌,一反平日闷沉的性子,拼死趴在船舷上,抢占了最好的观景位置,近乎贪婪地摄取来自主舞台上的气息。

  为音乐节开场的,是毫无疑问的世界殿堂级乐队,其中每一个都是他的偶像,也是他梦中都希望企及的目标。

  羡慕之后,忽又索然无味。

  “我们要上台!我们去路演!”

  贝斯手黄向东已经酩酊大醉,在旁边振臂高呼,惹得旁边人们侧目,却也难得切中汪陌的心思。

  汪陌叹了口气。

  他的演出已经结束了。

  山溪乐队在参加阪城音乐节的数百个乐队中,水准只能说是中下,受邀演出也只算是暖场性质,还轮不到主舞台,两个小时前结束的小型歌友会,就是他们在阪城唯一的演出任务。

  其实吧,参加音乐节的大部分乐队都是如此,然后就要自谋出路,路演什么的不算丢人,地下乐队的生态便是如此,还更有范儿。

  问题在于,乐队主唱明天就要离开,大家还玩个鸟儿!

  “哦哦哦,美女!”

  黄向东仿佛有了大发现,嗓子骤然尖了上去,就和他惨不忍睹的高音一样。

  汪陌懒得扭头,倒是后面也拎着酒瓶子的大龄键盘手马楼,眯起已经微花的眼睛,盖章认证:

  “啧,和服美人,真好啊!”

  “哪儿呢,哪儿呢,哪儿呢?”

  最新加入乐队的鼓手杰夫伦,个头小小的,却是个典型的多动症患者,就算在乌央央的人群里,也往复跳动,活力和好奇心都是一等一的旺盛。

  马楼好心回应:“右手边,岸上,素青色和服……啊呀,真是个端庄的美人。”

  汪陌撇嘴,其实他也看到了。确实,那边的和服女士所呈现出的体态和色调,都非常合乎审美。然而在夜色和狂闪的烟火灯光之下,一切景象都自带滤镜效果,说到底也不过是掺杂想象的自我麻醉而已。

  相较于清高的科班生,杰夫伦的脑回路明显没那么复杂,事实上,他已经High到不知东南西北、上下左右:

  “右?哪是右?”  

  还是同类最了解同类,黄向东在他耳边大喊:“(节奏镲)!”

  杰夫伦瞬间明白了,跳着往岸上看,很快哈哈地笑起来,扬臂大声招呼:

  “美女!比济桑,欧尼酱……”

  汪陌捂住了脸,也许就此回去夏城更好吧!学院派出身的他,真受不了这个。

  隔着几十米的水面,还有嘈杂的乐声、人声阻隔,杰夫伦的嚷嚷声,本不可能传到那边去的。然而大概是巧合吧,那位女士真的侧过脸来,视线似乎在船这边聚焦。

  杰夫伦更加兴奋了,恨不能把胳膊给甩出去。

  汪陌不得不艰难地往旁边挤开半个身位,免得被踩到脚。刚移开,就听见“哎呦”一声,杰夫伦的膝盖撞到了船舷围栏。

  然而,杰夫伦根本没感觉到痛,甚至那一声叫喊,也并非是疼痛导致,而是精神上的刺激,他用力拍围栏,声带撕裂:

  “那个,那个欧尼酱……毒蛇!毒蛇!”

  周围人们都是侧目,觉得这哥们儿确实是嗨过头了。最终还是份属同类的黄向东,视线来回几遍,骤然醒悟:

  “啊啊啊,过气女演员,迷之高傲的什么雪!”

  杰夫伦猛拍黄向东的肩背:“没错没错,就是那个假正经的女人。昨晚找了半宿,都没找到那类片子,今天歌友会上……”

  “也来了,没有当面批个狗血淋头,真是感激啊!”

