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为所长这件事 > 306. 最温暖的(5K)

306. 最温暖的(5K)


  在天空中再度出现的淡蓝色光束轰击在阿尼姆斯菲亚头顶的最后一瞬,以“普路同”化的乌拉诺斯之枪为核心,阿尼姆斯菲亚千钧一发地构建出了独属于他的【冥府】。

  虽然从言语上独属于阿尼姆斯菲亚一人,在这个时代当中除了来自迦勒底的他们的所有人也都对【冥府】抱有着原始而简单的思考————————

  被深埋于地下的某处,生命死亡之后延续的世界。

  不过——————

  阿尼姆斯菲亚显然不会相信那些自人之口而揭露的不可证实也不可证伪的神话与传说。

  除非有人真的从冥府走了一遭再度返回人间并给阿尼姆斯菲亚带来充足的证据与实例。

  否则阿尼姆斯菲亚就不会相信任何有关于冥府的假说。

  盒子中的猫究竟是生是死,阿尼姆斯菲亚只有在确切地证实之后才会做出

  至于冥府究竟为何,究竟是怎样的场所,就如同盒子中猫的生死一般,阿尼姆斯菲亚也并不知晓。

  那么阿尼姆斯菲亚该如何建立冥府?

  即便建立起【冥府】之后他又该如何用本身就象征着死亡的事物来在破坏一切的“泪之星”下保全自己?

  那还要回到冥府本身上来。

  尽管哈迪斯的神庙即便放眼整个希腊世界也仅有伯罗奔尼撒岛西侧的一处,但人类其实从最初就没有厌恶【冥府】

  在一神教的信仰出现之前,在神与人的界限还未那么模糊,也未那么清晰之前。

  在轮回转世与升入天堂的美好愿景出现之前。

  冥界承载着人类对于死亡的一切不甘与遗憾。

  对于那些渴望着生的人,他们的人生必定是值得留恋继续下去的。

  就犹如手中所捧着的脆弱而又华丽的花瓶一般。

  不论是被定言只剩数月的生命还是不知将在何时到来的意外,这一切都令人类感到悲哀。

  倘若能够继续延续下去就好了,倘若能够继续思考下去就好了,倘若能够将此刻继续带往下一刻就好了。

  怀揣着这样的愿望,一个又一个的人类被推向了死亡的彼岸。

  无数的人类最终都只能迎来死亡的结局,迎来了生命旅途的终点。

  没有人会知晓那终点之后会是什么。

  所以,要是【冥府】存在就好了。

  要是那终点之后还拥有着新的旅程就好了。

  那些已经逝去的人并非真正地离开了自己,那些想念中的故人还能够继续着自己曾知晓的日常。

  “生”不再是唯一的“人生”,倘若能够继续自己生前的喜怒哀乐,继续着自己生前的思考,即便是亡灵又有何妨呢?

  只不过是身体不再需要呼吸、心脏不再跳动罢了。

  “死”也不过是变换之后另一种人生,所言的“alter  life”罢了。

  【冥府】是人类所编织出的最美好最温柔的愿望。

  是包含了天堂与地狱,实现了人类对正义与公平的需求的终极乐土。

  是能让人去安心迎接那未知的温暖之地。

  以至于在从不相信神明的阿尼姆斯菲亚的心中,都默默期许着冥府的存在。

  虽然明知人类所做出的一切预言都不可信,虽然明知不可能有人探测到其究竟为何。

  但阿尼姆斯菲亚还是默默地期盼着,那生命终结之后的旅途确切存在着。

  默默地期盼着,那足以在死亡面前保全“生灵”的庇护所。

  无数的石块、冰块与逐渐冷却下来的气体出现在阿尼姆斯菲亚的身周,随后逐渐碰撞,凝华,融合。

  撞击带来的热量足以将所有的金属与泥土融化。

  最终一颗由灼热的流淌着物质所组成的“天体”勉强达到了流体静力平衡,以球形的姿态将阿尼姆斯菲亚手中的乌拉诺斯之枪作为核心出现在了他的身周。

  其上流淌的岩浆冷却,凝固,大大小小的冰块与陨石再度坠落在星球的表面之上。

  这次的星球并未在大大小小的冲击下再度融化,而是仅仅在表面上出现了诸多大小不一的环形山。

  坠落中被融化的冰块重新变为了覆盖着星球表面一大部分的冰层。

  与一颗庞大天体相撞所产生在高温下变为暗红的有机物同样出现在了星球的表层。

  隐隐之中似乎有着另一颗星球在这次碰撞之中产生,但却并未浮现在阿尼姆斯菲亚的身边。

  将那个以载人渡过冥河的摆渡之神所命名的卫星在此刻显现出来未免太过晦气。

  不过,其在冥王星表面上所留下的巨大的暗红色区域“克苏鲁区”却清楚地显现了出来。

  那是阿尼姆斯菲亚对冥王星最深刻的印象之一。

  随后是在其一旁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巨大心形雪原“汤博区”。

  环绕在冥王星赤道周围的“黄铜指虎带”,此外还有点缀在冥王星南半球的其他暗红色“巨斑”。

  克鲁恩斑、阿拉斑、孟婆斑、炎魔斑、魔苟斯斑;

