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徐学神的碾压,提前交卷?

第七百九十二章 徐学神的碾压,提前交卷?


  望向右侧那一帮参赛选手再度倾情投入焦头烂额的分析工作,徐小受面上浮现古怪之色。


  在灵阵之内,他又一举手。


  “还来?”


  裁判席上东菱已经习惯了,直接问道:“何事?”


  果不其然,她不动,但灵阵被关了。


  这次徐少没有说话,但萧晚风颤颤巍巍的声音传了出来:“会长们,我家徐少,他、他申请加多三个空白玉简。”


  十八位裁判:???


  几乎是在愣神片刻之后,老会长们齐齐反应了过来。


  加多三个空白玉简,这不就意味着,徐少觉得这残缺丹方有十六种变化?


  “荒唐!”


  “无理取闹!”


  “此子简直猖狂得没边了!”


  老会长们一个个低骂出声。


  徐少此举,是在打他们的脸。


  十八位裁判穷尽毕生经验,也只能在短期内根据残缺丹方推演出来至多十三种变化。


  这小子觉得自己可以升天,才一观残缺丹方,就有了十六种变化?


  “东菱会长,老夫申请驱逐……”


  鲁城辉气话说到一半,直接给东菱打断:“好,给你加,参赛选手的合理要求,裁判组都会答应。”她对着徐少说话。


  “这哪里合理了!”鲁会长在后头抓狂。


  三枚空白玉简是小事。


  关键是这徐少的态度着实嚣张,他在质疑权威!


  “兴许是年少轻狂,兴是才华出众,不是吗?”东菱回眸笑着,她看着众多会长,郑重道:“但我们决不可以扼杀一个有梦想的青年才俊,或许,他真的可以呢?”


  “这叫有梦想?”另有老会长骂出了声,显然拉不下脸面的,不止鲁城辉一个,“这就和白日做梦差不多!”


  “不错,一个时辰,推演十六种变化,其中还有三种是我等都不知的,这不是在哗众取宠,就是在无理取闹。”


  “他可以个屁他可以,不要以为炼制了几颗极品渴玄丹,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渴玄丹也才七品。”


  “可万一呢?”师提作为裁判组里面的二五仔,提出了一个“万一”的可能性,说道:“学无止境,达者为先,万一他半圣传人的底蕴,接触到了我们都没接触过的丹方呢?”


  此话一出,顿时惹怒了众人。


  “他才多大!”


  “纵使半圣传人底蕴深厚,他接触过的丹方不计其数,可他的年纪,不足以支撑他在这等年纪就学完全部的低阶丹方,全部!”有会长加重了语气,点在了“年龄”和“全部”上。


  “不错,半圣背景确实厉害,可他太年轻了。”


  “炼丹是一件需要时间沉淀的艺术工作,老夫不信他能列出来十六种丹方,十三种……不,三种都勉强!”


  那残缺丹方可以推演出来的变化,都是罕见丹方。


  否则,五域各大天才随便一看,就知道是个以前炼过的常规丹方,那不是信手拈来?


  “给个机会嘛。”


  东菱笑着压下了众老怒火,招呼工作人员再度送上三枚空白玉简。


  老会长们口口声声说不给,但该理智的时候还是理智的,最终还是没人阻拦。


  他们倒想看看,这哗众取宠的家伙,究竟最后能交出个什么答卷。


  裁判席侧的工作人员一动,往一号灵阵方向重归交递三枚空白玉简。


  这一幕在寂静无匹的炼丹比赛现场中,不可谓不夺人注意。


  赛场上几乎全部选手都关注到了一号灵阵的动静。


  “他在干什么?”


  没有人不知道这三枚空白玉简交递过去,意味着什么。


  可同样没有选手敢去相信,这赛场上竟然真还有人觉得,自己能推演出来至多十六种变化。


  “我一种都都难啊……”有选手望着一号灵阵的方向呆滞了。


  人比人,气死人?


  “不对,他在扰乱我等心神,就像平日里炼丹考核,我会提前交丹,给别人制造恐慌一样。”朱彦同样关注到了这一幕,却有着不同解读。


  “真的假的?!”郁楚楚望着侧方,望着萧晚风接过三枚玉简,开始道谢,感觉心态都有些崩了。


  她的道心还没坚定到足以让她接受这一幕。


  明明,她现在才刚摸到第一种变化的一点方向,现场却有人推出来了残缺丹方的全部变化,甚至还多出了裁判组三种?


  这科学?


