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命者开局寿元百万年 > 一二二章擒 破脉擒龙

一二二章擒 破脉擒龙


  当姬家被‘青龙第一血脉’的信息引爆不满情绪时,周阀族长周桐,做出了决定,撤回两位化神期家族修士。

  不是因为不想守护周行,而是守护不起。

  道劫事件的残余信息,让两位化神期都战战兢兢。

  虽然不能确定周行在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但结合过往情况,他们难免会想:‘能一次次凑巧参与,还能全身而退,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些问题吗?’

  周桐在获取了十四和十六递交的相关情报后,也是这么个思路。

  尽管匪夷所思,但他只能说,周行作为绝拔之才、顶流气运者,其经历非常人所能揣度。

  另,数次事件已经证明,周行并非‘盛极而衰,回光返照’之类的格局,而是‘水涨船高,步步生莲’,既然如此,就无需强上硬护了,以免添乱。

  不过,周桐也不是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因此他最终发了份‘溯源血信’给周行。

  十数日后,周行收到了。看过之后,笑了笑,暗自记了周家一个人情。

  这人情可不是来自十四、十六那与其说是暗中护佑,不如说总是晚到数日的缀行。而是‘溯源血信’本身。

  这封信的代价,是周行保留在周阀的命灯之血被耗尽。

  也就是说,这个破绽周桐主动抹掉了。否则,越是往后,这滴外漏的精血,就越是点事儿。不仅能追踪定位,还能下咒。

  “从此后,再出状况,只能自责,怨不得谁。”周行觉得心中多了份沉重,同时也是稳重。

  春二月,周行再临陈国。

  前首辅任平生事情办的不错,大批生产工具顺利交割。

  周行未多耽搁,向着西北荒漠而去。

  十七万里,以最高时速一百五十公里的乌铁舟行路,哪怕日夜行进不下舟,也是有些煎熬。四舍五入二十四天行程。

  周行用了三十一天,路上放风散步,采药收物,这路行的倒也不觉辛苦。

  荒凉戈壁,近处是裸露山岩和砾石,远处是延绵沙丘。

  少的可怜的植被,到现在都看不到一点春来萌芽的迹象。

  便在这沙海边缘的戈壁滩上,一座濒死的城市呈现在周行眼中。

  它曾经很大,可如今只剩不足五千房舍。

  余者都被开辟成了田地,也只能从空中俯瞰,才能隐约看到些城墙基底、大道痕迹等等。

  田间有人在耕作,破衣烂衫,蓬头垢面,形象凄苦。

  街道上往来的稀少行人,同样灰头土脸、面带饥馑。

  周行甚至都没能看到几头像样的大牲口。

  在这个大牲口代表生产力的时代,人们往往是宁肯自己少吃几口,也要将大牲口伺候好了。

  由此可见,此地民众之穷困。

  周行心中感慨:“看这景象,真的很难想象,这国鼎盛时,控弦骠骑过十万……”

  他从云端落下,由于这次没有隐身,便被下面的人发现了,惊慌呼叫的,跪地叩首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周行并不理会,直奔城市中心的宫殿群。

  这宫殿群也是十分的埋汰,不但年久失修,漆磨皮掉,还到处是各种棚楄接搭、简陋建物,有种四合院住成大杂院的感觉,早就没有了昔日的规整和气派。

  周行落在正殿前不久,就有一行人从殿内快步行出。

  为首被簇拥者年过半百,佝偻着背,被人搀着,走的颤颤巍巍,还时不时的咳嗽,发出‘空空空’的声音,面黄肌瘦,印堂晦暗,头发稀疏焦枯,离死不远。

  “小王朱岘,咳咳…参见…仙长……”

  周行见他说个话都费劲,伸手连弹,云霄宗回春术、愈伤术、祛毒术、净化术四连。

  朱岘有种卸下百多斤重的包袱的爽利感,背直起来了,呼吸也均匀有力了,并且状况似乎还在进一步好转。

  顿时就欢喜的流下眼泪,撩袍跪地道:“恳请仙长,救我雍国百姓!”

  ‘呼啦!’后面众人,也跪了一地。

  周行没有受这一礼,飘到一旁。

  朗声道:“能救你们的,终究还是你们自己。不过,我这次过来,到确实是有心帮你们一回,但并非无偿。”

  见一帮人还在那里跪着,又道:“都起来说话。”

  朱岘先爬起来,余者这才纷纷站起。

  周行能看得出,朱岘的威信挺高的,众人对他的爱戴和敬重发自内心。

  心道:“勤勉厚德人品好,但没什么用。不能带领人民吃饱饭,发展经济,这样的领袖是不合格的。”

  朱岘邀请周行进殿,周行微笑摆手:“人君行使权柄之地,方外之人不好涉足。”

  说着挥挥手,便有门户出现,傀儡纷纷行出,桌椅吃食如同流水一般,快速而又井然有序的摆放。

  “得见是缘,诸位,请。”

  朱岘点头,众人纷纷入座。朱岘则跟周行坐入青色云帐之中的专席。

  周行指了指水果糕点,直白的道:“身体是本,莫要亏待。”

