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诸神浮图 > 784 黑白世界,日月尊主

784 黑白世界,日月尊主


  一名黑袍人顺狂风出现在荒丘上。

  他扫眼十方,翻出一只玉机,向上汇报,“启禀使者,计划顺利,还请指示下一步!”

  “那么,让莱洲彻底乱起来!”

  “是!”

  黑袍人挂断通话,抖手飞出数十道信符,便闪身消失荒丘上。

  虚空有淡淡涟漪荡开,浮云子出现当场,他喃喃道:“魔宫的人?步天星已经把手伸到莱洲来了么?”

  “正好,借魔宫混乱莱洲之际,或许可以趁机救小灵丫出来!”

  随着这一次天帝神藏过后,被法越皇室阴了一记的各方势力顿时开始了反击。

  加上幕后黑手妖魔道见缝插针,原本才从截海一战天灾下渐渐有所缓合的莱洲重又混乱起来,并且比原本还要混乱三分。

  无数邪修妖魔纷纷出世作乱,搅得莱洲百姓苦不堪言,纷纷求神拜佛,到处寻仙问道。

  莱北皇城,高坐乾天大殿龙椅之上的摄政王玄明俯望天下,任妖魔搅闹。

  看着水深火热中百姓,他双眼极之冥漠无情,一点都不关心。

  “天胡镇压魔神复苏随天宫陷落混沌,也算是完成了预定目标!接下来,就该吾踏步灵天,成就大道之时了!”

  “传令下去,加快灵天祭台的建造,务必在七月七日之前建造完成!”

  “遵令!”

  摄政王命令下,顿时整个莱洲又一次被强行调动起来,无数百姓,各方势力被强制征召,拼尽血躯建造灵天祭台。

  而在如此严酷的征召下,急速加剧了莱洲法越朝廷与百姓及其各大势力的矛盾,一波又一波冲突开始无休止爆发。

  到处都是反抗的浪潮,朝庭军队疯狂向着反抗的人们镇压。

  一时间,莱洲遍地烽烟,豪强四起,法越王朝大有摇摇欲坠之势。

  …………

  远古浴日之地,日月潭。

  黑与白交织成眼,阴与阳循环往复,入目所见,天地皆无。

  太极法则不朽不灭,两仪大道永恒运转。

  林幽沉浮一道分隔天地一般的金线中,正面向上是无边白茫,低头向下是无尽渊暗。

  他分不清自己是在天上还是地下,是正漂浮还是凝定。

  在这里,世界似只有了黑白两色,时空若隐若现。

  “喂!有人吗?这是哪里?”

  林幽双手合拢嘴边,大声向着世界呼唤,传出的声音悠悠荡开,也不知荡向何方?

  他一遍遍喊着,直到喊地嗓子都哑了,似乎也无人出现。

  这令他心绪焦燥,不由挥击神通,疯狂攻向四面八方那永无止境的黑白。

  只是黑白玄奥,他的神通、术法轰出便被一股大道伟力抹灭成空,一丝都影响不到周围。

  他又驭动身形,想要冲破黑白世界。

  但虚空似无边无沿,任他如何向前冲,周围是永恒的黑白,不变不移。

  直冲到神能耗尽,神魂都困乏了,黑白依旧不变。

  林幽只得无奈停下,呆浮原地。

  他默默看着黑白世界,不在大喊大叫,更没有再冲来冲去,渐渐似看到了阴阳两仪的轨迹,一种安逸令他全身心放松了下来。

  心静则定,定则明,明则变,变则通。

  这无始无休的黑白世界也有规律,那分割阴阳的界线如通天大龙,架世金桥,穿联了时空内外,映照出少年心灵。

  无声无息,一根暗金色缠绕黑气的尺长羽毛出现在他身边。

  林幽伸手,轻轻接住昊天金羽,内中心魔残念疯狂向他心灵涌来。

  一道心灵之光炸开,化成净世火焰,一瞬间烧尽心魔残念,笼罩金羽之上。

  “又让你逃了么?没关系,咱们下一次再见!桀桀桀……”

  透骨心寒的魔笑声在耳边徘徊不去,林幽目光冷漠,只掌心净灭之焰烧地越发凶猛。

  昊天金羽在火焰中黑气尽灭,渐渐融化成一团金液,最终凝聚成一枚半透明仿如琉璃的小小金珠,内中一只黑白相间的家燕安然沉眠。

  危月金珠!

