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拜见君子 > 第1002章 难道打开方式错了?

第1002章 难道打开方式错了?


  白骨花海中,绽放着无数绚丽花朵。

  花招正在花海的最中心之处,照看着那几朵含苞欲放的帝花,它人面、马身、虎纹、鸟翼兽……

  “诺。”

  当听到封青岩的话,便立即离开白骨花海回到鬼门。

  此刻獓狠和烛九看到花招归位,知道府主是要进入阳间了,但是没有再多言什么。

  不过封青岩并没有立即,让他们打开鬼门。

  轰!

  反而在此刻。

  他脑海里的接引之桥,再次出现。

  而接引之桥的频繁出现,倒是让大衍天恼怒不已。

  不过,天道之主并没有立即出手,只是冷冷看着,似乎倒是想要看看,九州地皇想要干什么。

  在接引之桥出现不久。

  阎罗再次登上接引之桥,来到桥的最高处,神秘的身影映照阳间诸天……

  轰!

  片刻后。

  终于有天道之主忍不住出手了。

  阎罗并没有隐去,反而以地玺护身,迎接天道之主的攻击。

  “打开鬼门。”

  封青岩看了看接引之桥,以及迎战的阎罗,便转身对着十六禁忌道。

  “诺。”

  十六禁忌拜下。

  咔、咔嚓——

  浑厚而沉重的鬼门,缓缓被十六禁忌推开。封青岩微微凝视片刻,便往鬼门走去……

  ……

  ……

  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着东桥!

  站在东湖的东桥上,既可近眺里湖,又可远瞩外湖;既在孤山之西,又可通往北山……

  春天桃红柳绿,夏天荷花映曰;

  秋天满山红叶,冬天瑞雪纷飞。

  而在东湖的一处松柏林中,有着一座幽雅别致的小楼,迎湖开着一圆窗,有着点点清幽的琴音传出。

  而在此时。

  不远处的夜色中,蓦然涌出滚滚的黑雾。

  一座沉重而神秘的石门,在滚滚的黑雾中若隐若现,接着便从石门中走下一道白衣身影。

  正是从阴间而来的封青岩。

  黑雾涌现得很快,亦消失得很快,不过是短短的数息而已。

  从鬼门石台走下来的封青岩,警惕地注意四周,但是片刻后眉头便微微蹙了起来。

  “这是……”

  他微微有些诧异,还有些失神。

  这个世界……怎么说呢,很普通,甚至可以说,很贫瘠,没有半点天地灵气。

  回神过来。

  封青岩便听到那清幽的琴音,目光便往不远处的小楼看去。

  只见雅致的小楼中,一名十八九岁的女子正对着东湖抚琴,身着一袭白色繁花抹胸,外披一件白色纱衣。

  三千发丝散落在肩膀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发饰。

  “此琴音倒是不错,刚回阳间,便能够听到琴音,倒算是一件幸事。”封青岩轻声道,目光便看向四周,“这里的天地灵气,怎么会如此薄弱?她的琴艺,大概是八品左右,只是可惜……”

  在这里。

  琴,真的只是琴。

  而小楼中,还错落坐着几名年轻公子,穿着皆是不错,似是读书人。其中一名年轻公子,痴痴看对方,目不转睛,眼里充满了爱慕。

  “这些应该是读书人,但是身上没有丝毫的文气……”

  封青岩的目光,又回到小楼上。

  ……

  ……

  小楼中。

  秦小小抚完一曲,便停了下来。

  一名大概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公子站起来,无比赞赏道:“秦大家的琴音松沉旷远,能让人雪躁静心,感到和平泰然的气象,体验内心的祥和喜乐,如绕梁三曰。”

  “不愧是远近闻名的琴之大家,恐怕在东湖一带,再没有比秦大家更为出色的琴师了。”

  “而且,秦大家的琴音,小生乃是百闻不厌……”

  封青岩闻言愣了愣。

  不过,脸上却浮现些淡淡的笑容。

  鬼门第一次打开,真的是随机,他并不知道,鬼门会在阳间哪里现世。

  有可能是九州大千世界。

  有可能是天人族的地盘中……

  亦有可能是,神秘未知的荒芜之地。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那么好,居然直接出现在九州大千世界。观其建筑,观其人,观其字,观其语,观其琴……

  这不是九州大千世界,还能是哪里?