  汪陌和马楼也都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四个乐队成员难得达成了一致意见,也对岸上的和服女士印象深刻:

  毕竟,不是每个“歌迷”都会像那位一样,当面指斥“除了主唱以外,乐队成员只是平庸天赋集合体”这种话的。

  况且,就算是对主唱莫雅,那位的评价也是“节奏远胜音色”、“气质颜值更具价值”、“闭眼后,是吉他技巧拯救了你和你的队友”之类的淬毒尖刀。

  在那优雅端庄的表皮下,肯定是阴冷滑腻的蛇鳞吧!

  汪陌都觉得心口气不顺:“这女人,凭着衣妆打扮,她应该去歌剧院啊,干嘛来听摇滚,还对我们这小乐队说三道四?”

  老马楼昨晚也熬夜做了功课:“根据网上资料,她确实有宝冢剧团的资历。”

  “……”

  这就是大神级人物了,野鸡学院派惹不起。

  汪陌缩了,杰夫伦还在那里蹦蹦跳跳:“一定是压抑坏了!唔,也许她外冷内热?我出手的话……”

  “就算她卵巢里装满了干柴禾,一点就着,火星儿也由不着你来点。看什么看!这就是个看脸的社会,不论男女。”

  黄向东大拇指翘起,往肩后戳,在打击同伴的时候,他的思路和方位感都很清晰,重音也落得很准确。

  “女,女……哦!”杰夫伦拉长了声调,倒也不恼,事实上,男人对这类美型场面还是很有承受力的,他只是感慨,“早听说那位超有女人缘,来阪城是见识了,三个?四个?浪费!”

  黄向东又送他一个小拇指尖儿:“知足吧你,也就她没招上水意,否则哪能轮到你这渣渣。”

  杰夫伦仍不生气,两个聊High的男人,一起哈哈大笑,然后又抱头干嚎,一切尽在不言中。

  下层甲板的混乱,与上层半封闭观景台的喧嚣杂揉在一起,没有留下任何安静的角落。不过,但凡有需要、有情调,人们总能下意识过滤一些外部杂音,构筑一个主观上的私密空间。

  当然,如果能够有三位保镖不动声色地隔开一处小空间,氛围存在的物质基础,就更加坚固了。

  此时,莫雅心中就是一片静谧安然,和挚友倚着栏杆闲聊,不管什么话题,都蕴含着趣味和情调。

  或许是巧合,岸上的和服美人,恰好也是莫雅和唐仪聊天的话题。

  与对岸积蕴着女性魅力的传统服饰不同,这边两位都是随意且趋向中性的常服,同样的高挑俊美,站在一起就好像模特大片,满满的都是时尚感。可在话中,流动的全是回忆的味道:

  “在你们眼里,我们的表演大概就是千疮百孔,不忍卒睹?”

  “哦?”

  “我可记着,93年校内音乐节,某人的评价纯是一个路子,需要再复述一遍吗?”

  “我只是对你的分类方法有疑义……好吧,我是说没必要分得太清楚明白。”唐仪伸手,轻捻住莫雅颊侧垂落的一缕发丝,“头发就是头发,绝大部分情况下,单单一两根、三五绺没什么意义,反倒是笑话。”

  “不要修正我的既定观念。反正从舅舅和罗南身上,我就明白,一条血脉延续下来的亲人,天赋也是天差地别,更何况你我。”

  “确实像你,早早觉悟,也不妨碍去撞个头破血流。”

  “怎么会?”莫雅笑靥绽开,随即稍凑过去,无视周边目光,在唐仪颊侧轻吻一口,“我可是最乐观的等候者,我等着身边每个人兑现天赋,实现梦想……毕竟,没有亲人等在那里,成功之时或许就是最悲哀的一刻吧。”

  “哇噢,可以做演讲素材的远大理想。”

  “舅舅灌输给我的,也许可以称为‘终极背景墙’成就?现在想想,或许就是哄小孩子。但没办法,我很吃哄呢!”

  明明不怎么好笑,可两人额头抵在一起,鬓角厮磨,仍不免笑出声来,自然又惹得旁人侧目。

  唐仪不在乎别人的视线,可当她将莫雅口中的“舅舅”,与更直接的身份信息联系在一起后,心神还是飘忽了刹那:

  罗中衡……那个让李维不惜代价亲自出手的研究员,“天赋”真的可以突破文明的代差吗?或者说是更不可思议的资源“喂养”出来的奇迹?

