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是宇智波叔叔 > 第五五百二十二章 酒宴邀请

第五五百二十二章 酒宴邀请


  “你想怎么做。”

  斑开口问道。

  宇智波离已经熄灭了手中用来照明的灵力,两人站在黑暗中,看着眼前复杂难辨令人目眩的魔术法阵。

  “这可是魔术师们智慧的结晶,集合了打量魔术知识精华的惊人成就,我当然是要跟老爷子好好学习一番。”

  宇智波离扬了扬手中禁锢着间桐脏砚灵魂的人偶。

  “这是一个触类旁通的学习过程,我想我能从中吸收到很多有用的知识,这或许能进一步改进或者增强我的法术能力。”

  “外面的事?”

  斑走到一旁,双手抱胸靠在岩壁之上。

  “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来此世界的目的。”

  “没有关系。”宇智波离笑道,“不是还有Berserker么,就让纸人分身远程指挥他去做一些事吧,不会耽误我们的任务的。”

  斑冷笑道:“任务,我记得你不过找到了一些值得怀疑的线索,但说到底你的任务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宇智波离朝前方走了几步,嘴里说道:“谢谢您的关心,不过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我想您应该对晚辈我有些信任才对。”

  斑嗤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过来这边,斑前辈。”

  宇智波离已经蹲下身仔细观察着脚下的法阵纹理。

  “或许晚辈还要借助您那高人一等的瞳术来解析一些法阵中更本质的东西。”

  斑闻言也没有拒绝,跟着走上前,同时开启了轮回眼。

  虽然表面看不出,但宇智波离清除,其实斑并不是一个会拒绝新知识的人。

  ……

  视角朝上,十尾分身所化大树之下,宇智波离的纸人分身始终矜矜业业的守在结界之中。

  在日落时分,他收到了来自兰斯洛特的消息。

  间桐雁夜已经苏醒,虽然身体仍旧没有恢复完全的健康,但是行动起来已经没有大碍了。

  由于圣杯战争期间失去御主的从者是有可能让圣杯再次挑选的出御主的,所以失去了从者的御主也并不安全,因为圣杯后续在挑选候补御主之时,失去从者的御主会是优先被选中的对象。

  很多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术师会倾向于斩草除根。

  知晓这一常识的间桐雁夜为了保证自己和间桐樱的安全,请求兰斯洛特护送两人离开本次圣杯战争所在地,冬木市。

  反正他如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魔术回路,彻底退化成了普通人,所以离开冬木市远离纷争成为了他的最佳选择。

  说到底,他已经想通了。

  他自己参加圣杯战争的愿望已经可以说完全实现了。

  虽然与将樱还给远坂家的初衷不符,但是如今间桐脏砚已经“死亡”,他认为今后樱呆在间桐家被他收养反而比回到远坂家更加合适。

  总之,兰斯洛特是想答应他的请求以成全这次的缘分,并传信请求宇智波离的同意。

  宇智波离本体虽然在地下空洞中解析大圣杯,但还是分了一些意识在纸人分身之上,对此他并没有反对。

  因为想要让兰斯洛特在之后更加听从他的命令,他并不反对做这种好事。

  对此,他再次分出了一个分身,让他跟在兰斯洛特的身边。

  ……

  新的纸人分身很快赶到了兰斯洛特三人所在之地。

  “我是主人操纵的式神。”

  纸人分身看着对戒备的兰斯洛特胡说道。

  “这次由我来为你们的行动遮掩一番。”

  说话间他拿出一张纸制的彩色纸人。

  这只纸人被绘制成了间桐雁夜的外表穿着。

  他将纸人拍在自己身上,便从平平无奇的路人模样开始变化,很快变幻成与间桐雁夜一模一样的外表。

  “这是主人绘制的幻化纸人,能将绘制的纸人外表显现在人体表面用于伪装,没有特殊眼睛的话,即使是英灵也无法看透。”

  说话间,他又将两张用来伪装的彩色纸人拍在了间桐雁夜和间桐樱的身上,将两人的外表伪装成了陌生的模样。

  间桐雁夜看着陌生的樱,高兴的道:“这样的话,我们就能顺利的离开了!”

