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传说中的八皇子,盛王

作者:杨十六 书名:神医嫡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吕家人的脸在听到这一声通报之后立刻就垮了下来,就连那吕瑶也没想到凤羽珩居然真的派人来给她送赔偿,她气愤地对吕松道:“父亲,那济安郡主这分明就是在羞辱女儿!”

  吕松恨不能一巴掌糊死这个女儿,他好不容易爬上左相之位,可怎么家里的嫡长女就是这么个没脑子的?“人家羞辱你那也是活该!”他指着吕瑶道:“早知今日,当初何必让那丫头到绣品铺子去闹事?你先羞辱人家妹妹在先,那可是个用军功战绩和一手高超医术自己拼挣出来的郡主啊,连皇上都要给三分颜面,这样的人物你去羞辱人家妹妹,她没当场打死你已经是你的造化了!自己偷着乐去吧!”

  说完,大袖一甩,对夫人葛氏道:“你随本相出去见见郡主府的人吧。”

  葛氏立即点头,临走还不忘狠瞪了吕瑶一眼,扔下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此时,忘川已经被让进左相府的堂厅,正坐在客位上喝着清茶。身边几个郡主府的丫头端着布料站着,虽是平常丫头,但一个个也是气度不凡,面带淡笑,看起来就让人赏心悦目。

  看到吕松与葛氏进来,忘川放下茶碗起了身,上前两步款款下拜:“奴婢忘川,见过左相大人,见过夫人。”

  吕松对一个丫头自是不好说什么,只是道:“姑娘太客气了。”然后向自己的夫人示意。

  葛氏很聪明,赶紧上前去把忘川给扶了起来,面上堆笑,看起来十分和善:“快快请起,你就是跟在郡主身边儿的忘川姑娘吧?长得可真是标志。”她看着忘川,一脸真诚,同时在袖子底下往忘川手里塞了个什么东西,这才将人放开,“姑娘快坐。”

  忘川笑着,大大方方地把刚刚吕夫人给的东西托在手中,那是个金镯子,份量挺重。“相爷和夫人实在是太客气了,奴婢今日上门是替我们郡主的妹妹来向府上二小姐赔偿蜀锦的。”她一边说一边从跟过来的丫头手里接过一匹布料来,一边翻着一边给吕家夫妇介绍说:“之前绣坏的那件蜀锦嫁衣我们已经看过了,是下等锦,这是从郡主府里挑出来的蜀锦,都是从前宫里赏下来的,属上上品。郡主特地命奴婢挑了六匹给二小姐拿过来,除去做嫁衣,剩下的还能再做几套平常衣物,算是替凤家三小姐和四殿下二人赔个不是。”

  她在说想容的同时特地还强调了四皇子玄天奕,果然,吕松夫妇一听到四殿下这三个字,一下就蒙了。葛氏赶紧就问:“四殿下?怎的还替四殿下赔不是?”

  吕松握拳清咳了一声,纠正道:“就是凤家的三小姐,也是没错的,这事儿本就是吕瑶那丫头的错,郡主没治吕瑶的罪已经是大恩了。”

  “对对对。”葛氏赶紧改了话口,“是我失言了,这事儿该是我们上门向郡主赔罪的。”说着,又着急地问了句:“可是四殿下……”

  忘川笑笑,“二小姐回来的时候没有跟二位说么?那嫁衣上的水鸭子并不是凤家三小姐绣的,而是出自四殿下之手。”

  “什么?”吕松大惊,“四殿下?绣花?”随即隐隐地想到一个事情,当初四皇子被贬为庶人,终身监禁,可皇上似乎并没有更绝情的处罚,只是说了句:让他跟着凤家三丫头学绣花吧。这么说来……

  “四殿下奉皇命跟着凤家三小姐学绣花,说起来,他算是三小姐的徒弟。”忘川认真地给吕家人分析着这里头的辈分,“听说平日里四殿下见了三小姐,是要叫师父的。此番听闻自家师父被人当成绣娘使唤,很是恼火。”

  她没再往下说,话点到这个份儿上,吕家也该明白,并不是坐到了丞相的位子上,就是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和使唤的。

  吕松和葛氏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本来已经坐到主位上的吕松又站了起来,也不顾身份了,冲着忘川一抱拳,道:“多谢姑娘指点,此事本相自会给郡主一个交代,请郡主放心。”

  忘川点点头,能在凤瑾元之后坐到左相位置上的人,定不会太笨,就看这其中厉害亲疏他怎么去选择了。她没再多留,只又说了句:“郡主说了,如果嫁衣来不及剪裁刺绣,她可以让宫里的绣坊出面帮忙。”话毕,躬身告退。

  府上管家亲自将人送出府门,再来回禀吕松:“老爷,人已经回去了。”

  吕松长出了一口气,摆摆手喝退了管家,这才又坐回椅子里去,一脸的怒容。

  葛氏在屋中间走了几个来回,终于站了下来,却是很不解地问:“不是说那济安郡主跟凤家虽是血亲,但关系却是比敌人还要差吗?当初老爷也知道,凤瑾元从相位上跌下来,他自己作死是肯定的,但背后与那济安郡主的挤兑也是脱不了干系。这样一个连亲爹都算计的郡主,怎么可能这样子帮着凤家出头?还有,咱们得到的线报也说过,凤府里她的庶妹跟她可是敌对的呀!”

