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做回从前的凤羽珩,抽死你丫的

作者:杨十六 书名:神医嫡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凤羽珩抬起手来,先是轻拍了拍怀中女子的背,然后双臂一展,将怀中之人紧紧抱住。(  .  .)[超多好]那样子完全就是姐妹情深,却不知,凤羽珩这一抱之下,竟是用自己的双臂实际测量了一下怀中之人的骨架大小宽窄,只一下下,她的目中就带了几分凌厉与冷凝。再与玄天华的对视中,一个隐晦的答案悄悄地递了过去,那若仙之人的衣袖下,双拳紧紧握了起来。

  “二姐姐,想容好害怕,想容真的好害怕。”怀中女子的演技暴了棚,又哭又笑的,抓着凤羽珩的手可叫一个热络。而面上表情也是像足了想容,这是她在抓到想容之后,对着想容仔细研究并苦练之后的成果。

  凤羽珩不得不叹,如果自己再愚钝一些,只脸,还真是很轻易的就被哄骗过去。虽然只并不是十足的像,可这种相像的程度已经不会有人再去怀疑真假了,再加上她这一幅表情,学想容更是学得惟惟肖,只可惜,站在她对面审视之人,却是有一双毒眼的凤羽珩。

  “你失踪这些日子,可是让我们好找。走,跟二姐姐进屋,二姐姐为你诊个脉,听说昨日淋了雨,也不知道有没有冻坏了。你再跟我说说这些日子都去了哪里?当日失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话说得自然,让人不疑有它,那俞千音也并没有察觉出自己在凤羽珩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甚至在凤羽珩目光的传递下,七皇子玄天华也不再有昨夜的关切了。

  淋了场雨,并无大碍,凤羽珩诊个脉无外乎就是进一步再确定身份罢了。而玄天华就一直坐在旁边,只人,也不说话,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就像是一幅画,静静的,带着自身独特的仙逸之气。

  俞千音早有一套说辞,她告诉凤羽珩:“那日四妹妹找我出去逛逛,我跟着她在街上一个货郎,好多人围着买东西,我们也围了上去。可是人太多了,有些挤,山茶出言不逊喝斥了那些人,他们气不过,竟在临散时绑了我。我迷迷糊糊地被人绑走,堵了嘴蒙了眼,只知道走了好多路,不停地换人扛着,直到他们把我扔在一处草堆里,人一下子就跑没了。我好不容易解开捆绑手脚的绳子,再撕下罩眼的布,这才发现竟是被人扔到了大山里。二姐姐,你不知道,好可怕,当时是夜里,他们从白天走到夜里,把我扔进山。我一个人又不敢走夜路,只能在那草丛里躲着,总算捱到天亮,这才想办法出山。可是在山里总是迷路,还好现在上了秋,树上果子多,又有山泉水喝我才能活着出来。”

  她一边说一边抹眼泪,那小模样很是招人疼。凤羽珩想,这如果真的是想容,她一定会心疼,还会找那些刁民算帐。可惜,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是个慌言而已。有人拿她当傻子骗,那她便将傻子这个身份做到底吧!

  她伸出手揉了揉“想容”的头,一脸心疼地说:“叫你好好练功夫你不听,要是身上有功夫在,又岂能任那些刁民欺负?”她一边说一边摆摆手,“罢了,不说这些,你回来就好。”说完,又转头对这一屋子下人道:“你们听着,三小姐不过是回郡主府住了一阵子,没有失踪一说,可记好了?”

  一众下人赶紧应下,就听玄天华道:“既然回来了,就好生待着,不要再出府,也要记得之前的教训,以后任何人来找,都不可以轻易出去。”

  “想容记得了。”俞千音又是一幅乖巧委屈的模样,半低下头,像极了想容。

  玄天华的面色却越来越沉,不用凤羽珩提醒,他现在也竟了。而他这“更为玄,竟是在想容一低头间,清楚地发际间有一颗发旋,那跟想容的发际是完全不同的。

  “七哥说得对。”凤羽珩也道:“再过不久就要往济安郡去了,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你跟七哥就要订亲,还要好好准备着,知道吗?”

  她故意这样说,然后成功地面前人一脸娇羞的同时,眼中隐隐暗含着的恨意。

  凤羽珩也露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然后站起身来道:“三妹妹还是要多休息,二姐姐就不在这里烦着你了,你姐夫这会儿也快要回府了,还等着我一道用午膳呢!”

  她笑着离开,玄天华亦在后头跟着,二人平常常,却在离了这个小院儿后,齐齐沉下脸来。

  玄天华一扬走,立即有暗卫现身,伴在其身边随着一起走动,但听他吩咐道:“守着那院子,注意凤想容的一举一动。”

  暗卫不问原因,只听令行事,应下之后又消失在空气中。而凤羽珩的话也在这时候传了来,她说:“熟人主动找上门来了,七哥上次把她拖在马下没有拖死,如今可有后悔了?”