  郑和山、伊德里西山、巴瑞山、希拉里山;

  挑战者丘、联盟丘、哥伦比亚丘;

  孙悟空槽沟、伊南娜槽沟与杜木兹槽沟。

  那些组成阿尼姆斯菲亚印象之中的冥王星的要素悉数出现在了这被他用魔术所构建出的天体之上。

  这就是阿尼姆斯菲亚心中的【冥府】。

  而这【冥府】也应当属于两千年后那成功登上月球、将文明分散到太空之中的人类。

  能够将一切事物都破坏的“泪之星”轰击在了阿尼姆斯菲亚所构建出的冥王星上。

  “你要破坏的,是这颗【星球】之上的文明,对吧?”

  阿尼姆斯菲亚对着白色的巨人发起了诘问。

  “那么抱歉,此处的【文明】,可不仅仅属于这颗星球!”

  时至两千年后的世界,人类早已不再是仅局限于地球之上的生物了。

  阿尼姆斯菲亚对着天空中的圆阵、其后的人理烧却式与还在其后的太空大声地喊道。

  淡蓝色的光柱毫无保留地轰击在了阿尼姆斯菲亚构建出的星辰之上。

  在最后彻底躺在病床上的那段时间当中,阿尼姆斯菲亚所唯一能做的事便是抬起头仰望漫天的星空。

  或许对于弗伦茨·纳达斯迪来说,他的余生还可以凝视着爱妻伊莉莎白·巴托里来度过。

  但对于有着相同命运但又却不尽完全相同的阿尼姆斯菲亚来说,他的前半生根本不知浪漫二字究竟为何物。

  直至阿尼姆斯菲亚在看到那些被以世界各地的神话与作品中所出现人与物;被以各种伟大的探索者或是科研者;被以某个人造卫星、某架航天飞机——————

  以及被以某些牺牲者所命名的事物之后,阿尼姆斯菲亚确切地认识到了。

  所谓的浪漫就是如此吧。

  就如同在学院中听到了老师所诵念的诗歌之后在刹那间体会到【诗意】究竟为何,

  在仰望星空的瞬间,在了解到那些人类所做出的“梦”的瞬间,

  那超过可笑的国别、民族、文化、宗教,甚至超越地球本身,独属于人类的浪漫,

  被阿尼姆斯菲亚清楚的认识到了。

  倘若最后自己所能迎接的结局真的只能是死亡的话,倘若那能够从死亡之下庇护自己的冥府真的存在的话。

  阿尼姆斯菲亚希望那冥府不在地面之下也不在天空之中。

  阿尼姆斯菲亚既不希望那是“地狱”也不希望那是“天堂”。

  他所希冀的冥府,应当远在地球之外,远在天空之上。

  他所希冀的冥府应当就在那浩瀚无际的星空其间。

  至于冥府具体该是什么样子?

  那就姑且用那冠以冥王之名的星球为例子吧。

  阿尼姆斯菲亚私以为这是他此生所能想出的最“浪漫”的幻想。

  或许他能从带着幻想色彩的诗歌或是作品中稍稍窥见些“浪漫”二字的影子,但仅以阿尼姆斯菲亚本人而言,他离“浪漫”两个字最近的时候也不过是在那位人偶师手下跑腿来换取素体作为报酬的短暂时间。

  原以为只需要得到义体就能够解决的问题最后却成为了根本无从解决的难题。

  而阿尼姆斯菲亚那在更换身体之后继续留在她身边的想法也就与他还在萌芽之中的感情一齐无疾而终了。

  仔细想想的话,他与那位苍崎橙子之间不论是习惯、身份还是年龄都相去甚远。

  而且阿尼姆斯菲亚的感情实际上并不单纯。

  倘若那位名为苍崎橙子的女性真的如同实际年龄一般已经成为了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妇女的话————————

  嘛,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其实阿尼姆斯菲亚还是可以的。

  不过对于他来说那都是过去式了,同样,大抵也没几个人会真正地抛弃外观来对感情抉择。

  否则,苍崎橙子也不会始终都拘泥于那副大概在二十几岁就定格的外貌。

  也不会每次在阿尼姆斯菲亚提及到年龄的问题时都对他微笑着发出警告。

  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有很多时候这样的互动是阿尼姆斯菲亚故意提到的。

  明明知道那是雷区还主动踏入。

  搞不好她也清楚这件事。

  不过对于橙子那份明知道对面的小子想与自己聊天却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开始踩雷还依然搭话的温柔,阿尼姆斯菲亚反而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了。

  高兴的是,他终归还是得到了属于橙子的那份温柔。

  悲哀的是,仅靠着这种拐弯抹角的手段才能够与她稍稍迈进一步的自己终归还是欠缺着什么。

  自己是不是再大胆些比较好呢?