  如果是前者,那奇迹很难在短时间内重现;

  可如果是后者,使奇迹重现的“不可思议资源”究竟在哪里?

  近一年时间里,类似的问题正不断折磨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

  继续纵容、观察?

  还是在下一个罗中衡出现之前,掐死危机的苗头,避免付出更大代价?

  几个岔道口过去,事态就走向了失控的边缘……又或者已经失控而不自知。

  她轻声感慨:“阪城云层很厚呢!”

  莫雅抬头,漫天烟火还未散尽,焰光与残留的烟气交织在一起,浓墨重彩,感官上不够清澈,但要说云层……真的没看到。

  倒是有一艘巨大的飞艇,在姹紫嫣红的流光中,缓缓驶过。

  烟火就在飞艇周边炸裂,白心妍轻举酒杯,清澈酒液中映现华彩

  ,也随着空气分子的震荡传播而发生细微的形变。

  此时,纵然隔着全封闭的观景窗,似乎也嗅到浓郁的火药气息。

  “明天,环境事务部主官大概要鞠躬谢罪?”

  玉川瑛介不搭理这种无意义的话,他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盯着前方可视化的动态数据图表。多重功能区划分,导致图表整体显得比较复杂,唯有左上角直接从航空公司数据库截取的乘客班次信息,还算直观。

  莫雅,罗南表姐的照片,占据了很醒目的一块区域。

  玉川瑛介盯着那张照片很长时间,终于垂下眼睑,敲敲沙发扶手上的虚拟键,瞬息之间,满屏幕的图表数据,都清扫干净,投影区域黯淡下去。

  “半途而废?”

  白心妍的声音又一次传过来,玉川瑛介真不想理会这种尴尬话题,可想到白心妍和王钰的暧昧关系,以及她本人在天启实验室的特殊地位,停了几秒钟后,终于还是做出解释:

  “至今找不到罗南。目前已动用了阪城的全天候监控网络,调动了头顶的卫星,包括警方的信息化布控,却始终没有效果,好像凭空消失一样。”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找不到罗南,你就不会对他的姐姐下手?”

  玉川瑛介略一犹豫,还是点头:“基本上,是的。”

  接下来他忍不住又解释了两句:“王钰的目的,也只是想让罗南低头弯腰,亲身参与公海拍卖会,并达成协议而已。现在,那家伙也许已经坐着魔鬼鱼跑到了太平洋中心,我们何必再画蛇添足?”

  “是吗?我以为你在帮他熬鹰。”

  看破不说破啊,女人!

  玉川瑛介承认,当时他确实迷了心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如今只能含含糊糊地解释:“我只是个生意人……”

  “哦,我以为鉴玉会里面,只有野心家式的资本家。”

  “只是对资本更具信心。”

  玉川瑛介很乐意转移话题,为此他还用某人的言论背书:“王钰不是经常说嘛,资本就是人性的膨胀,只要人们存在欲望,只要世界存在交换,只要资本流速超过生产能力,资本就是终极的选择,是不败的王者。站在胜利一边,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只是学习并践行而已。”

  “你只是在吹枕头风……很可惜,近期我并不准备和他滚床单。对我来说,资本的力量仍然太虚无,我还是更喜欢直观的、强壮的人。”

  白心妍从观景窗那边走过来,来到玉川瑛介正面,拉近与他的距离:“王钰,还有你,至今也没能让资本力量突破真实和虚无的屏障。继续努力吧,也许成功就在前方?”

