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师兄全员皆反派 > 第两百七十六章 他师妹很危险,伪装的大义凛七然

第两百七十六章 他师妹很危险,伪装的大义凛七然


  这个地方真的是如叶小黎所说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灵药园吗?

  这样滋生出来的是最原始的邪恶。

  那一瞬间让温珩颤栗的同时又满是忌惮。

  他攀升了自己全部的气息,将十二魔身开启,心脏狂热的跳动,恍惚间好像听到了地底下一声同步的叹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小黎的一盆冷水浇了上来,劈头盖脸就给他浇了个透心凉。

  “你怎么了?阿珩,你别吓唬我?”

  十二魔身开启狗的温珩已经彰显了出了魔头的气息。

  他身上有那种嚣张、狂妄、不可一世的气焰。

  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上,一双冰冷的眸子、冷酷无情却又邪恶、凶狠。

  以往她看到这般目光的温珩之时,意味着他要杀人了,他要杀很多很多的人了。

  她有些吓到了。

  “阿珩…”

  她想把他唤醒,可是他自始至终都是清醒的。

  他看到了叶小黎的靠近之后,周围的张牙舞爪的灵药田,全都收回了触角,风吹过,所有的灵药灵花、灵草,都迎风而摆。

  这些顽强但看上去又没有什么自主意识的生命,它们美丽、柔弱又无比沁人心脾。

  温珩脚下的紫焰藤受到了灵泉水的浇灌,也迅速缩了回去。

  而温珩身上的伤口因为十二魔身的开启也变得看不见了。

  一切恍若一场错觉。

  温珩收回了十二魔身。

  他心思起伏不定,而少女无比关切的目光,在触及到了他清冷又平静下来的神情之后。

  一下子有些失语。

  她刚才叫出声了,她喊他阿珩。

  他一定是听到了。

  可他此前告诉他的是一个假名字。

  他会怎么看待?

  她不知道怎么去编织一个谎言,假如他问的话,她要就此说出来吗?

  “你看到了吗?”温珩问她。

  “我…”叶小黎内心还在天人交战,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

  可随后突然间抬头,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温珩:“看到了什么?”

  “这个地方有异常!”温珩见她四处张望,心里头就明白,她应该是没看到那一幕。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里的药园居然会忌惮少女的到来。

  当她转身之际,一切突然间变得岁月静好起来了。

  这里的变化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又知道多少?

  既然是和那个花妖夫人相关,那估计城主许毅也脱不了干系。

  他要尽快的回去告诉师妹。

  “原来你是说这个…异常嘛…”叶小黎没感觉到。

  可能紫焰藤让他不舒服了。

  “没事了,如果你实在不喜欢这里的话,我们就走出去吧!”叶小黎对温珩说道。

  快点离开这里。

  他都开了十二魔身,要是被姨父发现,会很不高兴的。

  六安城终究是六安城,他只是暂时的一个修真庇护所,但不意味着他真的会无限的纵容魔道妖人在此肆虐。

  温珩其实想要探究更多。但是在这一眼就能够望到头的地方,身边又有一个看不透的妖族少女相伴,温珩不想打草惊蛇。

  “也好!”他点了点头。

  叶小黎有些惊讶,他既然能够听得住自己的劝。

  于是乎,又有些高兴了起来。

  “我会带你去一个更好玩的地方。”

  叶小黎按耐住了蹦蹦跳跳愉悦的心情,只想与他并肩同行。

  温珩此时才想起了一个有些重要,却又有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你刚才叫我什么?”

  如果没听错的话,她好像叫了阿珩,一种十分亲昵熟稔的语气。

  好像他们之间已经认识了很久。

  此前他看向自己的担忧,也不是作伪。

  叶小黎心砰砰的跳动。

  最后就说了一句。:“我叫你阿和。你是叫这个名字吧?”

  “哦!”他好像随手取了温和这个名字。

  阿和、阿珩,在情急之下难免有些分辨不清楚。

  可偏偏他的耳朵非常的灵敏,她还喊了两次,他一次比一次听得清楚。

  她在撒谎,眼睛一眨一眨的。

  脑袋也有些低垂,好像不好意思面对一样。

  她到底在顾虑什么?

  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难道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落入到了别人的网中?

  一切早有预谋。

  温珩皱起了眉头。

  叶小黎明显感觉到温珩的一些疏离。

  好像刚才的一切举动并没有拉近他们的距离,反而一下子把他给推远了。他总是这样让人琢磨不透。

  在返回去的路上,叶小黎看到他毅然决然要往客栈的方向走。

  “你就不怕我娘吗?”

  “你娘是坏人吗?”温珩问道。

  “当然不是。”叶小黎下意识的反驳,她娘亲自然是最好最好的娘亲。

  “可是她不喜欢你。”她担心女儿受骗,而温珩这类桀骜不驯无法无天的魔修,恰恰是她娘最讨厌的。

  “那我也要回去,既然六安城有它的规矩在,我也不怕,何况我还有我的同伴。”如果说这个少女有问题。

  那么他更要去通知师妹了。

  “你的同伴是?”叶小黎想到了他身边的两个女修。

  两个女修看起来没多大印象了。

  过去可很少有人被他称作是同伴。

  “我师妹啊!”温珩勾唇一笑,他坦然地回应了。

  他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样的态度和反应。

  他说出师妹的时候,叶小黎果然愣了一下。

  温珩眼里闪过了危险的精芒。

  果然他们的行踪泄露了,她知道他的名字不是偶然,对于他师妹的鼎鼎大名,想必也有耳闻。

  那么这一次,极有可能不是针对他而来,而是针对他的师妹。

  想到了这里,温珩握紧了拳头。

  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师妹的!