  将那始终都未敢踏出的一步丝毫不考虑后果地迈出,或许才比较好吧。

  尽管失败之后或许会丧失一切,但倘若缺失了那冒险的勇气的话,人或许去当棵之物才比较好吧。

  阿尼姆斯菲亚从个人而言,是十分钦佩那位哥伦布的。

  不管他的为人究竟怎样,哥伦布至少拥有着阿尼姆斯菲亚过去曾欠缺的勇气与决心。

  现在的阿尼姆斯菲亚找到了自己的勇气。

  但遗憾的是,他的那段感情并没有开始,甚至连心意都未能表达出来。

  现在的阿尼姆斯菲亚虽然已经拥有了勇气

  但,

  他也同样已经失去了机会。

  不如说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一切只是他的错觉罢了。

  那还在心中萌动的情感还未发芽便无疾而终。

  不过按照阿尼姆斯菲亚的状况,说成有疾而终才对吧。

  就算中间真的发生了什么,最终所留下的也注定会是遗憾与痛苦。

  阿尼姆斯菲亚的这份预想在得到了纳达斯迪的记忆之后果然得到了验证。

  况且,这一切都建立在那个人将会答应自己的美好预设之上————————

  倘若被拒绝的话,又该怎样呢?

  即便是坚信着海对面必定有着陆地存在的哥伦布也必定在心中留有着对失败的恐惧。

  实际上海的对岸是美洲而非印度这件事更是失败。

  若非发现新大陆的功绩比发现去印度的新航道还要振奋人心的话,恐怕一辈子都坚称美洲的土著们为印度人(Indiano)的哥伦布在死后恐怕会相当失落。

  即便是现在的阿尼姆斯菲亚已经自认相当于过去已经成熟了许多,但他仍然不认为自己会有某处能够被那位橙子小姐所看上。

  甚至于连立香和尼禄也都仅仅是因为自己所展现出的某方面“可靠”并帮助着她们才倾心于自己吧。

  至少阿尼姆斯菲亚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仅以做人的品行与外貌来看的话,阿尼姆斯菲亚至少不认为会有女性因为这种理由而青睐自己。

  不论是藤丸立香还是尼禄·克劳狄乌斯,都某种程度上依赖着自己。

  甚至是伊莉莎白·巴托里在最初也并不喜欢弗伦茨·纳达斯迪。

  也许有些太过以自我为中心,但阿尼姆斯菲亚也是在种种的自我怀疑之后才确立了这个想法。

  人生的三大错觉时至今日也仍然徘徊在他的脑海当中。

  然而更为重要的是,现在回想起来的他发现那位苍崎橙子从一开始就未曾依赖过自己。

  反倒是阿尼姆斯菲亚在一直叨扰着苍崎橙子。

  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取得成功呢。

  即便是哥伦布也是先坚信海的彼方一定有着陆地的存在之后才开始启航的。

  阿尼姆斯菲亚却无法坚信任何事。

  那十分具有科学态度的怀疑精神却几乎毁坏了他对“信任”一词的实施。

  虽然十分对不起两位少女,但阿尼姆斯菲亚心中甚至连尼禄与立香对他的好感也怀疑着。

  也认为那只不过是自己帮助他们之后所暂时产生的冲动的感触。

  倘若自己一旦在某日消失的话一定会消退的,宛如潮汐般变化迅速的情感。

  说起来可笑的是,阿尼姆斯菲亚唯有在面对虚假的事物是才能够坚信——————

  那一切都是虚假的。

  ————————

  为什么在这时开始反思自己啊.........

  阿尼姆斯菲亚嘲笑着自己那不合时宜的人生反思。

  明明大敌当前,他却在这里来总结那自己短暂到不能再短暂的人生。

  果然,是他自己也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了吧。

  体内的生命力飞速流逝,被转化成了根本不容生者所使用的属于冥府的魔力。

  就算是有着周瑜的灵基,阿尼姆斯菲亚此刻也无法继续支撑使用冥王星魔术所要消耗的魔力,只能透支自己的生命来为继魔术。

  如果仅仅是那样还算好的结果了。

  阿尼姆斯菲亚的躯体本就与死亡差不了多少。

  他注视着自己头顶那不断出现裂纹的穹顶,被包裹在冥王星中的他本应看不到任何光芒才对。

  就这样被已知的黑暗所温柔的吞没才对。

  然而那破坏文明、破坏一切的光芒却还是渐渐的,一丝一毫的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即便是动用了那位冥王哈迪斯在神话中所拥有的权能,属于他的那份“浪漫”终究也还是敌不过这份光芒吗?

  连神明都无法敌过的力量,这是有多么恐怖的敌人啊。

  “抱歉......陛下,看样子要辜负你的信赖了。”

  温暖地环绕着他的冥府在下一刻破碎,将一切破灭的泪之星毫无保留地映入阿尼姆斯菲亚的眼中。

  未免太过耀眼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为所长这件事》的书友还喜欢