  “感谢鼓励。”

  玉川瑛介太阳穴上的血管跳动了几下,最终还是露出了温和而礼貌的微笑。

  罗南这档子事儿,算是过去了吧。

  就算鉴玉会那边、王钰那边仍未正式交待,可他已经下定决心。

  对他来说,风险来自于多个层面、多个方向。相较于多倍音速穿梭来去、突防骑脸如探囊取物的直接生存危机,以及因他招灾惹祸而动摇玉川家在阪城统治基础的信任危机,鉴玉会方面的不满,反倒是比较容易克服的问题。

  说到底,他轻率的挑衅从一开始就是画蛇添足的愚蠢行径,对王钰的过度重视让他的判断出现了严重问题,现在就是割肉止损的时候了。

  别看他现在为王钰鞍前马后,事态再恶化下去,“借人头一用”之类的事情,那位也不是干不出来。

  感谢天照教团;

  感谢干掉宫启的那位强人;

  感谢大动肝火的能力者协会;

  更要感谢迫不及待割韭菜的天照教团,突出其来的变故以及相对应的行动,给了他相当充分的理由。

  于是,玉川瑛介又叹口气:“当然还有更现实的考虑:天照教团的鉴别行动执行在即,教宗猊下肯定不希望再横生事端……”

  白心妍微笑看他,玉川瑛介则一脸真诚:“大行动前,分心旁骛,如果出现意外,再惹出麻烦,我不好向猊下交待,明天那位环境事务部主管的遭遇,就是我的下场。”

  说话的时候只是随便找了个例子,话一出口才发现本质上还真没什么差别。

  玉川瑛介心底叹了口气,资本力量和超凡力量确实还隔了一层屏障。

  当世界处在肌肉和机械的旧时代,资本力量可以轻易主宰一切;而在畸变时代后,超凡力量,明显要比资本力量更直接,更具压迫力。

  高冷的教团高层,才不会管接下来的系列行动,会给世俗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反正有玉川家这样的,心甘情愿贴上脸去,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没办法,资本就是这样毫无廉耻的东西,谁能让它增殖,谁就是亲爹、谁就是恩主。

  至于主导权……话说,天启实验室的“血脉”项目,究竟还要再砸多少真金白银,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那个李维,真的值得信任吗?

  他远超出既有体系的研究方向和研究对象,让最苛刻的投资人,也丧失掉了专业判断力;而直指生命终极奥秘的系列成果,又让全球最核心的资本圈子,疯了般向里投钱,一项又一项,一年又一年,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玉川瑛介有些走神了,冷不丁地又听到白心妍招呼:“这块投影区,你不用的话,暂时借一下?”

  “当然!呃,这个是……你登船时带上来的。”

  “是一套新开发的专业设备,还在实验阶段,昨天刚从深蓝世界投递过来。”白心妍径直坐在沙发上,和玉川瑛介肩并肩,随即拿起脚边的黑色手提箱,打开复杂的锁具,信口解释,“也是听说百集教宗在阪城的大手笔,希望借此特殊事态,验证一下设备效果,想来教宗不会介意。”

  “验证?”玉川瑛介皱起眉头。

  “百集”是天照教团教宗的名号,听上去很是古怪不过他儿子,也就是教团“真神”的名号更古怪,叫什么“千聚”。当然,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敢这么称呼了。

  玉川瑛介才不会跟着白心妍的节奏瞎称呼,依旧用敬语:“猊下向来宽宏,心妍小姐若是预先沟通告知……”

  “现在也不迟。”

  话音方落,两人视线对接,大眼瞪小眼。

  接下来,这片区域就静默了十几秒钟,两人都在等待着什么,而空气中并没有传递来新的信息。

  这算是通过了吧?

  玉川瑛介并非是睁眼发呆,而是通过特殊渠道,向那位教宗猊下做了告知,如今显然是默认了。

  也对,都说天照教团是三大教团中,与天启实验室关系最紧密的那个,空穴来风,事必有因啊。

  玉川家和王钰在天照净土拼人脉、拼关系,真未必是对手。

  玉川瑛介微调心态,就事论事:“这套设备,目标是商用,还是更核心的方向?”

