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作者:冷冻水饺 书名:超级漫威副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说完,李浩点点头,雪月儿立刻将她点了穴道,向着外面走去唤人。

  岩狮笑道:“哪用到这么麻烦,在这吼一声就好!”

  阴吉尔当即笑着大吼道:“下一位!”

  这进来的女子进来,没有先招,不死心的跪地磕头求饶,求放过她的孩子。

  李浩不奈的道:“不招,那就叫下一位吧!”

  那女子顿时面如死灰,跪在的身子变得更加的无力,立刻就招了出来。别孩子保不住,临死还要受一番屈辱。

  陆续进来的,不是求保全孩子性命的,就是求自己一条活命的。她们有个共同点就是:年纪大些求保留孩子,年纪小些求自己活命,反正孩子已经是左右保不住的。

  剩下最后的艳装女子,李浩笑呵呵的道:“瞧不出来,她的样子还像是一位烈女!奇怪的烈女!哈哈……”

  阴吉尔代为喊话之后,那位艳装女子满脸愤怒的神情,因为她是被平喀齐拖着进来的,一双眼睛狠狠瞪着他,恨不得将平喀齐生吞活剥。

  “小的怕她撞墙,才拖着来的。”

  平喀齐一进来,立刻就为自己的行为解释着。

  李浩点头道:“你可以说了。”

  艳装女子道:“没什么好说的,我刚刚说的,就是真的!”

  李浩冷然道:“那也得再说一遍!”

  艳装女子愤怒的将那先前的话再重复了一遍。

  李浩点点头道:“就这些?没有隐瞒的?怎么她们说的,与你的略有不同?”

  艳装女子狐疑的道:“不可能!我没有撒谎,也没有任何隐瞒!”

  手托瘦削下巴,李浩皱眉思索一阵,再次点点头,脸上无喜无忧。

  平喀齐忽然大喝道:“她撒谎!她隐瞒了很多事情!”

  那艳装女子尖叫着指着平喀齐大骂道:“老娘哪里撒谎了?你又想借此机会来占老娘的便宜?你这卑鄙无耻的叛徒!下流的色狼!你不得好死,到时一定会下地狱的!”

  雪月儿忽然点头道:“古弟,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桌上那绝色女子米娅点头道:“她所说的,确实是真的!至于那些你们认为她有意隐瞒的事情,她并不知道。”

  平喀齐不甘的望着艳装女子道:“古公子,小的还有许多绝密的信息,都是那些风狼寨马贼在外面与相好的私留的子女。小的可以将这些绝密的消息透露出来,只要公子将茜茜娅交给小的!”

  李浩点头道:“你说出来,本公子自有奖赏!”

  艳装女子绝望的道:“少侠,求求你了,你不能这么做!你要我与我的孩子死活都没有关系,千万别再折磨我,好吗?你可不能言而无信!”

  李浩向后一挥手,雪月儿立刻点了她的穴道。点完,还是不忍的劝道:“古弟,咱们可不能这般折磨她!”

  李浩拉过雪月儿的小手,轻轻的为她将皱起的眉头舒展开,微笑道:“山姐,你放心,会让你满意的!”

  他刚刚这话,平喀齐与米娅都听不懂,只有阴吉尔大感兴趣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准备观看精彩的好戏。

  他的手中,抓着一管笔,纪录着他们刚刚招出来的一切资料。

  米娅淡然的神色不再,皱眉思索一阵,咬牙望着岩狮道:“我愿意伺候你一生,你能否放过茜茜娅?”

  岩狮奇怪的道:“她说什么?”

  雪月儿微笑着将她刚刚的话翻译了一番,岩狮乐得抚须哈哈大笑,笑得旁人都有些难受,他的嗓门实在有些大,在这狭小的石室之中太过吵耳。

  米娅脸上带着狐疑,还有一丝愤怒:“你答不答应?瞧不起我?”

  岩狮摇头笑道:“老夫知道你是某教派的信徒,不能自杀,要不然早自尽了是吧?不是老夫说了算,得问这位小凶将!”

  雪月儿忽然为这米娅感到了一阵悲哀,连死都不能,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

  过了片刻,又为他最后一句感到大为奇怪,好奇的问道:“九尺叔,这是为何?你不是很疼爱她么?”

  岩狮尴尬的拍脑袋道:“刚见到她,她那惊为天人的美色让老夫不能自拔,只是她太过冷淡,让老夫兴味索然,没了什么兴致。”

  雪月儿调皮的笑问:“这话要不要翻译?”