  玄天华亦想起当初那俞千音做作所为,从来不与人为恶的若仙之人也恼怒难忍,只道:“若一切重来,我会砍下她的脑袋,亲自送到宗隋去。”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凤羽珩到也乐观,她说:“总是比先前的情况要好上许多。先前我们一切都是猜测,找人也找不到,现在对方主动送上门来,那可就是咱们案板上的肉,是煎炒烹炸,还不是随咱们心愿!到是七哥你,俞千音故计重施,心思无外乎就在你的身上,这次八成是想借着想容的身份接近于你。一旦这计谋不能得逞,她一定也会留后手,就是不知这后手是什么,不过八成也与想容有关。女人的心思么,得不到就要毁了,她固然没有本事毁了你,但却可以毁了想容。”她说着话,脚步停了下来,扭头问向玄天华:“如果有一天,京城里突然传出凤家三小姐被人劫持,清白不保的消息,七哥会如何做?”

  玄天华盯着她晌,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只是平平淡淡地开口道:“我娶我的,他们传他们的,我玄天华做事什么时候受过外界影响?”说完,又有些无奈地道:“你心中明知我会如何做答,更知我会如何去做,何苦还要这样问呢?”

  凤羽珩心中也是烦躁,她自顾地说:“我却没有七哥这样好的性子,就像现在,我就一直在压制着自己,不停地告诉自己留着那俞千音才能牵出大鱼来!才能端了她的老巢,能够找到玄天墨和小宝。如果不是这样一直压制着,刚刚见面时,我就可以把那女子给擒住,将这世间种种最残酷的刑罚加注在她的身上,以报她劫持我妹妹的仇。七哥,你说我们用一个宗隋的公主,能否换回想容小宝,和玄天墨?”8±(.*)8±8±,o

  玄天华无奈摇头,“我曾经认识的阿珩是个有仇必报的女子,她甚至不会多等,会把仇怨当面就给报了。我曾是那样的欣赏那个女子,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做得说得爽快,可却在一年又一年的变迁下,她心头也有了顾虑,她需要照顾的需要维护的人和事越来越多,以至于失了最初的那份洒脱,委屈得让人心疼。”

  他盯着凤羽珩,一字一句地道:“人人都知道这是成长所应付出的代价,就像冥儿,倒退几年,他何偿不是与你一样?也正因为此,你们二人才能这般契合。可是你现在他也长大了,也知道为大顺着想,为黎民安康着想,那股子任性渐渐地藏了去,青涩褪完,剩下的,是让人心疼的成熟懂事。可是你知道吗?我是他的哥哥,弟弟懂事我高兴,却总还是想着他年少时的张狂模样,总是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自己抗过来,让他能一直按着自己习惯的方式去生活。然而,我们生在皇家,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可是阿珩你不同,你不过一个小女子,你不需要顾虑太多,要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你做了什么,哪怕你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来,你的身后都有冥儿,都有我会为你去把天修补。而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无需为了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懂吗?”

  凤羽珩愣在原地,很是认真地消化着玄天华的话,消化到最后她突然就笑了:“七哥是想跟我说,不要考虑太多,就像从前一样,那俞千音劫了我的妹妹,我就抽她丫的!她闹上淳王府来,我就把她给抓住,然后吊起来打,对吗?”

  玄天华哈哈大笑,“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阿珩!”

  “哈哈哈!”凤羽珩亦笑了起来,笑得放肆又大胆,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笑过。她对玄天华说:“七哥不提起这些,我怕是都快忘了从前快意恩仇的日子。是啊!人为什么一长大了就要顾忌那么多呢?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添了这么个毛病?想当初抽那玄天夜,抽那千周的茹嘉公主我都从没手软过,怎的今日换成了宗隋的公主,竟婆婆妈妈起来。”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入袖,直接从空间里把玄天冥当年给她的那根鞭子给拿了出来,然后挥了挥道:“走啊七哥,我去抽人,你给我助助阵!”

  玄天华笑着跟在她身后,就像是在宠溺一个孩子,任凭那孩子惹下再大的祸事,他都会做那个善后之人。而对于凤羽珩动不动就从袖子里拿出些原本不该在的东西来,他也早就淡,也很习惯了。

  前头的女子意气风发,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回到了她当初最嚣张最天不怕地不怕的那段日子。一手拎鞭,脚步轻快,口中更是带着几分邪气地道“且她给那张人皮面具给撕下去,再捆起来送到城门口,就在城楼上吊着,我就不信换不回我想要的人!敢动我的妹妹,这一次,我就要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有来无回!”

  本书来自  //24/.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神医嫡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医嫡女第1112章 做回从前的凤羽珩,抽死你丫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神医嫡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医嫡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