  “商用向,董事会希望能够借着近期热潮,让它成为一个爆款,一个未来不可或缺的基础设备。为项目微利运营的目标贡献点儿力量。”

  “微利运营?”玉川瑛介微微摇头,“恕我直言,我们每年为天启实验室砸下几十上百亿的资金,并不是想让这些钱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我们更希望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至少是更清晰的线索……”

  “理解,你们希望用资本的温床,孵化出超凡力量的孽种。但也恕我直言,这种悖逆宇宙基本规则伦理的做法,很难直接取得成效。也许它更应该像自然生命那样,用无数个异化进化的子子孙孙,筛选出最合适的结果。”

  “可我在投资的时候,拿到的入股书上面,描述的是一个很直接的逆向还原过程……”

  “资本讲故事的手段,你应该很熟悉才对。”

  “……”

  “好了,玉川先生,我并不是天启实验室的代表,也无意为李维先生解释什么。更详实的情况,你作为股东可以直接向董事会提出要求。至于现在,作为一个英俊绅士,你应该帮助面前的女士,把这套精密设备安排好,或许到最后,会有一个香吻作奖励。”

  “敬谢不敏!”

  玉川瑛介不介意和王钰分享女人,但绝不是分享危险。

  他很快放低了姿态,卷起袖子帮助白心妍把手提箱中的设备仪器与投影仪实现对接。

  大约半分钟后,投影区域重新亮了起来。

  第一秒,玉川瑛介以为看到了某种屏保。

  那是一蓬蓬气泡、水珠翻滚上升的景象,非常逼真,但还是能看出,属于动画效果。

  下面该进入正题了吧?

  投影画面的演变,多少出乎玉川瑛介的预料。

  仍然是那个动画效果,不可计数的水泡、气泡、液滴……总之就是类似外形的东西,层层叠叠,碰撞扭曲,很快就扩散到整个投影区域,相应的视角也在拉伸、扩大,细部变得模糊,整体上则显得越发的壮观且混乱。

  闭眼一秒钟,再睁开去看,就像是夏日潜水时,进入到光怪陆离的浅海层,五色斑斓,偏偏见不到实质性的结构,也分辨不出“阳光”是从哪里投射下来。

  “这是什么?”

  “目前世界上、确切的说是里世界最为流行的风潮。实验室对它的暂命名是:精神海洋拟态图景。”

  “咦?”

  “大意就是通过大规模运算,利用特定模块,模拟实现一片区域内精神层面的概略图景……虽然精确性不高,反应比较滞后,基本不可能用于实战,但如果流行开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数据采样收集,理论上它的真实性将越

  来越高,至少在相对低级的精神海洋中会是这样。”

  玉川瑛介好不容易消化掉白心妍话中的核心概念,眉毛都要拧成一团:“你所说的风潮,是指罗南的那个……”

  “没错,囚笼理论。”

  “那么模块?”

  “当然借用了‘囚笼’的概念,但为了便于运算,还是简化成了气泡或液滴的形态。”

  “这是‘借鉴’?”

  “殊途同归罢了,正如‘囚笼’与‘构形’的密切关系。当然,也有人在考虑,是不是要请罗南为这个产品代言。”

  “……有说明书吗?”

  趁着白心妍调试设备,玉川瑛介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粗略地将这什么“拟态图发生器”的电子说明书通读一遍。

  越是深入了解,越觉得这玩意儿高明得超乎他想象:“心妍小姐,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这套仪器,就是一个对现实精神领域的全景探头……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设备!”

  “还不至于,它只是根据特定模块和模式,进行的动画模拟。探测精度、广度和深度都有很大限制,甚至可能与现实南辕北辙。”

  “不不不,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发明——只要‘囚笼理论’能够站稳脚跟!”

  玉川瑛介对天启实验室的技术积累,又有一个新的认识。由于时间短暂,了解尚浅,他仍未能估算出类似设备大量流出后,会对当今世界,尤其是里世界造成怎样的冲击,可他已经察觉到里面的敏感因素:

  “猊下……真的同意使用这套设备?”

  “百集教宗的气量,毋庸置疑。”白心妍眼都不眨一下,“再说,这套仪器感应范围有限,不计外设的话,大约只有十几平方公里,观察一隅,看看热闹,有什么不可以?”