  岩狮双手连摆,雪月儿吐了吐舌头,将岩狮的话翻译了,好奇的望着李浩,看他会是怎么处理。

  米娅极度惊讶的瞪圆一双碧蓝大眼,奇怪的问道:“叫我去伺候这小公子?他尚未成年!好吧,我可以跟着他!可以等!”

  阴吉尔忍不住扔笔捧腹大笑,一脚猛顿石壁。

  雪月儿急的双手连摆:“不,不是这个意思,刚刚那话的意思是,放不放过茜茜娅的决定权在他手里!”

  李浩摆摆手:“本公子对这个不感兴趣!平喀齐,你快点从实招来吧!”

  平喀齐大喜过望,看着茜茜娅吞了口水,飞快的招着众马贼在各处的情妇与私生子。那数目之多,是那明面上五名孩童的四倍多,当初还真以为刀头噬血的马贼们,他们的儿女少得可怜呢!没想到他们一个个都老奸巨滑,在外面偷偷留了不少的子女,以防某日暴毙身亡,连个延续命脉的都没有。

  平喀齐挥笔如风,不时咂舌道:“乖乖,没有想到这些狡猾的马贼,会在外面留下这么多的后代。原以为她们揭露的几名已经算不少了,哪想到会有如此之多。”

  岩狮笑呵呵的道:“这没什么奇怪的,刀头噬血的亡命之徒,一般都会这么做!”

  阴吉尔忽然疑惑的问道:“师傅,照你这么说,我父亲也在外面留了除我之外的子女?”

  岩狮哈哈大笑道:“这个真难说!不过瞧你父亲那种性情中人,势力地盆够大,不用担心这些,恐怕没有这个可能。”

  阴吉尔记得手有些发酸时,平喀齐总算停了下来,满脸笑意的望着变成了木偶的茜茜娅。

  李浩道:“就这些,没有了?”

  平喀齐点点头,讨好的道:“古公子,小的什么都招了,能否将茜茜娅交给小的了?”

  李浩手指敲着坚硬光滑的石桌桌面,眼光灼灼望着平喀齐:“你确认,这次没有像上回一样,继续隐瞒我们?”

  平喀齐吓得脸色大变,惶恐不安的道:“没有了,小的真没有再隐瞒了!如有违誓,只能进入地狱,永世不得脱身。”

  李浩点点头:“如此甚好,我会叫人去查探的,如有虚假,你与你的兄弟就等着被凌迟处死吧!忘了告诉你,你的那位兄弟,还有你那断臂相好的,都已经在沙鹰堡内。”

  平喀齐大惊,眼珠子一转道:“古公子,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就算马贼们还在外面另留窝点,也不一定是小的能够清楚的,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谁愿意将自己的老底透露出去。”

  李浩点点头道:“难道,你也有没透露出来的老底?”

  平喀齐大惊失色,摇手不迭道:“没,没有,小的真没有隐瞒!小的无钱无势,只能够勾引窑子之中的姑娘,哪里能留下什么子女。”

  李浩点点头道:“希望如此!”

  李浩审讯到了所有孩童的下落,满意的起身向门外走去,准备去查探一下焰雨岛的四周有没有可疑之处。

  平喀齐见李浩他们快走出石洞,焦急的问道:“古公子,茜茜娅现在能归小的处置了么?”

  “本公子可不能做言而无信之人,当然不将她交给你。”

  平喀齐大急:“可是古公子答应了本公子的……”

  李浩笑道:“本公子有答应你么?本公子答应的只是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可没答应将茜茜娅交给你处置。放心,本公子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旁边的财宝珍藏,你自己去取一百两纹银当你的奖赏。”

  平喀齐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的问道:“一百两!公子说的是真的?”

  李浩眉头微皱:“不满意?嫌少?”

  平喀齐欣喜若狂的道:“满意,非常的满意!不会嫌少的!”

  李浩呵呵一笑:“那茜茜娅姑娘呢?”

  “小的不要了,不要了!小的怎么能够让公子做言而无信之人呢!”平喀齐搓着双手道:“公子,小的真能够自己去里面石室取银子?”

  李浩挥挥手,懒得再理他。

  雪月儿跟着李浩身边道:“古弟,你现在分派人手,指挥若定,越来越有‘将军’的风范!真与当初的嬉笑顽皮模样判若两人。”

  李浩笑嘻嘻的道:“咱们有九尺叔这大将军一路调教,当然也学到了一点点皮毛,要不然咱们就会被人当作木牛泥马。”

  雪月儿不依的追打李浩:“好哇,你敢取笑姐姐是木牛泥马!”

