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为所长这件事 > 295. 与此同时的另一侧

295. 与此同时的另一侧


  几乎连一瞬间都未能抵挡,之前在阿尼姆斯菲亚与尼禄手上坚不可摧的城墙轻而易举地就被自布狄卡的剑上所放出的赤金色光芒击碎。

  然而相较于其他人,罗慕路斯看到的更多。

  这裹挟了罗马罪业的障壁被摧毁并不出乎罗慕路斯的预料。

  他此行并未作为奎里努斯————冠位Lancer的身份现界正是为了来处理这罗马千百年来自他开始所积攒的罪业。

  让那为祸人间的【兽】被杀死在摇篮之中。

  先是七首十角的兽自海上而来出现在人间,让追随着它的人有了印记。

  后是骑乘着那兽的【大巴比伦】————世上的**和一切可憎之物之母。

  在见到尼禄已经有决心舍弃那虚妄的繁荣之后,罗慕路斯便不再担心穿着紫袍手持金杯的【大巴比伦】而只需要处理那由罗马本身变化而来的七首十角之兽。

  那份罪业被击碎不如说正合了罗慕路斯的心意。

  不过那击碎罗马的罪业之人却并不属于罗马这点让罗慕路斯颇为意外。

  更让罗慕路斯意外的是那沾满鲜血的城壁在被破坏之前,其上的血迹居然现消失了。

  与其说那浸染鲜血的城墙是罪业的证据不如说那城墙之上的鲜血才是罪业的证明。

  毕竟就其城墙本身仅仅只是守卫罗马城的最后一道防御,神圣的边界(Pomerium)罢了。

  而布狄卡所做的,无疑是将罗马的罪业所烧灼干净。

  赤金色的光芒吞没了罗慕路斯,随后直直地射入了罗慕路斯身后的巨树之中。

  然而拼着布狄卡灵基破碎所释放出来的宝具,却并未像是玛修与藤丸立香之前所见到过的阿尔托莉雅·Alter所释放出的宝具一般将一切都暴虐地吞没摧毁。

  那株由罗慕路斯的长枪所变化而来的,象征着罗马本身的巨树并未被布狄卡的宝具所摧毁,反而是源源不断地吸收着那滔滔的赤金色光芒。

  直至布狄卡的灵体都破碎消失在了那赤金色的光芒之中。

  那株象征着罗马的巨树在将所有的光芒都悉数吸收之后,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仔细看去的话吗,那宛如水晶般晶莹的赤红树冠之中积聚了巨量的光芒。

  随后巨树的颤动更加强烈,倘若之前仅仅是能通过感官才能察觉到的程度的话,现在即便是相隔数千米之远也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到摇晃地赤红树冠。

  最终,巨树树冠之上的晶体在同一时间全部粉碎,露出了其下原本的,郁郁葱葱的树叶。

  而那些破碎的晶体则化作了比雪花还要细小的晶尘飘荡在空气之中,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最终湮灭。

  一时之间那座之前在赤红的晶体树冠与凭空不断出现的鲜血障壁的映射下宛如人间地狱一般的罗马·维也纳城又重新恢复了远在台伯河畔的那座阿尼姆斯菲亚与尼禄印象之中的那座罗马所应有的美丽景象。

  “好漂亮.......”

  玛修伸出手尝试接住从空中落下的晶尘,然而那微微闪着光芒的细小颗粒在落入她手中之前便自我湮灭了。

  “结束了......吗?”

  尼禄沉重而又不敢相信地疑问着。

  至此,那四位最初被抑制力所召唤出来帮助她的从者已经全部献身了。

  “......不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去理所应当地加害————而是只反抗罪业本身吗?真是宽广又令人尊敬的胸襟啊。”

  然而不合时宜响起的浑厚而又低沉的男声打破了尼禄的猜测。

  “神祖——!”

  尼禄不敢置信地扭头看向了罗慕路斯之前被光芒所吞没的地方,只见那位铁塔一般的壮汉仍然屹立在那里,甚至毫发无伤。

  “汝居然还活着吗!”

  “罗马(我)当然还活着,吾子哟。的确,在那般壮烈的攻击下,吾等【罗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幸存下来的事物——————但那位女王所真正攻击的事物却并非【罗马】,而是缠绕囚禁着罗马(我)的罪业。”

  罗慕路斯张开双手拥抱着天空中正午时分的太阳。

  “换句话言之,那位女王从一开始就未曾想过要毁灭罗马(我)啊。”

  他又伸手指向了其身后的巨树与周遭的罗马·维也纳城。

  “看看这副景象就能够明白了吧,罗马还依旧完好无损的存在于此——————!”

  “可恶......”

  尼禄咬紧牙再度握紧手中的异形大剑【原初之火】,熊熊的火焰自她的剑刃之上燃起。

  没想到这般惨烈的牺牲都未能换来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

  不过那道难缠的城壁已经不存在了,既然是这样的话,即便是那位建造了罗马城的神祖再怎么强悍,她也都有了战胜罗慕路斯的机会。

  “不,陛下——————”

  阿尼姆斯菲亚却伸手拦住了正要跃身而出的尼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再战斗了吧,神祖·罗慕路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为所长这件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