  “这样啊!”

  玉川瑛介摆出了释然的样子,心里却在琢磨:对于能力者,特别是精神侧、教团圈子来说,此类手段已近于抵近窥探了,尤其还是过往最为混乱隐秘的精神领域……对于任何一位有超凡力量常识和基础的人而言,精神领域都有着独特的魔力和吸引力。

  回头就秘密添置同类设备,争取覆盖阪城!

  此时,经过白心妍的调试,模拟图景初期的绚烂“海洋”,色彩几乎已经完全褪去,如今大部分都变成很不起眼的灰白色,只有不定时间、不定区域,偶然跳闪出几个小小的彩斑,如同古老的纯平显示器上,击偏的电子束造成的后果。

  对此,白心妍解释,这是将重复出现的精神波段和对应变化,作为“背景辐射”,超出相关阈值的,才会重点关注,也是目前外设不足、运算能力受限的权宜之计。

  距离天照教团的行动时间越来越近,玉川瑛介闭上嘴,紧盯着投影区域,眼睛眨都不眨。此时,白心妍还很体贴地在背景辐射后,放置了虚化的卫星图像,实现了动画图景和现实地图的简单对应:

  “按照罗教授的理论,精神海洋与物质世界并不具备空间意义上的严格对应关系,但只要存在物质基础,受空间限定,拟真信号总还有基本方位可言……不要太认真就好。”

  说话间,她手动操控感应器旋钮,调校感应方位,顺口解释:“传感器限,限定方位会有效增强感应精度,目前我们仍然是在丰富背景辐射的架构,毕竟百集教宗还没有真正动手。北山湖周边畸变种群一向丰富,先期的采样和辨识必不可少。”

  玉川瑛介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北山湖南岸的话,畸变种群基本上已经扫除干净,唯一比较成气候的,大约就是那棵香樟树……”

  “哦,知道的。佐嘉卫门先生是吗?”

  白心妍又做了一番精细化操作,大约十秒钟后,暗沉的“海洋”中,一团明显有别于整体背景的彩色区域呈现出来。

  这片区域看上去像一个孩子精心吹制的肥皂泡,在荡漾的气流中扭曲变形,折射着七色光线,随时可能破灭,却总是在千钧一发之际保持住整体结构。

  多看一段时间,就觉得这个巨大气泡有一种超乎寻常的韧性,和旁边那些灰暗的随时破灭的小小泡沫,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这就是畸变种在精神海洋中的构形……如果是真实存在,倒很亮眼呢!”

  白心妍轻赞一声,随即摇了摇头:“可惜了,目前的设备还不足以对内部结构进行分析,像这种明显具备一定智慧和既定精神维度结构的活体,是很珍贵的研究素材。”

  “确实可惜。”

  玉川瑛介心中更清楚,这个已经成精的佐嘉卫门先生,正是本次天照教团将要熬煮的鲜汤中,预先选定的食材。

  错过今晚,就再没有机会去研究它了。

  还好,这个时代别的不说,畸变种还是管够的!

  玉川瑛介还注意到,在拟态图景呈现出来后,整个投影区域就在不断刷新。在没有聚焦佐嘉卫门之前,整个精神海洋图景是暗色调的,刷新带来的改变并不是太明显。可如今,有了相对清晰的目标,每一次刷新时都有比较明显的变化断层,看上去就像是经过拙劣的剪辑师之手,使人感官上很不舒适。

  玉川瑛介有轻度强迫症,见状便又皱起眉头:

  果然还只是个半成品。

  现如今,他唯有强迫自己适应类似的瑕疵,除了眼睛一眨不眨,也悄悄开启了摄录功能,将整个拟态图景的显示过程都记录下来,作为事后研究分析的素材。

  相较于佐嘉卫门,玉川瑛介更感兴趣的,还是天照教团那边:作为今夜当之无愧的主角,教宗会使出怎样的手段呢?在精神海洋图景中,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呈现出来?

