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 第五章 打赌

第五章 打赌


  “啥?”

  憨憨挠头,“啥欧的油?”

  荆哲朝他身后的米袋子指了指,冷声道:“别告诉我你三更半夜还出来买米!”

  “嘿嘿”,憨憨傻傻一笑道:“少寨主练功的事俺跟寨主说了,寨主把俺骂了一顿,还说让俺多跟少寨主学习,这练功的事可不能拉下!”

  “这跟你大半夜跑下山有什么关系?”

  “寨主说少寨主白天都不怕热跑下山来练功,晚上肯定也会练的!俺白天不得闲,就想着晚上背一袋米下山练练!没想到寨主说的真准,少寨主果然在练功哩!”

  “……”

  大半夜的跑出来练功,这种事情谁信谁就是大傻子!

  荆哲盯着憨憨那张分不清是不是在演戏的大饼脸,心中冷笑:他要么是装傻,要么是真傻,但自己那位大姐想必是不傻的。

  他三次逃跑,恰好都能遇到被她指使下山的憨憨,说是巧合,连他自己都不信!

  不过跟这个憨憨说多无益,逃是逃不走了,索性转过身去,准备回山上。

  “少寨主…”

  见他要走,憨憨招呼一句,可不等他再说,就被荆哲没好气的打断了。

  “告诉你,我这次的行李也很沉,跟你的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不用再跟我换米袋了!”

  “……”

  看着荆哲略带蹒跚的决绝背影,憨憨摇头,少寨主一介书生连续三天上山下山挺累的,本来是想替他拿行李来着。

  不过少寨主就是少寨主,都不用他帮忙哎!

  厉害!

  憨憨想着,快步跟了上去。

  ……

  来邙山的第三天,荆哲的心情差到极点。

  憨憨来送饭的时候他黑着一张脸,话都懒得说一句。

  别人就在山下守株待兔,他的逃跑除了费鞋外,还得替别人背大米,再跑就是真憨憨了。

  吃了饭没多久,几天没见的路漓出现在他的房间。

  进屋盯着荆哲一张黑脸,“噗嗤”笑出声来。

  “怎么,今天不去练功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很明显之前三次逃跑都在她的预料之内。

  既然如此,荆哲也不跟她藏着掖着,把手一摊,无所谓道:“好吧,不装了,我摊牌了,我就是要逃跑!”

  看着路漓笑容逐渐收敛,荆哲反而有点得逞般的兴奋,“你能看的住我三次,可你能看的住我一辈子?只要有机会,我还是会逃!”

  “京州真那么好?”

  路漓沉默片刻,幽幽道。

  “这不是好不好,而是适不适合的问题!”

  荆哲站起来,盯着她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继续说道:“就跟你们习武之人都想着行侠仗义一样,我读了那么多年书,若是不考取功名,还有什么意义?”

  路漓皱眉,若有所思。

  荆哲见状,趁热打铁道:“还有,你们当初上山为贼,劫贪官污吏,不就是为了造福百姓?但你想过没有,这样才能帮几个人?”

  “若是我能考取功名,为官一方,帮的就是一城一池的百姓,不比你们这样强的多?”

  路漓撇嘴,“可这朝廷从头上已经坏了,就怕你考取了功名,最后也跟那些贪官一样!还不如在山上待着好,起码不会变坏!”

  “……”

  安国现任皇帝沉迷诗词已经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甚至有些人可以凭借诗词入朝为仕,朝堂日渐混乱。

  而现在都到了朝中之事交由大臣们处理、最后只要跟皇帝通禀一声的荒唐地步。

  朝野已然如此,底下更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安国境内,贪官污吏多不胜数,像荆哲他爹那样的清官少之又少,就算有,也会受到其他人的排挤,这也是他爹当初贬官的原因。

  官不如贼,这也是以路漓为首的邙山山贼们看不起朝廷的原因。

  “可是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试试?”

  路漓冷笑一声,“你以为当官是过家家呢?邙山不大,一共才二百多人而已。单单为了维持这些人的生计我都要竭尽全力,管理一城一池的百姓哪有你想的容易?”

  听她一说,荆哲突然有了主意。

  “大姐,你阻止我去京州,不就是怕我做不好吗?那不如咱们打个赌!”

  “打赌?”

  路漓瞥他一眼,好奇道:“怎么赌?”

  “就赌我能不能让邙山上这二百多人过上好日子!若是我输了,从此再不提去京州的事!”

  “好!”

  路漓也来了兴趣,又马上问道:“可是这好日子该怎么算?”

  见她答应,荆哲心里乐开了花。

  想他堂堂一介穿越人士,随便搞点发明创造出来,让二百个山贼过上好日子不要太简单!

  他没有马上回答路漓的问题,而是反问:“咱们山上一个月的开销是多少?”

  “大概…五两银子左右吧!”

  路漓想了一下,随口说道。

  “才五两!”

  这个数字让荆哲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