  观礼台上、外场观众同样一个个捂着脑袋。


  “好猖狂的徐少!”


  “噗哈哈哈,我就想看看这一波过后,那徐少交不出完美答卷,被万众唾弃的一幕。”


  “尼玛太可恶了,我平生最恨的就是提前交卷的选手,更遑论这些胆敢质疑考官考题的妖孽了!”


  “十六种变化,他好自信,我好喜欢……”有人喃喃。


  一号灵阵之内。


  萧晚风递给徐少三枚崭新空白玉简,听着周遭舆论之声,就差钻进地缝里了,“徐少,你是真有把握吗?”


  “怎的,你也怀疑本少?”徐小受望向他。


  “不是怀疑,是这好像、好像真有点过分了……”


  “不过分。”


  徐小受拍着他脑袋,语重心长道:“晚风呐,无论何时都不要把你的眼光狭隘局限在同辈之间,否则,你永远不能超越传说,成为至高无上的那个存在。”


  萧晚风眼前一亮,精神一振。


  徐少,他竟是完全不把现场的所有选手放在眼里?


  他真正视作敌人的,只有他自己一个!


  不断超越吗……萧晚风心头低吟着,再度看向徐少的目光中,已经多了崇敬。


  不管如何,能说出这番话来,至少证明了徐少真的心比天高。


  而剑客所需的,不正是这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斗争之心吗?


  “本少,要开始了。”


  徐小受不理会陷入迪化的萧晚风,他手指逐一滑过桌上摊开的十六枚空白玉简,脑子疯狂转动起来。


  不得不说,裁判组确实很强。


  他接触残缺丹方之后,脑子里闪现过的十六种变化,都是罕见丹方。


  至少,他徐小受都不曾炼制过其中的哪怕一种。


  而考核的关键便在于此。


  对于没有炼制过,甚至没接触过的丹药,一般选手是复原不出来丹方的。


  因为丹方记载的不仅是炼丹的整个流程,其中的细节、各类特殊的注意事项,都需要经过大量尝试,方可推演而出。


  所以哪怕有人一观残缺丹方,觉得自己好像见过类似的,并且记得个大概。


  可没有炼制成功过,就无一人可以笃定,他能完美的复原丹方。


  徐小受也敢肯定。


  场上的选手如若不能炼成丹,就算最后根据经验复原出了丹方,也绝对不尽完美。


  至少,单纯的丹方复原的分数,他们并不能拿到这一项上的满分。


  最后,大家比的,不过也只是矮个子里拔尖罢了。


  但他不同!


  “厨艺精通”带给他的,是底层的全部基础,全部!


  本来他还怀疑自己创造性不够。


  可残缺丹方给的提示,于他而言太多了。


  一味主药,七十二味辅药,一下子便能将他记忆中桑老给过的低阶丹方筛选出来个大概。


  再通过比拼验证,药性融合推演。


  徐小受光是在脑海中预演推理,就觉得自己能做到八九不离十了。


  “第一种变化,十品,堙火丹。”


  笃定心神,徐小受掏出了师提赠予的丹鼎,眯着眼开始分析工作。


  堙火丹,功能主要是清心静气,能使炼灵师能更好的打坐入定,又有少量的去除修炼过程中产生的心魔的功能。


  这丹药效很厉害。


  但堙火丹造价昂贵,炼丹手法极为复杂,最后成丹却才十品。


  而这类十品丹药,一般只给后天境界的炼灵师使用。


  但后天炼灵师,天才者不存在打坐入定失败的问题,废材者要么没法修炼,要么也用不起这么昂贵的丹药。


  至于心魔,才刚修炼,一般人哪来心魔?


  所以这就导致堙火丹无人会用,连年下来,几乎绝迹,连市场上可能都找不到成丹,更别提丹方了。


  徐小受知道这丹药,还是桑老给过的丹方玉简大全上纪录过的,但他也只是匆匆一瞥,细节根本记不清。


  连记忆超强的他都如此,别提其他参赛选手了。


  但此时,通过“厨艺精通”大胆求证,小心试验,徐小受一步步将这丹方的细节完善出来。


  “萧晚风,给裁判组提药,泯灭之花,静种,冰心莲子……”


  徐小受侧首闭眼,脑子一遍遍闪现炼丹过程,口中念念有词。


  萧晚风一一记下,在灵阵内举起了手,对着招来的工作人员提药,很快就有人送上了药材。


  “开始了!”


