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恒神传 > 第二 百三十八章 结拜

第二 百三十八章 结拜


  /

  谷媚娘笑了:“你确实很特别,在神境中阶便能拥有在半步主神境中都傲视同群的实力,你要么是个万年难出一个的妖孽天才,要么就是哪个世家的核心子弟。我说的没错吧?”

  “谷姐的眼力真是毒辣啊,小弟在你面前什么都被看得透透的。”楚骁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二者都将酒碗收回,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你很不错,先去敬酒吧,等你忙完了之后,我再找你单独谈谈。”谷媚娘的语气并不像是在征求意见,不过她这种身份和实力的人,说话做事霸道一点也属正常。

  谷媚娘搞出来的这个小插曲让所有人对楚骁的实力都是刮目相看,接下来的敬酒变得一帆风顺,七子山的无非上人和金刚岭的猿神以及百鸟山和火云寨都表达了希望继续保持过去友好关系的意愿,楚骁自然非常高兴的答应了。犬王寨的獒王更是揽住楚骁的肩膀一脸猥琐的介绍着自己带来的姑娘有多么水灵,楚骁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应对着,这些姑娘他若是不收,獒王也不会放心,只好将她们交给茹薇,反正她手下的女人多得是,总归是安排得了的。

  那些没什么利益纠葛,平时也少有来往的势力,这次派来的人层次也不会太高,楚骁端着小酒盅意思了一下,至于对方嘴里那些千篇一律的恭维话楚骁也就是随便一听,并不会真往心里去。而那些有仇怨的山寨,楚骁自然不会去亲自敬酒,因为对方来的最多便是个普通的头领而已,给他们敬酒,没得失了身份。万一再有哪个脑子里不太清明的主,言语间有些不客气,岂不更是尴尬?因此楚骁把给这些势力敬酒的事情交给了瞎狼,有第一狼将招待,也算是给足他们面子了。

  酒敬了大半圈,楚骁来到了“首阳寨”的桌前,这个山寨实力一般,也就跟过去的老鸦山差不多,由于地域上离得较远,平时和狼王山也没什么太多的交情,这回派来的是个副寨主,此人姓常,是个办事、说话八面玲珑的人,一套恭维比别家的更是多了不少新意,不过楚骁的心里却是考虑着另外一件事。

  “常副寨主,你们首阳山脉中可是有一座‘哮天岭’?”楚骁突然发问。

  常副寨主被问得一愣,然后好奇的问道:“不错,狼王如何知晓?”

  “哦,只是听过那里的一些传闻,所以有点好奇罢了。”

  “不瞒狼王说,这‘哮天岭’是首阳山脉中的一处禁地,在我们开山门之前便好像是居住着一位大能,具体是谁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我们在首阳山插旗立寨,这位大能倒是也没有干涉,可但凡是胆敢走进哮天岭范围内的人,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也不管有多少人,都没能再出来,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哪怕是半步主神,甚至是主神也不例外,就像雪花落入水中一般,连个水花的动静都没有。所以后来那里就被列为了禁地,任何人都不许靠近,这么多年来倒也相安无事。”

  楚骁点了点头,心里算是有数了,这位白泽老祖的确是性情有些乖张,不过自己去给他送孩子,对方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吧。看着楚骁若有所思的离去,那位副寨主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酒敬到了祝坚强这一桌,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祝坚强若无其事的吃着菜,头都没有抬一下,假装没有发现楚骁过来一般。不过后者可不是一个轻易会惯着他的人,小声对身旁的红狼说了一句什么,几个呼吸过后,红狼离去又回来,手里端着一大盆乱七八糟炖好了的不知是什么东西,“砰”的一声放在了祝坚强的面前,吓了后者一跳。“这是什么?你们什么意思?”祝坚强望着这一盆热气腾腾的东西一脸的莫名其妙。

  楚骁压根儿就没搭理他,而姚菲则是傲娇的说道:“狼王说了,今天高朋满座,不同的客人来狼王山,心中都是有不同的目的的。有的是来恭贺,有的是来结交,也不排除有些是来应酬一下,当然,还会有极个别臭不要脸没出息的货,是专门来蹭酒饭吃的,这种人一看就知道了,只顾在那里埋头吃喝,估计哪怕是他亲爹从面前经过,他都舍不得放下筷子。不过今天是我们狼王的好日子,即便是对待这种来宾,我们也会尽量满足他的需求,这一大盆,应该足够你吃饱了吧?不够还有,吃不完可以打包带走。”