  而在此时。

  他的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这时,秦小小微微颔首,但对自己的琴艺,心中亦是颇为自傲,远近无人能及。

  不过嘴上却是道:“苏公子过奖了,小小当不得。”

  “哪里当不得?秦大家莫要谦虚了。东湖第一琴之大家,不是秦大家,何人敢当?”

  苏帆的目光,依然痴痴看着秦小小,无比灼热。

  此刻,另外几名年轻公子,亦是纷纷开口赞言,直言秦小小乃是东湖第一大家,把她的琴音赞为天上有地上无。

  秦小小只是微微莞尔,对着他们一一点头。

  自己的琴艺如何,她自然是知晓,东湖一带,比她更为出色的琴师的确没有。

  若不是为了生计,又岂会对他们抚琴?

  这不值。

  因为知音难求!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他们更为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容颜,自己的身子……

  “时候不早了,诸位请回吧。”

  秦小小起身,微微欠了欠身道,无视了苏帆那痴痴的目光。不过在此时,她猛然愣了一下,好像室内多了一个人……

  她明明记得,一共是五人才对。

  但是除了她,室内却多了一个人,一个令她失神的人。因为这个白衣公子,只是静静盘坐在那里,便令所有人失色……

  “秦大家,何时再开门摆琴?”

  苏帆问着,心中十分的不舍,觉得自从进了小楼后,时光就过得飞快。

  此刻秦小小还没有回神过来。

  而她的异样,倒是让众人微微诧异起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秦大家?”

  有人轻声道。

  “啊?”

  秦小小猛然回神过来,却发现白衣公子却不见了,似乎刚才只是自己的幻觉。

  或许的确是幻觉。

  秦小小微摇了一下头,沉吟一下便道:“三日后。”

  “好,三日后吾等洗耳恭听,那苏大家,吾等先行告辞了。”说着,几名青年皆起身走出了小楼。

  走出小楼后。

  苏帆等几人,却看到夜色中,来一辆奢华的马车。

  此马车,他们自然是认得,乃是东湖第一巨富钱万亿的马车。

  传言,钱万亿曾数次登门,愿以千金娶秦小小为妾,但被秦小小拒绝。钱万亿失了面子,曾发狠道:“你有貌,我有财,若是惹恼了我,可要小心!”

  不过。

  秦小小的名头,早已经在东湖传开,成为东湖第一歌妓,且多与文人雅士有来往。

  即使是钱万亿,亦不太敢乱来,但心中却生了一股怨气。

  而现在。

  乘着夜色而来,怕是心机不纯。

  马车十分奢华,如同镶了金子般,此时躯体胖大的钱万亿从马车上走下来,宽大肥厚的脸上长着一对八字胡,嘴巴只是微微一撇,那八字胡立即动了起来。

  而他的身后,跟着十数名魁梧壮汉,肌肉一块块鼓起。

  钱万亿走下马车,不屑地瞥了一眼刚刚走出小楼的几名年轻公子,一脚踹开了院子的柴门。

  大摇大摆走了进去。

  “钱万亿,你来琴阁是何意?”

  苏帆冷声质问。

  钱万亿停了下来,瞥了一眼苏帆,颇为不屑地道:“你就苏家的苏帆吧?听说,你曾欲休妻……想不到,倒是挺痴情的呀。”

  “哼,为了秦大家,苏帆即使是死,那又如何?”

  苏帆冷声道。

  心中倒是没有怕钱万亿。

  此时,他微微瞥了一眼小楼,期待小小能够看到自己的作为。

  只是可惜。

  窗后并没有出现秦小小那娇美的身影。

  但苏帆却知道,秦小小一定在小楼中听着,此时更是微微仰头,大声道:“有我苏帆在此,绝对不会让你踏入琴阁一步。”

  钱万亿看了一眼苏帆,以及他身后的几名年轻公子,眼中露出了浓浓的不屑,然后对着身后的壮汉道:“把他们给我扔出去……”

  “一群白痴!”