  吕松猛地拍了一下桌案,大声道:“糊涂!”然后又长叹一声,“凤瑾元那是自作孽,不可活!凤家庶女跟那郡主敌对不假,可你忘了?那线报上说的是凤家四女跟郡主不合,可没说三女。”

  “有什么区别吗?”葛氏不解,对她来说,庶女就都是一样的,跟四女不合,跟三女怎么可能就合了。

  吕松却摇头道:“区别可大了,据我所知,凤家唯一招那济安郡主待见的,就是那位三小姐,两人关系很好,甚至当年济安郡主离京,还特地托了七殿下带为照顾她。”

  “此事当真?”葛氏吓了一跳。

  吕松点点头,“是真的,也是我疏忽,忘了提醒瑶儿,我只是没想到她这样招摇,居然做这种事。”他一边说一边起了身,出了门就往书房走,葛氏赶紧的在后头跟着。

  书房里,吕瑶还跪在那儿,一脸的泪痕。吕松看了看她,失望地道:“如果早知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姚家这门亲事是说什么也不会说给你的。”他一边说一边摇头,可眼下也没了别的办法,只得道:“你去吧,闭门反醒,大婚之前不可踏出院子半步。今晚我与你母亲到郡主府去一趟,当面赔罪吧。”

  吕瑶默默地出了书房,关好门的那一刹那,目光中却是现了一丝狠厉。

  济安郡主,凤家不亲是吧?你别急,待我嫁进姚府,早晚有一天让你在姚家也落得个举目无亲的地步,咱们走着瞧。

  眼看着吕瑶出了屋子,葛氏这才又开口道:“老爷也别太动气了,依那济安郡主的脾气,这次没有把瑶儿怎么样,还送了蜀锦来,就说明她多少也是给了老爷的面子。”

  吕松无奈地摇头,“哪里是给我面子,分明是给了姚家面子。刚刚那忘川丫头说的话,你就没往深里合计么?瑶儿惹出的这档子事,眼下分明是招惹了两个不该招惹的人,一个自然就是济安郡主,还有一个,却是那被拘禁着的四殿下啊!”

  “老爷的意思是……”

  “为何那嫁衣指明了凤三小姐绣,结果却变成四殿下绣?这摆明了是四殿下在给凤三小姐出气呢!虽然是个被贬为庶民的皇子,可他到底还是皇家血脉,至今还住在平王府里,这就说明皇上的父子亲情还在,那四皇子命数不该绝。这个吕瑶,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葛氏也在心里衡量了一番利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次的事有点大啊!她皱着眉问吕松:“其实瑶儿这个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她自小就是这样,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小时候燕儿总说姐姐欺负她,老爷不信,多少次都责罚了燕儿。”她越想这个事儿越来气,话语里不由得带了些许埋怨,“老爷疼瑶儿是应该的,毕竟她刚出生就丧母,身世可怜,但燕儿也是咱们的孩子,老爷却不该太厚此薄彼。”

  吕松叹道:“夫人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我原本就是偏疼燕儿的吗?”见葛氏不解,他又道:“把瑶儿嫁到姚家去,只是想着将来九皇子继了位,姚家必然大起,可若继位的不是九皇子呢?”

  葛氏一愣,“老爷是说……”

  “八皇子那头来信了,只待燕儿及笄,就禀明圣上,求娶燕儿为他盛王府的正妃。”

  葛氏这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笑着道:“多谢老爷疼惜燕儿。”

  吕松摆摆手,“别说这些了,去准备准备,晚膳后咱们往郡主府走一趟。”

  今晚的郡主府十分热闹,原本凤羽珩从北地带回来的人就多,再加上安氏和想容来了,一群人围坐在一桌上吃饭,那气氛用莲王的话来说,就是“绝了!”他拉着傅雅站到想容身边,一边比着一边说:“你看你看,明明小容儿才是雅雅的亲妹妹,可是看起来你更像啊!”

  凤羽珩无奈地纠正他:“你面前那位才是真正的雅雅。”

  “哎呀都一样。”莲王很头疼这个名字的问题,只着那真正的傅雅说:“她叫小雅。”

  傅雅也是无奈,只说了句:“殿下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梨笙坐在一旁,时不时地给莲王夹一筷子菜,典型的小媳妇模样。换掉了大红嫁衣,洗了脸上的浓妆,一个清清丽丽的美人坐在那里,到是十分耐看。

  想容很不理解为啥她二姐姐碰上的都是些怪人,不过这气氛到是真的好,人人都没有架子,人人脸上的笑都是真诚的,这样的气氛她是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却在这时,忽然听得院子里传来一声带着极度不满的大喊“凤羽珩!你吃好吃的居然不叫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神医嫡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医嫡女第627章 传说中的八皇子,盛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神医嫡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医嫡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