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痛扁

作者:千江花火 书名:网游之亡者征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仅仅过了五分钟,此时的江花火与之前相比已是两个模样,变成半龙半人的怪物,吻部突出,獠牙翻出唇角;脖子变长变粗如工字钢,身体鼓胀,脚变爪子;腰间多出两条手臂,皆是五爪。

  希腊神话里有一只九头蛇海德拉,砍了一个头,就会在断处长出两个头。江花火的再生能力和海德拉相当,躯干任何一个部位受损,都能迅速生成全新组织,或许他也能做到断头而不死。这就是表演时间『黑魔海魔』,具备超阶生物强大生命力、恢复力、攻击力和防御力,但灵活度直线下降。

  可是恢复力终究有极限,当断的攻击蕴含法则的时候,再生就会极为困难。

  江花火打出右拳。他的拳头已如沙煲大,不仅如此,拳头中蕴含着法则“力”,从名字就可知道是动能的极致,足可以把朋克引擎连人带机甲打个对穿,是《乾坤》最强力量的代表之一。但当然了,再强的力量只要落空,就屁都不是。

  断轻松避过这一拳。

  这时候江花火的左下拳也趁机打出,毫无疑问也只打到空气,可是断却警惕地后退几步。只见拳头附近凭空落下蓝色的雪花,竟是空气被冻结了——法则“变化”和“力”双重作用的结果!雪花吸收热量而升华,导致气温急速下降,逼得断再退几步!明明是物理攻击却打出了类魔法的范围伤害!这正是江花火打的算盘:以范围伤害来影响断!

  可是他却忘了,断在竞技大赛里连云消雨逝的魔法密集轰炸都闯过,怎会惧怕区区寒气?

  下一个瞬间,断便突进到江花火怀中,贴身一拳打在江花火腹部,江花火翻滚着摔飞出去!要知道就比例尺而言,断和江花火是1:4,可曾见过人类一拳把重达四吨的南象海豹打得飞起?!这一幕真切地在《乾坤》发生了!这才叫打击感,相比之下朋克引擎那都是花拳绣腿!江花火四条手臂和尾巴无助地扬起,姿势都来不及调整,脊背即将重重摔在雪地里!

  他脊背的落点,刚好有指甲盖一般大小的袖珍水洼。脊背与水接触的瞬间,巨大身影嗖地被吸入水中,神奇地消失不见,然后从另一处水迹拱出来——【水界挪移】!

  雪国大陆乃是严寒之地,室外气温常年在零摄氏度以下,泼水成冰,对于江花火而言是非常不利的客场!通常在这种情况下,他会当机立断使用“祖龙战场”改变地形,可是因为忌惮木槿犹香,他始终不敢再冒险,所以选择了别的手段!众所周知,澜沧龙王每到一个地方便喝当地的水,实际上那些水都作为样本储存在他体内空腔之中,在饮用过程中水的成分便已解析完毕,换句话说,他可批量复制饮用过的任何的“水”!他也正是这样做的,在挨打的时候撒出了海水。海水含有大量杂质,不容易结冰,特别适用于冰雪之中!当然,为了让断难以注意到水洼,必须将水洼做得无比袖珍,可是这也带来了弊端:水洼太小,被打趴的时候未必能落在上面。于是江花火又使用了法则“精准”,虽然他无法防御断的攻击,但起码能在被打飞的时候调整身体重心、控制落点,准确无误地落在水洼,发动【水界挪移】。

  拱出来后江花火强行抖擞精神,仰天咆哮,法则“共鸣”已暗蕴其中,音波扩散,树上积雪倾盆而下!一时之间,断前

  后左右都被白雪遮盖,分不清南北西东!他未卜先知一般卧倒,只见雪幕中一道红色血线来回抹过,周围重物坠地声不绝于耳,地面震颤,雪花飞扬,若不遮住口鼻怕不是吸入满肺雪尘?

  随后断一个鲤鱼打挺,离开原地。下一个瞬间,江花火砸在断刚趴过的位置,双拳随之擂地,冲击波和劲风把雪幕吹出一大片空白,只见方圆数十米的树木都变成木桩,断口整齐光滑无-毛刺,正是蕴含“分离”的血线的功劳,江花火在追杀摇滚扳机的时候曾用过这招。若断当时迟疑了哪怕半秒钟,都会和树木同一下场。

  风雪之中,拳击手的身影再度乍现,一拳打在江花火腮帮子,只听骨裂声,江花火庞大的身躯向右侧倒下。与之同时,龙尾甩起,末端裂开形成布满利齿的四瓣嘴巴,嘴中吐出粘稠血线一道,不容分说便朝断甩去!

  而断沉着、快速地摆了一下脑袋,血线便擦着他头皮过去,根本没伤到他丁点!地面瞬间多出一列长长沟壑,他们脚下的明明是坚固非常的冻土啊!

  超高压切割水刀借机把混杂海水的血散布在环境中,方便转圜,同时为了掩护接下来的动作——江花火顺势倒在又一处小水洼上!身体被吸入大半的时候,断左手抓住其尾巴,硬是拽回来,借着回拽的势头,右拳冲击在江花火脸上!江花火惨叫着仰面翻倒,后脑勺先着地,砸得积雪从地面跳腾!他感觉天旋地转,一时竟爬不起来!