  默默观察掌心金珠良久,林幽翻掌收起,内视已身。

  身体无伤,道四真人的修为极尽巅峰,去到了一个他都不能理解的境界。

  一种莫明的压力催促着他赶紧突破,不然必有大危。

  按下心头压抑,林幽又向自己的心灵观测。

  果然,一如他所料的,丝丝缕缕的渊黑缓缓从其心灵至深处涌现,阴魂不散的纠缠上他的神魂、真灵。

  元祖虚染仍旧存在。

  一枚神珠轻轻镇压,将真灵牢牢保护,不使渊暗侵染。

  深吸一气,林幽忽地起身,顺着黑白分割的金线一步一步向着前方走去。

  黑白似无穷无尽,林幽却一步不停。

  走在金线上,他似穿梭在两仪大道中,更加看清了阴阳外,也渐渐生出了一种变与不变之间的大定。好易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幽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冲出了水面,眼前一花,黑白尽去。

  他出现在一片浩阔无垠的湖面,漂浮水天之间。

  “你出来了!”

  一道恢宏却又平淡的声音在前方悠悠响起。

  林幽直起身来,向前看去,瞳孔猛缩。

  远天水面之上,一位肩浮日月的万丈神祂盘浮,似亘古恒久,沧桑万代。

  漫无边际的云雾似飘带般周缠其身,其肩头日月东升西落,循环往复,直令周天如日夜相循,永不休止。

  祂只静静盘坐,便是日月永恒,水天平波,万里恢宏。

  林幽强压直面对方那种渺如尘蚁的恐惧,抱拳见礼道:“林幽,见过前辈!”

  面前何人?

  观其肩担日月之异象,横亘天地姿态,不用想都知道这必是那传说中的莱洲日月潭尊主。

  日月尊主令飞情,天君级大佬,在如今的玄黄界那是抬手日月挪移的恐怖存在。

  面对这种存在,林幽显地恭敬非常,也沉静非常。

  尊主微微颔首,打量林幽一会道:“此子心魔已除,吾与你的因果两清了!”

  听到尊主此言,林幽不解其意,正疑惑间,识海内倾城神珠“咻”地一声飞出,在他头顶辉耀神光,照遍十方。

  神光一波接着一波,发出某种信息,传向巨神。

  接到信息,日月尊主眉头一皱,似是着考虑什么,半晌才点头道:“可以,吾再助他登临真君,如此因果全清!”

  得到了满意答复,倾城珠虚空转了一圈,“咻”一声撞回了林幽识海,继续帮他镇压神魂之中元祖虚染去了。

  眼见倾城神珠一进一出,林幽无奈,看着远天巨神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小友,借助日月潭伟力,汝点燃心灵神焰暂时压下了虚染,但以你如今真人破境之修为,必须要突破了!”

  破境?

  听着巨神平淡之声,林幽瞬间明白了他此刻修为状况。

  所谓破境,既是修为战力强行突破了道途相应境界,却又没有踏步更上一层时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战力自是会拔升到一个远超当前境界的地步,但也会受冥冥大道制裁,引来禁忌力量干预。

  若不尽快踏步更高,必会发生可怕变化。

  “你先将准备工作完成,之后吾会以大神通打通阴阳两界,创造合适你进阶的环境!”

  “你还缺什么材料么?”

  “呃!进阶的材料小子已经收齐,只待炼造完道台,既可进阶!”

  “是么?”

  尊主低低俯视了少年一眼,笑道:“既如此,你便在此炼造道台,等炼完之后呼唤吾便是!”

  “对了,若是时间充裕,你可以参悟一下日月潭阴阳两仪,这对你之‘幽魂’、‘夸父’双途会有益处!”

  浩荡天音中,周天有云雾拢来,渐渐遮掩了远天巨神。

  日月尊主消失在林幽视线内。

  少年无语,他还有很多问题想向这位尊主请教,没想人家就这么把他扔这了。

  他只好盘膝湖面,翻出一件件天材地宝,全心全意炼造道台起来。

  黑白玄玉、生死劫土……各样灵光闪炼的仙材悬浮虚空,五光十色,绚烂夺目。

  林幽感慨,这一次天宫之行虽九死一生,但总算没有白跑一趟。

  他挥手一股赤金神焰如龙盘旋,将所有材料笼罩,炼成柔质,如液体般游动,一点点混合。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圆形直径四十五丈的五层墨玉道台悬浮半空。

  林幽挥起乾坤笔,以血为引,不断在墨玉台上划刻冥文、巫文、神文,一条条龙蛇一样符文布满道台。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神浮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