  锁定佐嘉卫门后第三十轮刷新过去,玉川瑛介终于看到,拟态图景中,又有了新的变化。

  那是纵横交错的沉暗色带,如同蛛网,或者是玻璃受撞后裂纹,呈现并蔓延开来。

  它们大部分非常纤细,只是色泽更暗,对比之下,原来比较晦暗的背景,就变成了比较亮的灰白色。

  这些极暗纹路仿佛一道道深沟裂隙,看上去随时可能让投影区域支离破碎。

  “很像大树根系没错。”

  “咦?”

  白心妍的形象思维,和玉川瑛介差别不小。不过受她点醒,玉川瑛介随后就想到天照教团名震天下的一个概念:

  “你是说……扶桑神树?”

  白心妍看过来,微微撇唇,摇头:“你没有听过‘工具’和‘植物’构形辨析理论?”

  玉川瑛介眨眨眼,他这类精英在行动前,向来都要把功课做足,其结果就是:即便非专业的东西,谈起来总有些印象:

  “又是罗南的。”

  “没错,罗教授的又一番高论。在他看来,教团在渊区的固化构形,如同参天巨树,更重要是根系繁杂,从渊区下探到囚笼密集的精神海洋,抽吸养份……这算是一次验证吧!”

  玉川瑛介嘴巴紧闭,涉及到教团根基根本,装聋作哑是最起码的修养,然而他心里还是长了草:

  “扶桑神树”的名头倒挺应景,可对应的“养份”又是什么?

  又是几轮刷新,在明显跳跃的图景流程之后,那对应佐嘉卫门,如今明显有些萎缩的彩光气泡,让玉川瑛介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这位,还有那些又长出一茬的韭菜……

  “嗯,这个长条纹是什么?”

  玉川瑛介有了新发现。

  拟态图景中,正有一条纵贯整个投影区域的微亮线条,从斜上方,大约就是北山湖深处的方位切过来,大约移动了1/10个屏幕的距离,骤然消失。几秒钟后,数轮刷新过去,那条显眼的光带又变换了一个角度,在南岸边缘区域出现,同时还在扭曲变形,割裂了整个图景成像效果。

  “……”

  “心妍小姐?”

  白心妍没有回应,只是调试设备,那眼神则是前所未有地专注。几番操作后,亮色条纹再次从投影区域中消失了,仿佛只是一个意外。

  “是不是设备的BUG……哎?”

  亮色条纹又一次出现了,这次持续时间要比前两次长得多,在投影区域闪烁切割,横行无忌。

  “显示错误,还是特殊的精神领域现象?”

  “是干扰。”

  “哪方面的?”

  白心妍正要开口,忽又怔住,玉川瑛介差不多是同样的反应。因为就在此刻,他们二人从不同的渠道,接收了同样的信息:

  “今夜行动中止。”

  此刻拟态图景又进行了一轮刷新,精神海洋中,那些极暗“根系”分明在快速消褪,几轮刷新过后,就再无踪迹。

  “猊下……”玉川瑛介下意识呼唤了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再看投影区域,那亮色条纹再度消失不见。

  玉川瑛介又看向白心妍,后者还保持半出神的状态,分明是在接收其他渠道的消息。他心中有些焦躁,却必须忍住。

  片刻后,白心妍又一次勾起唇角:“真是糟糕的体验呢!”

  “哪个?”

  “煮汤的时候,发现别人在你汤锅里搅拌,大概就是这个滋味吧。”

  玉川瑛介猜也能猜到,关键是下面的情报:“是谁?”

  “目前,大概只看见汤汁打旋,却找不到搅拌的勺子……这可是魔术般的技巧!也许是过境偶遇,也许是个恶作剧,也许是专门针对,但不管怎样,这是属于超凡种级别的问题,以百集教宗的谨慎,没有破解清楚,恐怕很难再有新的行动。

  “毕竟,这边也有不能暴露的秘密吧。”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星辰之主》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星辰之主第五百章 信号波(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星辰之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星辰之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