  苏帆等人的眉毛,不禁跳动了几下,心惊之下急道:“钱万亿你想干什么?我们在东湖,亦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不能乱来。”

  “干什么?自然是把你们扔出去,省得碍眼。”

  钱万亿撇了撇嘴道。

  片刻间。

  苏帆等人便如同被抓小鸡般,扔出了院子外。

  “钱万亿,你给我等着……”

  苏帆等人大怒不已。

  “赶快滚,再多言,就把你们扔进东湖里。”

  钱万亿转身看着苏帆几人道。

  “苏兄,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还是回城里搬救兵吧。”

  一名公子小声道。

  “陈兄所言不错,我们还是赶快回城吧,要不然秦大家有难了。这个钱万亿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另一名公子应声道。

  “哼!”

  苏帆冷哼了一声,便高声对着小楼喊着:“秦大家不要怕,苏帆现在就去请人,绝对不会让他伤你半毛。”

  “哼,搬救兵,现在东湖城中,我钱万才还怕谁?”

  钱万亿不屑道。

  现在即使是东湖的知府,亦要敬他三分。

  ……

  ……

  小楼中。

  一名妇人乱成了一团,急急问着秦小小,道:“姑娘,那个钱万亿不怀好意,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姨娘,小小亦不知道。现在只能等苏公子请救兵了……他应该不敢乱来的。”

  秦小小眉头紧蹙着。

  “这该如何好呢?”

  那妇人在小楼中走来走去,如热锅上的蚂蚁,接着走上窗前一看,脸色立即大变了起来。

  “姑娘不好了,那个钱万亿竟然送来了聘礼,他、他……”

  妇人透过小窗,看到院子外的长长礼车,不禁失声道。

  听到此言,苏小小脸色一变,心中有些莫名惊慌起来,看来钱万亿是下了决心,定要强娶自己了。

  但他怎么敢?

  不怕得罪了东湖城里的那些人?

  院子中。

  钱万亿看到自己的聘礼来已经来到,脸上掩饰不了那得意的笑意,大声笑道:“秦姑娘,我钱万亿又来了,今天是给你下聘礼的。从此,你就不需要再开门摆琴,迎八方来客了。”

  ……

  ……

  封青岩:“……”

  封青岩:“……”

  封青岩:“……”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恶霸强抢民女?

  不对,我来到的世界,到底是什么世界?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此刻封青岩伫立在湖边,微微歪着脑袋,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

  ……

  “带着你的聘礼,滚!”

  小楼中传来了一声呵斥。

  钱万亿倒是没有怒,道:“秦小小,我告诉你,七天后你不嫁也得嫁,谁也救不了你。”

  “小小即使是死,亦不嫁与你,赶快滚,省得沾亏了眼睛。”

  秦小小背对钱万亿,压抑了心中的恐慌和怒气,强撑着。

  “你秦小小,不过一歌妓罢了,不要自视清高。”钱万亿冷笑一声,道:“现在你眼中的文人雅士,看看还有谁敢出面给你说情。”

  而在此时。

  小楼的院子里,来了一名气度非凡的青年。

  一身玄袍,腰间挂着长剑,看到院子的聘礼车,眉头便微微蹙起来,心中暗道:难道秦大家要嫁人?

  刚刚走出小楼的钱万才,看到走来的青年,道:“你是何人?”

  “你又是何人,怎么在秦大家的小楼中?”

  玄袍公子皱了皱眉头道。

  心中颇为不悦。

  “哼,把他给我扔出去。”

  钱万亿道,便有数名壮汉朝率袍公子走上来。

  “不知死活。”

  玄袍公子冷哼了一声,猛然出手,只见轰然几声,那几名壮汉就应声而倒,眼中充满了震惊。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拜见君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