  李浩奔行如飞,疾跑无影,“这可都是山姐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李浩所奔行的方向,是直对山顶的那一片灰黑色山林。雪月儿稍作迟疑,紧跟而去。

  初时,脚底只有溥溥的一层烟火灰尘,凭着绝顶的轻功,两人尚能灰尘不起的疾奔而行。厚厚的灰尘松软,比积雪更难借力,李浩两人内功并不深湛,行不多时,跃上一根烧得半焦的枯木暂歇。

  稍停即行,李浩继续向着山顶的飞奔,额头之上的汗水,越流越多,大滴大滴的掉落,溅起一小片灰尘。

  雪月儿不停的擦着身上的汗水,紧跟在李浩身后,脸孔灰黑,才换上的雪白纱裙,已经染成了灰黑色,模样颇为狼狈,像是在灰堆里打了个滚。

  李浩的模样,就更加不堪了。

  雪月儿气喘的劝道:“古弟,咱们别去上面看了,别咱们还没有赶上去,就被烤成人干!咱们……咳……”

  渐行至里面,灰尘更厚,能够暂时歇脚的树枝越变越小,李浩与雪月儿已经汗流如雨,衣衫尽湿,口干舌燥,寸步难行。

  李浩回望被灰尘呛到的雪月儿,心疼的道:“山姐,你先回去,我再上去一点点看看。”

  雪月儿一身灰黑色,倔强的道:“古弟,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就一直陪着你!”

  再上数丈,还不到半山腰,李浩两人觉得有人用火有烧烤着他们的皮肤一般滚烫难受,比大漠之中的感觉还要难受一些。

  前面,已经成了光秃秃的一片,片木不存,全是数尺之厚的焦黑灰尘,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暂时歇息借力的地方。

  “扑!”

  李浩力尽而落,直接陷入数尺厚的灰尘,砸起一片冲天灰雾,呛得他闭眼止息静立,不敢稍动。

  “小心!”

  脚底的灰尘不知到底有多厚,雪月儿眼见李浩陷入灰尘,尖叫着飞扑而来。半途发声,真气外泄,内功顿失,跟着扑通一声陷入灰尘,扬起更大的一片灰尘。雪月儿脚陷灰尘,跌撞着扑向李浩,带起了更大的一片灰雾。

  李浩口不能言,只有苦笑的摇头,不敢有稍动,免得这些灰尘半天不息,活活将他们呛死。

  雪月儿跌撞向前,终于抓住了李浩伸过来的小手,满是汗水的小手紧张的捏紧,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下来。

  灰雾滚滚,更有微风助力,直飞扬了近半柱香的时辰,才慢慢的停止下来。

  灰雾散尽,雪月儿发现李浩一脸狼狈模样,却在大笑不止,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嗔怪道:“笑什么笑,你不与我一样变得难看得要命!都怪你,害得我现在全身都是灰尘,怪痒痒的,难受死了!早知道,我换身紧身衣来!”

  灰尘漫腰,有些痒处雪月儿想抓又抓不到,难受的直扭着身子,身上灰黑的汗水不停的流着。

  李浩从她难受的眼光之中,看到一片祈求之意,望了眼光秃秃的乌黑山顶,摇头道:“唉,这还未到半山腰,就弄得如此狼狈,瞧咱们是爬不上去了,这就回去吧!”

  雪月儿松了口气,担忧之色瞬间改为欣喜。

  深陷灰尘之中,脚下依然松软,毫不借力,他们想像上来一样掠影无形的飞奔,可就难以办到了,只得小心翼翼的往下挪着,同时还得防备冲天而起的灰雾,可就举步维艰,寸步难行!

  终于,李浩他们踏到了一颗硬石之上,再也忍耐不住,调息片刻,同时冲天而起,再次展开轻功向着山下飞奔而去。

  冲出了遍是灰尘的荒凉之地,雪月儿大为苦恼的提起自己的罗裙,原本雪白光润的玉腿,现在变成了两根烧焦的粗糙木棒一样,难受的原地蹦跳着,想将身上的灰尘震落下来,气恼的道:“早知道你今天就要来这,我就不穿这种大漠衣裙,难受死了!”

  “山姐,你这话上山下山,都说了好几遍了!”李浩瞧着她的滑稽模样,抱胸大笑,“山姐,你这模样,就像我以前去讨饭一样,有时被虱子咬得狠了,抓又抓不到,就是这模样!”

  雪月儿嗔怒的瞪着他:“都怪你!还来取笑我!我要是叫花婆子,你就是小叫花子,赖定你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超级漫威副本》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超级漫威副本47》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超级漫威副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超级漫威副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