  间桐樱用一片死寂的眼神看了看纸人分身变化的间桐雁夜,又看了看变得陌生的真间桐雁夜,还是默默的准确抱住了真间桐雁夜的腿。

  “樱!”间桐雁夜十分激动,弯腰将小女孩抱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会认错的!”

  “雁夜叔叔。”

  间桐樱生硬的喊了一声,轻轻的小脸靠在了间桐雁夜的肩膀上。

  “那么,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雁夜。”兰斯洛特已经改口,“我和这位……”

  他看了纸人分身一眼。

  纸人分身开口道:“我的名字是泉奈,接下来我会伪装成间桐雁夜的模样和Berserker一起行动。”

  “我和这位泉奈一起暗中护送你们离开。”兰斯洛特继续道,“毕竟如今你们最好不要被发现和我们有所牵扯。”

  “我明白,谢谢你,Berserker。”

  间桐雁夜抱着小樱对Berserker鞠了一躬。

  “谢谢你的帮助,如果没有你,也许我始终没有反抗那个老头子的勇气。”

  “不用谢,雁夜,我始终认为你是一个勇敢的人,也许比我还早勇敢。”

  兰斯洛特抬手取下头盔,温和的笑了。

  间桐雁夜又转过身对纸人分身也鞠了一躬。

  “请代替我向你的主人道谢,谢谢他救了樱,还有我。”

  “我会向主人转达的。”

  纸人分身顶着间桐雁夜的模样对他眨了眨眼。

  “那么我走了。”

  间桐雁夜抱着小樱走出院子,很快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我们也走吧,护送他们离开这个城市。”

  纸人分身也转身朝着院子外走去。

  兰斯洛特点了点头,戴上头盔后灵体化隐藏了身形。

  ……

  送走间桐雁夜和间桐樱之后,纸人分身仍旧顶着间桐雁夜的外表在街上闲逛,而兰斯洛特依旧灵体化跟在他的身边。

  “那么我的新master正在做什么?”

  兰斯洛特问道。

  “主人吗?”

  纸人分身总觉得叫本体那家伙主人似乎有点亏了。

  “他在研究所谓的圣杯,那个人对奇怪的新知识总是很乐意去学习。”

  “圣杯?”兰斯洛特震惊了,“他已经得到了圣杯?怎么可能?”

  “并非如此,你认为圣杯是什么,兰斯洛特?”

  纸人分身笑着问道。

  兰斯洛特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万能的许愿机?能实现任何愿望的奇迹之物?”

  “并非如此。”纸人分身并不意外听到兰斯洛特这样的答案,“主人已经发现了,圣杯战争并非是表面所说的那样子。所谓的圣杯,不过是一片土地多年累积的魔力罢了,只不过庞大的魔力确实可以交换出很多的愿望。”

  “这是真的?”兰斯洛特急切的问道,“圣杯并非万能。”

  “主人是这样说的。”

  纸人分身抬头望天。

  “不过我并没有懂太多,具体情况等你见到他之时在问他吧。”

  纸人分身并不想表现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毕竟如今他的身份是式神。

  兰斯洛特的情绪似乎瞬间低落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一明一暗的走着,然后迎头碰到了身材硕大的Rider和他体型娇小的御主。

  “哟!”

  Rider举动抬手打招呼。

  “你是谁的御主?”

  他摸了摸自己毛绒绒的下巴。

  “我能感觉到你身边隐藏着从者,很遗憾却不能分辨出具体是谁。”

  韦伯在一旁小声提醒道:“笨蛋!我不是收集过情报了吗,这是间桐家的魔术师,从者是Berserker!”

  “哦,是Berserker啊,对于Berserker我的印象很深刻。”Rider连连点头,“不过对于Berserker的御主我便没有印象了,哈哈哈哈……”

  他笑着抓了抓后脑勺,一副憨厚的样子。

  这家伙绝对擅长装模作样,真不愧是成为王者的男人。

  宇智波离腹诽了一句,面前不动声色,伪装成了间桐雁夜一贯苦大仇深的表情。

  “咳咳咳咳……”他捂着嘴咳嗽了几声,藏在兜帽下的脸色越发苍白,“我并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人物。不好意思,Berserker的形象不适合在如今这种公众场合露面。”

  “没关系,我理解。”

  Rider大手一挥,又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件快要被肌肉撑爆的游戏周边T恤。

  “不是哪个英灵都会像我一样接受新世界的时尚风格的!”

