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天武帝的逆麟

作者:杨十六 书名:神医嫡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凤羽珩的宫车被人拦住,车夫不得不勒马停了下来。黄泉赶紧起身掀了车帘子向外张望,就听她“呀”了一声,然后回过头来跟凤羽珩说:“是白巧匠。”同时拦着车夫的喝呼,告诉他:“是认识的人。”

  凤羽珩这时也道:“快将白巧匠请上车来。”说着话自己也起了身,亲手扶了上得车来的白巧匠一把,叫了声:“白伯伯。”

  白巧匠赶紧摆手,连声道:“不敢当不敢当,老夫当给郡主行礼。”说着就要跪。

  凤羽珩赶紧拦了一把,急声道:“伯伯不必这般客气,就冲着我与芙蓉的关系,这一声伯伯你也是当得的。快进来坐。”

  白巧匠当下也不再客气,往宫车里走了几步坐到了侧坐边,与忘川黄泉正好对面,马车继续前行。

  忘川看出他神色颇有些慌张,额上渐汗,坐下之后也不时地撩起车窗帘子往外去看,不由得心中起疑,问了句:“白巧匠这是在躲着什么人?”一边说一边用宫车里必备的银壶给他倒了一碗淡茶。

  白巧匠接过来一仰脖就喝了下去,这才道:“不瞒郡主,适才在宫里时便接到旨意,说是郡主请我帮着改几样首饰,皇后娘娘特准老夫可以出宫。老夫在宫里被关了近一年,宫于可以出得宫来,原本是应该在宫门口等等郡主的,但因为咱们走的不是一个宫门,作坊所在的位置与后宫相背,所以我就想着先回府去看看芙蓉。结果走的这一路就总觉得身后似有人跟随,几番回头张望,却看不到半个人影,可哪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却依然挥之不去。正好看到郡主宫车,这才斗胆拦了下来。”

  “有人跟着?”凤羽珩一皱眉,随即对着空气扬声道:“班走,去看看。”

  但闻耳际有不易察觉的风声掠过,她知定是班走离开,微定了神来,便又对白巧匠道:“此事我自会去查,伯伯放心就是。”

  白巧匠点了点头,再问凤羽珩:“听说郡主想让老夫帮改几样首饰?”

  凤羽珩将昨日吕家与凤凰阁的事又简单地与他说了一遍,白巧匠却是冷哼道:“这事儿冲着郡主和姚家,是应该的,但若冲着那吕家,老夫肯定断然不接。”

  凤羽珩笑着道:“若只冲着吕家,阿珩也不会把伯伯从宫里请出来。当然……”她压低声音道,“改首饰不过是个借口,最主要的,是我想把伯伯从宫里给弄出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白巧匠在宫里这么久,是真的有忙不完的活计还是被人强行留下,他虽说没抓到把柄,却也是猜得个**不离十。眼下听凤羽珩如此说,心中怀疑便更盛了些。可眼下这宫车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话锋一转,对凤羽珩道:“改首饰的家伙事儿都在我府上,郡主看我是在家中改还是到凤凰阁?”

  凤羽珩摇头,“哪里都不稳妥,伯伯直接随我回郡主府便可,至于那些东西,我自会派人到府上取来。”

  二人一路无话,很快便到了郡主府门口。

  黄泉将白巧匠从车上搀扶下来,忘川则扶着凤羽珩下车,一众人等直接走回凤羽珩的院中。凤羽珩一摆手,退下了院子里侍候着的下人,这才带着白巧匠进了小院的堂厅。

  白巧匠已经是等不急,一进了屋开口就问:“郡主可知芙蓉身在何处?”

  凤羽珩反问:“伯伯觉得她会在什么地方?”

  “这……”白巧匠有些犹豫。按说白芙蓉应该就在府里,可他在宫中这数月来,危机意识却越来越浓烈,直到现在出了宫门都觉得有人在追,白芙蓉的安危就成了不定数了。

  他将心中所想跟凤羽珩坦言,凤羽珩到也不再瞒他,将千周人暗中找到白芙蓉说了她身世一事一一道来,除去白芙蓉到底中了什么毒之外,其余的无一隐瞒。

  白巧匠万没想到外面的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般模样,再闻得白芙蓉居然跟在军中去了千周,就更是心惊胆战。但凤羽珩所说之事,他即便没有参与,也知定是实情。一来凤羽珩没有必要骗他,二来,关于她跟康颐多年前的那些往事,若不是千周那边有意泄漏,凤羽珩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知道的。

  他长叹一声,点了点头,算是认下了这份孽缘,同时也告诉凤羽珩:“其实芙蓉比茹嘉大,我们逃到大顺之后,是怕身份败露,这才在孩子稍大了一些之后改了户籍,将她的生辰也少算了两年。郡主……”他有些焦急地问:“芙蓉她现在怎么样?”

