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十绝山 > 第四十三章 宿仇新敌-6:倪端倪

第四十三章 宿仇新敌-6:倪端倪


  翁锐和秦英得来的消息清楚而且明白,但那一群叫花子传递过来的消息多而且混乱,连翁锐都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但吕信却在这些消息里面看出了文章。

  “院主,您有没有注意到,在这些叫花子提供的消息里面,有你一个熟人?”吕信道。

  “谁?”翁锐觉得有点奇怪,“这长安城里我的熟人也不少啊。”

  “但和你有仇的就不多了。”吕信道。

  “这你倒把我说糊涂了,”翁锐道,“我在这里救过很多人,没得罪过谁啊?”

  “那你还没忘记您当初是怎么到这长安城里来的吧?”吕信道。

  “我来长安是因为家里人蒙难,这都是因为那个蒙成…这和他有关?”翁锐惊道。

  “有没有关系我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吕信道,“只是这家伙最近有点异常。”

  “他怎么啦?”翁锐道,“你怎么把他给翻出来了?”

  “有人看到这个蒙成近日在秦仁阁附近出现过。”吕信道。

  “这倒奇了,”翁锐道,“我和他的事都已经十多年过去了,谁还会记得起他啊?”

  “听说他当年来秦仁阁找过你的麻烦,还被你打了一顿?”吕信道。

  “是啊,有这事。”翁锐道。

  “后来是你的那位师兄天灵子,也就是现在的阴石帮他解了围,还打了你和现在的大将军卫青一顿。”吕信道。

  “对啊,”翁锐道,“这事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呵呵,当然是叫花子里面的人告诉我的,”吕信道,“有个老叫花是个跛子,行动不太灵便,他说当年就见过你们打架,你给他看过病,受过你很多恩惠,你的事他都记得清楚着呢。”

  “当初在叫花子堆里混了一段按时间,看来还是有点用啊,”翁锐道,“他们还讲了什么?”

  “其他的倒还真不多,只有这点比较扎眼。”吕信道。

  “这有什么?”翁锐道,“他就在长安城里住着,到过这里也很正常啊?”

  “但是在莫姑娘她们当天走过的街巷附近也有人也看到过他,这就不该是巧合了吧。”吕信道。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呀,”翁锐道,“我和他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祖父也是因为这件事而去世的,就算是有些仇怨也该了了,他怎么到现在还不依不饶?”

  “人心隔肚皮,还是你翁院主太厚道了啊,呵呵。”吕信轻笑一声。

  “莫非我说的不对?”翁锐道。

  “你觉得这事了了,但别人不一定这么认为,”吕信道,“有些事在你离开长安之后未必就很清楚。”

  “这么说还有后话?”翁锐道。

  “你可别忘了,你走了,这长安城里还有你一位师兄呢,他现在可是权高位重啊。”吕信道。

  “卫师兄难为他了?”翁锐道,这点他可从来都没有听卫青讲起过。

  “我也是刚刚听说的,”吕信道,“你和卫大将军感情很深,他对翁老将军也是崇敬备至,翁老将军之死他可是一直没忘。这些年他带兵打仗,屡立战功,位及大将军关内侯,位高权重,但他对此人可以说讨厌至极,虽不至于因此杀了他,但让他吃点苦头、穿穿小鞋,甚至是丢了军职还不是易如反掌,蒙成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我估计他对你的仇怨应该不减反增吧?”

  “嗨,师兄也是多事,”翁锐道,“祖父临终之前曾对我说过,这件事就这么了了,叫我不要再去追究,这种小人随他去也就算了。”

  “就因为他是个小人,他才不会那么容易算了这件事,”吕信道,“看来卫大将军也是看轻了这件事。”

  “就算如此,依他自己,现在还有这个实力来做这件事吗?”翁锐道。

  “这也就是我奇怪的地方,”吕信道,“他也就是一个没落的平难将军,年纪也近五十了,就算他和你有仇,怎么想也不可能来做这件事啊,你现在在江湖声名不说威震四海,那也是没人敢小觑的。”

  “这你又说远了,”翁锐也很好奇道,“你还是说那个蒙成吧。”

  “起初提到他只是一个偶然,但了解一多,才知道这个蒙成现在不简单,”吕信道,“有了卫大将军的暗中打压,这个蒙成在军中混得越来越背,四五年前就离开了军队。”

  “哪以后呢?”翁锐道。

  “被挤出来心情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吕信道,“这些年北境战事很多,汉军又打得极为顺手,要是能呆在军中,封侯封地也很难说,这让他不生气也难。”

  “那你还是没说到他的不简单呢?”翁锐道。

  “你先别急啊,”吕信道,“再后来,这家伙就凭空消失了好几年,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但回来了,而且还发生了这样的事,其中还有这种种巧合。”

  “你是不相信这是巧合?”翁锐道。

  “我从来都没信过。”吕信道。

  “但没有直接证据?”翁锐道。

  “这个可以有,”吕信道,“如果院主有兴趣,我们今天就闯一趟这位没落将军的府邸如何?”

