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洛夫

作者:千江花火 书名:网游之亡者征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尊敬的陛下,洛夫向您致意。现在很晚了,我可以回家了吧?”

  这两句话很明显是在敷衍,无论从语气来看,还是从遣词来看!然而清沂更加好奇,因为再怎么说,对方都不该敷衍他——任何死灵生物在遇见死灵王者时,总要保持最起码的尊敬吧?

  “你效忠于哪个死灵王者?或者说,你是自由人?”

  “是自由人,陛下。”干瘦的年轻人回答道。他的脸有些白,大概是用化妆品遮掩了尸斑。

  自由人即是未在死灵乐园里诞生的死灵生物,行动不受约束,并且有自行选择君主的权力。像阴天歌者、“完美防御者”、死之祭祀、驯鹰人那样的即是自由人。清沂当初还没统一黑石山谷,王位不算是名正言顺,所以有人表示不敬也情有可原,但现在黄昏帝国都成了主权国了,就算阴天歌者见了清沂也得放下架子的。这个名为洛夫的占卜师怎么看也只是高级实力,居然能对清沂怠慢……实在太有意思了!

  “刚才你看出了我的身份,所以你要逃跑?还是说,你觉得我很危险?”

  洛夫简直像是被审问的犯人,清沂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硬是半句话都不多说:“觉得您危险。”

  这家伙不老实。清沂笑道:“有吗?我明明掩饰得很好。那么,你告诉我,我为什么看不见你的灵魂之火?我需要一个让我满意的答案,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对于这种喜欢耍小聪明的子民,清沂选择直来直去。

  洛夫五官紧皱在一块儿,怎么看都怎么悲戚。他沉默两秒后,开口道:“我有【灵魂防火墙】,可以免疫探测术。有了它的帮助,我可以混迹在人类城市,虽然白天还是不能随便走动。”

  “那么,你的特长是什么?不会是占卜吧?说出来,不然我还是要杀了你。”

  (薛多啧啧赞叹:“果然是暴君!”)

  洛夫无语地仰头,望了一会儿苍天,才语带绝望地道:“我懂得【读灵术】,能读懂他人的灵魂波长,掌握其思维,对活人一样好用。占卜和读心也是一回事,”

  “难怪你刚才答应帮我占卜却又反悔。你不是发现了我的身份,而是知道,我准备杀你。”清沂乐呵呵的,说得好像“被杀”和“收红包”一样值得对方开心。“你有着很棒的能力!你可以读懂他人的心思,别人却看不透你的端倪,在任何场合的交流中你都可以占到上风,因为你知己知彼!”

  (薛多再次猛烈吐槽:“起码这个场合里是你占上风啊宿主!什么叫做‘拳头大才有话语权’,我算是见识到了!”)

  清沂兴奋地踱起步子,然后站定,指着洛夫叫道:“对,你是一个谈判专家!”他相当开心,因为他一直就缺这么个人才,每次去夕影祭坛招募都招不到,没想到在一个人类小镇上却碰见了。从今以后,那些见鬼的条约就让洛夫去应付吧!

  “陛下,我不是什么谈判专家,我只是一个闲人而已,我没本事的。”洛夫苦着脸极力澄清。

  “不用再废话了,跟我走,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你二选一吧!”

  发觉“恐吓”这招好用之后,清沂越发肆无忌惮,用薛多的话说就是“终于露出了穷凶极恶的嘴脸”。而这招果然很有效,洛夫长吁短叹地跟着清沂,来到旅店后面。清沂借薛多的力量,挟着洛夫在墙面上行走,然后把他扔进斯达麦克的房间。

  斯达麦克正盘腿坐在床上喝酒呢,一看屋子里多了个人,吓了一跳:“陛下,你想干什么?我没娶老婆只是因为没钱,不是因为我对男人有那意思!”

  “小点声!那是你的同僚,今晚你和他一起过夜。(看小说就到-< =""="">-)”清沂手搭在窗沿,道。

  斯达麦克摇头:“什么同僚!我都说了,让我考虑考虑!”

  “那好吧,你慢慢考虑,不过你得看着这家伙,别让他逃跑。他很狡猾的。”

  洛夫叫起屈来:“不公平!陛下,为什么他可以拒绝招揽!”