  “您且宽心。”她告诉白巧匠,“我外公姚显在全力救治,我保她命在就是。至于那些首饰,送到之后慢慢改,不急。”

  白巧匠长叹一声,知事情复杂,他也不便再多问,有凤羽珩的保证,他相信这一切总有一天都会过去。千周亡了,康颐死了,就连他这把老骨头近年来都闻到了泥土的气息。还能撑多少年呢?总归在有生之年能看着自己的女儿平平安安就好。

  黄泉着人将白巧匠送到了客院儿,从白府搬来的打制首饰的台子也送到了,白巧匠一头扎进打制中,再没与人多话。

  凤羽珩与元淑妃都离去之后的景慈宫,皇后倚在炕榻上,一脸的愁容。芳仪在边上小心地侍候着,一颗一颗地给她剥着葡萄。

  皇后看着那些脱皮而出的葡萄,忽然就问芳仪:“你说,元淑妃说的那件事,信得几成?”

  芳仪剥葡萄的手顿了顿,随即又继续开来,同时回话道:“依奴婢看,云妃娘娘在不在宫中这事儿到另当别论,不过元淑妃列举的那几条奇怪之处,到不像是凭空编造来的。”

  “这么说,月寒宫的确是有奇怪的举动?”她想了想,不确定地又问了句:“那云妃一向行事怪诧,若是她突然间就转了性子,那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芳仪点了点头,“的确,这宫里头最不好琢磨的就是月寒宫了,偏偏皇上又护得紧,外人谁也插不进去。这事儿若真听信了元淑妃的话,娘娘这边插手去管,万一人家云妃好好的就在宫里,皇上岂不是要降罪于娘娘?”

  “可若云妃真不在呢?”皇后苦笑,“若真不在,就应了元淑妃的话,本宫身为中宫皇后,却连个妃子逃跑都没看住,这也是大罪。云妃啊云妃,你可真是给本宫出了个难题。”

  芳仪将剥好的一小碗葡萄给皇后递到了跟前,“娘娘吃点。疆域之地新进贡来的无籽葡萄,奴婢剥皮的时候都觉得甜呢。”

  皇后哪里有心思吃,看着这一碗葡萄跟看苦药汤子似的,到是又把凤羽珩给的药丸子拿在手,很是欣喜地道:“那丫头真是有办法,这么好的药都制得出来,也亏得她有些孝心,不然本宫这病怕是也难好。”

  芳仪无奈地道:“有个事,奴婢原本不想跟娘娘提早说,怕扰了娘娘养病的心。还打算私下查着,待查明了再来禀告。不过想来想去都不知该从何处下手,只能请娘娘给拿个主意。”她将凤羽珩之前的话又跟皇后讲了一遍,然后问道:“娘娘,您看这件事是从太医院查起,还是从后宫?”

  皇后好半晌都没说话,像是在想着什么,直待芳仪想要再问一次了,这才听到她幽幽地说:“宫里事非多,终于也算计到本宫头上了。查了又能如何?这事儿敢做,那就是不怕查,因为你根本也什么都查不到。这么些年下来,宫里的无头冤案还少么?”

  “娘娘的意思是……不查?”

  “没说不查,只是眼下顾不上这个事。”皇后满脑子都是云妃到底在不在宫里,这个事情不弄清楚,她心里总是不安。

  芳仪想了想,道:“奴婢到是觉得,这个事儿咱们就只能跟一人合作,那便是济安郡主。不管云妃娘娘在不在宫里,咱们估且盯紧了元淑妃那头,一旦她那头有了什么动静,立即就传到宫外去。至于究竟该怎么做,想来若是真有事,郡主和九殿下应该比咱们急。如果没事,不妨也卖她个人情。”

  皇后点点头,赞许地对芳仪道:“真是越来越聪明了。”这主意一出,她心情也好了起来,剥好的葡萄一颗一颗扔到嘴里,“恩,很是甜呢。”再想想,又提醒道:“管住嘴,此事万万不可传到皇上耳朵里,他一着了云妃的事就容易冲动,这朝廷可不能因此而乱啊!”

  且说存善宫,元淑妃那头,经了凤羽珩的那番震慑,到让她有些犹豫起来。仔细一想,这事儿之前确是自己太鲁莽了些,云妃在宫中虽不是居最高位,但在皇上心中的份量却是不同,这宫里的任何一个人,包括皇后都不能走进天武帝的心里,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那年天武帝微服出宫,在一处山寨子里遇到了云妃。自从有了云妃,宫中再没添任何一名妃嫔,他也更是没宠幸过任何一名妃嫔。这么些年来一直独居昭合殿,只与个太监为伴,跟皇后都不过是在人前做做样子罢了,对她们这些妃子,却是连样子都不愿做的。

  这样的一个存在,她但凡去碰,不管成与不成,都是触了天武帝的逆麟。成了,赢不回天武帝的心,败了,就是万劫不复。

  元淑妃想明白这层道理,不由得起了后怕,一个激灵打起,整个儿后背都湿了。正准备跟月秀吩咐去此事莫要再提,却见那跛脚的太监荣真又进了来,到她面前小声道:“主子,月寒宫那头又有动静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神医嫡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医嫡女第632章 天武帝的逆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神医嫡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医嫡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