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赛法卢


  在对着天空的彼方释放了宝具之后,白色的巨人————赛法卢也化作了无数苍白的粒子飞向远方。

  最终在【泪之星,军神之剑】()完全摧毁了君士坦丁堡但却被阿尼姆斯菲亚用冥王星魔术(o)倒推回去之后,赛法卢的巨大躯体出现在了迦勒底众人的上空中。

  “果然没那么简单啊。”

  强打起精神的阿尼姆斯菲亚叹了口气,随后紧握住手中早已转变成漆黑的一片的乌拉诺斯之枪。

  将整柄乌拉诺斯之枪中的魔力转化为乌拉诺斯之子、农神塞图恩的魔力,再借此引出于地狱塔尔塔洛斯中看管其父塞图恩的冥府之主普路同。

  阿尼姆斯菲亚此时手中的乌拉诺斯之枪此刻应当被称作是哈迪斯之枪才对。

  原本象征着天空之神身体的一部的长枪此刻已经转变为了冥王星的内核。

  借此将乌拉诺斯之枪其中的魔力转化为塔尔塔洛斯中的魔力,再从枪尖放出。

  最终阿尼姆斯菲亚才完成了击退那道光束的伟业。

  这还是因为那道光束中的大部都是瞄准着米哈伊尔八世那新筑起的,本该永世不灭的君士坦丁堡而攻击的。

  阿尼姆斯菲亚仅仅是不幸被波及的某人。

  在用颤抖的右手将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转变为【冥王星】的乌拉诺斯之枪递给达芬奇为他制作的机械义肢之上后,阿尼姆斯菲亚长吁了一口气。

  就算此刻已经没有继续放出魔力,乌拉诺斯之枪中还是积攒着巨量的被转化为带有着冥府性质的魔力。

  只需放置在那里周围的土地便会受到其影响而变得寸草不生。

  甚至连泥土本身都会在转变为冥王星内核的乌拉诺斯之枪的影响下变成近似于冥界的土壤。

  直接用自己的右手去把持的阿尼姆斯菲亚就算身为拟似从者而不会直接在乌拉诺斯之枪的影响下死亡,也难逃被持续削弱衰老并失去体内作为小源魔力而存在着的生命力。

  甚至于就算将乌拉诺斯之枪转移到由纯机械构成的义肢之上阿尼姆斯菲亚也不能完全断绝来自于乌拉诺斯之枪上的影响。

  此外不能再随意从乌拉诺斯之枪中汲取魔力的阿尼姆斯菲亚用来拟似神经系统来操纵自己的身体的魔力也只能完全依靠那位周瑜的灵基与同罗马和尼禄之间的契约。

  带着好奇的目光,赛法卢从空中坠落,

  不过想象中的那般剧烈的冲击却并未如阿尼姆斯菲亚所想的那般传来。

  像是轻盈的羽毛一般,白色的巨人降临在了地面之上。

  那在光束之下被破坏分解重构之后的君士坦丁堡所形成的最基本的魔力例子被纷纷补充到了白色巨人的体内。

  “好轻——————不,是密度好低。”

  阿尼姆斯菲亚观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巨大的白色人影。

  同样,赛法卢也抱着好奇的目光看向了阿尼姆斯菲亚,看向了这个居然能够阻挡她的宝具的【渺小之人】。

  哪怕是诸多的神灵,甚至于哈迪斯本尊都曾败在了她的手下。

  所以,虽然赛法卢确切地从中感受到了那股令人讨厌的气息,也确切地听到了阿尼姆斯菲亚口中高声诵念过的“普路同”之名。

  但赛法卢不认为那位普路同有着能够仅凭一己之力就正面接下自己的攻击的水平。

  就算现在的赛法卢仅有全盛时的一般,就算赛法卢刚才所着重攻击的目标并非眼前的凡人。

  赛法卢也为阿尼姆斯菲亚能够存活下来这一点表示惊奇。

  刚才托以冥府之神的所谓【魔术】当中,还夹杂着别的什么东西。

  “你......是谁?”

  因此,即使那渺小之人的身上满是应当被毁灭的【文明】气息,赛法卢还是低头提问了他。

  她,对此很在意。

  意识到自己有着这样感情的赛法卢甚至在瞬间对自己的存在产生了怀疑。

  不论是在意还是怀疑,都是赛法卢之前从未有过的情感。

  作为游星尖兵而生的赛法卢虽然拥有着思考的能力,但却没有思考的意义。

  无需在意,无需怀疑,无需悲伤也无需恐惧。

  无需怜悯更无需爱意,作为工具而诞生的星之巨人理应只完成自己的使命——————毁灭文明就足够了。

  然而现在,赛法卢却对着某个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生物而泛起了好奇心,头一次拥有了有着【意义】的思考。

  赛法卢对此而喜悦。

  “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前,先自己介绍一下你究竟是谁才比较好吧————————”

  阿尼姆斯菲亚用义肢再度举起了乌拉诺斯之枪,枪尖对准了眼前身体透露着宛如星空一般的深蓝,有着一头白发的巨人。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为所长这件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