  师妹啊!

  他的小师妹!

  印象中明明是他最讨厌的人,他几次三番都想要杀了她的。

  这一次为什么他们俩会在一起?

  难道他想要杀了他的师妹?

  可他的师妹,他的师妹…

  对他来说才是十分危险的存在。

  不要让他靠近师妹,会变得不幸。

  他可能会死在她的手里。

  她胸口起伏,心思有些沉重。

  在温珩眼里,果然是暗合了他的揣测。

  她不怀好意。

  这个六安城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的平和。

  不管师妹想要调查什么,他都要稳住这个少女。

  所以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我跟你一块回去。我会和娘好好的解释清楚。”如今之计,也只有和他一块去见见他的师妹了。

  尽管他师妹可以伪装地多么大义凛然,正直无私,但她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撕开她的面具。

  叶小黎下了决心。

  她和温珩两个人各怀心事。

  一路上反而没什么话可说。

  可是他们两个走出来之后,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

  “你们俩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出现在了药园里。”

  刚才温珩的十二魔身开启,已经触及到了药园的禁制。

  所以把人给惊到了,看守药园的人员距离到了一起。

  温珩皱眉。

  叶小黎以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他想看看她又是什么心思。

  ……

  修炼室路遥和池韵合付了一个月的租金,看起来十分的宽敞、灵气充沛。还挺不错。

  在她们租用了修炼室之后,城主夫人花思雨也让她们好好地适应适应。

  “你们在这里好好地休息,我不打扰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来找我!”

  花思雨还是很亲切。

  她给了她们一个腰牌,这样子可以方便进入灵药房来找她。

  “谢谢城主夫人。”池韵感觉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

  这让她恍若一切未变。

  在六安城那段时间,真是上辈子无忧无虑的时光。

  “叫什么城主夫人啊,傻丫头,叫我花姐姐就好了。”花思雨笑道。

  路遥和池韵都从善如流喊了她花姐姐。

  她才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随后她就出去了,因为她看得出来自己的好姐妹叶秋娘遇到了麻烦。

  路遥和池韵也知道叶秋娘是说叶小黎和温珩在一起,但是她有些细节不乐意她们交流,好像对她们暗含敌意一样。

  毕竟是第一天相识,主动凑上去了解吧,又显得不合适。

  等到了花思雨出去之后,池韵才对路遥说道:“叶秋娘一家曾经被魔修杀戮。听说她有一个妖族姐妹喜欢的男人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魔修,把人采阴补阳之后,又迅速掏了内丹引了几个魔道修士,想把妖修一族一网打尽,她的丈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护他们死去。不过后来不是被花思雨和许毅夫妇来的及时,叶秋娘和叶小黎也不能够幸存下来。所以她对魔修都无甚好感。尤其是魔道的男修。她认为他们谎话连篇,自私自利为了修炼,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怪不得她对我们没有好感,还对我师兄那样追杀。”

  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对于魔修产生偏见是很正常的事儿。

  正道有很多人对魔修一上来喊打喊杀,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们曾经就有血海深仇。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道理路遥是懂,可事关自己的师兄。

  路遥还是决定不能大意。

  她以传音符联络了温珩。

  ……

  而此时的花思雨和叶秋娘两个人则在前往药园的路上。

  因为花思雨刚刚得到了消息,有人闯入药园,动用了强大的魔道力量,触动到了阵法机关。

  这两人就是叶小黎和温珩。

  “小黎,真是不让我省心。我不是不让她和别人好。可是这些人是魔修,本来就不怀好意。我这么多年耳提面命,她怎么就听不进去?”

  “秋娘,你太紧张小黎了。按你所说的,他们今天才第1次见面,哪里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不过你反对的越紧,小黎越以为这样子好玩儿,毕竟她还是一个孩子。”花思雨安慰叶秋娘。

  叶秋娘被她这么一说,于是乎抬头看着花思雨,带着几分期冀:“是这样吗?小黎,确实是一个孩子。”

  其实叶小黎只是长成了少女模样,她幻化成人形已经一百多年了。

  再怎么说该懂的都懂了。

  不过在相依为命的母亲眼里,她永远都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嗯!你不要多想!”

  “其实我什么都可以依着她,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魔修都该去死!”叶秋娘眼里头迸发着仇恨的光芒。

  ……

  温珩的传讯符闪烁了。

  是师妹那边的动静。

  但是温珩这边禁制阵法都开启了,就是为了防止他们逃离。

  “福伯,我是小黎。你难道认不出来我了吗?”叶小黎完全没有想到她只是带着温珩看了一片花海。

  居然引发了这么一系列的乌龙。

  “我们不是故意的,他在里头被紫焰藤伤了,又不知道怎么解决,所以才动用了魔气,他是被我拉来的。”叶小黎解释道。

  那个叫做福伯有些瘸腿的年老修士,他很强大,身上的气息比叶小黎她娘亲叶秋娘还要可怕。

  温珩搞不懂就这样的人装什么瘸子,修为到了元婴,断肢重生也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何至于把自己的形象搞的如此狼狈?

  但他还是感觉到了极为忌惮。

  “小黎,你过来!”福伯淡淡的对叶小黎说道:“福伯自然是相信你的,但是他不行!”

  叶小黎不大明白一个药园而已,他们又没有偷盗什么东西,至于吗?

  温珩此时开了传讯符。

  但他没有说话,对峙的声音传到了路遥和池韵这边。

  “福伯,你可以去数一数药园的灵药有没有缺失?但凡少一颗我们都能赔偿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师兄全员皆反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