  清沂与斯达麦克异口同声:“因为他(我)是英雄级。”

  “……”洛夫像不幸被骗入淫窟的失足妇女一样缓缓靠着墙壁坐下,双眼无神,已然对生活失去希望。

  清沂的情绪与洛夫恰好相反,他喜滋滋地关好窗,这才想起自己忘了买零食,想了想还是直接找一罐午餐肉给安尼吉尔算了,反正小孩子不准挑食。等他回到房间,他发现洗浴过后的安尼吉尔已经睡着了,倒是免了麻烦。

  想了想,现在也无事可做,清沂便下线看竞技大赛视频去,多多向大神学习。

  ——————————————————————————————————

  晚上。

  带着娑儿赶路的是黑发靓女和千上,另外两位早早便下线了。娑儿还以为这四人总是进退如一的呢。今天从早到晚,“思乐冰”都马不停蹄,娑儿猜测是因为爸爸的缘故——白骨暴君察觉了敌人的行动,立刻从包围圈中消失,所有想要击败他的人都得先找到他。

  娑儿看不惯。爸爸太没用了,居然要像老鼠一样躲躲藏藏!

  “无咎到底是怎么想的!”靓女抱怨道,随即吐出一串让娑儿脸红耳热的肮脏词汇。“上次任务是他有意放水,这次说要卖力的又是他?他到底搞毛啊搞,他也有生理周期吗?”

  “我早就习惯啦!”千上搭腔:“你还没注意到吗?一听说是与队长有关的事情,他就特别上心。”

  “他们俩说不定有基情。”

  “‘基情’是什么来的?”千上问。

  靓女横了千上一眼,美目中不见风情万种,只见血雨腥风。千上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我看他一定是花很大毅力才没跟着你去参加秾丽山庄会战。本来我就认为和队长少扯上关系为好,操,现在又不得不碰面了!”

  “咖啡,你很害怕遇见队长?”

  靓女竖起眉毛:“怕条毛啊!他一直打不过我,难道现在等级低了反而能对我构成威胁?千上,小心我把你嘴巴撕了!”

  然后两人沉默了。夜路上,一身黑衣的靓女几乎要消失不见,而一身绿衣的千上也有着阴惨惨的背影。

  娑儿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并不插嘴。她知道,“思乐冰”曾经被爸爸领导过,不,应该说,他们是密友。他们曾经一起战斗,一起玩乐,一起渡过漫长的日子。在旅程中,娑儿开始了解这些人。刺客叫阿玛尼老板(简称阿玛尼),为人斤斤计较,可说是有些市侩;魔弓手叫千上,起了个毫无意义的名字,而且模样与内心全然不搭调;黑发靓女名为堕落咖啡(简称咖啡),既美丽又恶劣;青年魔法师是继任“思乐冰”队长的乾无咎(简称无咎),连走路都喜欢看书,为人不冷不热,依稀有白骨暴君处理公务时的影子。

  有趣的是,他们从来不称呼爸爸为“六月”或“六月阳光”,而是称呼“队长”,仿佛到现在五人都还是一个整体似的。不过爸爸可是恨他们入骨,他有时候一个人坐在窗边发呆,念叨着这几人的名字,娑儿问他到底在做什么,他说:

  “在模拟着杀死他们的场景。”

  由此可见爸爸有多么难以忘怀那一天的事情。爸爸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属下们与他开玩笑或是当面吼他,他都没关系的,只不过他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背叛。敢爱敢恨,只有这一点才比较像个男人。

  娑儿开口问:“‘思乐冰’()是什么东西?”

  咖啡回过头来,盯着娑儿。娑儿在心底发誓,如果对方敢说“小孩子不要问东问西”,她就要发火。

  然而对方又扭过头去,道:“那是一种只有在现实世界才能喝到的冷饮,将糖浆汽水制成冰沙状。队长似乎很喜欢喝,所以给团队套了个这么烂俗的名字。啧啧,一想到别人指着我后背说‘那是思乐冰的咖啡’,我就恨不得拿着把雷明顿跑去校园里乱射一通。”

  “为什么只有在那个世界才能喝?我们这里不是有冰系魔法吗?”

  千上认真地点点头:“对啊!怎么就没有商人去研究这个东西?一定很畅销。”

  “得了吧!711是为思乐冰搞过注册商标的,别以为《乾坤》会为了你一时的异想天开去得罪全球零售业巨头。我敢说,任何一个冰系魔法师在尝试的时候都会遭到魔法反噬。”咖啡的语气斩钉截铁。

  娑儿听得似懂非懂。为什么“现实世界”里一杯饮料,却能扭曲乾坤世界的运行规则?

  千上注意到娑儿的神情,收起笑脸,道:“咖啡,我们还是别在她面前提那些事情了。”

  “噢,千上,你真是个大好人,你这句话完全掩盖了你那下流猥琐的本质。”咖啡不屑地道:“少教训我,就这样。”

  娑儿感觉千上看轻她,但她也有种预感:她不该去触摸那禁忌的门扉。知道得太多没有好处。她问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爸爸要用饮料来命名团队?只是因为他喜欢喝?他也有这么轻率的一面吗?”

  千上和咖啡没说话,不知想起了什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网游之亡者征途》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网游之亡者征途第三百二十章:洛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亡者征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亡者征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