  见证了这一幕的观众们惊讶着。


  徐少是第一个开始着手炼丹的人!


  才多长时间?


  除去他方才搞出来的动静,这家伙认真思考的时间,甚至连几分钟都没有。


  而赛场上其他看似更加认真的家伙,此刻连丹鼎都还没热起来呢,更别提脑海中炼丹思路的有无了。


  “他真就开始了?”


  二号灵阵郁楚楚再一次被打断了思路。


  徐少的动作太大了。


  摆鼎、唤鸡、择药、炼丹……


  中间炼制过程行云流水,仿若在脑海中预演过无数遍,也仿若他早先就接触过那种丹药。


  “假的吧?”郁楚楚头疼了。


  她才推演出来这残缺丹方的可能成丹方向,是七品的“小雷霆丹”,可主要灵药还没出呢,徐少就开始动作了。


  “可恶呀……”


  郁楚楚心头压力老大了。


  往常都是她给别人提前交卷的压力,现在学霸被学神碾压,郁楚楚感觉到了质的差距。


  ……


  “怎么样?”


  裁判席上,一众会长眼巴巴望着东菱手上的纸条。


  这是萧晚风写下来的要求裁判组提供的欠缺灵药。


  毫无疑问,只要这张纸条上的东西有误,那就能证明,徐少真的是在哗众取宠。


  东菱面色凝重的从上往下扫完纸条内容,沉默了一会,将之递了过去:“没有半分问题,他要炼制堙火丹。”


  哗一下老会长们震动了。


  鲁城辉摇着头直呼不可能,这才多长时间,真有人推演出来了堙火丹?


  他一把夺过纸条,眼神一扫,然后陷入了呆滞。


  “真是堙火丹……”


  旁侧一众会长们见状意识到了不妙。


  纸条飞快传阅。


  很快一帮老骨头们观阅过后,像是被抽干了气力,齐齐瘫软到了座椅上,半晌无言。


  “我们考题还是设置得太简单,有人提前接触过堙火丹?”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不至于呀!你们看赛场上的其他选手,他们一头雾水。”


  “所以不是我们有问题,是徐少有问题……”


  “他真的没有作弊吗?”


  “作弊应该不可能,现在就看他炼丹的细节如何了,他能写出十品堙火丹的灵药构成,但不代表炼过此丹,说不定只是接触过,但细节不知晓。”


  “不错!细节才是关键,丹方要的是细节,不然单纯的灵药构成写出来,这谁不会?”


  众老说着,同时望向一号灵阵。


  黑鸡一排排,择药赴死……


  徐少闭着目,抽时间刻画着第一枚空白玉简的炼丹细节……


  “他在开玩笑吗?”鲁城辉看得脸皮都在抽搐了,“他炼丹不需要盯着过程的吗,还是说这堙火丹他炼制过了无数遍?”


  在上一轮比赛中引发无数吐槽声的黑鸡炼丹术,此刻愣是没有一个老会长去喷。


  徐少太疯狂了!


  他一边炼丹,一边刻画玉简,这分心二用的一幕放在炼丹这需要专心致志的工作上,给人印象不可谓不深刻。


  时间再推进。


  众老默不作声望着一号灵阵写意的一幕,集体无言。


  “行云流水……”


  不知何时有人低声感慨出来,众老齐齐点头,很快反应过,又齐齐摇头。


  之后彼此对视,面面相觑,尴尬笑出了声。


  他们不想承认。


  但不得不承认,徐少炼丹的细节,没有半分问题!


  很快,炼丹流程走到结尾。


  “刷!”


  一道七彩霞光喷薄而出,上了九霄。


  观礼台、外场观众们看呆了。


  又是成丹霞光!


  又是提前交卷!


  场上其他九十九名选手,可还一筹莫展呢,徐少已经成丹一炉了?


  他在开挂吗?


  “快快快……”


  裁判席上老会长们一个个癫狂着,叮嘱着工作人员将一号灵阵的成丹,提前拿上来查看。


  其余的九十九座灵阵中,参赛选手们同时偏头。


  “这?”


  成丹霞光太夸张了。


  哪怕他们不想注意,也不得不被惊扰到。


  毕竟,有前科了……


  “徐少,已经成丹了?”


  郁楚楚满脸苦涩,低头望着连温鼎都还没开始的自己。


  她发现自己这个六品炼丹宗师,在徐少的面前,简直就像是一坨垃圾,完全没有可比性!



  (https://www.lewenn.com/lw323268/11277020.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