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康乾豪侠传 > 第285章 天下英雄擂天(下)

第285章 天下英雄擂天(下)


  代铎显得极为恭顺:“还请皇上示下!”

  乾隆淡淡地说:“在你们江湖中那些门派不是喜欢械斗么,这械斗一起累及的却是寻常的百姓和一般的门下,用孝玉的话说,这些人可都是精壮的劳力,坐视这些人白白地丢掉性命,还不如让他们去凿山开矿,修桥铺路。”

  冯道德忍不住地说:“话虽如此,但是各门派,各势力积下的恩怨有的已经超过了百年,想让他们放弃以前的恩怨,听从朝廷的安排谈何容易。”

  “这没有让他们放弃械斗的意思,”乾隆如此说:“朕只是提供给他们一个解决所有恩怨的擂平台,无论是有什么恩怨,谁都得放在这个擂台上来解决,而且是打死勿论,民间则禁止大规模的械斗,若有违者,重则处以极刑,轻者全部弄凿山开矿,修桥铺路,反正他们这些人都是体力过剩,于其让他们在民间械斗累及无辜,还不如全部弄去凿山开矿,修桥铺路。”

  “皇上圣明!”

  冯道德不大不小的拍了乾隆一记马屁。

  “都别跪着了,起来说话。”

  “谢皇上!”

  代铎与冯道德双双起身。

  乾隆则继续说:“这个擂台就叫天下英雄擂,朝廷这边就再弄几个九龙御杯,做为最终用出的奖杯,但凡得到这些奖杯的门派或个人,朝廷都将认可,即使是你犯下天大的罪过,朝廷都将赦免,当然要得到这些奖杯都有很大的难度,至少你要在擂台上胜过百人,若有人不服,你尽可以向这些拥有奖杯之人挑战,前题是这些挑战者你都必须出足彩头,这彩头就以百金起步,违规者死罪。”

  “皇上英明!”

  说这话的自然是惯拍马屁的和珅。

  “少拍马屁!”乾隆没好气地说:“朕就随口说一句,你这马屁就来了,有这份闲心,你倒不如将心思都花在政务上,要知道甘肃那边可又遭灾了。”

  “这您放心好了,奴才已经从江南那边调了大批的钱粮过去,估计那边的事都已经解决了。”

  “又从江南那边调钱粮过去,你这可就是在为难我那个老师了。”

  “一点都不为难,”和珅笑着说:“咱们那些义弟前段不是将方隆号拆分拍卖,得了老大一笔银子么,那笔银子他有七成都捐给了赈灾局。”

  “拍卖方隆号?”乾隆倒吸了口气:“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人跟朕说。”

  “拍卖方隆号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人还在,又有我们的支持,方隆号要东山再起,那还不是易如反掌,倒是咱们那位爷这心思这些年来却越来越重了,也是时候给他一点教训,让他放点血了,负责以后他一定会整出什么事来的。”

  乾隆苦笑:“你们可是又在给我那位皇叔挖坑让他跳了?”

  “吃一堑,长一智,”和珅回答说:“若是咱们那位王爷能长上一点记性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奴才知道皇上你是个仁慈的主,也不想将来叔侄相残吧。”

  乾隆点了点头,随后对代铎和冯道德说:“好啦,你们两个也别在这杵着了,回头将天下英雄擂这事给朕拟个折子。”

  代铎与冯道德双双领旨,就在他们将要退出去时,却听乾隆说:“听说你们两个抓了红花会的匪首陈家洛,把他给朕提过来。”

  “奴才该死!”

  代铎与冯道德又跪下请罪。

  “朕只是让你们把人给提过来,又不是治你们的罪,你们请什么罪?”

  代铎迟疑说:“陈家洛此前的确是在我们手上,可是后来他又让人劫走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究竟敢劫走朝廷的钦犯?”

  代铎暗自捅了下冯道德,压低声音说:“白眉是你武当派的门下,还是你这个武当派的掌教来说。”

  他的声音虽小,可乾隆还是听了个清楚:“这关白眉什么事?”

  冯道德迟疑着说:“劫走陈家洛的就是贫道的师叔白眉。”

  “不可能!”