  【水界挪移】所花时间与可移动距离成正比,想要借此跨越国家壁垒,得站在水体里一动不动足足十分钟,但若两处水体仅咫尺之遥,则技能空档短暂得难以被肉眼捕捉,相当于【瞬移】,就是让江花火本人出手阻拦也相当困难。而断,独一无二的断,偏偏就做到连江花火都做不到的事,把【水界挪移】中的澜沧龙王给揪了回来!!!

  尽管爬不起来,江花火还是弓起身子,四条手臂尽量保护头脸,可他漏了尾巴。断一脚踏在尾巴末端,无情地碾碎血肉骨骼,痛得江花火满地打滚、四臂乱挥。他腹部的空门才刚露出,下一秒,断就从天而降,右膝盖重重轰击在龙王腹部!龙王弓起身子,动作幅度大得如同一本迅速合拢的书!

  四根肋骨粉碎!

  脊椎遭到重创,下半身失去知觉!

  【水界挪移】!

  抓住难得的空隙,江花火闪现在远处,本能地伸出左手,五指深深没入身旁大树的树干,发动【夺水】。只听令人牙酸的吱嘎声过后,树叶凋零,大树已成枯木,而江花火以夺来的宝贵水分滋润伤处,勉强能站起来。这也是他与烈火雄心最大的区别:烈火雄心的恢复力源于自身的法则“再生”,虽然效果极佳,但终有油尽灯枯的一日;而江花火的恢复力源于【吞噬】、【杀魂】、【夺水】,天地万物皆为其用,转化效率低,却更为持久。

  江花火跪地,呕吐出污泥一样粘稠的血液。他还要把被打出眼眶的眼球塞回去,把脱臼的下颚给掰正。骨骼碎裂的伤处冒出暗红触手,随即硬化成为漆黑角刺。【夺水】就像是一个开关,唤醒他尘封的记忆,那时候的他是一头只懂掠夺、不知奉献的怪物,所到之处生灵涂炭。他陷入无比的饥渴中。被毒素折磨已久的身体反复遭到伤害,所以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求营养。他的尾巴下意识地甩到一边、戳在另一棵树上,如泵鼓动,再

  次让树木生机断绝,换回片刻苟延残喘。

  大神比普通玩家更能代入游戏中。但光是代入还不够,因为有时候模板、职业、技能这些东西就像枷锁,一旦代入久了就会反过来被它们束缚,所以表演时间才应运而生。表演时间是大神内心的另一个写照,是他们人格的强烈表现,同时也相当于一种自我认知——大神觉得他们该是怎么样的,表演时间就会是怎么样。依据这个原理,表演时间反过来实现自我催眠,能让大神迅速沉浸在理想化的状态中。『黑魔海魔』是江花火对昔日不堪过往的纪念,也是他嗜血人格的开关。他就像自海中现身的魔怪,蠢蠢欲动。

  在这个地方,谁最富含营养?

  江花火伸出三叉信子舔舔空气,猛然扭头看向断。这是个危险的猎物,但是看上去真的很好吃啊!

  “热身结束了。”断拽起围巾,抛到一边,却见那围巾落地后伸出足爪触须,灵活地爬动,消失在森林中,竟是一条大蜈蚣。随后,断的身体略微长高长壮。

  【量级提升】。

  在这一刻,杀场拳王从草量级晋升为蝇量级,力量也上了一个全新台阶。

  简直是一面倒。江花火想尽办法,每一条手臂都在使用法则,但就是打不中断;而断的每一拳都打在江花火弱点,简洁高效。为了看清断的动作,江花火还要在伤处进化出眼睛,然后可能仅仅过了两秒,这些眼睛就会被打爆。

  不行了……

  表演时间解除,江花火趴在地上,听着对方踩雪的声响逐渐逼近,无奈地苦笑。还差一点就可以剿灭体内毒素,偏偏命运弄人,想必接下来毒素会从自己尸体上泄露、污染环境吧。没想到雪国大陆注定有此一劫。

  就在江花火认命地闭上眼睛时,头顶霹雳炸响,惊得他鳞片都竖起来。他既惊又喜,抬眼去看,果然是雷霆游侠、白夜流光!

  “好久不见啊!”断垫步后撤,稍稍拉开距离,险之又险地闪过吞吐不定的剑光。

  “我不在,还有谁拦得住你?”

  江花火见状,赶紧溜之大吉,一边跑一边喊:“白夜哥,以后您就是我亲哥!”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说一开始他和木槿犹香战斗的时候还想着磨练自身、证得杀神,被断偷袭的时候就已经失去大半斗志,现在天降救星,让他只想赶紧找个安全区下线。他不仅在身体上不是最佳状态,就连精神也松懈了,不宜战斗。仔细想想,也许他没人们说得那么“持久”。

  戴着指虎的拳头挥出,与雷元素滚动的剑刃碰撞。激烈的放电反应在两位第一人之间产生,一条条电蛇四散跳跃,将接触到的一切都予以焚毁。断的发须根根直立,瘦小的身体竟没被“剑压”给压倒;而双手持剑的白夜流光一步不退,亦似没有受到“恃强”的影响。

  “这里不是‘福音’,我不会再重蹈覆辙。”瞳仁充斥丝丝电芒的白夜流光笑道,每说一个字,就有一团电离子从口鼻溢出。一道道闪电以1秒为间隔劈在他身上,为他补充电力,逐渐形成表演时间『龙王』。

  部分皮肤焦黑的断也咧嘴笑了:“你个婊子养的,原来你还有说笑话的天分啊?”

  http:///1/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网游之亡者征途》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网游之亡者征途第一百零七章 痛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亡者征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亡者征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