  祝坚强脸一下便红了,周围的宾客哄堂大笑,有些和他关系不对付的势力甚至将自己桌上的菜端个一两盘放到祝坚强桌上,说着:“没关系,你多吃点,不够还有,一定要吃饱了啊。”

  姚菲又说到:“哦,对了,吃完了记得把盆还给我啊,那是后厨养猪曹婶儿的东西,她明早熬猪食还要用的。”这话更是引得满堂哄笑,祝坚强脸上再也挂不住了,一拍桌子将那盆猪食震飞,跳将起来便想跟姚菲动手,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猛然一沉,显然是不远处的茹薇已经对他使出了百倍重力领域。还没等他做出进一步的反应,只觉得眼前一花,楚骁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其宽大的礼服袖口中隐约一个绿油油、毛茸茸的东西,以一个极为隐蔽和快速的动作一闪即没,祝坚强只感觉一股主神级别的澎湃力量拍在了他的胸口之上,立即让他气血翻涌,一口老血自喉咙中涌了出来。不过祝坚强一咬牙将血咽了回去,这个时候要是吐血,那他的面子就丢大了。在他考虑面子问题的时候,楚骁可没有闲着,他利用袖子里的毛毛一击得手之后,顺势一把抓住了祝坚强的脑袋,重力领域开启,与茹薇的相叠加,硬生生的将祝坚强的脑袋摁在了桌子上。“咔嚓”一声,长桌化为齑粉,祝坚强的脑袋直接被楚骁摁在了石板地面上,“砰”的一声,石板瞬间裂作几瓣。那脑袋几乎要被摁进地缝里去了。祝坚强恼羞成怒,挣扎着想要起身,可一阵冰凉的锋锐之气出现在他的脖梗之上,楚骁的长刀已经架在了他脖子上,祝坚强立马就老实了。

  楚骁一脚踩在他脑袋上喝问道:“‘猪坚强’,我这个人向来百无禁忌,我可不介意在今天这个场合见点儿血,你不是来找茬的吗?我今天就在这里废了你,你又能如何?一个小小的血刀寨,一共不到两千人马,半步主神只有六个,你哪里来的自信到狼王山嘚瑟啊?”

  祝坚强感觉到了来自楚骁身上的浓重杀意,他一点都不怀疑楚骁随时都有可能手一晃便削下他这颗脑袋,而且他死之后,整个血刀寨连一个有能力给他报仇的人都没有。他心里这个后悔啊,他只当楚骁一个神境中阶的小子,就算天赋异禀,难道还能实力堪比主神不成,他压根儿就没想过狼王寨里能有一个压得住自己的人。没想到在对方的一番神操作之后,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糊里糊涂的便被人家踩在脚底下了。“狼王手下留情,这一切都是误会啊,在下无非也就是跟姚菲那小姑娘开开玩笑而已,罪不至死啊。我跟您可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的登位大典,我可是亲自带着礼物来参加的,你这么对待我,以后谁还敢跟你亲近啊。”祝坚强这话是软硬兼施,即适当的服了软,又对楚骁进行了威胁。

  楚骁笑了:“笑话,你为什么来的这里谁不知道啊?你也别跟我说什么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茹薇现在是狼王山的副寨主‘天狼’,你找她的麻烦,便是找狼王山的麻烦。”

  “也罢,我姓祝的这回认栽了,一个女人而已,你至于吗?有道是红颜祸水,她早晚会连累你的。”祝坚强仍然死鸭子嘴硬。

  楚骁手腕微微用力,刀锋割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肉,鲜血立时冒了出来。“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骁的杀气已经让长刀发出嗡鸣之声。

  “我错了还不行吗?”祝坚强终于认怂。

  “滚!”楚骁收回长刀,一脚将这厮踢出了广场,祝坚强颜面扫地,灰溜溜的带着人离开了,茹薇则是向楚骁回以一个感激的眼神。

  酒宴一直折腾到了半夜方散,宾客们关系好的留在了山上住宿,关系不好的连夜下山走人。楚骁回到了狼王洞府,茹薇一直跟在他的身侧。

  “今天你也累了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事情呢。”楚骁看到茹薇跟着自己,心里毛毛的,总感觉背后冥冥之中有两双犀利的眼神在盯着自己,让他不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都不敢越雷池半步。

  茹薇脸颊一红道:“刚才真是谢谢你为我出头了。”

  “瞧你这话说的,如今我们是一个锅里吃饭的伙伴,就如同一家人一般,他欺负你,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今天这个场合不对,等我们忙完山寨里的事情,就去灭了他的血刀寨。”如今茹薇是山寨里唯一的主神强者,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楚骁无论如何都得把茹薇的心拴在狼王山,虽然不能无耻的利用男女感情,但是为她报仇这种事情还是可以倾力去做的。