  对此乾隆拒绝相信。

  要知道白眉这些天一直跟他们呆在一起,也就是昨天离开了一会,怎么可能惹出这么大的事来。

  冯道德则显得诚惶诚恐:“我那师伯根本就是一个武痴,在他的眼里就只有武功更高的境界,任何有助于他武功进步的人和事,他都不可能放过,陈家洛那可是江湖中年青一辈中唯一能跟他交手的人物,他根本就不会放过,也就在昨天晚上他闯入府衙替陈家洛逼毒,失败后带着陈家洛一起逃走。”

  “岂有此理,”乾隆怒,吩咐和珅:“你去问问硕亲王,白眉他人回来没有,如何回来了,让他马上来见朕,虽然朕能一次次容忍他对朕的无礼,却代表着他能违犯国法。”

  和珅连忙答应了声,然而就在他刚要退出去时,白振却匆匆地进来,在乾隆身边低语了几句,随后乾隆就让所有的人都了出去。

  众人退出后,白眉就出现在了乾隆面前。

  乾隆自然是阴沉着一张脸:“白振说你要见我?”

  白眉点头。

  乾隆自然是压着心头之火:“何事?”

  “我要带走孝玉!”

  “带走孝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眉如此说:“我知道你很重视孝玉,他这个人也的确可以委以重担,可那是在将来,而不是现在,现在他的武功和才智都正在增长阶段,要想担当重任,还得有待来日,若是你今天肯让我带他走,一个月后我会还你一个能独当大任的侄子。”

  乾隆在此刻却迟疑了:“道长肯亲自教导我这个子侄,我自然是高兴无比,可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他走?”

  白眉苦笑:“老道我也想留下来慢慢地教他,可问题是现在留给老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多也就一个月,贫道我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而贫道要在这一个月里将贫道毕生所学全部传给他,他想在一个月里要想学会贫道那些武功,也只有去走当年老道我所走过的路,方能有所顿悟,真正的学有所成。”

  乾隆动容:“一个月的生命道长你受伤了?”

  白眉却显得很冷静:“无妨,只不过是让狗给咬了一口,而且这生死老道我也看淡了。”

  “听说你救走了陈家洛?”

  白眉没有说话。

  “他人呢?”

  “死了。”

  “死了?”

  白眉点头:“我把他就葬在城西三十里外的山神庙,若是你对死人有兴趣的话,老道我可以带你去。”

  乾隆点头:“你白眉的话我信。”

  “陈家洛这一生虽然与你为敌,可他终竟是个英雄,贫道希望他能入士为安,不要有任何去打扰他。”

  “你放心,我还做不出挖坟曝尸这事,而且他父亲陈阁老是先皇驾前的重臣,朕就是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白眉回答说:“老道我担心的不是你。”

  “知道,朕回京后会让刑部取销对他的通缉,而且你也说得很对,这英雄该有英雄的死法,更不该在死后受到小人的侮辱。”

  “多谢。”

  白眉真诚地道谢。

  乾隆顿时笑了:“能从道长你嘴里听到这两个字相当的不容易。”

  白眉没有说话。

  “现在你可以走了,朕会让硕亲王将这次道长你剿匪所得尽快地结算给你。”

  “老道我是方外之人,对那些金银珠宝没有什么兴趣!”

  乾隆却说:“道长对那阿堵物是没有兴趣,可这世上没钱是万万不行,有些钱财在身,在外行走也是很方便是不是?”

  “随你!”

  白眉最终只说了这两个字。

  第二天白眉就带着方孝玉离开了剿匪的队伍,离开时,方孝玉给硕亲王留下了一份教训大纲,让他对那些八旗子弟严加训练,等他回来之后就带着他们到关外去剿匪,对此硕亲王自然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要知道在这次剿匪过程中他可是捞足了好处,而随着方孝玉一起离开的还有横山樱子。

  当他们出得保定之后,迎面就遇上了一身江湖儿女装束的永琪格格。

  “格格?”

  见到永琪格格,方孝玉自是一脸意外。

  永琪格格则是非常得意:“姓方的,想丢下我一走了之可没有那么容易。”

  “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去?”

  永琪格格振振有词地说:“当然是闯荡江湖了。”

  “闯荡江湖,你知道什么是闯荡江湖?闯荡江湖,那可是要吃足苦头的,没吃没喝,风餐路宿是免不了的,看你这娇滴滴的样子,也不象能吃苦头的样子,再王爷和福晋也舍不得放你出来是不是,所以格格你最好还是打哪来回哪去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康乾豪侠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