  朱岘被周行治愈了顽疾,胃口大好,也确实是饿了,又知晓这些吃食难得,便颔首一礼,随即坦然吃喝起来。

  外间的那些为人臣子的,也没客气,向云帐这边施礼后,便吃喝起来,形象也不那么好看,但接地气,吃的香甜。

  这些水果,其实是周行近来才栽种的。

  工程傀儡们在玄冰洞出了成绩,其中就有专门的区域栽种作物。

  周行没有急着从系统那里兑换仙苗异果之类的种植,而是沿途选了些品相不错的野生植被,测试‘仙力培植之法’。

  仙力,自然是指太阳、太阴仙力。

  确实快生高产,但果实就鸡肋了些。

  毕竟寻常植被想要蜕凡为仙,非一日之功。

  这些果实对修士无益,凡人食用却是正好,延年益寿,又不至于大补若毒。

  于是便特意储存了一批,剩下的则酿成酒,可以做炼丹材料。

  朱岘吃喝一番之后,明显状态大好,有了精气神。

  周行见此,便问:“陛下,怎么看现在的雍国?”

  朱岘闻言,叹息一声:“国困民疲,无以为继。”

  “可有解决之策?”

  朱岘再叹:“不瞒仙长,前些年,还考虑着要不要背井离乡,异地求活。如今,却是连迁徙之力也无。”

  周行又问:“陛下以为,何为国?”

  朱岘略一思忖,答:“万众。”

  周行点头:“人在,国便在。”

  又道:“此地遭沙漠侵蚀,水源已枯竭,困守必亡。”周行说着拿出张图册,展开后,便见上面峰峦起伏,形成光影沙盘,周行指点道:“陛下请看,这便是此地如今格局。”

  朱岘这还是第一次直观的俯视万里河山。

  从这图可以看出,雍国的国都,也就是脚下这座唯一的城市,已经是浩瀚沙海边缘微不足道的一片干地,不断的受沙海风暴冲刷,被彻底淹没,只是时间问题。

  周行又在沙盘上指点一处,道:“而这里,有天府之地……”

  朱岘看去,就见周行所指之处,其面积跟雍国鼎盛时期差不多大,地形地貌为盆地,内有平原丘陵,数条大河横跨,边缘有雪山屏障,确实是风水宝地,只不过路途遥远,距此超过两万里。

  “仙长,这万水千山,以我等贫弱之躯,该如何跨越?”

  “我为此准备了三物,一曰粮秣,够雍国上下吃嚼两载,若是沿途再行猎采撷,那么三载也是够的。

  二曰器械,木牛流马,工具车驾,可载人载物,跋山涉水。

  三曰护符,随身携带,祛病拔毒,守命养性。

  若陛下有披荆斩棘、筚路蓝缕,再兴国度之意,需应我一桩事,那便是去‘雍’另立。昔日辉煌也罢,凋敝也罢,残国旧梦,该断便断,重新上路,再建国度……”

  朱岘其实没的选,如今丁口只剩七万余的雍国,就如温水中的青蛙,想要跳出这坑,都已无力。

  有备而来的周行,可以说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但朱岘并不是那种乾纲独断的人君,跟忠臣商议是必须的流程。

  周行当然不会阻拦,却也对朱岘的表现有些看不上眼。

  利可众而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

  谋划大事时,挑最关键的几个人来商议,而不能‘民主’。具体办事时,则需要让参与者获得利益,不可事事亲力亲为。

  周行是认可这个道理的,因此,换他是朱岘,首先就会明确主题:“我决定了,与其困顿而死,不如搏一把,闯出一条生路,诸位,按照这个思路,我们议事吧,有哪些利弊,要如何解决主要的现实问题……”