  茹薇意味深长的看了楚骁一眼道:“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男人,我会铭记于心的。”

  楚骁看着对方那小眼神,心里“咯噔”了一下,尴尬的说道:“你开什么玩笑,你可是中域第一美人,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男人应该能排起长队了,我这种应该算不上什么的。”

  “不,他们对我好,是因为想要得到我的人,他们是有所求的。而你不一样,你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我一下,你对我的好是并无所求的。”茹薇低着头小声说道。

  楚骁心想:“我也是想要你的人啊,只不过不是想让你在我面前躺平,而是留在我的山寨而已。大姐,你不要想多了啊,这样我很难做的。”他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来日方长呢。赶紧去休息吧,明天要早起呢。”楚骁言语间已经在送客了。茹薇只好微微颔首,说了句“你也早点休息”后,便转身离开了。

  片刻后谷媚娘独自一人走了过来,在洞府门外正好遇见了正要离开的茹薇,二人相见眉头都是一皱,都觉得对方此刻出现在这里有些突兀。

  “谷大当家,这么晚了,您来狼王洞府做什么?这里可是狼王就寝的地方。”茹薇觉得自己是主,对方毕竟是客,所以自己更理直气壮一些。

  “茹薇,这个时间你出现在这里也有些诡异吧?莫非外面的传言是真的?”谷媚娘诧异的问道。

  “什么传言?说我倒贴他是吗?说就说吧,我来狼王山做这个二当家,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传言,我要是在乎就不来了。嘴长在别人身上,我还能管住人家怎么说吗?再说了,倒贴就倒贴了,我茹薇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寻找自己心仪的男人,有什么不对吗?”茹薇很坦然的说道,一副“我就这样了怎么滴”的表情。

  谷媚娘眯起了肉眼泡,裂开大嘴叉子笑了起来:“佩服、佩服。不过看你出来了,貌似应该是没得手吧?”一句话立刻让茹薇哑了火。“你放心,我没有任何想要和你们掺和的意思,你知道,我在男女感情这方面是遭了天绝的。我去找他聊聊两家关系的事情。”说完,谷媚娘朝茹薇挥了挥手,径直朝山洞内走去。

  洞府内,楚骁泡了一壶好茶,正坐在桌旁等着。谷媚娘走进来在桌旁坐下,楚骁给她倒了一盏茶,后者端起茶盏呷了一口道:“我刚才看见茹薇出去,没有搅了你的好事吧?”

  “谷姐,我俩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楚骁无奈道。

  “你俩哪样我是不关心啦,我只想跟你聊聊狼王山和雾谷山之间的问题。”

  “我觉得我们应该延续以前的传统友谊,并且将其发扬光大。”楚骁露出一个阳光微笑道。

  “话虽这么说,可是你我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这又不是小事,我如何能够信得过你呢?”谷媚娘思虑得一点没错,他们以往的关系应该算是同盟,绝对是那种在战场上将身后交给彼此的关系,而现在,不管楚骁话说得多好听,人家真能放心将身家性命赌在他身上吗?

  “谷姐,那您说该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好,痛快,我的办法很简单,和以前一样,你我结拜,昭告九寨十三山。”

  “成,和我的想法一样,广场上的礼台都是现成的,我们明日就结拜如何?”楚骁也想将这件事尽快定下来。

  “可以,不过有些话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得不问一句。我的过往经历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可你的来历却是中域的一个不解之谜,你我既然要结拜了,你总得让我知道我这个干弟弟到底是谁吧?”

  楚骁微笑着给谷媚娘将茶续上道:“这个说来话长,你边喝边听。”于是楚骁将自己的身世和来中域的目的都说了,整整讲了一个时辰,谷媚娘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干弟弟,手里茶盏中的茶水已经冰凉了。

  “难怪,这样就全说得通了,没想到你竟然是楚耀天的儿子,放心吧,姐会替你保密的。”

  第二天清晨,那些留宿未走的宾客被一阵号角声吵醒了,他们来到广场上,惊奇的发现楚骁和谷媚娘正双双跪在那块“天道大义”的牌位前叩拜上香,茹薇和十四个狼将在一旁垂手而立。所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看这个姿势,不是“拜天地”就是“拜把子”了,后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不过不管是哪一种,都预示着狼王山和雾谷山再次结盟在了一起,关系怕是比之前会更加紧密。而这个消息也会瞬间传遍整个九寨十三山,或许不会有人为此而感到欣喜,但因这个消息而睡不着觉的则应该是大有人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恒神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