  “就今天?”翁锐道。

  “对!”吕信的回答非常简短。

  自从莫珺消失,翁锐的反应不可说不快,第二天就在整个长安布满了眼线,如果对方有些异样的行动,很可能被发现,到现在还没看出来,说不定人还藏在城中,如果是蒙成他们干的,藏在他府邸的可能性很大。

  酉末亥初,正是人吃好晚饭聊好天准备睡觉的时候,翁锐和吕信换好夜行衣,悄然出了秦仁阁。

  夜幕下的长安城已经褪去了白天的繁华,街上已经没有几个人走动,只有为数不多的府邸或者店铺门口还挂着灯笼,感觉到整个京城都在慢慢睡去。

  吕信收集消息的效率是非常高的,既然他怀疑到了蒙成,蒙成府邸附近的情况他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两人没走正门,到了一个避静的背街上,吕信一示意,两个身影飞起,越过高墙,俏然无声的落到墙内。

  这是蒙成府邸一个不大的后院,不过一二十丈见方,除了柴房、茅房,就是七八颗树,树倒不小,显得十分幽静。

  翁锐静心一听,周围数十丈内都非常安静,似乎连个睡觉的人都没有,两人对忘一眼,一个纵身,飞身上了房顶。

  从屋顶看,这是一个一主带一跨的院落,前后有三四进之多,规模不算太小,但房屋却显得有些老旧衰败,鲜活气息也不是很浓,主要还是缺乏人气。

  在一片黑乎乎的屋子中,只有二进院主屋的一间房子还亮着灯,其他的屋子就算有人恐怕也都睡了,翁锐见状,脚下一点,身形像一道影子飞过,悄无声息,吕信随后赶紧跟上。

  落脚亮灯屋子上面之后,两人都屏住呼吸,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一刻钟过去了,屋里也没有动静,似乎只有一个人淡淡的叹了口气。

  为了想看清屋内的情况,吕信想掀开屋顶的一页瓦片,稍不注意,便传出了轻微的响动,就像是猫踩过瓦片一样。

  “既然来了就下来吧,”屋内人倒先说话了,“瓦就别拆了,省得我还要去修理。”

  翁锐心里一惊,听声音,说话的人应该是蒙成,这么轻微的声音能听得这么真切,可见这家伙这些年的修为也是长进不少。

  既然被人看破,再呆在房顶也就没意思了,两个人纵身跃下,落在屋前依旧毫无声息。

  “翁院主不必如此小心,”屋里人道,“这院子里除了你我,已经没有别人了。”

  虽然在说话,但人却未踏出屋子半步,就算是在屋里,恐怕也没移动过位置。

  “我们是两个人。”翁锐道。

  “哦,看来是要让翁院主见笑了,”屋里人道,“两位请进吧,我就不出去迎接了。”

  翁锐全身戒备,挑帘而进,吕信紧随其后,屋里摆设很是简单,蒙成孤身一人坐在案几旁边。

  “蒙将军别来无恙啊!”翁锐微微一礼道。

  “我们之间不用那么多虚套,”蒙成道,“二位请坐,可是茶我只备了一位,慢待了。”

  “你知道我要来?”翁锐和吕信坐下道,那杯茶翁锐看都没看。

  “我已经等你两天了,”蒙成道,“这么快就能找到我这里来,说明翁院主还是有些能耐的。”

  “这么说抓走莫珺的事是你干的?”翁锐道。

  “烧掉卧龙谷的事也是我干的。”蒙成似乎对这两件事都觉得很无所谓。

  “为什么?”翁锐道。

  “有人想见见你。”蒙成道。

  “谁?”翁锐道。

  “这个你现在不必知道,自有你知道的时候。”蒙成道。

  “就算是要见我,也不必防火抓人吧?”翁锐道。

  “那是我的私心,”蒙成道,“本来就想放把火出口气,顺便把你引过来,但没成想翁院主静心修为极高,竟然不无所动,抓人只是下策。”

  “既然火放了,你现在心里的怨气可算平息?”翁锐道。

  “既然翁檀已经死了,这把火烧得也很爽,我们就算扯平了吧。”蒙成道。

  蒙成嘴里说扯平了,但他的话说得依然咬牙切齿,恨不能把翁锐吃了,翁檀老将军杀了他兄弟,因为他又致使翁老将军死在了长安,因为卫青的忌恨使他丢了官职,他又生恨烧了卧龙谷,看来怨气依然难平。

  “那你可以把莫珺放了,你要到哪里见谁,我跟你去就是。”翁锐道。

  “这个可不是我说了就算,”蒙成道,“你要反悔我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话倒是实话,以翁锐现在的修为,他要不想去哪里,还真没几个人请得动他。

  “那你认为我们现在拿你没办法?”吕信在一旁有点不耐烦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十绝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