  等到讨论的差不多了,将粮秣、器械、护符三大支持抛出,他相信议案很快就能进入具体落实阶段。

  而像朱岘现在这种‘爱卿们,我们是该守这祖宗基业,还是该谋条生路’的开篇说法,确实是给足了臣下的脸,但对于做事,却是很不友好。

  所以说,雍国按照原历史线最终亡国,真的是有取死之道,这样的君主,图有仁爱勤勉厚德之名,却生不逢时,只能拉着臣民哭哭啼啼的一起去死。

  不过现在他来了,为其提供了一个很不错的机会,但凡这些人没有疯,一番讨论后,多半还是会决定接受这桩资助。

  毕竟这都已经不是危局、而是死局,已经容不下私心作祟。

  两日后,朱岘才有些讪讪的跑来给出了明确态度。

  周行也没废话,直接告诉他具体该怎么操作。

  不久之后,便有官员开始发放纸符。

  当然,不光是发放纸符,还包括人口统计,队伍整编,迁徙誓约等一系列内容。

  在都穷的底儿掉的背景下,雍国的官和民之间,关系很显融洽。

  民众们主动围上来询问,官员宣讲,操作随即展开。

  纸符带来的好处,是实打实的,只需要用血在叠成小三角的符上一抹,便能激活,佩戴后,能明显感觉到病灶减轻。

  仅仅是这一条,就立刻抓住了民众的心。某些人甚至当场落泪,有的是因为日子有了盼头而激动的,有的则是想到了不久前过世的亲人,没福份等来这一天……

  对周行而言,真正的重头戏其实是迁徙誓约。

  民众所发血誓的内容中,就包括了斩断旧业,再立新国。

  这是个大愿式的仪轨,要跋涉两万里以上,开创新家园,待到那时,愿才算真正完成。

  而发誓所用的圣器封壶,则将愿力容纳,并最终汇聚于一处,封在一枚新造的玉玺中。

  待到这场远征立国的大业做成,玉玺便会集众念落地,与那一方水土结合,诞生龙脉。

  这种以法而立的龙脉,自然比不得亿万民众世代生息繁衍,无数念头侵染土地,一点点形成的龙脉来的有格位。

  但正所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相比于古老王朝的名头,雍国人如今最需要的是生存和延续。

  而作为位雍国上下创造了求生机会的周行,图谋的便是格位极高、但即将死去的‘雍龙’。

  相关的阵法,已经由黑白无常带着冥偶布下。

  朱岘作为国君,最后一个立血誓,以彻底斩断与雍龙的牵连。

  如果精通望气之术,就能看到,随着朱岘立誓,在雍都上空,连挣扎都做不到,宛如一滩烂泥的雍龙,吐出最后一口气。

  原本的玉玺‘咔嚓嚓’即将碎裂,却硬是被周行以术法定住,同时也吊住了雍龙的这口气。

  从朱岘的角度看,那一刻的周行可谓‘峥嵘’一闪即逝,太阳、太阴仙力只是泄漏了一点点,就已经领朱岘心脏狂跳,想要当场跪拜。

  这其实也跟他失了国主之位,不在是国君有关。否则便是龙脉提供的那些BUFF,也足以让他有着不输金丹修士的威压抗性。

  现在的朱岘,只相当于一地望族的为首者,一条赤蛇在其头顶盘旋三圈,隐没不见。

  他日若去了那天府之地,成功立下基业,赤蛇成蛟,便可称王,想要再为皇称帝,他这一辈却是无望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雍国上下忙着收拾行囊。

  或许是因为穷怕了,人们恨不得将房都一齐搬走,官府一再要求减负,告诉人们山高水长,带着这么多家俬上路根本行不通。可人们就是舍不得穷家当,各种想方设法的夹带偷塞。

  光是这个问题,就足足五天都没能彻底搞定。

  朱岘甚至一度为此向周行请益。

  周行知晓朱岘的意图,是试试能不能从他这里获得更多的木牛流马车驾,以解决问题。

  而这背后,多半是那些臣子在撺掇。或许是因为他之前一次性给予的太多,又太轻易,让这些人生出了得寸进尺的心思。

  试试呗,反正在他名下也经没什么脸面可言,万一乞讨成功,获益巨大呀。

  周行以‘凡事皆有定数,这迁徙,本就是上天对你等的考验。’为由,婉拒了朱岘的请求。

  不久之后,民间就有了些怨声。

  周行一笑置之。

  做的再多,也无法让所有人满意。这道理他早就知晓。

  若非因果羁绊,他不可能辛苦半年,当财富的搬运工,只为这一刻。

  七万余人,终究还是在略显哄闹的气氛中踏上了征程,车队长度能拉出二十多里。

  朱岘和群臣站在一处小山上,望着故都,挥泪作别。

  而周行则站在宫殿脊顶,眺望这只余风声呼啸的破旧城市,一种见证王朝谢幕,岁月无情的苍茫感油然而生。

  雍国人离开七日后,裂而未碎的玉玺变得黯淡,周行知道,最后一名雍国人,离开了故土。

  这故土不是指雍都,而是雍国曾经的疆界。

  周行又等了个把时辰,时至晌午,施法起阵。

  十二面青龙旗投射的光芒冲霄而起,宛如青色龙柱。

  不久之后,狂风大作,流云四来。

  又过得半炷香功夫,便形成了黑云压城的格局。

  环境就位,接下来就是引龙升天。

  周行炮仗般蹿射而起,直上高空,然后双手一阴一阳,将两种仙力往玉玺中一合,随即头下脚上,陨石般直坠大地。

  ‘轰!’

  大地生涟漪,土浪扩散开来。

  这土浪仅仅一丈左右高度,威势相对有限,但持久力却极强。

  并且,它的扩散,竟然是越向外,速度越快。

  没过多长时间,涟漪般扩散的土浪,便将整个雍国的国土都翻犁了一遍。

  周行则跃上高空,一边留意下面的动静,一边做新的准备。

  ‘隆隆’的地鸣声响起,越来越响,大地开始龟裂,八级左右的地震,房倒屋塌,烟尘荡荡,从高空看,整个雍国版图,都发生了近乎陆沉的地壳下陷,起码又十丈深度,因而很是显眼。

  而在周行将玉玺轰入大地的位置,泥土上涌,并且不断外翻,很快就形成一个大坟包,猛然间,灰黑色的腥臭泥浆喷涌而出,高达十几丈。

  周行就在空中盯着,一枚手腕粗细、尺长的玉柱已经准备完毕。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修命者开局寿元百万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