  他显然对于自己的“入乡随俗”十分自豪,全然没有在意一旁韦伯鄙视他着装品味的小眼神。

  “……”

  纸人分身又捂着嘴咳嗽了几声。

  隐藏在一旁的兰斯洛特开口问道:“拦住我们有什么事吗?Rider。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白天在这里是不能开战的吧。”

  “真是无趣啊,r抱怨道,“我可是在寻求分配圣杯的和的解决之道。”

  “……和平?”

  兰斯洛特突然觉得征服王可能在被召唤出来之时摔坏了脑子。

  “总之,我想在今晚去Saber那里的城堡中举行一场宴会,既然碰到了那么也顺便邀请你吧。”

  Rider一副自己很好说话的样子。

  “毕竟我记得你和Saber颇有渊源,是吧,Berserker。”

  “……”

  兰斯洛特一时间没有回话,场面有些尴尬。

  韦伯已经尴尬得脸都红了,不停的对Rider使眼色。

  可以Rider却仿佛没有看到,依旧对隐藏的兰斯洛特道:“怎么样,Berserker?”

  “宴会吗?那我就替Berserker答应了,咳咳咳咳咳……”纸人分身开口答应了下来。

  兰斯洛特这才出声道:“既然如此,我会赴约的。”

  “哈哈哈哈哈,那就好!”Rider十分开心的样子,“我先去购买一些美酒,晚上见!”

  说完,他便拖着韦伯的小身板冲向了一旁的市场中。

  等两人离开后,兰斯洛特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刚才……”

  “是主人的意思。”纸人分身连忙道,“可不是我自作主张。”

  “我知道了。”

  兰斯洛特再次安静下来。

  “话说,我们可没有Rider那样拉风的车架,还是先找到必要的交通工具吧!”

  纸人分身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四处打量起来。

  对于他想偷车的行为,对于现世一知半解的兰斯洛特并没有反驳。

  ……

  在夜晚到来之前,纸人分身终于弄到了一辆车,载着兰斯洛特朝着城外开去。

  汽车磕磕碰碰的走到半路,就被交到了兰斯洛特手中。

  兰斯洛特接手的一刹那,白色的汽车瞬间被黑红相连的能量包裹,箭一般的向前冲去。

  “能将上手的武器化作宝具的能力吗?”纸人分身看着车窗外飞速流逝的景色,喃喃的道,“车辆也算是武器?”

  “如果想用它来撞人的话,也不失为一件武器。”兰斯洛特回应道。

  “……哈哈……”

  对此,纸人分身报以几声干笑。

  ……

  当车辆驶入爱因兹贝伦城堡,入眼所见便是被破坏殆尽的魔术结界,洞穿的墙壁,以及深深的车辙。

  “还真是粗暴啊,征服王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征服王的本质呢。”

  纸人分身无意义的感叹了一句。

  “你们来了!”

  两人下车之际,Rider扛着一个大酒桶从被破坏的墙壁中走了出来,韦伯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后。

  “居然还邀请了别人吗,Rider。”

  Saber与爱丽丝菲尔紧随其后。

  “兰斯……Berserker?”

  Saber看到兰斯洛特的一瞬间停下了脚步。

  “对不起,我……”

  “无需道歉,王!”兰斯洛特打断了她的话,“您当然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对不起,是我泄露了你的真名,兰斯洛特卿。”Saber依旧十分内疚的样子。

  “我说了无需道歉!”

  兰斯洛特突然提高了声音,强硬的道。

  “您是我的王,不管做什么都无需向下臣道歉!”

  Saber还待反驳,Rider却有些不耐烦的插言道:“走吧!喝完酒才能更好的谈话!”

  ……

  一行人来到花园中坐下,Rider将酒桶放下,直接坐在地上。

  Saber坐在他的对面,兰斯洛特自觉坐在了Saber的后方。

  三位真假不一的御主则站在了自己从者身后离的比较远的地方。

  接下来,Rider打开酒桶,拿出了一把长柄竹勺开始舀酒。

  “……”

  这是怎样的混搭。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是宇智波叔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